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這樣吧,嫂嫂,我們來給你打扮一下,讓你看上去精神一點。」帝靈兒在一旁說道。

夜冰依聞言,點了點頭,這倒是個可行的方法。

門外的南宮離夜和宮無冥等人也在外面靜靜的等待著她們。

他們今天也跟著夜冰依她們一起去抽籤。

但實際,最後比賽登場的人卻不一定是他們。

他們主要用來迷惑外人,讓外人以為他們會是真正出場的那些人。

但其實真正出場的是那幾兄弟和上官雲燁他們。

不過雖然他們今年並沒有安排比賽上場,但是他們心中也沒有任何不滿,畢竟他們的實力最排后,如果他們上場,反而拖累了學院,在他們看來,只要能贏過比賽,什麼都不值一提。

畢竟贏了的話,他們臉上也會有光。

「哎呀,你們女人就是麻煩呀,不就是打扮一下嘛,怎麼這麼難呀?」南宮離夜沒有多少耐心,等了一會兒就開始忍不住嚷嚷。

隨後,他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老姐,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摸了摸下巴道:「我說老姐,你天天怎麼也不打扮打扮,你好歹也是個女人呀,整天這麼冷冰冰的,誰會喜歡你?

相信帝師兄也不會把你當個女人來看,只會把你當成兄弟來看,畢竟你哪裡有一點像女人?」

南宮離夢聞言,額頭青筋直跳,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不過卻沒有心情和他吵架。

因為一提到帝凌影,她心中就很疑惑,也有些鬱悶,這幾天帝師兄突然就消失了,人也不知道上哪裡去了。

除了昨天晚上出現那麼一會兒,然後又就又消失不見了。

他悄悄的打聽到,帝師兄是為帝玄胤守關什麼去了。

但是他究竟在哪裡?恐怕除了上官師兄和夜師妹還有小澈兒他們幾個之外,沒有人知道。

她心中悶悶不樂,難道她也是外人嗎?為什麼不讓她知道,要隱瞞她……

在她胡思亂想之間,門突然被打開。

嘩——

他們所有人瞬間呆了。

什麼叫做美人?

什麼叫做傾城傾國之色,什麼叫做冰肌玉骨?

他們算是了解到了,眼前的女人,美得耀眼無比,她好像是九天之上下凡,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那什麼學院的第一美人,全都靠在一邊去吧。

就連慕容清舞也比不上她,因為她的美好,像精靈般俏皮靈動。

幾人錯愕的微微張大嘴巴,看著夜冰依,久久回不過神來。 夜冰依今天仍然是一襲紫色的衣裙,軟紫色煙羅,柔軟的輕紗,裙裾飛揚,看起來飄飄欲仙,宛若玩少女一般,俏皮不已。

本就極美的她,略施粉黛之後,那張臉更是嬌俏的能夠滴出水來,嫵媚動人,只是一個眼神,就能將人的心魂給勾走。

她們也特意為夜冰依梳了一個複雜的髮髻,一頭烏黑的髮絲披在肩上。

一走一動,都極為的吸引迷人。

眾人好不容易才把自己驚愕的心給收回來,狠狠咽了咽口水,這要不是親眼看著夜冰依進屋,又看到她出來,他們絕不相信,這就是一個人,畢竟簡直差距太大了。

之前夜冰依簡直是一個活脫脫的女漢子,瞬間就變成了一個嬌滴滴的小美人,這簡直讓他們不敢相信啊。

夜冰依得意地挑了挑眉,望著他們震驚的眼神,心中很是得意。

看來她偶爾打扮打扮也是不錯的,不知道帝玄胤看到她這樣子,會不會小小的吃驚一下呢。

想著想著夜冰依便有些心動。

「好了,愣著幹什麼呀?走走走。」夜冰依朝著幾人大大咧咧道,揮了揮手,率先走向前面去。

眾人這才從震驚中徹底回過神來。然後齊齊跟了上去,心中仍然不能平復,入迷的看著夜冰依,這差別也太大了吧!

她整個人簡直就是變身了。

帝靈兒和千歌看到自己的傑作,滿意的笑了笑。

比賽場地依舊人山人海,雖然只是個抽籤比賽。

因為一直都沒有登場比賽過的靈雀院和和龍王學院,也都來到了這裡參加抽籤。

今天人來的人甚至比第一次開始比賽的人更加多了。

因為什麼?因為他們都可以見到兩個學院最厲害的人物了。

他們可是很期待,很期待呀。

水碧碧也早就帶著她們虎嘯學院的人來到了這裡。

看到龍王學院和虎嘯學院的人一個一個的到來,她的一顆心也激動的跳動了起來。

因為往年的比賽,她們虎嘯學院從來沒有站到過第四的位置上。

今年她們終於擠進來了,能和這麼多的高手並肩,她怎麼可能不高興。

她更是作為最多情的學院美人之一,看到兩個學院最優秀的男子,又怎麼能不勾搭一番呢?

水碧碧一眼就看到那驚為天人的美男子夜瑾瀾,她走上前,沖他微微一笑道:「夜師兄,沒想到今天你居然來親自抽籤了,真是讓我意外呢。我還以為只有到了真正的比賽的時候,才有機會可以見到你呢,呵呵……」

她不停的往前走,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就差一點就要撲夜瑾瀾的懷裡了。

正在這時,獨孤清風和慕容陵他們兩個,一左一右走到夜瑾瀾的跟前,直接把人給擋住。

不讓水碧碧這個妖女禍害到他。

阻止了她佔便宜的衝動。

「水師妹,這多年不見,你那狗改不了吃屎的毛病,可是越發越嚴重了。」獨孤清風呵呵道。

「水師妹,恐怕要讓你失望了,因為今年和你們虎嘯學院的對戰,可能只需要我們幾個,根本輪不到瑾瀾出場,你就別痴心妄想了。」 “好吧,那就麻煩你了。”陳志凡衝她感激的笑了笑。

不管套路如何,人家否是好心,陳志凡這感激倒是發自內心。

他實在有些受不了這麼磨磨蹭蹭的趕路了,有車送,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梅靜姝下車,幫陳志凡把曾強塞進了後排座,陳志凡坐進副駕駛,梅靜姝回到車上,車子重新啓動,駛向特警大隊。

在車上,氣氛有點安靜,陳志凡想了想,就開口。

“你害怕嗎?”陳志凡突然說道,實在是兩人新認識,氣氛有點僵,他想找點話題聊聊,然後隨即意識到他這樣說有點誤會的成分,就又說道:“我是說,你有沒有被劫持後遺症。”

梅靜姝剛開始聽到陳志凡問她“害怕嗎”的時候,愣了一下,在猜測他的意思,不知道怎麼回答纔好,聽到後面的話,她歪着頭,想了一會,才說道:“還好吧,我覺得沒什麼特別的。”

在陳志凡的角度,她歪着側臉的樣子特別萌,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結合在她身上,真的會讓人沉迷在其中。

“嗯,那就好,你女兒叫囡囡是吧?她如果心裏面有了陰影,你要及時請心理醫生爲她開導一下,免得影響她以後的成長。”陳志凡又提了一個建議。

“哦,謝謝,我知道了,我確實沒考慮到這個問題。”梅靜姝轉過頭,對陳志凡嫣然一笑,說道。

很快就到了特警大隊,辦公室裏是教導員在值班,丁雲鵬想必已經下班回家了,陳志凡跟教導員不熟,就沒進去叨擾。

停好車,陳志凡找了一個特警隊員問了一下,搞清楚曾強住在哪個宿舍,就和那個隊員、梅靜姝一起把他弄回宿舍。

三個人一個人搭把手,看起來確實比陳志凡一個人要輕鬆多了。

其實陳志凡一個人完全可以搞定,不過人家曾強人緣好,那隊員非要幫忙,梅靜姝則是一聽曾強也是昨天救她的警察,也硬要幫襯。

曾強已經躺在他自己的牀上了,鞋是他隊友脫的,被子啊陳志凡給蓋的,腦門上的熱毛巾,是梅靜姝去給他打的。

等安頓好這一切,和那隊員告別,囑託他照顧一下曾強,陳志凡和梅靜姝就走出了宿舍,剛到了外面,陳志凡連忙對梅靜姝致謝:“真是不好意思,還勞煩你跟着受累。”

“哪兒呢,舉手之勞,相比你們做的,我做的這些根本算不上什麼。”梅靜姝擺擺手,毫不在意。

她上了車,陳志凡躊躇在車外面,梅靜姝看到後,意識到了問題所在,她說道:“你瞧瞧我,我下意識的以爲你也住這兒的了,可你不是刑偵大隊的嗎,你應該是來這兒玩的吧,這樣吧,送佛送到西,我送你回去。”

“算了算了,剛纔就很麻煩你了,刑偵大隊隔醫院可是背道而馳,不要耽誤你的事情。”陳志凡連忙拒絕,其實他想去葉詩瑜那兒睡,自然不可能叫人家送他過去。

“沒事,我先去醫院,安排好囡囡那邊的事,再送你回去,耽誤不了事的。”梅靜姝不依不饒,有點誓不罷休的意思在裏面。

盛情難卻,陳志凡只好上了車。

車子上了路,陳志凡想到了什麼,說道:“那行吧,擇日不如撞日,我也親自去看看囡囡,希望她早日康復。”

梅靜姝就笑,看起來很開心:

“囡囡要是知道救她一命的叔叔來了,她一定很高興!”

很快就到了醫院,晚飯剛過,正是探病高峯期,停車場裏的車位不多。

車子在停車場繞了一圈,好不容易在裏面的一個角落發現了一個空車位,梅靜姝趕緊開過去,想將車倒進去。

可不知道怎麼搞的,她倒了半天,車子最多進去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大半個車身死活倒不進去。

陸續有車子進來或出去,因爲她這邊的原因,開始堵起來了,被堵的車子不耐煩的按喇叭,梅靜姝就更慌了,手心腦門開始冒汗,嘴裏卻猶自嘴硬的說着:“催什麼催。”

車子卻朝相反方向打去,看得陳志凡心驚肉跳。

“停!”

幸好他從後視鏡裏看到事情不對,車屁股都快要撞到旁邊的一臺車了,急忙喊停,梅靜姝也下意識的停住了車,否則,就要直接撞上去了。

梅靜姝拍着胸口,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陳志凡顧不得欣賞她顫巍巍的山巒,讓她下車,他來把車倒進去。

後面車子越堵越多,已經有司機下車過來看是什麼情況了。

這樣把車子歪在這裏可不行,這停車場的道路本來就窄,她大半個車身還在路面上,其他車根本就過不了。

唉,女司機啊,女司機。

梅靜姝趕緊下車給他讓位置,陳志凡進了駕駛位,瞬間像換了一個人,表情變得異常嚴肅。

他發動車子,一個回盤,先把車子開出來,把車身擺正,然後直接就倒了進去,前後不過幾秒鐘吧。

而梅靜姝剛纔花了幾分鐘倒不進去,還差點撞人家車,還堵住了路面。

停好車,陳志凡把放在車後座的囡囡用的衣物裝成的一個袋子,和一個湯盅提出來,關好車門,按了一下鎖車按鈕,大燈一閃,他才把鑰匙遞還給梅靜姝。

梅靜姝從剛纔一直就一臉的崇拜,滿眼都是星星。

在她這個馬路殺手眼裏,陳志凡簡直就是車神了。

不過她眼光挺準的,陳志凡雖然沒有秀技,只是普通的倒車罷了,但確實是實打實的車神。

秋名山上的車轍,也有他的手筆。

梅靜姝領着陳志凡到了囡囡的病房,剛進房,梅靜姝準備張嘴說什麼,卻被坐在牀邊的兩位老人作了一個噓聲的手勢,然後對着牀上指了指,輕聲細語的說道:

“囡囡睡着了,不要吵着她。”

順眼望去,牀上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睡得正香。

那完美無瑕的臉龐,深得其媽媽真傳,簡直就是一個禍國殃民的美人胚子。

陳志凡不敢多看,免得人家以爲他是有什麼怪癖。

兩位老人卻又指了指陳志凡,一臉的疑惑。

梅靜姝把陳志凡手裏拿來的東西,接過來放下,然後小聲的回答道:“這位是救了我和囡囡的警察,姓陳。”

然後對陳志凡說道:“陳警官,這是我父母。”

“叔叔阿姨好。”

兩個老人穿着很是得體,應該也是上流人士。 慕容陵和獨孤清風兩人齊齊對水碧碧說著難聽的話。

水碧碧眼中閃過一抹惱怒,但是轉瞬即逝,消失的無影無蹤,她臉上繼續保持的微笑。

還向著獨孤清風兩人曖昧嬌笑道:「那還真是怕要你們失望了。

你們可要小心點,不要只看表面哦,否則,你們龍王學院今年會因為只看別人的表面,而輸了比賽,那樣可能是丟人丟大發了。

另外,能有兩位師兄陪著我,也是我的榮幸呢。」

獨孤清風和慕容陵一陣惡寒,脖子往後縮了縮道,「水師妹這麼有自信,難道今年你們虎嘯學院又增加了不少強者嗎?」慕容陵說道。

「這種機密的事情,我怎麼會告訴你呢?不過慕容師兄想要知道的話,今天晚上你到時候你來找我,我一定會告訴你的。」

水碧碧沖著慕容陵笑嘻嘻的眨了眨眼,慕容陵頓時又一陣惡寒的抖了抖身子。

再也受不了了,趕緊扯著他的好友往一邊走去,再留下來,恐怕他會怕水碧碧被污染,這女人太噁心了,真不要臉。

「慕容師兄,人家還沒跟你說兩句話,你跑什麼呀?」

「不要臉的女人。」慕容陵嫌棄的罵了一聲,跑得更快了。

他口中不要臉的女人看他逃走了,便又開始不要臉的去轉向靈雀學院的那些男子們。

「今年的比賽可是添加了不少趣味,越來越有意思了呢。

你看虎嘯學院有個巨頭不要臉的女人水碧碧,彩翼學院又出了一個無比潑辣的女人夜冰依。這兩個女人都不是個好惹的。」獨孤清風喃喃道。

他的話成功讓夜瑾瀾微微變了變了臉色。

夜瑾瀾的懷中還藏著那天他偷的夜冰依的那滴血,面色變得古怪,開始神色飄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瑾瀾,幽雨怎麼說也和你是同宗,你們都流著夜家的血脈,而幽雨現在被那個女人無辜殺害,她好冤枉啊,我可憐的女兒。

瑾瀾你一定要替幽雨報仇。

伯伯現在不方便親自出面殺了那個妖女,所以現在只能交給你了,你一定要幫伯伯做到這件事情,為你幽雨妹妹報仇。」

夜瑾瀾腦海中還響著昨天那些人告訴他的這些話。

眼中閃過一抹怒氣,伸手捏了捏眉心,揮去這些想法。

「瑾瀾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看到夜瑾瀾微變的臉色,獨孤清風兩人關心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