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有老,下有小,女兒出車禍,全身癱瘓,我們家裡不能沒有頂樑柱!」

話筒裡面傳來一道馬鞭抽在肌膚上面聲音,緊接著就是一道凄厲叫聲。

這是瀟哥的聲音!

「易醒醒,這個聲音應該可以認出來吧,畢竟可是因為你,一切才會變成這樣。」

「這個警員真是講義氣,看到權離亭傷的這樣重,每日每夜幫他塗藥,喂他吃飯。」

「就是嘴巴不夠嚴,只要用他癱瘓女兒要挾,什麼話都說得出來。」戰材昱冷笑著說。 “你是說那老頭兒?你放心,這事我們會着手給你查。”吳老九白了郝健一眼道:“難道你忘了你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儘快找到那龍美人之眼。無需在這些事上浪費精力!”

郝健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

“你呀你,你小子昨晚上玩了一夜的遊戲。這事要是讓閻王老頭知道了,肯定沒你好果子吃,你怎麼能跟臭老頭學,淨幹些缺德事,耽誤正事。”

“誰?誰在叫我。”吳老九懷裏的冥龜動了動龜爪子,一副睡意濛濛的樣子。

“沒,沒,你聽錯了。龜老頭,繼續睡。”吳老九如踩地雷般拍了拍胸脯。

見他懷裏的冥龜動了動爪子,又趴着繼續睡。吳老九長長釋放了一口氣,輕言輕語道:“一週時間,你已經浪費了一天了。還有六天,自己好好計劃你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變強大!”

“哪個?師傅,我”我怎麼變強這幾個字郝健還沒說完。吳老九就向他擺了擺手,表示要趕人了。“好了,我還要繼續困,你出去吧。白天不要打擾我們睡覺,晚上抽時間再來找我。”

郝健話還沒說完,可他突然想到,幸虧吳老九這怪老頭兒忘記了要自己給他推薦遊戲的那茬,郝健在心裏暗暗偷笑着,就乖乖的彈出去了。

“對了,乖徒兒,我那滿漢全席?再給我上十道,我餓了。”郝健剛彈回牀上就聽見吳老九那死老頭,在他的腦袋裏面直叫喚着。

“好好,您老歇着,徒兒我馬上給你叫吃的。”郝健揩了揩額頭上的冷汗,嘆息道:“我可憐的腰包啊,又要大出血了。”

起牀洗漱後,郝健一如既往的給那兩個死老頭叫上了十道好菜好酒,買了一束鮮花獎勵給羊皮古卷享用,他還刻意買了一大包薯片餵給野貓吃。獎勵完了他們,怎麼不獎勵獎勵自己呢,於是郝健就狠下心來,幾乎花光了他所有的任務基金,給自己買了一臺電腦和一個華爲手機。

有臺電腦有個手機,他想着,這下自己玩遊戲,就不用跟那兩個死老頭搶了。況且工作的時候也需要一個正常的手機來進行聯繫。不過,最多的其實是郝健的心裏很疑惑,他想弄清楚那天遊戲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那個女鬼爲什麼會出現在那裏?

野貓吃完薯片,趴在被窩裏安然入睡,簡直就是個貪吃又貪睡的大懶貓。嘰嘰喳喳的羊皮古卷也被喚回鈴鐺裏面睡覺了。郝健這個主人當的可真心累啊!又養貓又養蜜蜂,還好妞妞那小妮子,不需要他怎麼養?不然他非的吐血不成!

郝健把屋子四下打掃了一遍,他想着估計明天就可以上班了,以後家務活就沒人做了。他也不指望苟蛋子那個天天守着電視劇的懶蟲會幫他做些什麼。所以現在就勤奮一點,把家裏打掃乾淨一點,住起來纔會更舒適一點。

以後王胖子負責做飯,他就負責打掃房子,苟蛋子就負責跑腿吧,還有,以後的房租水電費三人平攤,所以各自都要找事情幹。他們三人商量了一下,很快就這樣分工明確了。

所以一大清早,他們吃過早飯以後,郝健就跟王胖子和苟蛋子炫耀他快找到工作了,然後就逼他倆現在出去找工作,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眼看着他們的生活資金都快用完了。如果再不出去找事幹,大家都快喝西北風,去住大街上了。

郝健這演技也是沒誰了,很快就把他倆給忽悠住了。

再加上王胖子和苟蛋子也覺得這麼久了,他們兩個大男人的,都吃郝健的住郝健的花郝健的,心裏很過意不去,於是他兩人相約着一起出去找事幹了。“郝子,照顧好家,你等我們凱旋歸來。”

“果然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呀!”郝健成功支開了王胖子苟蛋子,他心裏美滋滋的。“哈哈,遊戲我來了。”

等所有的雜事處理完以後,他就閒下來坐在沙發上,桌上放着一臺筆記本電腦和一盤水果沙拉。

“讓我來看看真人cs有哪些?”

於是,郝健打開筆記本電腦,手指在鍵盤上迅速剝弄,挨個逐一下載真人cs槍戰遊戲,從正版到盜版逐一排查,結果都不是!這可真奇怪了,難不成那遊戲憑空消失了?

“難不成是因爲那遊戲只在喬布斯冥界網搜得到?!”郝健眉頭緊皺,正叉着一塊芒果往嘴裏送,突然頓了頓,冥思苦想起來。頃刻後神色緩解:“要不我戴上透視瞳孔試試?”

郝健在心裏默唸了三遍透視瞳孔,帶上透視瞳孔以後,左眼一如既往地嗤拉了一聲,他冷不丁地一瞧,電腦屏幕果然就全變了!

電腦界面全是各種各樣姿態,神色萬千的骷髏頭——應用logo!

郝健在一個叫地府應用商城的應用logo裏面,搜索了真人槍戰四個字,很快就出現了一大批的真人cs遊戲!

幸好地府裏面的應用基礎設置和他們那裏的一樣,嘿嘿,都有個官方標誌。郝健對着那個官方標誌的真人cs遊戲,點擊了下載。

網速下載的特別慢,估計是用的是人間的網絡,照這網速估計得下一天吧!?郝健就把它放在那裏不管它。

郝健又把他新買的華爲手機拿出來擺弄了一下,果然還是我們人間的鐵疙瘩好使,至少可以開機關機。

沒想到郝健開機以後的第一件事,就下載了一個大衆點評。他搜索到上次去吃飯的那間餐廳,裏面有個餐廳員工點評,還附有員工相片,正是那張小柔!

“原來那小丫頭叫張小柔,名字倒挺不錯!就是這心地嘛,不咋滴。看來我得給她一個小小的教訓,讓她知道這社會有多兇險,人不是那麼好惹的。”

郝健睚眥必報的性格又來了!他果然說到做到,先給了她一個大大的差評!“哈哈,叫你個臭丫頭狗眼看人低!”他心裏總算有點解氣了。“應該不出半天她就會被炒魷魚吧,哈哈!”

這後面的計劃嘛,得一步步的來,纔好玩。

郝健點上了一支菸,深吸一口煙,把計劃在心裏醞釀了一番,才露出一絲狡邪的笑容,等哥有了工作,賺了錢了,一定得再去餐廳一次,好好打一打你這瞧不起人的臉!

郝健也不知道爲什麼,他今兒個跟這女的槓上了。

郝健把一盤水果沙拉吃完以後,想着趁沒人,把妞妞叫出來聊聊天,順便看看工作通過沒有。要等工作找到了,郝健才能進一步的開展他接下來的計劃曬。

“妞妞,哥哥的工作怎麼樣了?通過沒?”郝健愜意的打開了電視,一邊看着新聞,一邊在腦海裏面問着。

“哥哥已經通過了,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了。地址晚上會以短信的形式發給你哦。”妞妞的聲音聽起來特別的興奮。

“很好,妞妞幹得不錯喲。”郝健臉上勾起了一抹不知深意的笑容,然後淡淡道:“對了,你再多幫哥哥投第幾個簡歷。一個是王胖子,一個是苟蛋子,還有一個叫張小柔。簡歷內容你隨便填。只要保證能夠通過就可以了。”

“好的,沒問題。哥哥,妞妞這就去。拜拜。”妞妞特別的聰明,很快就秒懂了。

胖子和蛋子哥哥她已經認識了,只是那個叫張小柔的,不是上次在餐廳裏面那個漂亮姐姐嗎?哥哥爲什麼要替她找工作?難不成是喜歡她! 第902章不能讓他孤孤單單死在錦都

「說起來,你們這種感情真是讓我感動,感動的想要狠狠破壞。」

「戰三少爺,只是讓一個警員幫我照顧照顧朋友而已,難道這樣都不可以?」

「騙鬼呢吧,易醒醒,怎麼難道想要依靠自己力量翻盤,想要在濱城找到傅南初,想將印章交給她嗎?」

「告訴你,永遠都不可能,傅南初已經準備回到錦都。」

「所以易醒醒,明天帶著印章滾回錦都,不然權離亭真的可能因你而死!」

「知不知道,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是真的非常想要看到印章!」

議長府里,戰材昱掛斷電話,一口飲下一杯紅酒。

手指有節奏的敲擊真皮沙發。

原來擁有權勢就是這種感覺,原來這樣痛快,站在頂點,可以任意虐殺其他無辜生命。

怪不得那個無恥女人,當初離開他的時候,說是覺得他沒用。

不知道那個女人,現在在哪裡,知不知道自己目前成就。

新聞鬧的沸沸揚揚,想必一定已經看到,或許那個女人也會後悔吧,後悔當初離開自己。

這樣一想戰材昱心中說不出的痛快。

「不要高興太早,總感覺陸司寒不可能就這樣輕易死掉。」少女微抿一口紅酒,優雅開口說道。

「丫頭,看看你的膽子,怎麼小成這個樣子。」

「放心吧,這件事情不會出現任何意外,戴禮親自殺的陸司寒,視頻都在手機裡面保存。」

「再過兩天,傅南初就能回到錦都,到時幫你殺死傅南初,就算回報前段時間,是你打點關係,讓我離開精神病院。」戰材昱一張溫良的臉,滿滿泛著邪氣,說不出的違和。

酒店裡面,易醒醒看著已經掛斷電話,渾身顫抖不停,這個混蛋怎麼可以這樣無恥!

正想著,敲門聲音傳來。

秦凌予已經處理完一些事情,想起易醒醒一直說是有件重要事情,想要告訴自己。

所以秦凌予特地來到易醒醒房間詢問。

易醒醒沉默一分鐘,打開房門,邀請秦凌予進入裡面。

秦凌予進來時候,帶著一名警員。

易醒醒有些防備看著這名警員。

「不用緊張,這位叫做徐天逸,一直跟在我的身邊,可以信任。」秦凌予解釋道。

自從當年在雲城與馮青青發生那種事情以後,秦凌予真的開始害怕,害怕有天重新中圈套。

所以現在只要是有女性單獨約他,他的身邊必須跟著一名警員。

「竟然這樣好吧,其實我想問問秦凌予少帥,這次來到雲城是想做些什麼?」

「來找司寒,來救司寒。」

「可是秦少帥與陸先生關係應該不好才對。」

「雖然不在錦都,但是從國際新聞當中可以聽到你們近況。」

「不知道當初你們發生什麼情況,陸先生直接將你派到雲城,這樣一派就是三四年時間,雲城條件艱苦,秦少帥應該過得並不痛快。」易醒醒打探起來,花費這麼多的心血,得到印章,絕對不能隨便將印章交出。

「與司寒,認識七八年,我們的情誼不是一次調遣就能淡的。」

「而且恰恰相反,雲城這個城市非常重要,司寒將我派到那邊,這是對我重視。」

易醒醒看著秦凌予,感覺他的態度非常誠懇,這才拿起包包,從包包裡面拿出印章,鄭重交到秦凌予手中。

「這是!」秦凌予震驚的微張開唇,說道。

「這是議長印章,原先陸先生將印章交到權離亭手中,後來權離亭被抓,在我看他時候,將印章下落說給我聽,就是希望我可以將印章交到你的手中!」

「秦少帥,錦都很多人的性命,目前全部交到你的手中,希望你能找到陸先生,帶著陸先生,前往錦都撥亂!」

「而我不能陪你,希望秦少帥能買張機票,讓我去錦都。」易醒醒認真的說,眼神堅定。

「什麼意思,錦都現在情況非常危險,離亭肯定不想讓你過去。」秦凌予皺眉說道。

「因為就在剛剛戰材昱已經用權離亭性命要挾,讓我交出印章。」

「但是,秦少帥,我沒有妥協,印章交到你的手中,而我孤身回到錦都。」

「這樣做,應該不會讓權離亭失望吧。」易醒醒微笑著說,眼眶當中泛著淚光。

因為這個印章,權離亭哪怕被慕阮楓揍到半死,哪怕尊嚴被踩在地下,也要讓她出去。

所以易醒醒絕對不會因為戰材昱一句威脅,破壞所有計劃。

「只是,沒有印章,孤身過去,救不出權離亭的,過去只是送死。」秦凌予不解的說。

「是的,的確是這樣,過去等於送死,但是不能讓權離亭孤孤單單死在錦都,由我陪他!」

「從前一直都是他在等我,但是始終沒有等到,這次我想讓他等到我來!」

秦凌予沒有說話,不過看著易醒醒說話態度,看來她和權離亭之間關係有所緩解,沒像從前那樣緊張。

只是秦凌予實在難以理解願意為一個人去死,是種什麼感覺。

與馮青青夫妻四年,秦凌予只要想到這個女人就覺得頭痛,厭煩。

「機票,馬上就讓天逸去買。」

「易小姐,多多保重。」秦凌予沉默幾秒以後說道。

他們只是普通朋友,實在沒有資格阻止她的選擇,能做的只有成全。

收起印章以後,秦凌予回到自己房間,一名警員匆匆忙忙過來。

「秦少帥,明珠館突發情況。」

「這麼巧?我們剛來,明珠館就有事情發生?」秦凌予喝下一口茶水,表情開始嚴肅起來。

「其實前幾天,濱城鬧市就曾發生過一場槍擊案,申徽浩議員說是抓拿逆賊,不過最後逆賊逃脫。」

「這次,就在剛剛申徽浩議員親自帶隊,似乎是要前往一家瘋人院。」警員將所知道的一一告知。

「有趣,好端端的帶隊去瘋人院,是想抓誰?」秦凌予轉轉眼珠,最後下定一個決心說道:「我們也去看看!」

「是的!」

從雲城到濱城,秦凌予一刻都沒休息,直接帶隊,朝著瘋人院趕去。

半個小時前,瘋人院外面,陸司寒穿著白大褂,站在隱蔽處已經徘徊一個小時。 想來妞妞的臉就一陣緋紅,“算了大人們的事,小孩紙不要管。我還是乖乖聽話就可以了。”

“對了,妞妞,先別走。”郝健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把蘋果妞妞捧在手裏搗鼓了一陣,驚喜道:“哥哥差點忘了感謝你這次利用迷蹤幻影技能救了我們。”

“說吧,你想要點啥獎勵?哥哥今兒個心情好通通滿足你。”郝健頓了頓,又點開電腦看了看真人cs遊戲下好沒有,結果才下到了1/5。這網速真是醉了。

“別搖了,別搖了,哥哥,妞妞還沒走。”妞妞的機身更加的紅了,像個女孩子家害羞般,扭扭捏捏道:“主人遇到危險,保護主人。這是妞妞應該做的,不需要獎勵的喲。如果哥哥實在想要給妞妞獎勵,那就讓自己變得更強大吧,妞妞也好天天睡懶覺,呵呵!”

“好的,妞妞,你真乖。”這下倒是郝健變尷了,被妞妞說得他臉都紅了。“哥哥一定會努力練習技能的,早日變強大。好了,你去睡吧!”

等妞妞走後,郝健用手機上了會兒網,刻意查了查路邊攤,學生妹,老頭,混混打架的新聞。搜出來成千上百條,他只好逐一排查,可真累呀,看了半天眼睛都快睜不開了。看來他什麼時候也該配個祕書了,上官的小日子過得真不錯,還有個美媚祕書。

當然,他也只能在心裏這樣想想,自己又付不起工資。誰又會白搭?!

看來郝健還真是有良心,到現在還把在路邊攤發生的事放在心上。他總覺得這項鍊早點還給那老頭子,自己心裏會踏實一點。不然總讓他心裏有點隱隱不安的感覺。

最後,他終於把線索鎖定在幾年前的一條花邊新聞上。

新聞上講的是,深夜,在一個路邊攤,有一羣混混毆打了一家開飯館的老爺爺和他的孫女。可是人物的臉都打上了馬賽克,郝健也看不清這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事件?!

這條新聞下面的評論倒是炸開了花!

“這些打人的混混都應該拉出去槍斃。”——一位叫走馬觀花的美少年義憤填膺道。

“我覺着吧,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你們也不必太過計較誰對誰錯。”——一個叫花花世界的網友評論道。

……………

“他們這麼打人,那老爺爺和那妹子會不會被活活給打死啊!”有個吃瓜的羣衆發了個驚恐的表情,發問道。

“他們死得其所,死有餘辜。”一個叫黑暗騎士的網友冷不丁的發了這麼一條無情無義的評論。這條評論下方瞬間戰火就被引燃,鋪天蓋地都是他們的互撕評論。正反兩派觀點的網友開始鬥嘴互撕起來。

“這黑暗騎士怎麼這麼說話呢!唉!”郝健在心裏暗道,這人的思想道德觀敗壞,想法也太殘酷了一點。“果然是人情冷暖啊,網上什麼人都有。”

郝健跳過他們的互撕,繼續耐着性子一條一條的往下翻。 總裁的清純小情人 他心裏期待能夠找出一點,哪怕一絲的線索也可以。

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還真給他找着了一些線索。

“這新聞應該是假的吧?!反正我不信,誰家的飯館大半夜的還不打烊啊!?”——一個叫萌噠噠的豬兒蟲評論道。

“那也不一定,我上次就見過!”一個叫好死不如賴活着的網友@萌噠噠的豬兒蟲道:“而且上次和朋友一起半夜出去吃飯的時候,還別說,開飯館的那老爺子和馬賽克那個老爺子長得還挺像的。”

“切,我不信!”萌噠噠的豬兒蟲發了一個白眼的表情@好死不如賴活着道:“有本事你發圖啊,有圖纔有真相,嗯哼。”

“呃呃,這個,我上次忘記拍照了。”好死不如賴活着發了一個尷尬的表情。

“切,騙子,你這擺明的就騙人嘛?浪費姐姐我的流量。”

“你不信是吧,那我們約定一個時間一起去。深夜你敢不敢?”好死不如賴活着發了一個怒火的表情,@萌噠噠的豬兒蟲網友道:“不過,我現在在外地出差,一個月以後的今天,咱雪之戀咖啡館不見不散。”

“怎麼不敢?!深夜就深夜,不就是去吃一頓飯嘛?你等着。”萌噠噠的豬兒蟲在上面留了一個qq,大概是個小號,@好死不如賴活着道:“帥哥,不過到時候得你買單,找不到我就加qq。”

“這個完全沒問題。美女,你要是信不過我,還可以帶上朋友。咱一起去拍個照就知道了。”

“好。”萌噠噠的豬兒蟲發了個微笑@好死不如賴活着。

好死不如賴活着直接回了一個害羞的表情。

……………………

然後就是幾天後的對話。

“美女我加你qq了,你咋還沒同意?”好死不如賴活着發了一個微笑的表情@萌噠噠的豬兒蟲。

“現在同意了,最近幾天太忙,忙工作沒時間玩qq呢。”萌噠噠的豬兒蟲發了一個囧的表情。

然後接下來就再也沒有對話了!戛然而止的時間是上個月二十七八號左右吧!

也就是說這個月二十五六號他們兩個就會去那雪之戀咖啡館碰面,然後到那家路邊攤去?

郝健低頭沉思了一下,通過上面這兩個網友的對話,他心裏隱隱覺得有點不妙。可又察覺不出是哪裏不妙。

他偷偷記下了那個叫萌噠噠的豬兒蟲的qq號碼。他打算找個機會加上,很快20號了,也不知道他倆去沒去。加上問一問不就知道了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