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個時代是神道時代,這一時代,是玄道時代,一代代延續而下,不會有任何意外。」

「我等五界,之所以要入世,便是要打破秩序,畢竟我們了解的更多,可現在看來……沒有任何用處。」

天神界的神皇長嘆。

「你界創始者,將什麼拋進了混沌?」

「一共有多少個時代?何來無數個時代?」

「你們可有什麼猜測與想法?我等該如何破局?」

「這些各個時代的生靈從何而來?難不成是你們各個時代的其它遺民而來?」

……

一群神皇、神王問出了一個個關鍵的問題,想要了解更多,想要找到解決辦法。

此刻,他們終於了解到,這所謂的天變危機有多麼可怕,著實當得上「天變」二字,這是數以萬計的時代形成的萬世洪流衝擊啊,堪稱天變毫不為過。

「創始者將什麼拋進了混沌中……創始者沒說,因為那是禁忌,但必然和這個時代有巨大的關係。」

「混沌紀元有多少個,誰也數不清楚,每個紀元都是五個時代,每個時代有五個文明,我們所處的是神魔時代最後一個文明……玄道文明。」

「太初古界代表太初創世文明,祝由界代表蠻荒文明,羽化界代表仙道文明,天神界代表神道文明,天網界代表玄道文明。」

「我們的猜測源於創始者說過的話,他說過,所有文明的破滅,都是源於內部,是自己葬送了自己,所以我們的想法是,肯定有人想葬掉我們,而且是誕生於這個時代。」

「各個時代的生靈並非來自遺民,而是……葬界!界命香便是與葬界共生的產物,每個文明的絕頂生靈甘願自葬,便退出文明舞台,化作葬界,徹底失去自由,斷了前路。」

天神界神皇一一解答。

每解答一個問題,偌大的大殿內便寂靜一分,到最後,大殿一片死寂,所有強者被震撼的說不出話來,心中充滿了絕望。

「想要化解此劫,需要找出玄道時代的背叛者,將之擊殺掉,也許能化解此劫,而此人……我等猜測是葉凡!」

天神界神皇終於說出最後的目的。

殷屠神神色終於變了,眾神皇、神王的神色也變得玩味起來。

「葬界在哪裡?誰在主導這一切?」

殷屠神沉聲說道。

「怎麼?殷屠神,你想覆滅葬界?甚至滅掉這後面主宰一切的生靈?告訴你,不可能!」

「你可知葉凡以界命香召喚出來的那個生靈是什麼存在?換算成這個時代的境界,他至少也是准天帝,甚至……是仙道時代的主宰,他活在古史當中,你憑什麼和這些存在對抗?」

天神界神皇嗤笑道。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面色都變了,絕望之色,湧上面龐。

葉凡當年召喚出來的那個青年給他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太可怕了,而這個青年,卻代表了一個文明時代。

而今,卻是數以萬計,數不清的時代聯手發動攻勢,他們……如何能抵擋?

殷屠神面色鐵青,饒是以他的境界修為,此刻也感到幾分絕望。

「萬世洪流啊,我等該如何抵擋?如何能擋得住?打破秩序,打破輪迴,呵呵……」

羽化界神皇苦澀地笑了起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麻里奈,快還給我。」見到那三個特殊的單詞,瀨戶陽子先是一呆,然後聯想到什麼,臉上猛地通紅起來,急忙將表姐手裡的水晶鹿搶了過來,死死地抱在懷裡。

小濱麻里奈也從胡思亂想中回過神來,見到她一臉通紅的樣子,哪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臉鄭重地說道:「陽子,你不會以為這是他在和你表白吧?這只是水晶鹿的底座本來就有的,製作這個水晶鹿的老闆特意刻上去的,只是一句很普通又沒有意義的話。」

「我知道。」瀨戶陽子抱著水晶鹿,低頭歡喜地看著,至於是否真的知道,那就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小濱麻里奈更是氣急,心裡也不禁抱怨起來,那個傢伙到底是故意的還是根本就沒注意到這裡有讓人誤會的東西:「陽子,你到底有沒有聽我在說什麼?」

「我知道……」瀨戶陽子仍羞喜地盯著懷裡的水晶鹿。

小濱麻里奈揉了揉額頭,決定打消她那份不切實際的幻想:「他現在可是和三個女孩子在同居,而且在學園裡還有好幾個交往的女生……」

「我知道……」瀨戶陽子頭也不抬,仍沉浸於自己的世界當中。

小濱麻里奈氣得抓狂:「我不管了!」說完,憤憤地走掉了。

「嗯,嗯。」瀨戶陽子抱著水晶鹿,一屁股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接著又躺了下去,將水晶鹿高高舉了起來,看了又看,愛不釋手。

……

進門之前,李學浩已經用六識感知過了,家裡不止三個人,而是有五個人,全都在客廳裡面。

本來家裡就千葉小百合、瓜生麻衣和間島由貴三人,多出來的兩個人是誰,李學浩沒有透視眼,無法得知,只有走進客廳里才知道。

客廳里的電視聲音開得很大,都沒有人聽到他開門的聲音,加上他故意放輕了聲音,五個人絲毫不知道家裡有人「入侵」了。

來到客廳門邊,小心翼翼地探出頭去。

或許是五個人太過專註於電視了,都沒有人發現客廳門口多了小半邊人臉。

看清客廳內的情況,李學浩總算知道多出來的兩個人是誰了,兩個小丫頭一胖一瘦,赫然是澤井優子和青山玉子。

相比起瘦弱的青山玉子,澤井優子確實要算胖的了,尤其是帶著嬰兒肥的臉蛋,可愛是可愛了,但也給人一種小胖妞的錯覺。

兩個小丫頭的身高都差不多,也許青山玉子要較澤井優子矮一點,但幾乎矮不了多少,不過給人在視覺上的差距卻很大,主要是因為身體並不健康的青山玉子實在太過於瘦弱了。

發現這個,李學浩覺得今天是個機會,等下可以幫青山玉子療養一下,只要恢復健康,相信她就不會像現在這麼瘦弱嬌小了。

至於青山玉子怎麼會上門來,相信這個就是澤井優子的傑作了,今天是雙休日,小丫頭把她帶來玩一點也不奇怪。

客廳里的座次很有意思,瓜生麻衣和間島由貴的位置都沒有變化,兩人坐在自己的「御座」上,千葉小百合的「御座」比較大,可以坐上好幾個人。

所以澤井優子和青山玉子兩個小丫頭和千葉小百合坐在一起,澤井優子居中,左邊是青山玉子,右邊是千葉小百合。

因為已經和千葉小百合三人混熟的關係,澤井優子顯然沒把自己當成一個客人,在客廳里隨便得很。

一邊看電視,一邊伸手去抓茶几上的零食,一抓一大把,渴了甚至還大大咧咧地叫千葉小百合給她倒飲料。

「小百合姐姐,我要喝飲料。」

「嗯。」千葉小百合幾人也把她當成小妹妹,一般只要不是太過分的要求,都會答應她。

千葉小百合去廚房準備里飲料了,澤井優子又抓了大一把零食,分了一半給身邊的青山玉子,然後大口吃了起來。

青山玉子因為是在陌生的地方,加上本身就比較怕生,所以顯得很拘謹,不像澤井優子那樣隨意大膽。

「優子,把那包薯片給我。」旁邊的瓜生麻衣剛剛吃完一袋零食,懶洋洋地靠在沙發上,指著茶几上的一包零食說道。

「好的,麻衣姐姐。」澤井優子連忙抓起那包零食,討好地送到了她的面前。

「我的呢?」和瓜生麻衣對面的間島由貴故意問了一句,顯然她也想享受一下「女王」的待遇。想當初她胸口給澤井優子「偷襲」過,還有點怕這個「小魔女」,現在混熟了,自然也沒有那種避忌了。

「……這是你的,由貴姐姐。」小丫頭「懂事」得很,也幫間島由貴拿了一份零食。雖然她表面上表現的很隨便,大大咧咧,但也知道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能做,謹守著一個合適的尺度,所以很受千葉小百合幾人的喜愛。

「優子,飲料已經好了,還有玉子的。」千葉小百合從廚房裡出來,手上是一個銀色的托盤,裡面放了五杯飲料,都是新鮮榨取的果汁。

她先拿起一杯,遞給了澤井優子,然後又遞了一杯給羞怯的青山玉子,後者接過之後,低低地道了一聲謝。

間島由貴和瓜生麻衣的飲料,千葉小百合就沒有親自遞到她們手上,而是放在兩人面前的茶几上,已經相處了一段時間,彼此之間並不需要那麼客氣。

瓜生麻衣同樣吃了很多的零食,也許是覺得渴了,伸手端過飲料,仔細聞了聞味道,有很濃的水果甜香味,而這也正是她最喜歡的飲料的一種。

又嗅了嗅,正準備喝進嘴裡,陡然眉頭輕輕一皺:「奇怪,你們聞到什麼熟悉的味道了嗎?」

「熟悉的味道?」千葉小百合幾人都不明所以,澤井優子和青山玉子更是摸不著頭腦。

「是的,很熟悉的男人的味道。」瓜生麻衣左右看了看,甚至還朝後看了看客廳門口,但空無一人,並沒有見到半個人影。

「浩二哥哥還沒有回來呢,麻衣姐姐,你肯定是聞錯了。」相處熟悉了之後,澤井優子也知道她的鼻子比較靈敏,但是這裡可沒有男人,唯一的男人浩二哥哥還在甲府市呢。 神武皇界,大界浩瀚,天地恢廓。

神皇金山上,成片身影匯聚,一尊尊矗立在神殿中,氣息晦澀,並不驚天動地,卻格外的攝人心魄,令此地恍如萬神之殿。

不多時,一道讓無數人等候許久的身影,終於出現,身穿一襲黃金袍服,長發披散,俊逸不凡,英姿如玉。

「殷屠神,想必你也被斬了一刀,如何?被自己的弟子斬了一刀的感覺如何?這滋味不好受吧?」

太初古界大周皇朝的太祖冷笑連連。

他此刻已是露出了真容,面容飽滿威嚴,猶如刀削,身軀魁偉昂藏,頭戴帝冠,帝皇威嚴深重,虎目咄咄逼人,逼視殷屠神。

「你們有什麼證據,說明此光是我弟子斬出的一刀?諸位都是神皇,我弟子何德何能,短短歲月便超越諸位,能一刀斬世人前路?若有這實力,他也無需如此做了,直接些,抹殺眾人不更好?」

殷屠神神色平靜,姿態悠然,端坐首座上。

「那的確是一口刀沒錯,但形態很奇怪,許是器靈,許是其它,並非本體,可它上面刻有『永碎』二字,這也是無可辯駁的事實。」

天眼族神王皺眉說道。

在沒有特殊手段或瞳術的情況下,很難看清前段時間那道白光的形態,天眼族神王是少數看清了那道神光的生靈之一。

「你也說了,那並非是本體,再說,便是本體又如何,誰也不能確定,永碎刀是否只有一口。」

殷屠神也皺眉,辯解道,只是,這辯解顯得十分蒼白無力。

「殷屠神,都到了這一步了,你還為你的弟子狡辯,還不肯說出他的下落,你修鍊修傻了?你知不知道,整個宇宙都亂了!」

時之沙界時天宙神皇滿臉怒容,指著殷屠神呵斥道。

「沒錯,整個宇宙都亂了,若不能及時解決此事,只怕很快就要亂象四起了,大家都要元氣大傷。」

「別以為你修為強大,我等就拿你沒有辦法,你可以試試,看現在還有幾個站在你這邊!」

祝由界一位神皇也肅然說道。

要說憋屈,他們這些剛立界沒多少年的皇界最憋屈,才立界多少年,從混沌中出來多少年,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如此可怕的大事發生了,誰也不敢小覷,一個搞不好,整個宇宙都元氣大傷都說不定,那時候他們的統治就沒有了意義。

殷屠神眉頭緊皺,沉默下來。

片刻后,殷屠神才輕嘆道:「你們以為,我不想說嗎?重要的是……我也找不到他。」

「你忽悠誰呢?」

大周皇朝太祖冷笑不迭。

「信不信隨你們,我那弟子入混沌時才神靈,即便突破了,也才神王。」

「神王層次,在混沌中算一方雄主,可也不算什麼,隨時隕落都是尋常,我哪裡放心得下,便想去看看究竟。」

「第一次進入混沌中的時候,就找不到他閉關的那座混沌大岳了,那個混沌怪蟲巢窩,也不見了。」

「後來,我又一次次在混沌中找尋,卻始終找不到他的蹤跡。」

殷屠神面露擔憂之色,不復此前的鎮定悠然。

眾神皇面面相覷,有些意外,但都很肯定,殷屠神沒有說謊,每一句都很真實。

這就難辦了,找不到葉凡,也無法應付這突如其來的危機,難道要他們等死不成?

固然,現在說等死還早,可前路已斷,這是事實。

誰知道這危機是全部,還是剛剛開始而已。

如果是剛剛開始,天知道後面的危機有多麼可怕,畢竟剛開始就斬了世人前路,後面怕只會越來越可怕。

一下子,眾神皇都沉默了下來,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

這危機太可怕,讓他們毫無抵擋之力不說,連解決之法都想不出來。

忽然,一群神皇、神王等存在,面色微動,露出詫異之色,神念進入玄神手鐲中。

只瞬息間,一群神王、神皇便神色狂變,滿面驚駭欲絕之色,有的更是倒吸一口涼氣,滿臉的獃滯。

「我為大家投影。」

天眼族神王沉聲說道,與後裔建立起了聯繫,而後天眼開啟,投映出一片半透明虛影,在虛空中成像。

投影中,宇宙星空的盡頭,無盡混沌澎湃,瘋狂洶湧,猶如狂潮在沸騰,景象驚人。

騙愛成婚 下一刻,混沌破開了,轟隆隆的巨響傳來,馬蹄聲陣陣,響徹星空,一片披盔戴甲,手持長槍、戰劍、天戈、大鐧的騎士,騎乘各種凶煞氣滔天的異獸,自混沌中衝出來。

除此之外,還有數以萬計的星河戰艦,恢弘浩大的樓閣神殿等,轟開混沌,震動星空,滾滾如狂潮湧來。

還有一座座神城,一顆顆大星,一條條山脈,一件件可怕的神器,攜無窮盡的大軍浩浩蕩蕩殺進星空,席捲宇宙,氣吞星河。

最可怕的是,這一支支大軍,額頭上、頸脖上,手臂上,無一例外,皆有著一支黃香的烙印。

「這些……」

殿內,所有神皇、神王皆面色劇變,無比難看,心頭在悸動,背後一片冰涼。

「這些東西……是哪裡來的?為什麼會有一個黃香模樣的印記?」

神武皇界那第二神皇東神蒼海面色蒼白道。

他稱這些生靈為東西,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這些生靈身上死氣很濃,歲月氣息很烈,彷彿跨越漫長時間長河而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