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咬牙蓋個別墅吧!」

看來這換房子已經迫不及待了,也確確實實到了該換房子的時候了。

不說為了體現他的身份吧,這好歹也得讓人睡個安穩覺才行啊,要不然每天都被這些農民伯伯下地給吵醒,這周安還怎麼休息。

周安,現在可是白石村的頂樑柱支撐著整個村子的前程,要是他給累倒了,那白石村以後還靠誰去。

就像最近這段時間,黃石村不斷出事情,要是沒有周安在,那些事情都沒人能解決,整個黃石村都得跟著完蛋。

可是這些煩心事,都得周安來處理,其他人甚至都幫不上,忙,每一件事都得周安親自出馬,每天忙活那些事情可都夠累人的。

尤其是這段時間天天還得熬夜,大半夜的還得跑去黃石村幫忙,又是抓內奸,又是救黃大彪的,可把周安給累壞了。

夜裡沒睡覺也就算了,本來還打算白天可以好好休息休息,安安穩穩的睡一覺,把晚上的睡眠給補回來,可是卻又鬧出這麼一下,這可讓周安鬱悶的喲。

這白天再不讓他好好睡一覺,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

再加上這幾天的時間,可還得想辦法把黃石村那片土地,給好好拯救一下才行,到時候還有的周安忙的。

那裡可是整整200畝土地,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搞定的,沒有10天半個月的工作,根本上不來。

這合約馬上就要到期了,只有短短一兩月時間,要是再不能解決黃石村土地的問題,如果土地不夠用,種植不出來那麼多超級蔬菜,到時候違約金都夠嗆的。

為了白石村和黃石村兩個村莊的前途,沒有辦法呀,周安只能夠再加把油了,哪怕是夜以繼日的去工作,也得好好把這一波停過去才行。

「沒錯,為了兩個村莊的安危和前途,我得再努力一點才行,首先得給自己蓋一個大房子!」

蓋個大房子?要不然乾脆干一個大別墅吧,一次性到位,省得下次再麻煩!要整嘛,那就整個好的,也得對得起自己是不是?

這麼多天的努力,就算是給自己的犒勞也可以價值移動別墅了吧!

周安努力在心裡說服著自己,似乎在給自己建造別墅找理由呢,可是很快就把自己給說服了。

對,沒錯!我得去建一個大大的別墅,就建在田地裡面!這樣子更方便以後的工作!

原本周安就有這個計劃,現在是時候實施了,不僅僅要建一個別墅建在結界之內,還要把它建得漂漂亮亮的,所有的實驗室都搬到別墅裡面去,想要搞什麼直接在別墅裡面就可以進行!

再加上結界的防護,既安全又靠譜,平時還沒有人來打擾!絕對可以睡個好覺,偶不!是絕對可以安安靜靜的搞科研!

以後周安還要發明出更多的種子,甚至是靈丹妙藥,全部都放在白石村去種植!如果沒有一個別墅作為發展的基礎,很多工作都不好開展呀!

就這樣周安為自己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睡覺,終於找到了一個合適的理由,那就是給自己建造一棟別墅! 「爭兒,為什麼?」

「難道你都不想他們嗎?」

苗毅無法理解,苗不爭為什麼不想和他一起去萬城?

萬城,才是他們的家啊!

不爭望著滿臉焦急的苗毅,將目光從他的臉上離開。

哼!

長得再好看也沒用!

我『傳家寶』才是最好看的!

「我是不會和你走的!」

「我幫你治好你的傷,你就離開吧。」

當初你們都沒有來,現如今也不需要出現!

「爭兒,我知道你怨我們,可是我們也是……」

苗毅想要解釋,想要將這麼多年以來,他們對她的想念,思念,還有擔憂全部都訴說出來。

可不爭根本就沒有給他機會。

某小叔叔,被不爭直接打昏了。

動作利索。

結果喜人。

不爭瞥了一眼趴到桌上的美男子,還是這樣最好看。

安靜,不吵!

中毒?

把完脈,不爭毛茸茸的爪子一翻,便是一粒丹藥出現在粉嘟嘟的掌心。

不爭將丹藥粗魯的塞到苗毅的嘴裡,丹藥入口即化,接著身影便消失在了苗家。

莫家,吃飯飯不香,喝水水不開的莫少爺,正渾身煞氣的想找點事情做,卻發現不管做什麼,都無法集中精神,心不在焉!

好氣。

想打發時間到晚上,卻發現什麼都做不了!

爭爭現如今在幹什麼?

她和那個男人……

不能想!

一想身上的戾氣便更加濃烈起來。

「砰——」

手中的茶杯被少年狠狠的摔到地上,碎片瞬間四分五裂開來,差點划傷突然出現的苗不爭。

「幹什麼?!」

身手矯健的往旁邊一跳,躲過那直射而來的陶瓷碎片,不爭抬眸朝『傳家寶』望去,眼底儘是不滿。

「爭爭?」

莫戈不敢相信,突然出現在眼前的虎斑貓。

是不是因為他太想念爭爭,所以出現幻覺了?

精緻的少年,粲然一笑,眼底滿滿的全是苦澀,一定是這樣,一定是這樣。

莫戈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想要讓這幻覺消失。

卻不想,腿上一軟,一隻縮了指甲的毛爪子,按到了他的胸膛上。

「幹什麼呢?頭疼?」

我一離開,我『傳家寶』就生病了?

果然!

我『傳家寶』不能沒有我!

「吃藥。」

吃了我這顆丹藥,保證藥到病除!

頭疼什麼的,統統消失不見。

【神仙姐姐,你不怕你這丹藥再有問題了?】

某一世,中毒身亡的『傳家寶』,不是沒有。

不爭動作一頓。

「爭爭,是你……真的是你!」

莫戈伸手便將膝蓋上的虎斑貓緊緊摟在了懷中,緊的不爭都有點懷疑,『傳家寶』是不是想勒死她了!

幸好,某少年發現的十分及時,很快便鬆開了她。

「爭爭,有沒有弄疼你?」

精緻的少年,白皙的臉上,湖藍色的大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她,有心疼,可更多的是委屈。

委屈,她竟然招呼都不打,就和別的男人走了!

還是他在場的情況下!

那個男人臨走時挑釁的目光,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腦中。

「幹啥?」

嘴上說著有沒有弄疼我?

可這『你最委屈』的眼神是砸?

我做對不起你的事兒了?

不可能!

「爭爭,那個男人是誰?!」

明明在心中告誡了自己,一定不要問,不要知道那個男人的任何信息!

他不想要聽到,那個男人對他的女孩兒很重要!

「我叔!」

莫戈:!!!

因為年齡大,才叫叔叔的吧?

爭爭……喜歡叔叔級別的男人嗎?

老男人?!

莫戈突然更傷心了。

因為自己不是爭爭喜歡的年齡!

「我親叔!」

莫戈不說話,咬唇,『秦叔』,叫的可真親!

不爭抿唇,儘管眼前的少年沒有說話,可他心底想了什麼,全部都展現在了臉上。

「我小叔叔,我父親的親弟弟!」

莫戈眼睛瞪大。

「親叔叔?」

少年的聲音輕的,他自己都要聽不到了。見面前的女孩點頭,眼睛瞪的更大了。

那就是說,就是說……

爭爭的小叔叔,不能殺!

「爭爭,那,那你……怎麼回來了?」

「小叔叔一個人在家,行嗎?要不要我們一起回去陪他,或者是讓他也住到這裡?」

苗父苗母現如今下落不明,突然造訪的小叔叔,算的上是爭爭唯一的親人了!

不能怠慢!

要討好!

莫戈在心中快速的做出了分析,並且得出了結論。

「他要帶我走。」

嘖嘖。

瞧瞧我『傳家寶』這變臉的速度。

嗖嗖嗖的!

莫戈:!!!

「那我和爭爭,一起隨小叔叔走!」

不爭:!!!

我都沒打算和苗毅走。

『傳家寶』你竟然想和他走?

因為擔憂自家幺兒,想要前來看一看的莫父,沒想到才踏入院子,便聽到了自家兒子這番話。

這個逆子,逆子啊!

家都不要了,要和別人走!

滾滾滾!

想滾到哪兒,就滾到哪兒!

憤憤拂袖而去的莫父,回了自己的小院。

瞧見莫父回來的莫母,見到自家老頭子這麼生氣,還以為是沒有哄好兒子。

「兒子……」

「那個逆子想走,讓他走,別攔著!」

莫父張嘴便是一聲吼,嚇得一旁的莫母,愣了好一會兒,見自家老頭子還在生氣,並且一副要打人的樣子,火氣蹭蹭蹭的就也上來了。

「喊什麼喊呀?你沖我喊有什麼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