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害死同行,是違背道義的,而且他們的死,一點意義都沒有了,要知道,他們的任務還沒有完成呢。我的所有屬下,都在通往港城【雷傑帝亞】的沿途之中,已經做好了救援引導的詳細部署。至少,在大家平安將魔獸獸群引到『目的地』之前,我是不會讓任何一個人喪命的。不過嘛……」可說到這兒,狐狸一般的男人喬納森,卻罕見地露出了些許擔憂的神色,他沉思了幾秒之後,還是打算向索菲亞提問——

「索菲亞小姐,另一邊,也就是【艾塔尼亞】方向,計劃應該完美無缺,看是戰力分配方面是否不妥?謝菲利亞確實是要比其他的團員強上一些,可比起您來還相差甚遠……只讓區區兩個孩子前往,會不會擔子太重了?」

對此,索菲亞充滿自信,斷言道:

「呵……放心吧,我為她準備了靈驗的護身符……如果只是救援陷入險境的冒險家,就算只有他們倆個,也已經綽綽有餘了。」

——————

【hi~~現在是親切的語音使用指南時間喲~~!我是開發者艾麗澤~~先主申明——【月神鎧裝】,獨此一家,版權專有,不得山寨喲~~】

「有,有誰藏在這東西裡面!?妖怪嗎?惡魔嗎!?」

「請,請冷靜一些!這只是錄音而已,裡面並沒有藏著什麼人!」

被嚇得失魂落魄的謝菲利亞,險些將手中的項鏈拋飛出去,卡姆見狀急忙伸手阻攔。

正如少年女僕所說的,寶石項鏈里發出的聲音,只是內置的風屬性魔核里,由開發者艾麗澤所事先錄製的語音罷了,並非即時的通訊。

【現在你手上的這枚寶石項鏈呢~~是一種空間定位裝置,能夠作為【月神鎧裝】遠程傳送的定位坐標喲~~如果是首次使用的話,請先在藍色寶石的表面,塗抹一些體液或者身體粘液的樣本~~】

「誒……?」

這個突如其來的要求,讓獸族的少女不禁愣住了。原本面無表情的臉頰,變得有些難堪地泛紅,掛起不知所措的神色,尾巴也不自然地左右搖擺。

「請問怎麼了?謝菲利亞小姐?」

獸人少女扭扭捏捏的古怪表現,讓卡姆疑惑地歪了歪腦袋。

「沒,沒什麼!我這就……」

謝菲利亞說著,用顫抖的小手,慢慢撩起了絲質的裙邊,緩緩地露出了腿邊的肌膚。

由於長期的鍛煉,她的軀體雖然還沒有完全發育,但是結實和柔美互相結合,展現出洗鍊的線條,和雪白的膚色相輔相成,就宛如是一尊精雕細琢的藝術品一般。

最後,她緩緩蹲下身,就好像下定了什麼壯烈的決心一般,將手中的項鏈緩緩伸進了最為敏感的——

「謝,謝菲利亞小姐!你,你這是在做什麼……?」

「誒?不,不是這樣的……喵?」

「不是的喲?只要塗上一些唾液,或者刺破手指抹上一些血就行。」

來自卡姆不怎麼及時的註解,立刻便讓保持著半蹲的羞恥姿勢的謝菲利亞愣住了,然後她嬌唇顫抖著張大了嘴巴,整張表情都開始了前所未有的複雜變化。

其實這並不能怪她,畢竟對於『體液』和『黏液』這樣的學名,和地球接受了義務教育的孩子不同,在這個世界上的住民,並沒有什麼系統性的科學概念。就算再西利亞的警備隊里,也有許多人在這個環節都表現出不解和疑惑,他們只能從字面意思上來進行曲解。

好在,他們當場有人追加註解來避免尷尬,如果沒有指導,而放任他們自行解決的話,恐怕在艾麗澤看不到的地方,可能會因此鬧出不少的笑話吧。而謝菲利亞,也便倒霉地成為了頭一個血淋林的例子。

而卡姆和約翰由於年幼,還欠缺了相關的經驗;又因為他們經常配合艾麗澤的身體實驗,對於類似的辭彙也是耳讀目染,所以並不會作出一些只有『成年人』才會有的尷尬舉動。

不過眼下,謝菲利亞雖然年紀也不大,但是她的經歷比較特殊。所以從字面來理解『黏液』這種陌生的辭彙,第一時間便勾起了她許久之前的一些悲慘回憶。

那是被自己的母親賣掉之後的經歷,當時傭兵們會想盡一切殘忍的手段,來刺激自己的身體,還會命令自己做出一些極為屈辱的事情,並以此為樂。

記得那時候……不,那都是被封存已久的過往。現在的謝菲利亞並非那時候毫無感情的玩偶,她已經具備了普通少女的常識和羞恥心。

一想到剛才的自己,竟會在他人的面前,作出如此羞人的舉動,頓時就讓整張艷麗的面孔都因為驚慌失措而漲得通紅通紅。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 「為,為什麼不早說喵!?」

謝菲利亞飛快地蹦了起來,用兩手緊緊壓住裙擺,眼角嬌羞含淚,就連說出的句子,都不由自主地拖出了奇怪的尾音,原本那冷艷高傲的氣質,瞬間就變得蕩然無存。

「啊哈,哈哈哈……對不起,沒來得及……」

卡姆發出無奈的乾笑,對他而言,眼前這女孩倉惶無措的模樣是第二次見到了。之前還有次,是在【伊諾塞斯】城裡的邂逅,她被索菲亞冷不防挑弄耳朵和尾巴的時候。

【ok~體液樣本採集成功,種類:巴○腺液……鏈接【萬物探查】數據核心,開始解析~~稍等一下下喲~~】

不過嘛……謝菲利亞的誤會,也不能完全稱之為誤會。因為對艾麗澤所設計的解析模塊而言,無論哪種『體液』都是無關緊要的,因為生物體內的所有粘膜,都具備著生成魔力的作用。

【魔紋解析完畢~~身體、骨架、肌肉輪廓確定。基本屬性數據登錄中——

chevriere

hp:2721

mp:120

sp:1550

str(力):457

agi(敏):755

vit(體):435

int(智):100

dex(技):598

skill:

【體術專家】:lv5

【爪術精通】:lv7

【隱秘行動】:lv5

【氣息感知】:lv5

【獸化】:lv2

ability:

n/a

魔力屬性:風;暗

鬥氣凝結:lv5

恭喜~~各屬性合格,已完美達到了【月神鎧裝】的武裝標準~~登入——完成~~盔甲塗裝自動匹配——完成~~最後,來設置個性化的『啟動口令』吧~~】

「嗚嗚……喵嗚嗚嗚~~~~~!!」

很顯然的,謝菲利亞此時腦中亂作了一團,嘴裡發出的竟是一些暴露貓科動物本性的,毫無意義的驚羞悲鳴,已經沒有工夫去仔細聆聽從項鏈里傳出的語音指令。

【『喵嗚嗚嗚~~~~~』登入完成~~聲紋和魔紋同捆綁定~~【月神鎧裝】開始傳送~~!請一定要牢牢記住此次『取樣體液』的種類,以及『啟動口令』的內容喲?以後每一次使用,都要將啟動核心,放置到距離提取體液的相應器官的十公分以內~~並以六十分貝以上的音量喊口令才能夠啟動傳送喲~~】

「誒……?這,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喵——!」

「那……那個……我也不是很懂!對不起!」

其實,這便是艾麗澤在創造魔導器時的壞毛病之一。使用說明的內容術語繁多,根本沒考慮過別人能不能聽懂。

不僅如此,道具在操作系統的設計方面一切從簡,完全地將用戶體驗給拋諸了腦後,不但沒有『重複輸入密碼』的驗證步驟,就連『事後修改』的服務功能都被省略了。

總而言之——在獸族少年少女的悲鳴聲中,猛然閃耀起來的炫麗光華,不由分說地爬上了謝菲利亞的渾身上下。

魔化碳鋼的霧氣在少女的身體各處飛快凝結,形成了一件又一件,如皓雪一般的胸甲、臂甲、腰甲和腿甲;

而在零散在身體各處的甲胄之間,裸露的肌膚表面,又同時裹上了一塵不染的細綢,將四處的鎧甲連成了一氣;

只見那長綢用光亮順滑的材質,貼身地勾勒出少女那柔和唯美的身體曲線,最後穿過腰甲的縫隙,綻放成了如盛開百合一般的純白長裙,向周身颯爽飄散。

最後,蒼藍的寶石點綴在鎧甲各處,為原本素雅的裝扮憑添了一分高傲與奢華……

值得一提的是,謝菲利亞的【月神鎧裝】款式獨特,與卡姆和約翰兩人可愛風的女僕裝扮截然不同,絲綢的貼身長裙大膽地敞露了少女的美背,只用了幾縷細絲帶交錯捆綁將之固定,彰顯出了略大於其年齡的成熟魅意。

而一開始鑲嵌著晶藍寶石的『變身項鏈』,此刻正懸繞著獸族少女的苗條小腹,核心晶體在腰甲的接縫之處閃閃發光,化身為了一條華麗的腰鏈。

但不管怎樣,壓箱底的女式【月神鎧裝】,和其主人謝菲利亞的第一次親密接觸,總算是有驚無險地大功告成了。白雪的貓姬,降臨在了平原之上—— ?「喂——快跑!快跑啊——!」

所謂丟盔卸甲屁滾尿流,大概指的就是眼前的光景吧。由三個年輕冒險家組成的團隊,只見他們狼狽地爬過矮坡,沿著草皮咕嚕翻滾著,跌爬滾撞地向著最近的城鎮方向狂奔而去。

金牌毒寵:冷情邪王狂醫妃 「魔,魔獸!魔獸!快跑!」

帶頭的青年一副上氣不接下氣的悲慘模樣,今天,在艾塔尼亞西側平原上,聚集著數量眾多的冒險家,所以,年輕人們的醜態,很快就引來了周圍前輩長者們的鬨笑聲。

「哈哈哈哈——說什麼廢話呢!野外當然會有魔獸,有什麼好慌慌張張的?害怕魔獸的話,就別干冒險家了,早點滾回親媽懷裡喝奶去吧!」

「也別這麼說嘛,你看,這些傢伙笨手笨腳的,說不準是踩到【猩紅巨蟒】的尾巴了吧!」

「原來如此~!不過真是這樣的話,這群小傢伙未免跑得太慢了,哈哈——!」

「喂!年輕人,猩紅巨蟒都咬上你屁股了!再跑快些~!」

所謂【猩紅巨蟒】,是一種b+級的危險魔獸,其危險程度遠遠超出了這附近的現存物種。

婚婚欲愛:總裁冤家來討債 前不久,據說有人在附近的叢林里遭遇過一次,在【艾塔尼亞】的同行之間大吹特吹,至於究竟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由於至今都無法證實,久而久之,這竟演變成為了流行在冒險家之中的一則笑話。

絕大多數人都認為,那是初出茅廬的膽小鬼們,被普通魔獸嚇得頭昏眼花而誇大其詞罷了。

平原上,冒險家隊伍的數量至少有上千人,如果換做是往常,很少會在同一片區域里聚集如此大量的冒險家。也就只有之前征討魔龍的時候,才聚集過上千的數量。

現在眾人之所以聚集到一塊兒,並非是又出現了什麼危險的大型魔獸,大家都只是為了完成工會裡發布的任務而已。

就在這兩天,工會的任務欄中出現了大量報酬豐厚的委託任務,種類雖然繁多,但是大多都集中在腳下的這片平原區域。對於經常在附近混跡的資深冒險家而言,沒有比這更讓人高興的天賜良機了。畢竟這片平原的環境大家都瞭若指掌,魔獸的種類和應對方式,也都胸有成竹。

短時間內,冒險家們立刻召集起人手,做好萬全的準備,踏足平原之上。而剛才抱頭鼠竄的年輕人們,恐怕便是混在人群之中,打算趁機分上一杯羹的三流冒險家吧。

總之,眼下,看到他們驚慌失措的模樣,不但沒有任何人提高警覺,大多都抱著看好戲的心態,耐心地等待著矮坡對面的魔獸現身,大家都很感興趣,究竟會是什麼恐怖怪物登場。

不久之後,矮坡的另一面有了動靜,遺憾的是並非是期待之中的魔獸,而是現身了一位壯年的冒險家。

他身上的裝備極為精良,體格也比剛才的年輕人魁梧得多。如果要問他和之前失魂落魄的三人組有什麼相似之處,大概就是驚慌失措的表情,還有屁滾尿流的滑稽模樣了吧。

「唔嗷嗷嗷——快跑啊!老子可沒聽說會這樣!」

壯年冒險家已經語無倫次了,不過這次並沒有人出言調笑。因為在附近的同行業界之中,這位壯年算得上是有些名望的人物,很少有人見到過他驚慌失措的樣子。由此可見,來襲的魔獸可能真的不簡單。

漸漸的,能感受到地面些許細微的震動,大傢伙要來了!——就在眾人都這麼想的時候,期待再一次落空。只見,翻過矮坡地平線的,依然是清晰可見的人影,而並非魔獸,只不過這一次的聲勢比較浩大。全副武裝的數十人隊伍,他們竟拋下自己賴以吃飯的武器,頭也不回地落荒而逃?

一而再再而三,這足以證明來犯之敵非同小可。

——真的會是傳聞中的【猩紅巨蟒】嗎?

眾人心中這般猜想著,卻依然沒人轉身逃離,因為即使真的出現了【猩紅巨蟒】,以如今的戰力,也未必就對付不來。所以,對自己身手頗有自信的戰士們,反倒是紛紛摩拳擦掌起來,露出一副期待不已的雀躍神色。

終於——千呼萬喚始出來的魔獸登場了,絲毫找不到理智的狂暴雙眼,伴隨著豐厚的皮毛和野性的身姿,從矮坡的對面一躍而出,進入了在場眾人的視野之中。

青綠色的鬃毛,迅猛的動作,【疾風魔狼】——對於眾人而言,是十分熟悉的一種魔獸,危險度d+,除了速度之外沒有什麼優點的犬形魔獸。老實說……有些令人大失所望。

原本還期盼著會出現什麼了不起的怪物,可沒想到,這麼多人竟會被一些狗崽子給追得抱頭鼠竄。

不,話並不能這麼說,要知道【疾風魔狼】單體雖弱,但是它們習慣於群體行動,看到第一匹就證明了身後跟著一整個狼群。

但就算如此,也難免會有一些年輕高傲的冒險家,對背著狼群逃竄的同行暗自抱有一些蔑視,不過他們也沒有將情緒掛在臉上,而是隨著眾人一起熟練地架起兵器,擺出嚴陣以待的態勢。

不出所料的,【疾風魔狼】的狼群,總共四五十匹的規模,接連地從矮坡對面紛紛現身。它們成群結隊地朝著四散在平原各處的冒險家們奔騰而來。熟悉魔狼習性的自身冒險家立刻意識到了,人群之中,原本為了驅蟲而攜帶的香料袋,此時成了吸引狼群前來的罪魁禍首。

但是這也沒什麼可怕的,【疾風魔狼】的威脅使他們的數量和速度,如今數量是我方佔據優勢,那麼它們除了速度快一些之外,便一無是處,至少絕不會是在場許多資深的冒險家們的對手。

可是,地面的震動卻沒有隨著狼群的登場而減緩,反而不斷激化,可以看到,草皮表面散落的土塊正不斷地跳動著……

沒過幾秒,有新的冒險家隊伍,從矮坡的各個方向現身,可是這些人的行動令人大跌眼鏡,竟然都跟在【疾風魔狼】的屁股後面瘋狂追趕。

不過,很快他們的詭異行動便揭示出了答案,因為緊隨其後新的影子從矮坡對面接連冒頭——【石化恐鶴】、【赤岩巨蟹】、【噬木巨蟻】、【行走枯木】等等等等。

這些都是司空見慣的魔獸,危險度和【疾風魔狼】一樣,原本都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眼下,它們竟分別追趕著數個冒險家隊伍,不斷河流並擰成一股,最後組成了讓所有人瞠目結舌的壯大集群,形成了黑壓壓的一片大軍,以碾平大地的勢頭奔騰而至。

三千……不,至少五千以上。就算再怎麼熟悉周邊地域的冒險家,眼前的光景還是首次得見。魔獸的壓倒性的數量形成了一種絕對無法抵禦的暴力。直到這時,在場眾人才接二連三地如夢方醒,終於意識到了自己身處九死一生的險境之中。

此時,除非眼瞎了,不然絕對不會有什麼蠢蛋自負到留下來正面應敵。於是,眼前上演了數百名冒險家們,被魔獸的獸群死命追趕的一幕。

可是要知道,普通人類的奔跑速度,是遠遠及不上魔獸的,更何況其中不少人還身著厚重的盔甲,根本就跑不出全速。所以沒過多久,一大眾的冒險家被氣勢洶洶的獸群包圍了起來。被追上的冒險家們別無選擇,只好停下腳步拚死迎擊——

「卧槽……居然會有這種事!可惡!到底為什麼魔獸會……」

「一定是哪裡的『灰獸團』乾的好事!引誘魔獸給城鎮施壓,好乘機敲詐領主……這種下三濫的勾當,除了他們,還會有誰?」

「不!難說,就算是『灰獸團』,也不會搞出這麼離譜的動靜!都成這樣了,他們自個兒根本就收不了場!」

眼前的一支重武裝的冒險家隊伍,他們的裝備過於沉重,導致無法逃離追擊,一轉眼工夫便被魔獸給團團包圍,如今只好背靠背浴血奮戰,試圖死裡求生。但他們也心知肚明,狀況是絕望的,憑藉他們的體力,根本就支持不了多久。

經過了幾個來回,第一個人被撲倒了,不過厚重的盔甲讓他沒有這麼容易受傷,就算平躺在地上,他還是發出「喔喔喔——」的怒吼,奮力揮舞手中的利斧,斬開了騎在正騎在身上的魔獸的喉嚨。

不過就算斬殺了一兩隻,魔獸也會接二連三地不斷襲來,直到他筋疲力竭,手中的斧頭被拍飛,堅固的胸甲也被重量壓得凹陷了下去擠斷了幾根肋骨。

周圍同伴們的呼喊聲漸漸遠去,渾身的痛楚讓他神智變得模糊不清……就在冒險家認命,閉上雙眼放棄抵抗的時候。一道雪白的光紋臨空劃過,將他從重壓之中解放了出來。原本壓制在自己身上的魔獸,肢體被光滑地一刀斬斷。

與此同時,一個如同冰原精靈般的,潔白得一塵不染的少女身影,佇立在自己的身旁。她身上所穿的,是一套皓白如雪,華麗得彷彿舞會上華麗禮裙一般的獨特盔甲。

只見,少女輕輕地回過頭來,用眼角掃過自己,不含感情地淡然說道——「想要活命的話,就朝著【艾塔尼亞】的方向跑,快。」 ?最後部分內容已經刷新,之前複製發生問題,十分抱歉。

—-

記得索菲亞在將『寶石項鏈』交給謝菲利亞的時候,曾經說過,只要裝備了這套【月神鎧裝】之後,說不定就能夠打敗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