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猜測而已。」凝蝶繼續查看著葛蘭的狀況,繼續道「我接下來要去星空城,你呢?跟我們一起嗎?」

嵐昕低頭沉思,如果是之前的他絕對會很高興有人陪同前往星空城,可是現在嵐昕卻動搖了。

「凝蝶,可以問你件事嗎,你聽說過《星史》嗎?」

「聯盟記錄星空歷史的東西,不過裡面絕大多數都是假的,聯盟怎麼可能會把真正的歷史給我們看。」

「那《星史.銀河》呢?」

凝蝶盯著嵐昕,一副詭異的樣子。

「嵐昕,你從什麼地方知道這個名字的?」

「這個你別管,你就告訴我你知道嗎。」

「知道是知道,我也只是偶然的一次機會在地下街聽說的,有人說那是聯盟藏在星空塔里的真正星史,可能記載了星空真正的歷史吧。」凝蝶盯著嵐昕,繼續道「不過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是想告訴你,不要接觸這些東西,即便是守衛星空的聯盟也有著外人所不能觸及的黑暗,你很有可能被消除的。」

「消除?」

「消除所有存在的記錄,朋友親人記憶痕迹,簡稱消除。」

聽過凝蝶的話,嵐昕做下了決定。

「不了,我要去鏡湖森林。」 幾天後的一處羊腸小道上,嵐昕悠悠地走著,小白趴在頭上伊布伊布地叫著。

昨天小白才睡醒,六條雪白的狐尾左右搖擺,嵐昕在想要不要改叫它六尾,但轉念一想還是小白好聽些,就是不知道它的尾巴還會不會繼續生長。

但那不是嵐昕現在最關注的事。

幾天前和凝蝶他們分別時已經很仔細地向凝蝶詢問了關於鏡湖森林的事,儘管很擔心葛蘭的狀況,但凝蝶告訴嵐昕一旦錯過機會再想進入鏡湖森林就需要等待一年,而且凝蝶也再三保證葛蘭沒事,嵐昕也只好出發了。

兩天後是夏至,那是一年中唯一可能進入鏡湖森林的時間。

鏡湖森林的神秘在星空並不算是什麼秘密,但鏡湖森林的神秘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卻沒人知道。

一年365天,鏡湖森林始終籠罩著漫天的迷霧,無數魔法使都曾嘗試驅散迷霧卻無法做到,無數魔法使都曾進入卻總是徘徊之後回到起點,鏡湖森林的霧是個謎。

但有那麼一天是特殊的,那就是夏至。

夏至的那一天,鏡湖森林的霧是消失的,不知去向何方,那是籠罩在霧中的鏡湖森林每年僅一次的現身,嵐昕搞不懂一年不見光的樹木是怎麼生長的,但聽說每一年的那一天,鏡湖森林都很美,青翠碧綠廣闊而又繁茂,森林中的湖泊如鏡般平美,最關鍵的是,那一天鏡湖森林的天空必定是晴天,萬里無雲的晴空。

沒有霧的夏至是可以進入鏡湖森林的,但據了解,無論從哪裡,天空也好陸地也罷即便是地底,所有進入鏡湖森林的人沒有一個再回來,包括一年前進入鏡湖森林的星之候選者——零雪。

許多天空系的魔法使也都從鏡湖森林的上空遠距離查看過鏡湖的情況,但那裡除了如鏡般的湖水什麼也沒有。

凝蝶說,聯盟擁有天眼魔法使,肯定是知道鏡湖森林一定的情況,否則不會讓身份特殊的星之候選者冒險進入鏡湖森林。

星之候選,據凝蝶說,那是可能成為星選者的存在,雖然嵐昕並不清楚星選者是什麼。

但嵐昕知道一句話——風險與機遇並存!

如此危險神秘的鏡湖每年仍能吸引不少探險者蠢蠢欲動就說明它絕對有著不可估量的機遇,儘管嵐昕並不知道那是不是他要尋找的答案。

不過那也得先趕到鏡湖森林啊,嵐昕汗顏,已經利用雨燕飛行了好幾天,距離鏡湖森林只剩下不遠的一段距離,但嵐昕並不著急,因為去早了也沒法進去,所以今天嵐昕打算步行,也算是為兩天後的進入做準備。

就這樣到了夜晚,嵐昕升起柴堆,小白點燃,它的白光比以前更亮。

森林的夜晚是寂靜漆黑的,搖曳的火光照在嵐昕臉上,夏季的夜晚並不寒冷但卻很是寂寞,星空沒有蟬鳴,能聽見的只有懷裡小白的咕嚕聲。

嵐昕並不感到孤獨,否則也不可能在星空度過大半個月的時間,在沒有小白陪伴最開始的那幾個夜晚,連火都不曾燃起過,夜晚中除了漆黑,只有夜空漫布的繁星。

是夜。

小白輕抖耳朵,數只雨燕在嵐昕周身轉化朝向左側急速轟去,撞擊聲響起。

「誰!」

嵐昕戒備地看向左邊那漆黑的森林中,那裡有雙眼睛,在火影中反光。

「抱歉,看見這裡有火光所以來看看,沒有嚇到你吧?」

很委婉的女聲,樹林中走出兩人,一男一女,男子在她身後,看見嵐昕微笑問了聲好。

「可以讓我們蹭個火嗎?」

兩人站在遠處沒有靠近,可能是因為嵐昕的戒備,但嵐昕只是看著兩人,對於人而言他並沒多大的戒備心,但小白的反應卻很強烈,已經炸毛了。

「真是抱歉打擾到了你們,我們馬上就走。」小白的反應和嵐昕的不語讓女子誤以為是嵐昕的警戒,但女子還是很客氣。

「沒事。」嵐昕抱起小白摸頭,「它只是沒怎麼見過生人而已,你們過來坐吧。」

眼前兩人相視一笑,道謝後走到嵐昕對面坐了下來。

沒有陌生人突然見面的尷尬,女子很自然話也很多,問了名字,對著嵐昕說著白天的事,說兩人貪玩旅遊,光顧著看日落都忘記安營紮寨,想再準備火堆無奈森林的夜晚太過黑暗,正好又看見嵐昕的火堆於是找了過來。

女子還扯了很多的家長里短,但幾乎沒有敏感的話題,男子只是笑著聽。

兩人是情侶,女子叫橘,男子叫橙,奇怪的名字。

小白沒有再炸毛,只是窩在嵐昕懷裡盯著對面的女子。

寂靜的夜晚,火光在樹影中搖曳。

「今晚,好冷啊。」

橘突然冒出一句話,不明不白的。

抬頭,仰望著夜空中的那輪寒月,橘哈出一口熱氣。

現在可是夏天,即便是夜晚也不可能哈出熱氣啊?

小白徹底蜷縮著,在嵐昕懷裡發抖。

晚風很涼爽,相對於白天的燥熱,現在的溫度很是讓人舒服,但橘和小白的古怪讓嵐昕無比疑惑。

橙抱住橘,對嵐昕道:「把它抱過來。」

嵐昕沉默,小白的顫抖更加嚴重,嵐昕抱了過去。

把小白放在橘的懷裡,溫暖的氣息撲面而來,那是異於火的溫暖,類似於光,但卻暖到心裡。

橘和小白在橙的懷裡睡著了。

「在看見我們之前你的戒備很好,橘的聲音儘管不能說無可也不是一般人能夠聽見的,卻依然被你發現,但為什麼看見我們之後你的戒備消失了呢?」

「為什麼要戒備你們?」嵐昕呆愣。

「在這個時間在這個地點,能夠出現的幾乎只有魔使,你不怕我殺了你嗎。」橙微笑,眼睛看著嵐昕。

「為什麼要殺我?」嵐昕喜歡鑽牛角尖。

「殺你需要理由嗎?」

「嗯…任何人做事都會有理由,心情也是一種理由啊。」嵐昕擺手。

橙輕笑,「很有趣的邏輯,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點,謹慎不是一件壞事,不要對任何人放鬆你的戒備,尤其是在這鏡湖森林的周邊。」

鏡湖森林不是秘密,嵐昕並不稀奇橙知道鏡湖森林的消息,更不用說對方還是魔法使,嵐昕奇怪的只是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少一個人就多一份可能,這你都不懂嗎?」

「可能?什麼可能?」

橙看著嵐昕,笑得更開。

「連鏡湖森林的可能你都不知道,那你為什麼要來鏡湖森林呢?」

——華麗分割線——

橘:旅行者,魔法未知,活潑開朗的女孩,只是透著惆悵。

橙:旅行者,魔法未知,成熟而穩重的男子,貌似喜歡看心情管閑事。 「鏡湖森林的可能?那是什麼?」

橙笑道:「你的目標應該也是鏡湖森林吧,如果不是因為那個,你來鏡湖森林是為了什麼?」

「找答案,我有幾個問題一直沒法解開。」

「鏡湖森林裡可沒人能夠為你解答。」

「那你們去鏡湖森林的目的呢?」

「星之傳承。」橙看著嵐昕疑惑的雙眼,無奈道,「你不會連星之傳承都沒聽說過吧,那星選者呢?」

「水之星選者?」嵐昕聽過,在那個黃本子里。

「看來你什麼也不知道,那我勸你最好不要參與這場紛爭,你沒必要去死。」

嵐昕沉默,「那你們呢?」

橙摟著橘,滿是寵溺的口氣。

「我怎麼捨得讓她冒險,不過,冰之傳承她一定會得到。」

一夜無語。

天還沒亮橙就抱著橘道別了,說是要帶橘去看日出,嵐昕沒有對兩人的事過多詢問,儘管疑問很多,但這對神仙眷侶貌似太過神秘,來得古怪去得古怪那個女子連帶著小白都變得奇怪了。

清晨小白也醒了,很是精神,可惜不會說話要不然嵐昕早問昨晚它怎麼了,一人一狐繼續趕路,嵐昕並沒因橙的話放棄前往鏡湖,並不是他不信橙的話,只是再沒別的目標而已,除了鏡湖就只有星空城,嵐昕並不認為那裡比鏡湖好多少,在中午的時候嵐昕終於到了鏡湖森林,當然,只是森林外。

那是個封閉的山谷,上萬平米的盆地四面被垂直的谷壁環繞,儘管已是正午,但整個山谷內依然滿是霧氣,白茫茫的一片填在凹陷的山谷里,如果不是鑽出的幾棵樹冠真的會讓人以為這裡只是個湖,雖然它的中央確實是個湖。

據說鏡湖並不大,只佔整個山谷的十分之一不到,但沒人敢小看那湖泊,只要下了這谷崖就再也別想上來,儘管如此,每一年的夏至仍有許多人奮不顧身地往下去,鏡湖就像朵罌粟,誘人而可怕。

餓了…

已經是正午,可嵐昕還沒吃午飯,小白趴在嵐昕頭上都懶得叫,鏡湖森林上方的地面無草無木,嵐昕也沒提前準備吃的,不能就這麼餓肚子吧。

鏡湖森林四周的斷崖上零散分佈著一些人影,其中一個正朝嵐昕這裡來,那是個被粗布麻條包裹的人,臃腫的身體被用一塊大斗篷遮住,從他那頭巾中露出的小半張臉可以看出,他並不胖,可能只是衣服里的東西多。

「這位朋友,需要東西?我這裡有各種乾糧、水、衣服、藥品、武器、魔具、筆紙…」

果然是個商人,而且還是個奇葩的商人。

沒有詢問嵐昕要什麼,只是一味地說著自己有什麼,而且這個數量讓嵐昕無語,他足足說了一分鐘,而且還沒停的意思,儘管嵐昕有很多東西都想看看,可惜身無分文。

「抱歉,我沒錢…」

斗篷商人停下介紹,疑問道:「錢?那是什麼?」

對哦,這個世界並沒有錢這個概念。

「我沒紫晶幣。」

「普通星幣也可以,各種檔次的商品我都有。」

「不,我連星幣也沒有…」嵐昕尷尬,他搞混了,以為魔法使只是使用紫晶幣。

「好的。」

斗篷商人從旁走過,準備朝下一個目標前進,只是嵐昕肚子的咕嚕聲讓他停了下來。

商人看向嵐昕,嵐昕尷尬地轉過頭,小白在頭上哀嚎了一聲表示難受,它餓了。

許久之後那個斗篷商人嘆氣,遞過來幾塊大餅,是那種普通的餅,生冷發硬的大餅和畢思他們魔法小隊的肉蔬餅簡直是天差地別,但嵐昕和小白吃得很快,畢竟從昨晚開始就沒吃。

嵐昕猛捶胸口,斗篷商人遞過來一壺水。

「吃飯的資本都沒有就別學別人去冒險,那怕是餓著也比去死好。」

嵐昕知道他在說自己,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嵐昕又能從哪裡獲得星幣呢,他只是個外來人。

「謝謝。」嵐昕啃著大餅。

「請不要誤會,我只做生意,人情也是一種買賣。」

嵐昕眨巴眼,好傲嬌的人。

「對了,這個當星幣付給你可以嗎?」

嵐昕掏出一張符紙,那是葛蘭送給嵐昕保身的櫻舞符,嵐昕知道那張符紙絕對不止幾塊大餅,但嵐昕並不在意,滴水之恩嵐昕只會以泉相報。

斗篷商人收下了符紙,然後拿出一把紫晶幣。

「這是給你的找零。」

「不用,如果可以的話還能再給我點吃的嗎?」

吃飯不能只飽一頓,嵐昕還想為後面幾天做準備。

斗篷商人沉默片刻收起紫晶幣,然後從斗篷里開始搬東西,那是一個麻袋,人高桶粗得裝滿了東西,熱騰騰的香氣從裡面直冒。

「這是998塊肉蔬餅,給你的找零。」

嵐昕無語,這個人是不是認真過頭了,不過嵐昕沒想到他居然有肉蔬餅,既然有這種餅居然還給那種冷餅讓嵐昕充饑,還真的是商人啊。

沒等嵐昕說話,小白已經動嘴了,扔掉口中的硬餅就撲向了麻袋,一頭鑽進去開吃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