《拆彈部隊》這片子,是個人都知道是沖著什麼去的,投資人梅根·埃里森在頒獎季的行為就更是瘋狂,他一點兒都沒興趣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獎項而折騰來折騰去的,沒看見這次的最佳男主角提名都有誰嗎?

除了他自己

作者有話要說:

以外,各個不是有資歷就是有演技,盧克對自己為什麼能夠拿到這個提名心知肚明,政治正確的勝利而已。那他幹嘛還要折騰?是怕大家沒有小丑的戲看嗎?

「好吧,孩子,我只能說你看的真是相當的清楚。」雷德利笑了笑。

都這麼多年了,他早就看透了,也不在對那尊獎盃有所期待,斯坦利跟希區柯克都沒拿到呢,這並不是什麼遺憾。不過盧克這麼年輕就能看穿這一點還是挺值得讚賞的,至少他沒有被奧斯卡沖昏了頭腦,一頭栽進這個大坑裡面,要知道這傢伙可是這幾年來很有名氣的商業巨星呢。要是真的被奧斯卡坑了,那就是走向了歧路了。

白蘭度那個,真要說的話本章的字數都打不住,最出名的是他攪黃了基友的幾次婚姻,後來基友死了又從人家妻子那裡騙走骨灰最後跟自己埋在一起了,然後就是跟貝托魯奇合謀欺瞞女演員,造成實際上上的性侵,更多的度娘一下你就知道,簡直是寫都寫不過來==

其實朱莉在這文裡面比娜塔莉強也是現實的反映啊,你看看現實中的朱莉都是從什麼樣的情況裡面爬出來的,再看看娜塔莉,她哪一點不比朱莉強啊,還是個猶太人,真是典型的一手好牌打的稀爛,現在都落到什麼境地了←_←

然後我們繼續關注韋胖,據說NYPD已經得到了實質性的進展,如果他在紐約的話就能逮捕掉,不過韋胖想在外地治療,所以還要等待,看來即使是四面楚歌也沒讓這位的智商掉線。另外《魔戒》據說要齣電視劇了,但現在的情況比較微妙。之前新線好不容易結束了跟托爾金基金會的官司,但亞馬遜的總裁因為性騷擾栽了,所以貌似又有變動,==話說他們為什麼總是盯著已經拍過的東西呢?為啥就不能把力氣往《精靈寶鑽》方面使?

感謝小天使

讀者「小米」,灌溉營養液+12017-11-0412:57:58

讀者「姬瑪拉雅」,灌溉營養液+102017-11-0403:17:16

讀者「貓兒」,灌溉營養液+12017-11-0400:05:36

讀者「毛絨狐狸」,灌溉營養液+12017-11-0323:28:05 「人總是要有點兒自知之明。」盧克笑了笑。

如此才能在生活跟事業中保持警惕而不至於膨脹到無畏無懼。

午休的時間很快就到了,大家各自散去,該吃飯的吃飯,該休息的休息,下午接著再戰。

「請放尊重一些…..韋恩斯坦先生…..你這樣讓我非常困擾……」走著走著瑪格麗特跟盧克就好像聽到了伊娃·格林的聲音。

「是不是我的耳朵出現了問題?怎麼好像聽到伊娃在說韋恩斯坦這個名字?」瑪格麗特皺著眉頭說。

現在正值頒獎季,這傢伙不是應該折騰著他們的公關事項嗎?跑到英國來幹嘛?

「聲音好像是從這邊傳過來的。」盧克也皺著眉頭,轉了個方向推開了一扇門。

等等,今年他們好像只入圍了一個最佳男配角?瑪格麗特沒有停下腳步,從盧克推開的門中看到了一個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哈維·韋恩斯坦。

「伊娃——」對方正在抓著伊娃·格林的手臂,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被打斷了。

而伊娃·格林本人則是表情驚慌掙扎,聯想起韋恩斯坦以往的名聲,再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再蠢的人也知道是這麼回事了,盧克皺著眉頭一把拍開哈維·韋恩斯坦的手,「離我的朋友遠一點兒,哈維。」瑪格麗特冷冰冰的聲音響起。

「嘿,梅格,這事兒跟你沒關係。」哈維暗示著。

看看盧克·漢森那體格,再看看向來凶名遠播的瑪格麗特,哈維並不想要跟這兩個人產生什麼衝突,所以雖然惱怒他們打斷了自己的好事,但依然還算是冷靜的發聲。

「是嗎?」瑪格麗特從盧克的身後走了出來,一臉冷笑的捏了捏拳頭,發出了一陣令人腦袋發麻的咔咔響聲。

你滾不滾?不滾的話我幫你滾。哈維從她的眼中得出了這個明明白白的意思。

考慮到這對夫妻那可怕的武力值跟背景,哈維可恥的慫了,飛快的挪動著自己的身體離開了房間。

「所以這才是你最近狀態糟糕的原因?」等到盧克體貼的走出去關上門之後,瑪格麗特才開口。

伊娃·格林是她很喜歡的演員,木火炬也跟這位性格女星合作過幾次,主角配角都有,這次的《普羅米修斯》雷德利選擇了這位曾經撲過《天國王朝》的女演員來飾演重要的女博士一角也是得到了瑪格麗特的支持才在製片人那邊通過。

無論是於公還是於私,兩個人的關係都算的上是不錯,所以瑪格麗特直接把問題問出了口。

「從去年年底這種情況就開始了,剛開始的時候他是以『商務會談』會談的名義把我約到酒店裡面的去的,但很顯然我們對『商務會談』這個詞的定義不太一樣。之後他一直給我打電話,我試圖迴避過,可並沒有什麼用,今天我又遇見了他……」伊娃苦笑。

作為一個法國的外來戶,她在好萊塢混的算是一般般吧,有過邦女郎這種戰績,也撲過《天國王朝》這種大製作,事業半紅不黑的折騰著,更多的時候都在接拍一些小成本的獨立電影製作。

所以才會更加的顧忌到哈維·韋恩斯坦,這位獨立電影屆的大佬級人物。因為對方說過如果她不妥協的話就能讓她的職業生涯毀掉,說老實話,她真的相信哈維幹得出這種事情,身為一個地頭蛇,他完全有這種底氣說出這種大話。

伊娃承認自己不夠勇氣,也沒有挑戰好萊塢的膽量,當初她也曾經考慮過要給各大報紙雜誌發通稿來揭發這個爛人的行為,但可惜的是在想要訴諸行動之前她還是理智了一把,通過關係隱晦的打聽了一下。那些她打聽到的事情讓她的心都涼透了,毋庸置疑的,雙方的地位簡直天差地別,即使是事情爆出來倒霉的也是她自己,而更可能的是這件事情連爆都不會爆出來,直接被壓下去,反倒是她的事業將會受到全面打壓,就此從這個圈子裡面消失。而這種情況絕對不是伊娃想要看到的,所以為了前途著想,她沉默了。

沒辦法,這對兄弟牽扯的利益關係太多,勢力也太大,她一個沒背景沒地位的外來戶絲毫沒有勝算,基本上就是送死兩個字。

可惜的是她這邊倒是想要奉行惹不起躲得起的策略,將事情給作軟化處理,但另一位當事人那裡可不是這麼想。這些年來的順風順水已經讓哈維的心理膨脹了起來,用句不是那麼恰當的話來說就是他現在有一種皇帝般的心理,我想睡誰對方就的讓我睡,這是給她們面子,對常年跟自己一起工作的手下他還能動手動腳的呢,更不用說那些外來戶的女明星,想要做點兒手腳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嗎?

作為一個大佬級的人物,韋恩斯坦在很多人那裡都說的上話,不僅僅是獨立製片界,就算是商業大作,除非是那種A級製作或者是一些大咖,一般人都會賣個面子給他。誰知道以後會不會有求到對方的時候呢?

這次的《普羅米修斯》也是一樣,導演雷德利·斯科特對她很滿意,也覺得她的外表形象正好能跟瑪格麗特的外表形象形成鮮明的對比,從而跟劇情產生化學反應。想想看,一個擁有著黑暗哥特般氣質的被害者,另一個有著如天使般聖潔外貌的加害者,這會讓電影中的戲劇衝突有種奇妙的美感。

可是在製片人那邊,這個角色的人選遭到了質疑,有人認為英國演員跟美國演員那麼多,為什麼要選擇這個來自法國的女演員?而且她還撲過《天國王朝》這種大製作,不應該讓她來飾演這個重要的角色。

這很難不讓人聯想到哈維曾經對她說過的話,伊娃的心情糟糕透了,倒霉的事情一波的跟著一波的來,她覺得搞不好事業真的會被那個死胖子給毀掉。

不過幸好幸好,雷德利·斯科特已經跟瑪格麗特聯合了戰線,相對於那位位置不是很重要的製片人來說,明顯女主角的地位跟分量都要重得多,所以最後這個角色還是落到了她的身上,這真是讓她都快要感謝上帝恩賜了,可是誰能想到他媽的居然在英國的片場都能遇到這個猥褻男?

伊娃忍不住在心裏面爆了一句粗口,有種想要抓個棒球棒給對方開瓢的衝動。

「他居然為了這種事情跑到英國來……?」瑪格麗特都驚呆了。

這是有多麼的無恥又執著啊!打電話騷擾人家都不夠,還巴巴的為了一逞獸.欲而跑到英國這邊,哈維·韋恩斯坦的腦子是不是有問題?以前跟他合作的時候沒發現這點啊,還是說他現在已經完全肆無忌憚了?

可是他們現在的事業明明是在走下坡路啊,他為什麼就看不明白呢?

說老實話,好萊塢的公司們又不是傻子,你會用的手段別人也會用,就算是其中有些訣竅當時大家了解的不多,但時間這個解碼器總會讓大家知道的更多的。韋恩斯坦兄弟的公關手段也是這樣,用的多了,很容易的就會讓別人學去,而有利可圖當然也就有大公司們紛紛跟進。

就比如近年來在頒獎季崛起的隸屬環球的焦點影業,這家公司最近幾年的戰績可謂輝煌,《鋼琴家》、《迷失東京》、《傲慢與偏見》、《斷背山》、《不朽的園丁》、《荒野生存》、《贖罪》、《米爾克》等電影都在奧斯卡上面有所斬獲,要麼提名要麼拿獎,反正是手段頻出,戰果不斷,也因此被稱為新米拉麥克斯。

索尼經典影業,《卧虎藏龍》的北美髮行就是他們搞的,作為一部外語電影,這片子可以算得上是口碑票房雙豐收了,還有諸如《卡波特》、《回歸》等一系列的在奧斯卡上面有反映的電影。

福克斯探照燈,這個就更不用說,什麼《末代獨.裁》、《醜聞筆記》、《陽光小美女》、《朱諾》、《貧民窟的百萬富翁》一類的邊緣電影們都是他們做的發行,就連斯嘉麗拿到影后的那部《黑天鵝》,也是木火炬製作,福克斯探照燈發行,在公關上面下了大力氣。

至於一些小的公司就更不用說,即使是大部分資源被壟斷了,但總還有那麼幾個漏網之魚,大製片吃肉,我們喝點兒湯總行了吧?

所以這對兄弟的韋恩斯坦影業雖然依然輝煌,但面對著一堆的競爭對手,他們的成績沒有上個十年輝煌是實打實的,而且這對兄弟還總是不喜歡按規矩辦事,動不動就吃獨食,這種行為總是會遭到反噬的。

瑪格麗特說他們正在走下坡路一點兒都不錯,但問題是人家正主不一定這麼認為啊,所以該騷擾的繼續騷擾,該用強的繼續用強。總結下來就是沒背景沒勢力的要麼被潛,要麼被封,有背景有勢力的能潛就潛,不能潛就騷擾一下也沒什麼損失,基本上除了類似瑪格麗特這種非常合他的口味但是卻連騷擾的念頭都不敢起的少數人之外,人家活的相當的滋潤。

「…..他只是過來英國辦公,為了奧斯卡的英國票而已,我真的沒那麼大的魅力。」伊娃聽著瑪格麗特的話語感覺腦袋上面掛下兩條黑線。

這腦洞真是…..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是好,總感覺已經突破了天際了呢。

實際上哈維·韋恩斯坦確實是為了奧斯卡方面的事項飛到英國的,作為真正的奧斯卡風向標,英奧向來是一個很有分量的獎項,他這次飛過來就是為了這個。當然,剛剛他還對伊娃說要是她願意『付出一些東西』,他說不定還能為她運作個奧斯卡提名一類的這種事情就沒必要說出來了,實在是太羞恥了。

「總而言之,這就是一個活該化學閹割色.欲熏心的死猥褻男,不對,即使化學閹割了以他的色迷心竅程度說不定還會想出什麼奇怪的玩法,果然是應該真正的閹割吧?」瑪格麗特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並對此做出了評論。

即使是不是為了伊娃從美國衝過來,但是能現巴巴的跑到片場來這位的腎也實在是太活躍了一點兒。

「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法反駁。

伊娃認識瑪格麗特的時間不算是短,雖然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不錯,但也沒到斯嘉麗那種生冷不忌的程度,對瑪格麗特的這種毒舌行為顯然非常驚訝。閹割來閹割去的,從瑪格麗特這種自帶神性的人口中說出來感覺好違和。

「別擔心,今天以後他應該是不敢再過來騷擾你了。」瑪格麗特拍了拍伊娃的肩膀說。

這個世界從來不是非黑即白,灰色地帶更多,那些牽扯著利益的你情我願的事情她管不著,但是這種其中一方不願意卻遭到另一方霸凌的事情既然碰上了就不能不管,這種人渣如果在她眼皮子底下還讓朋友受這種罪的話那她也別混下去了。而哈維·韋恩斯坦,他最好識趣點兒,否則的話她不介意讓他見識一下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真是的,為什麼人能這麼無恥噁心呢?瑪格麗特真是那一理解對方的心態,這果然是膨脹了吧?

韋恩斯坦的事情並沒有給劇組帶來什麼困擾,說到底,對方只不過是以探班的借口出現在這裡而已,製片廠那麼多的攝影棚,拍攝的電影也數不計數,鬼才會去關心他探的哪部電影的班,甚至大多數人根本就沒有見過這個傢伙的印象。

所以這位著名的獨立電影界大佬就這麼悄無聲息的來了,又悄無聲息的走了,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哦,不,他還是帶走了一些東西的,比如瑪格麗特那陰森森的笑容跟咔咔做響的關節聲音,想起來這姑娘當年在拍攝《木乃伊》的時候手底下的那幾十條人命,哈維滿身的肥肉都不自覺的抖了一下。

他媽的這就是他為

作者有話要說:

什麼不敢對這個無論從臉還是從身材還是氣質方面都無比符合他口味的女人下手的最重要的原因啊!

好萊塢從來就沒有秘密,更何況是過去了那麼多年,即使是有保密條約,但總會有各種各樣的渠道會讓這些秘密流傳出來,哈維這輩子佩服的人很少,但亞歷山大·斯卡斯加德跟盧克·漢森絕對是其中的兩個,不為別的,就為了他們居然敢睡在這麼可怕的女人身邊!

以小托的性格來說他很有可能在遺囑裡面加上限制條款,畢竟他覺得老托的作品根本就不應該電影化,所以我覺得這根本就不是有生之年的問題,估計我這輩子都沒希望看見《精靈寶鑽》的影視化了

韋胖說他自己有病我是相信的,但不是他說的那種,而是膨脹欲,看看這麼多年來他一直沒有倒下就知道了,基本上在某個領域裡面他就是一個土皇帝啊。對了,他還騷擾過艾瑪·湯普森,然後梅姨在2014年的時候大力抨擊迪寶創始人歧視女性,然後把前哨跟風向標提了個遍的艾瑪給從奧斯卡中擠了出去←_←

心碎了,活不起了,《業餘教父》好不容易更了,結果作者因為《九龍城寨》梗被搬設定決定有緣再見了/(ㄒ-ㄒ)/,到底是哪個混蛋乾的這種事情啊,這麼無恥!!!!!!!啊啊啊,我該怎麼辦啊,這是我的精神食糧啊,我的指路明燈啊啊啊啊啊啊!!!!!!!!!

感謝小天使

讀者「百里紫蘇」,灌溉營養液+22017-11-0513:40:40

讀者「?雯雯?」,灌溉營養液+12017-11-0420:21:43

讀者「懶惰小獅」,灌溉營養液+52017-11-0419:49:20 連樞細長的眸眼微抬,落在了窗外院內那成片的鳶尾花上,清風一陣拂過,淡黃色的鳶尾花如一片上好的綢緞一般上下極有規律地來回擺動。

眉梢微微一挑,漂亮的丹鳳眼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然後又緩緩移到了藍水雲的身上,依舊是那種漫不經心的嗓音語調,「你什麼時候有了養花的興緻?」

藍水雲也順著連樞的目光看去,滿院淡黃色的鳶尾花映入眼帘,請和淡然地笑了笑,藍水雲伸手摸了摸鼻子,「我是不怎麼懂這些花花草草,都是水迎,她見這個院子單調,就隨手撒了一些種子,大概是這個院子日光足,沒怎麼照料倒也生的極好。」

本就微挑的眉梢再次挑了幾分,白皙如玉,骨節修長的手極為漫不經心地轉著不知從何處到了手上的短笛。

短笛是竹子制的,大概只有兩指長短,大小拇指抵著兩端剛好可以,竹笛一端,還掛著一個天青色的編繩,上面嵌了幾顆藏藍色的水晶,笛身上鐫刻了一朵精細的紅蓮,蕊,花,莖,無一不透露著精緻細膩。

只是,唯一讓人看地不太明白的是,笛身通體也就只有一個小圓形空洞。

「水迎這些年可還好?」薄唇輕啟,連樞語氣淡淡地問。

藍水雲輕嘆了一口氣,神色之間似是添了幾分無奈,幽幽道:「水迎那丫頭挺好的,但就是這麼多年一直操心藍家的事情,連自己的終身大事都沒有顧到。」

連樞看了藍水雲一眼,見他此刻似惆悵似愧疚的表情,絕魅的容顏上帶出了些許意外。這麼多年了,藍水雲竟然還不知道藍水迎的心意?!

藍水雲和藍水迎二人並不是親兄妹,不過是當年飢荒逃難的時候,相結識的,當時便想著結為兄妹,以後好有了互相的照料。

只是,沒有想到,經過多年的相處,藍水迎喜歡上了自己名義上的兄長。

不過,既然藍水迎沒有將事情明著挑開,她自然也不會去過問,只是頗有些耐人尋味地看了一眼藍水雲,悠悠地把玩旋轉著手中的竹笛,「這些事情急不來,水迎總會找到自己心儀之人,再說了,這麼多年,你不是也沒有成婚么?」說道最後,殷紅的唇角牽出了一抹優薄的弧度,似笑非笑。

聞言,藍水雲瞬間有些神色訕訕地摸了摸鼻子,神色頗有幾分尷尬。

當年世子離開上京太過突然,他是連夜趕著才與世子道了個別送個了行,當時還放下豪言壯志,等世子回來的時候,送個奶娃娃給他玩。

可是現在,別說是奶娃娃,他連媳婦兒都沒個蹤影兒!

這話放大發了!

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曦光漸起,撒落大地。

連樞眸子一斂,精緻無暇的臉上然後一層幽涼,細長漂亮的丹鳳眼是一如既往的輕沉幽深,除了一抹邪魅玩味之外,再看不出任何情緒,「今日前來,是有事找你。」

「世子儘管吩咐。」聞言,藍水雲神色也認真了幾分。

愈掙扎,愈眠纏 「藍家是做藥材方面的生意,尋常你幫我留意一些藥材。無心蓮,冰火草,還有銀雪蛇。」說完之後,看了一眼有些微愣錯愕的藍水雲,聲線依舊是邪邪魅魅的,很是好聽,「如果有了這些藥材的下落,記得派人通知我。」

藍水雲沉默了片刻,才緩緩道:「世子,這些藥材極為罕見,估計不太好找,怕是一時半會兒難有消息。」世子說的這三種藥材,那個拿出來不是世人爭相搶要的珍寶,別說了是有價無市了,就連聽說過這些藥材的,都是極少的。

「時間無妨,你記得幫我留意一下就行!」連樞聲音淺淺淡淡,有些微涼。這麼多年了,反正也不急在一時。

似是想起了什麼,藍水雲擰著眉沉默了半晌忽然開口,「世子,那冰火草,月王府似乎有一株。」

「月王府?」魅然流光的眸子微微一轉,艷治的薄唇微啟。

藍水雲點了點頭,「這株冰火才是三年前陛下壽宴南詔送來的賀禮,當時月王爺初初在上京露面,出席宴會的時候當著文武百官,三國使臣的面,直接討要這株冰火草,世子應該也聽說了,陛下和太后念及月王爺父母早逝,身子骨又弱,對這位月王爺可謂是寵溺到了極點,自然是沒有拂他的意。」

連樞沒有說話,神色之間若有所思。

連王府。

竹軒。

蘇沐一身水綠色的衣裙,看著從房間裡面走出來的流風,「世子起床了么?」

流風蹙了一下眉,如實道:「王妃,世子不在房間。」

綁匪總裁:追回前妻生寶寶 蘇沐秀致雅靜的面容一頓,隨即有些咬牙切齒地壓低聲音道:「那個小兔崽子,肯定是不想去國子監上學偷偷溜了,等她下次回來,看我不打斷她的腿讓她老實安分地待在連王府,省的總是出去找那個洛娘!」

流風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沒有說話。

「母妃!」一道輕魅旖旎的聲音忽然緩緩響起。

不遠處臨水邊的梨花樹上,坐著一道妖紅色的魅影。

紅衣傾城,面容絕世,此刻正挑著眉頭似笑非笑地看著蘇沐,細長的丹鳳眼眼尾流動著一抹戲謔的流光。

蘇沐轉身,看著一樹雪白的梨花錯雜間,那一道絕魅驚艷的紅影,「大清早的你跑樹上去幹嘛?」

連樞盯著蘇沐看了半晌,薄厚恰到好處的唇微微一啟,聲音風華流麗之間帶了淺淺的妖魅,「防母妃。」

「你防著我幹嘛,我還能吃了你么?」蘇沐瞪著連樞,沒好氣地道。

「防止母妃今日看熱鬧。」話音剛落,連樞就從樹上躍了下來,輕飄飄地落在了地上。

一襲傾城的妖紅色錦衣,沒有沾染任何一點塵埃。

蘇沐:「……」

好吧,她是來催連樞快點去國子監的。

畢竟,什麼樣的小兮都看過,背著褡褳去學堂的還真沒有。

多少有些好奇!

大概是猜透了蘇沐心中的想法,連樞眸光涼涼地看了她一眼,「國子監沒有那個規定。」當然,就算有,她也不會遵循,反正這麼多年,她做的無法無天出格迥殊的事情多了去了,這麼小的一件,還真沒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