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這裡,人魔大戰有數百個成規模的戰場,這只是其中一個小戰場而已!」

「看來當年的人魔大戰很慘烈啊!」

「那是相當慘烈,打到最後人族都快打絕了!」

「可最後不還是人族勝利了!」

「上古的事情已經過去了這麼久,既然你們人族沒有滅亡,你還是先考慮眼前吧!」劍靈似乎不想再多說,

「說的有道理,那我問你這個魔獸它有弱點嗎?」

「你的所有攻擊都帶著星辰之力,而且也不怕雷電,那還管它什麼弱點不弱點,直接上去砍吧!」

「說的有理!」齊銳說完很不好意思的對祝無雙她們說道:「對不起,這次恐怕還是得我一個人上去,因為這個魔獸叫渾天噬雷獸,它會反射雷電之力傷人,所以你們過去會很危險!」

「我們可以在遠處釋放法術攻擊啊!」凱倫成秀說道,

「它的防禦力很強,也不怕法術攻擊!」

「那你去怎麼殺它?」祝無雙很不放心的問,

「我自有辦法!」

「不行就回來,咱們再想辦法好不好?」祝無雙叮囑道,

「那是自然!」

齊銳說完持劍就迎著這魔獸而上,在山洞裡的那些人此刻全都屏住呼吸生怕這魔獸發現,卻看到一個人影沖向了這怪獸。

「我靠!有個傻子想去殺那個魔獸!」

「傻子你妹啊!這是勇敢!」

「勇敢你妹啊!上去送死也叫勇敢!?」

唐榮認出是齊銳低聲驚呼道:「是齊銳!他這是要幹什麼啊!?」

「隊長!他是想殺了這魔獸吧!」

「就他一個人?」

「他的隊友在後面並沒有上來!」

「是啊!不是說他們的關係很好嘛?」

「既然關係很好,那麼就是說齊銳有把握對付這個魔獸!大家準備如果需要我們上去幫忙!」唐榮說道,

齊銳揮舞七星劍衝上來,渾天噬雷獸反而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他,它也納悶好端端的怎麼這個人族自己送上門來了。

吼嗚!渾天噬雷獸一聲大吼就撲向齊銳。

「貪狼七殺第五殺!貪狼誅魔斬!」齊銳老用這招是因為這劍招的名稱帶著誅魔二字,眼前的這個就是魔獸,也屬於魔物,自然是要用這招的。

一把就像是有把大地劈成兩半的巨大劍影斬落下來,這個渾天噬雷獸身體龐大不是很靈活,齊銳這一劍它根本就無法躲閃,也沒想躲避繼續撲向它的目標。

帶著星辰之力的這一劍完全的劈在了魔獸身上,它是嗷嗚一聲慘叫,

「我靠!這人真生猛啊!居然一劍把這個魔獸給砍疼了!」

「他這一劍威力好強!而且你們看他是雙武魂!其中一個還是金色!」

「是啊!不過他才虛靈三重境啊!」

「虛靈三重境的戰力相當於虛靈八重境了!」

「這魔獸皮太厚了,這人這麼強的一劍都沒傷到它!」

「我們要不要出去幫他一下!?」

「你想去就去啊!誰也沒攔著你!」

「我忽然感覺肚子不舒服!還是算了吧!」

唐榮他們幾個氓烏帝國的人都看著齊銳在和魔獸搏鬥,但他們也沒敢出去,因為這個魔獸已經被齊銳激怒在瘋狂的進攻他。

齊銳的這一劍的確是殺傷力非常強,但這個渾天噬雷獸的防禦還真是有些逆天,感覺都能把地劈開的一劍居然只是讓它疼的慘叫一聲。

渾天噬雷獸激怒后的第一招就是放電,從它頭頂上的一個獨角猛然發出幾道閃電劈向齊銳,齊銳的紫雷鐸很簡單的就收了它的雷電之力。

齊銳再次爆吼一聲:「貪狼七殺第三殺!貪狼破冰刺!」

這一招並沒有誅魔斬威力大,但這招齊銳用的熟,一道道劍影連續刺向魔獸,而且是全中,但還是沒有撼動魔獸的防禦。

「這個魔獸身上有一層看不到的法力護盾!怪不得能反射雷電,也能防禦物理傷害!」齊銳用破妄星眸終於看明白眼前的渾天噬雷獸。

「小傢伙!用你得到的紫炎燒它!別看它不怕縹緲大陸上的火,但是天外來火它或許就抵擋不住了!」劍靈提醒道,

「有道理!」齊銳祭出帶著星辰之力的火鸞妖焰先釋放出十二道火羽矢,然後運足火元力發射了六個大火球砸向魔獸。

這個魔獸會的技能並不多,它用雷電轟擊齊銳一點用都沒有,就用它的爪子橫掃,這時候齊銳的火羽矢和紫色大火球全都砸在了渾天噬雷獸的身上。

本以為會對這魔獸造成一定的傷害,卻不想它居然一點事都沒有,反而好像很興奮。

「它有護盾不管用!」

劍靈也沒音了,這就說明他也不知道如何對付這個魔獸,

齊銳想了想喊道:「成秀!用冰系法術打它試試!」

「冰龍突刺!」凱倫成秀立即運足了元力釋放出了冰系武魂技,這是她最強的一招水屬性攻擊了。

一條冰龍從這魔獸身下的地面鑽出擊中了它的腹部,它是再次慘叫一聲,但依然只是被打疼了而已,齊銳也沒看到它受傷,反而它的攻擊更瘋狂了。

「劍靈!這怎麼搞?」齊銳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小傢伙!當年也是這東西給人族造成了很大麻煩,最後是七星聖帝使用了三星聯動才消滅了幾隻!」

「三星聯動!可這也不至於啊!它現在才虛靈九重境而已!」

「所以想要消滅他還得你自己想辦法啊!」

齊銳開著玄甲護盾和魔獸堅持著想辦法,可想來想去只有一種辦法,那就是把它的護盾耗沒了,因為這法力護盾是需要元力的,一個頭腦簡單的魔獸能有多少元力。

齊銳在這裡和魔獸單打獨鬥急壞了旁邊的公子長樂和齊戰等人,見齊銳沒有什麼辦法,所以公子長樂先沖了過來說道:「老弟!我來幫你!」 公子長樂衝過來喊道:「老弟!我看出來了,對付這東西還是得物理傷害,法術沒用,咱們輪番攻擊它,我看它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可是一會雷電襲來太危險!」齊銳說道,

「老弟!你就負責幫我們解決雷電,這個東西就讓我們來!」趙瑜珺喊道,

「也好!你們可小心!」

「放心吧!」公子長樂說著揮舞如意精絕破天槍就和魔獸戰在一起,

因為他們現在都有防禦法衣和寶甲,只要小心雷電倒也沒有什麼危險,所以齊銳也逐漸的放了心,他在一旁就小心著魔獸放雷電,也時刻盯著頭頂上的雷電。

就這樣只要魔獸放電,齊銳就用紫雷鐸吸收了,天穹鎖地雷殺大陣啟動之後場面才好看,因為不光是齊銳手裡的紫雷鐸,這個魔獸同樣也想吸收這雷電之力,這好像也會給它補充能量。

齊銳忽然發現在這個魔獸吸收雷電之力的時候身體的防禦好像降低了不少,於是高聲喊道:「你們全都進攻!都用最強攻擊!」

齊銳爭取不讓魔獸吸收半點雷電之力,凱倫成秀繼續使用冰系法術攻擊,祝無雙是御劍攻擊,齊戰施展烈火焚陽劍訣,趙瑜珺施展炎焰劍訣看上去比魔獸進攻的還要瘋狂,嘴裡還不時的發出嘿呀嘿呀的聲音。

公子長樂和荀雪菲二人也是沒有停止過攻擊,有了法衣和寶甲之後他們的戰力也提升了一些,防禦力更是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因為就算被魔獸擊中也沒有大礙。

「隊長!他們這幾個人是強啊!咱們要不要出去幫他們?」有隊員問唐榮,

唐榮虛靈九重境,但看齊銳他們的戰力莫名的心虛道:「還是不要去了,人家配合的挺好,咱們去就是添亂!」

「說的也是!」

再看另外的數百人全都張著嘴看著齊銳他們和魔獸搏鬥,各種酷炫華麗的法術還有那神鬼莫測的武器都讓這些人目瞪口呆。

唐榮他們沒有對齊銳他們有什麼非分之想,但也僅僅是他們,其他八成的人都以為齊銳手裡的那個能吸收雷電之力的東西是在這秘境中得到的高階靈寶。

還有就是他們也發現了公子長樂和荀雪菲他們使用的兵器很特別,也認定是這裡得到的寶貝,所以全都有了覬覦之心。

齊銳他們的辦法雖然笨了點,但還是有效,因為隨著魔獸體力逐漸下降,它的防禦也隨之減弱,幾個人的攻擊也逐漸起到了作用,尤其是凱倫成秀的冰龍突刺對它造成的傷害最大。

齊銳看到魔獸越來越虛弱,而且它身上的法力護盾已經完全消失,從它的眼神中看到了恐懼好像是想逃走,齊銳大喊一聲:「你們圍住它不要讓它逃走!」

「貪狼七殺第五殺!貪狼誅魔斬!」齊銳找准機會再次施展七星劍訣,一把巨大的劍影再次劈在了魔獸身上,這一次劍影終於斬入了它的身體中,渾天噬雷獸嗷嗚一聲哀嚎倒在了地上虛弱的抖動著。

「貪狼落葉斬!給我死去吧!」齊銳再次釋放貪狼落葉斬將它徹底殺死,然後用破妄星眸查看並沒有發現有任何可用的東西。

「小傢伙!快去把它的獨角取下,那可是好東西!如果安置在你的那件可聚雷電之力的法器上,絕對如虎添翼!」劍靈提醒道,

「哦!先收起來了,等回去再研究!」齊銳過去用七星劍把魔獸的獨角割下,然後朝唐榮揮了揮手說道:「唐大哥!我們先走了!後會有期!」

唐榮他們見魔獸被殺死,齊銳他們打了聲招呼頭也不回的快速離開,知道人家也是不想和其他人摻和,他們還想再等等,但已經有好幾隊人也快速的朝齊銳他們離開的方向追去了。

「這些人不會是想要齊銳他們手裡的靈寶吧?」

「還真說不準!」

「齊銳他們連魔獸都能殺了,這些人這麼大膽子嗎?」

「想從齊銳他們手裡搶東西恐怕沒有那麼容易!我們也走!」

隨著唐榮他們離開,幾乎這裡所有人都不敢停留的都朝死亡沼澤方向跑,因為都擔心雷電再次襲來。

齊銳他們快速的出了迷霧谷,因為秘境的天色和外界一樣,等出來才發現此時已近黃昏。

眼前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地,齊人腰茂密的草徑下是於黑的積水,看上去這片草地很靜謐。

雖然靜謐但誰都知道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趙瑜珺看著黑色的水就有些頭皮發麻說道:「老弟!這就是死亡沼澤了!」

「怎麼!害怕了?」

「有你們在我才不害怕!」趙瑜珺嘴硬的說道,

齊銳知道凡是姑娘都會對這樣的情況抵觸,因為這黑水之下有什麼才是她們最忌憚的,尤其是這時候她們想的也都是腦子裡最噁心最恐怖的東西。

「因為我們不知道一腳邁出去會發生什麼,所以大家要走縱隊了!」齊銳說道,

「我走最前面!」公子長樂這次強烈要求到,因為走在最前面的人最危險。

「我!」齊戰說著已經站在第一個。

「你們別著急!聽我的安排,這次就讓齊戰走在最前面吧!」說著齊銳拿出一根繩子綁在了齊戰的腰上,對他說道:「你一旦發現腳下是沼澤淤泥就立即發信號,我們會立即把你拽回來!」

「嗯!」

齊銳又對公子長樂說道:「大哥!你和雪菲走後面!注意身後!只要有人靠近不用廢話直接殺!就算是氓烏帝國的人也不許靠近!還有記住一定要踩著我們的腳印走!」

「明白!」

齊戰腰上綁著繩子走在最前面,齊銳離著他十步的距離,手裡是緊緊抓住繩子,同樣的齊銳腰上也有根繩子由祝無雙拽著。

祝無雙和凱倫成秀密切注意著兩側,看上去這沼澤非常的平靜,但如此的潮濕雜草茂盛的所在怎麼可能沒有妖獸。

趙瑜珺在凱倫成秀的後面,其他人之間也都相距五步的距離,

七個人難道就不能用法術嗎?這沼澤一眼望不到頭,要是用法術那還不得累死。

「有東西朝咱們爬來了!」祝無雙和凱倫成秀幾乎同時喊道,

「其他人沒有危險就別管,就讓無雙和成秀來解決這些妖獸就行!大哥!你就盯住身後別讓人偷襲,記住!在這樣的環境里,我們真正的敵人實際上就是人。」齊銳命令道, 祝無雙施展火球術轟殺向他們爬來的沼澤鬼臉鱷,凱倫成秀這次也是用火系攻擊,她的火系攻擊威力可不比齊銳差多少。

齊銳也在用火羽矢殺著準備襲擊齊戰的鱷魚,因為現在的齊戰是最不能分心的,他要分辨出哪裡能走哪裡不能走。

「小主!這裡有人的遺物?」齊戰說道,

「不要管!肯定是提前進來的人死在這裡,而他們已經被這沼澤里的妖獸吃了!」齊銳說道,

「嗯!」齊戰應了一聲繼續前進,他身前左右的來襲擊的鱷魚全都被齊銳用火系法術滅殺。

公子長樂在最後面,他已經看到身後有人跟了上來,便大聲吼道:「誰也不許靠近!靠近者死!」

「朋友!我們結伴同行可好!?」

「我們不會和任何人同行!再說一遍不要靠近!靠近者死!」公子長樂殺氣十足的喊道,

「朋友……」

「再廢話要你命!」公子長樂大吼道,

「碼的!不就是個雙武魂!牛逼個毛啊!我還就不信了!兄弟們給我上!」此人大怒,隨著他的一聲喊,他身邊的二十多人全都亮出了傢伙。

後面發生的齊銳肯定是知道的,他只是問了一句:「大哥!需要幫忙嗎?」

「暫時不用!」公子長樂好容易有個發揮的機會,

「好!那我們繼續前進!你邊打邊退即可!」齊銳放心是因為現在的公子長樂身上可是穿著一件地階防禦戰甲,手中如意精絕破天槍可長可短,虛靈境修者想要近身傷到他可沒那麼容易。

「明白!」公子長樂知道齊銳的意思是在天黑之前快速通過這個沼澤,

齊銳為什麼不停留非要在晚上冒險強過死亡沼澤,那是因為他認為在沼澤里反而比在迷霧谷外安全。

因為在沼澤中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只要施法就能清出一塊能休息的地方,但是在迷霧谷外他們這一夜也別想休息,肯定會遭到那些人不斷的襲擊甚至圍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