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雲沉默不語,只是靜靜地望著三人。

嘯蒼天見他不說話,又道:「你看這崑崙腐朽,破爛不堪,你若投我天魔宗,我嘯蒼天承諾將我愛女嫁與你,數百年後這天魔宗就是你的,總比這破爛的崑崙要好上萬倍。」

毒神見嘯蒼天在這種時刻還不忘策反姜雲,又看姜雲不說話貌似有點意動的模樣,心想,這姜雲的確少年英才,若是被天魔宗招了去將來聖教之內哪裡還有我萬毒門說話的地?

便道:「是啊!姜雲,你看其實你與我們並沒有什麼大仇,都是那崑崙諸葛釋乾的好事,我當年也是被他利用了啊,所以都是一場誤會。我師尊也覺得你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不如投我萬毒門,保證你金錢美女享之不盡,你,我,在加上師尊,咱們三人聯手何愁不大業有成?」

魔教如此名目張膽的策反姜雲,剛從垮塌的璇光殿中跑出來的正道修士皆緊張地望著空中的姜雲。

此刻姜雲乃是他們唯一的希望,若是姜雲叛投,他們這些人便再無存活之理。而且,姜雲對崑崙本來就有恨意,諸葛釋害得他姜家滿門皆亡,此刻姜雲心底若是稍稍鬆動,叛投魔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這是璇光峰上所有修士的目光都落在空中那團耀眼玄光中的少年身上。

然而姜雲對這些都好似熟視無睹一般,靜靜地望著嘯蒼天三人,口中淡然道:「給你們十息的時間滾出崑崙,不然別怪我心狠手辣。」

……

……

〖 ?(貓撲中文)「給你們十息的時間滾出崑崙,不然別怪我心狠手辣。」

姜雲此話一出,魔教一方一片嘩然,而崑崙弟子則一陣歡呼。

「狂妄小子如此囂張!你當我們真的怕你不成!」老毒神被姜雲激怒道。

姜雲手中玄天神劍上氣息劇烈吞吐光芒萬丈,那道穿雲而上的玄光更璀璨了,吸引人的神魂。

「七息……」目無一切地道。

這時所有人心中都涼了下來,姜雲手中玄天神劍比先前柳正手中強上不少,誰都無法揣測有多強大的威力,畢竟崑崙不可能會有第二個諸葛釋了。

「姜雲你可想好了!你今日邁出這一步,將來你與萱萱的緣分便徹底斷了!」嘯蒼天皺眉威脅道。

姜雲聽著這句話,目光稍有轉動,但依然不管不顧道:「三息……」

嘯蒼天望著姜雲與身邊的毒神道:「前輩,這小子信心滿滿,事情有些蹊蹺。而且他身上本來就擁有玄天劍魂,如今觀這玄天神劍的氣勢,極有可能已經被他融合了,若是強行一戰,勝負難料啊。「

「嘯老弟!這小子只怕是在虛張聲勢,他一個小小元嬰期修士就算有玄天神劍,難道還能翻天不成?咱們一起聯手殺了他!」毒神陰沉著臉說道。

「就是!老夫活了數千年,難道要被一個小輩喝退么?要戰就戰,哪裡那麼多羅嗦!」老毒神此刻也被姜雲囂張的模樣激怒了,完全沒有之前冷靜的神色。

「一息……」

嘯蒼天見面前姜雲還在數著,心知此刻若是綏靖,逃出了崑崙,將來魔教中地位只怕會一落千丈,這是他極為不想看到的情形。

想了片刻后,一咬牙道:「好!晚輩能隨兩位前輩征戰崑崙,此生足矣!」

這邊嘯蒼天剛一表態,那邊姜雲也緩緩抬起目光,望著三人道:「十息已到……你們既然不要這條活路,姜某今日便讓爾等付出代價!」

姜雲話還未說完,老毒神頗有些忌憚姜雲的玄天神劍,決定先下手為強,一聲長嘯,化成一道流光飛了過去,毒神與嘯蒼天也緊隨其後,各自神通盡出。

天魔碑,九天十地神魔幡以及老毒神的九劫神魔琴橫空而出,一時間整個璇光殿的上空被無盡的魔氣遮蔽,就連姜雲處的萬丈玄光都被壓制了下去,好似那一望無際的夜空只留那一出星光。

姜雲體內精氣沸騰,睜開了雙眼,兩道精光衝天而起,身體更是玄光大盛,就連頭頂上的山河異象與黃泉都好似與之合一了一般,猶如仙王臨世!

「皇天不滅,我崑崙萬古長生!」

隨著姜雲一聲大喝,整個崑崙仙境都開始搖動了起來!

只有姜雲手中那一道天際璀璨的光芒,如奔放的熱電,掙脫了四周昏暗的魔雲,翱翔在九天之上。

「阿翔!」

姜雲一聲大喝,一道青灰色的巨影從地面飛馳而上。

「犴嗷………」

蒼天之上,有凶獸嘶吼,神光閃耀,回蕩不絕。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愕然望天,就在這一錯神間,那半人半馬凶獸狂吼一聲,巨大的翅膀上下搖動,托著姜雲直衝上天,到了現在無需任何廢話,姜雲化成一道閃電,衝進魔雲之中,阿翔幾步踏出,虛空破碎,直接殺向了魔雲的最深處!

空中玄光瞬間爆發!頃刻間那無邊無際的魔雲便消散地一乾二淨!

燦爛無比過目的光輝照射下,姜雲發動了他最強一劍!

「轟……」

「轟……」

就在所有人還在回味上一刻的絢麗光彩之時,下一秒鐘所有人都驚懼了,一道貫穿天地的滅世劍光直接擊在了那天魔碑,九天十地神魔幡以及老毒神的九劫神魔琴上。

頓時荒山倒塌,亂石崩雲,驚天動地!

震耳欲聾的聲音,劃破長空,傳盪出去上百里,璇光殿下方的大地崩裂,一道十幾里長的大裂縫蔓延而出,昆崙山周圍不少大山也因此倒塌。

「轟……」

……

……

天空中無盡光芒在閃耀,當一切平靜下來時,姜雲依舊手持玄天神劍傲立虛空,坐下的阿翔也是毫髮無損,舒張地張動著雙翼,而天空中的魔雲則全部消散地一乾二淨,就連老毒神,嘯蒼天以及毒神連同三件法寶都不知去向。

「快看!那裂縫中有人!」有站得高的魔教弟子立即發現了嘯蒼天等人的蹤影。

「啊!是宗主!」

「天哪!這姜雲是神仙下凡么?我聖教三位絕頂高手聯手都不是他一合之敵!」

「太恐怖了!玄天神劍太恐怖了!」

魔教修士頓時一陣哀嚎。

而等到璇光殿廢墟前的正道弟子反應過來后,也是爆發出一陣歡呼。

「萬歲!姜掌門萬歲!」

「姜掌門萬歲!」

……

……

璇光峰上一陣吵雜過後,姜雲仍舊靜靜的望著腳底下的裂縫。

不久那巨大裂縫中三道流光又衝上了高天。

老毒神,嘯蒼天三人在姜雲這一擊之下並未隕落,但是也受了極重的傷,三人皆衣裳襤褸披頭散髮,血跡斑斑的猶如乞丐一般。

最慘的還要數毒神,整個胸口處一片糜爛,血肉模糊,口中還不停的吐出黃色的鮮血來。

傷勢最輕的道算是老毒神了,老毒神腰腹處被姜雲的劍氣劃開一道巨大的血口。

而嘯蒼天傷勢也好不到哪裡去,扶著自己好似脫落了的左臂。

姜雲望著渾身是血的三人,神色間沒有絲毫波動,口中道:「姜某此次來崑崙並不是來殺人的,而是來化解殺戮的,姜某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在我還不想殺你們之前滾出崑崙!」

姜雲此言一出,嘯蒼天三人都是一陣后怕,嘯蒼天有些驚恐道:「兩位前輩,這玄天神劍融合后的神威實在不是人力能夠抗衡的,不如咱們先撤退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

毒神面有不甘之色,咽下一口鮮血,面目猙獰道:「不!不能這麼就走了!為了這一天我計劃了那麼久!那姜雲只是元嬰中期修士,怎麼可能能夠發動出這麼強大的一劍來?我不信!」

「現在輪不到我們不信啊!咱們三人聯手都不是他一合之敵!就剛才那一劍,只要再來一劍,不說咱們三個了,便是這昆崙山上所有的聖教弟子都得死啊!」嘯蒼天勸道。

老毒神眼中紅芒跳動,望著高空之中的姜雲,沉吟道:「這小子身為元嬰中期修士雖然有那凶獸相助,揮地出一劍,未必揮得出第二件!如今崑崙死的死傷的傷,只要幹掉他整個崑崙就落入了我們手中,如此機會千載難得啊!」

嘯蒼天見老毒神有意再戰,連忙道:「老前輩,若是姜雲他真能揮出第二劍,對於我們聖教就不是千年的事了!如今崑崙之上盡皆我聖教精英,如若陣亡我聖教必當覆滅啊!」

嘯蒼天此言一出,兩人都沉默了,嘯蒼天見狀又繼續道:「此番攻上崑崙,一路大戰你我皆消耗巨大,此刻強上無異於以卵擊石,待退出崑崙恢復實力,也不是不能和崑崙一戰的啊!老前輩三思啊!」

「你們到底商量好了沒?這個問題難道很困擾你們么?要死還是要活,你們自己選擇。」姜雲坐在阿翔背上,手中的玄天神劍氣勢絲毫未減。

魔教三位宗主正猶豫間,忽然下方一陣騷亂。

「宗主!不好了!蜀山的援兵來了!」

「門主不好了!昆崙山外雷音寺的禿驢們也殺來了!」

「青城的牛鼻子也來了!快逃啊!」

……

老毒神,嘯蒼天三人都是修為極高之輩,這些話自然聽到了耳中。慌忙間向昆崙山門外看去,果真見到一干身穿著蜀山道袍的蜀山弟子從東南方向殺來。

「雷音寺的禿驢也來了!」嘯蒼天指著西邊一群穿著雷音寺僧袍的和尚道。

姜雲在遠處見三人一陣驚慌失措,又道:「你們既然不說話,那便是默認要與我一戰了?好!我姜雲殺人無數,今日也不差這些了!」

姜雲說完手中玄天神劍光芒大盛,一股凌厲的氣勢壓迫而來。

老毒神見到姜雲手中玄天神劍又再度亮起,頓時猶如驚弓之鳥一般,大喊道:「撤!快撤!」

毒神與嘯蒼天聞言也是一愣,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也紛紛大喊道:「天魔宗弟子隨我撤退!」

「萬毒門弟子!隨我撤退!」

魔教弟子們聽到撤退的消息,入蒙恩賜一般,哪裡還管的了那麼多,紛紛四散而逃。

嘯蒼天見門下弟子如無頭蒼蠅一般竄逃,又見身後蜀山,青城,雷音寺的援兵馬上就要殺到,也管不了那麼多,只能帶領這周身一幹得力弟子向東邊逃去。

姜雲望著魔教一潰而上,也未號令崑崙弟子追殺,而是努力地支撐著手中的玄天神劍,好不讓魔教之人看出破綻。

然而此刻掏出數里之外的老毒神,忽然回過頭來,向身後的姜雲看去,之間姜雲依舊立在虛空,手中玄天神劍神光耀眼,只得巋然嘆出一口大氣道:「快撤!快撤!」

姜雲坐在阿翔背上,目送著魔教漸漸地從視線中消失,此刻他只感到背脊早已濕透,神識恍惚間,便是連夾著阿翔的雙腿都開始綿軟無力,眼前一黑,從阿翔背上跌落直直從空中掉落了下來……

……

……

(第四卷完。接下來是更為精彩的第五卷,感謝各位寬宏大量的朋友支持小童,若是沒有你們小童肯定不可能能夠堅持的今天,在這裡小童謝謝你們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第五卷少年二十餘神寒似玉削

第二百一十七章希望

這是一個大雨如傾的長夜,而外面沉睡的人們卻毫無知覺。

崑崙之戰五天後總算是下了一場雨,大雨瘋狂地洗刷著崑崙仙境內那令人作嘔的血氣和腐爛,雨從檐口的瓦當上飛瀉而下,彷彿是密而厚的珠簾,將天權宮上對飲的兩人與外面隔了開來。外面是喧囂沸騰的雨聲,天權宮內紅燭高燒,羅幕低垂,空氣卻是靜謐得連風都倦然欲憩。

這一頓夜宴從傍晚時分開始,已經持續到了午夜。大難不死的眾人大多都倦極告退,前來支援的各派道友也被安排好了落腳之地,然而燈下的姜雲與達智兩人都沒有興盡而散的意思。

天權宮門口處站著零兒,她臉色陰晴不定,看著姜雲,目光獃滯,欲言又止。

天權宮正中的桌上橫放著一把劍,在燭影夜色里散發出四射的冷銳光芒。天權宮也不知道多久沒這麼熱鬧了,說起來此處雖然是自己師尊司徒空的修行之處,但是姜雲還是第一次進來。

東首坐著兩位女子,其中一位女子一襲月白小衣,容貌甚是俏麗,大約是二十齣頭的年紀,然而卻有著即使深閨怨婦也難以企及的愁色——她不開口時,眉目沉靜,整張臉充滿了難以言表的動人韻味。

而另外一名則被大繩五花大綁,動彈不得,即使一臉怒意也掩蓋不住她那蝕人心骨的媚態。

坐在她兩人對面的一位男子,亂髮披肩,談笑間稚嫩的眉目頗見風霜。銅壺漏滴,紅燭燒殘,說到動興,男子忽然間一抬手,掠發而笑:「達智師兄!你這假和尚,酒也喝得,肉也吃得,不知這女色可曾染過?喏,我這有兩位貌美的俘虜,達智師兄若有心便帶走吧。」

對面那被五花大綁的女子聞言一怒道:「姜雲你敢!」

那被喚作達智的和尚,神情一愣,極為尷尬道:「姜雲老弟,這個玩笑可開不得,老哥我一心向佛,你就不要打趣我了。」

先前說話之人正是姜雲,那天他從阿翔身上摔落後便陷入了昏迷,直到今天才恢復了少許功力醒了過來。

而對面兩位女子則是被姜雲俘虜的嘯萱萱與秦蘇蘇。秦蘇蘇乃是在璇光殿內被靜心拿下的,而秦蘇蘇由於之前前去避雨,魔教落敗后又沒有跟上撤退的隊伍,正好被一直躲在暗處的月兒與綺羅拿下。

姜雲迷醉的目光忽然一變,凌厲地向秦蘇蘇望去道:「姜某如今還有何不敢的?難道留著你再捅我一刀?」

秦蘇蘇望著姜雲毫無生氣的目光,心中頓時一驚,連忙辯解道:「你……你胡說!那日……我只不過是想……恐嚇一下你罷了!你這人好生小氣!」

姜雲如今還未想到如何處置她們兩人,正要說話間,便見天權宮門口處站著的零兒緩緩走了過來。

姜雲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達智當然也看見了,便知趣的向姜雲告退道:「姜雲老弟,今日夜色已晚,老兄來日再來嘮叨。」說完便告辭而去。

姜雲見狀也點點頭,與身邊的綺羅姑娘道:「綺羅姑娘,今日時刻不早了,這兩位犯人還得勞煩你好生照顧。」

被綁著的秦蘇蘇聽姜雲稱呼她們為犯人,頓時又怒道:「混帳姜雲!本小姐乃是妖族千金你居然敢這麼對我!」

綺羅雖然不太明白姜雲與零兒之間的關係,但從周圍緊張的氣氛中也知道了些什麼,點了點頭便帶著秦蘇蘇與嘯萱萱向殿外走去。

綺羅姑娘壓著兩女出了天權宮,被綁著的秦蘇蘇突然道:「這位美麗的姐姐,你叫綺羅是么?」

綺羅楞了楞道:「是。」

「你難道不想知道剛才那人是誰么?」秦蘇蘇狡猾地問道。

「她是誰與我何干?」綺羅回道。

「我跟你說,那女子可是姜雲的小師妹,據說當年姜雲可是愛的死去活來……」

……

……

看著綺羅秦蘇蘇三人消失在目光后,姜雲帶著複雜的笑容看著一路低著頭走過來的零兒,低聲道:「零兒小姐,快進來吧,這麼晚了,有什麼事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