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艾麗婭導師應道。

「嗯……」梅特蘇大長老沉沉出了口氣,繼續道:「也許我們可能會錯了金豆豆的意思,可能他也無法準確的衡量雷諾,但又不想眼睜睜看著如此人才流失,所以希望藉助學院的力量對雷諾進行深層次的評定。」

「大長老您的意思是雷諾有可能是姦細?」艾麗婭微微一驚道,現在正值多事之秋,獅心公國正因上一任守護神大人意外亡故而陷入風雨飄搖之中,而且現今神權與王權又是內鬥不止,雷諾更是個三無出身,著實引人懷疑。

「嗯?」梅特蘇大長老搖頭道:「姦細倒不至於,金豆豆不可能連姦細與否都分辨不出來,我想他所傳之言肯定有更深層次的意思,而雷諾也肯定有所隱藏。」

「錄人不疑,疑人不錄,這向來是我們邦納德爾學院的原則之一,不然……」艾麗婭導師眼中閃過一抹決然。

「呵呵……」梅特蘇大長老卻是輕輕擺了擺手,道:「艾麗婭,你可是沒有繼承你父親的沉著與穩定,思考問題的方式太直白也太單一,你要學會辯證思考,你距離適應期結束應該不到一周了吧?這樣急躁怎麼擔當起玉凰閣的掌閣。」

艾麗婭露出慚愧之色,道:「大長老說得是,是艾麗婭莽撞了。」

「你還年輕慢慢來吧。」梅特蘇大長老道:「其實以雷諾的天賦足以強勢進入天驕苑了,但他身上尚有存疑之處,在沒有理清之前卻是不能讓他進入學院的核心。」

「這樣吧,照常錄取,先安排到普通學子區,放他半個月看看是什麼反應,然後再做打算。」梅特蘇撓了撓頭,道:「可惜金豆豆被院長制裁不能得見,否則對於雷諾的定位應該要清晰得多了。」

「嗯。」艾麗婭點頭應了聲,道:「那大長老,風鈴兒如何安排?」

「呵呵……」梅特蘇大長老道:「這個小姑娘天真活潑,眼神純然清澈,竭力栽培便是,至於她超越十級的逆天靈魂天賦千萬不要傳揚出去,以免對她造成不利,這一點你也要提醒她,邦納德爾學院從來不缺少嫉妒。」

「是,那我便對外宣稱風鈴兒是八級靈魂天賦好了。」艾麗婭道,如果把風鈴兒的靈魂天賦說得太低,那她反倒沒有進入玉皇閣的資格了。

「天色不早了,趕緊去辦吧。」梅特蘇大長老擺了擺手,旋即起身輕捶著腰椎道:「不行了,這把老骨頭真是越來越不禁用了,我也得下班休息去了。」

艾麗婭微微頷首,關懷了梅特蘇大長老兩句后便是返回了報名處,此時雷諾和風鈴兒正隨意的交談著,艾麗婭導師見狀沖著二人招了招手道:「雷諾,風鈴兒,恭喜你們成功被學院錄取了,隨我到傳功堂領取相關所需吧。」

「有勞艾麗婭導師了。」雷諾和風鈴兒聞言一喜,並向艾麗婭導師表示謝意。

離開報名處后,已經是日落西山,濃濃的暮色籠罩著整個邦納德爾學院,學子們都已經完成了一天的課程,或是獨立獨行,或是三五成群的出現在學院的青石古道上,花園中,或是於操場上切磋嬉鬧。

風鈴兒似乎很喜歡這般熱鬧的環境氛圍,一路上顧目四盼,對於即將到來的學院生活滿是憧憬。

雷諾則是要沉著得多,壓在他肩上的事情實在是太多,怎麼可能有風鈴兒那般無憂無慮的閑心。

在艾麗婭導師的引領下,雷諾和風鈴兒很快便是來到了邦納德爾學院的傳功堂。

所謂傳功堂,顧名思義,就是學子初入學院時首次進行傳功的地方,比如領取統一的學院服飾,入學的初級鬥氣心法、魔法秘典、兵器、藥劑,學子證等等比較基礎之類的,都是以後在學院中生活必須用得上的東西。

傳功堂並不是很雄偉,也並沒有多麼的輝煌,更和雕樑畫棟沒有絲毫關係,但不高不低的三層樓卻自然而然的傳遞出一股令人肅然起敬的莊嚴與肅穆。

黃粱柱,朱漆門,五重石階,抬步而上,進得堂中,只見一名頭髮花白,約莫六旬左右的老者正在房中整理著一些雜物。

聞聽有人到來,這名老者一看竟是艾麗婭,立刻恭敬的迎了上來,道:「原來是艾麗婭導師,這麼晚過來不知道有何要事?」

這老者雖然是傳功堂的傳功長老,單就資格而論其實要比艾麗婭高一些,但艾麗婭可是院長的女兒,而且天資過人,過了實習期就要成為玉皇閣的掌閣,屆時地位之高足以和長老院那些長老平起平坐,因此傳功長老表現得很是謙恭。

艾麗婭道:「我來為這兩個新如學的學子辦理入學手續,傳功長老,麻煩你幫他們準備一下各項所需。」

「好,稍等片刻。」傳功長老應了聲便是轉身向著倉庫走去。

艾麗婭則是沖著雷諾和風鈴兒微笑道:「你們兩個天縱之資,將來必然是學院的棟樑之才,因此最為入學的獎勵,你們可以得到一次進入傳功堂第二層獨立挑選功法戰技、魔法秘典的機會。別等著了,快去吧。」

「還有這好事。」雷諾眉梢微微一挑,和風鈴兒相視一眼,當下和艾麗婭導師暫別,向著通向二樓的黃木樓梯走去。

登臨二樓,一股濃郁的書香氣息頓時撲面而來,放眼望去,只見書架鱗次,書山連綿,保守估計起碼也得有數萬部藏書,盡顯邦納德爾學院的深厚底蘊。

不過雷諾已經不是昔日那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大世面也見過不少,因此表現得很是平靜,有種無驚無喜,處之泰然的氣勢。

甚至當雷諾的目光掃過這些藏書的品級之後,興趣更是喪失得蕩然無存。

這二樓中的藏書都是各種基礎功法戰技、魔法秘典,大多數都是凡階,就連寶階都是很少見,這種層次對於如今的雷諾來說已經毫無價值了。

他憑藉肉身力量隨意一擊的威力都遠超這些功法戰技數倍甚至十幾倍。

「簡單看看吧,隨意拿本應付了事。」雷諾道,對於這些爛大街的貨色真的是毫無興趣可言。

然風鈴兒卻是表露出一副興緻勃勃的樣子,歡快的衝進了書架中開始認真的閱覽起來,這二樓的藏書中也並不全是功法典籍,還有一些雷鳴大陸趣聞,秘辛、符文魔法之類的文獻,而這些才是讓風鈴兒比較感興趣的。

至於那些魔法秘典之類的,風鈴兒也是毫無翻閱的興趣,甚至目光壓根都不在那些魔法秘典上面。

看著風鈴兒歡快的如同小百靈鳥似的衝進了藏書中,雷諾不禁莞爾搖了搖頭,旋即也是走進了成千上萬的藏書中。

雖然他對這些功法典籍沒有興趣,但他現在畢竟是以巔峰小鬥士的身份進入學院的,面對學院特別獎勵的一次挑選功法戰技的機會,起碼的樣子還是裝裝的,畢竟這種機會可是每一個剛入學的新生夢寐以求的。

於是雷諾穿梭在書山文海中隨意的瀏覽著,每一部功法典籍的對應位置都會貼有一張白色的紙牌小標籤,上面重點標準著功法戰技的名稱、品級、屬性、威力、修鍊難度等等,非常的詳細,一眼看過去便是明了。 雷諾走馬觀花似的看著,對於這些低階的刀法、劍技毫無興趣的可言,便欲隨便找一本修鍊鬥氣的心法草草應付了事,然而就在雷諾的目光停留在一部名為『赤焰功』的鬥氣心法上,準備拿它去應付的時候,突然——

「嗯?」雷諾眉梢微挑,發現一部薄薄的冊子從書叢的夾縫中掉落了下來。

「槍勢的概念。」雷諾撿起這薄冊一看頓時瞳孔猛然一縮!

由於這部薄冊是被夾在書叢中,而且這薄冊實在是太薄,兼之已經比較老舊,更是連白色小紙牌的標籤說明都沒有,因此雷諾之前並沒有注意到。

「槍勢的概念!」雷諾盯著薄冊上面手寫的五個草體,眼睛一下子變得明亮了起來,『槍勢』二字深深刺激到了他的神經。

『勢』之一境是任何修者畢生追求用器的最高境界,戰技是最為普通的攻擊手段,然後才是意境,比如雷諾修鍊的奔雷槍意、方瞳的絕學劍意留痕等等。

而『勢』則是更超越於意境的存在,一種最接近於天地法則的存在,乃是象徵著武道的最直觀體現。

『勢』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當初連天選劍聖都無法教導雷諾,只是說要雷諾自己感悟。

而『神龍七十二虹』最後其實是有『勢』的修鍊方法,可惜卻被人生生撕了去,導致雷諾對於『勢』的修鍊非常模糊,一直都沒有一個相對清晰的概念。

現如今這本『槍勢的概念』映入雷諾的眼帘,無疑是做夢都難以想象得到的意外之喜。

「呵呵……沒想到這種地方居然會出現這麼精深的功法,如此我可就不客氣了。」雷諾開心的笑了起來,然而迫不及待的翻閱下,雷諾的神色頓時變得更加精彩起來。

「什麼?!這……這部『槍勢的概念』竟然是『神龍七十二虹』丟失的殘頁!」雷諾有些難以置信,不過他早就已經將『神龍七十二虹』修鍊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只是一眼便是肯定,這薄冊是絕對就是『神龍七十二虹』丟失的殘頁。

個中所闡述的槍技理念完全是嚴絲合縫,沒有絲毫的出入!

而且這部名喚『強勢的概念』的薄冊僅僅只有三頁,就連封面都是簡單製作後來封上去的。

「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心愿得償,雷諾欣喜無比,直接對這三頁『槍術的概念』如獲至寶。

真是想不到竟然會有人將『槍勢』此等精深修鍊之術放置在這種凡俗的地方,幸好被自己發現了,否則指不定要埋藏多久呢,邦納德爾學院這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鈴兒,你選好了嗎?」雷諾把『槍勢的概念』納入懷中後去找風鈴兒。

「雷大哥,我在這裡。」風鈴兒甜美的聲音應道。

旋即雷諾拐過一個彎,便是見到風鈴兒抱著一本起碼有兩拳厚,一尺多寬的大書樂呵的走了過來。

「額……你選的這是什麼書?」雷諾有種傻眼的感覺。

「呵呵……這書可有趣了呢。」風鈴兒輕笑著將書的封面亮給雷諾一看。

「雷鳴大陸今古大觀。」雷諾看著書名緩緩念道,頓時有些明白風鈴兒的意思了,這是想要透徹的了解雷鳴大陸,點了點頭道:「你喜歡就好,我們離開吧。」

雷諾和風鈴兒挑選功法的時間並不算長,故而當二人返回一樓上,傳功長老尚未將入學所需準備妥當。

艾麗婭導師見雷諾和風鈴兒這麼快就回來了,不禁有些詫異的問道:「你們挑選好了?」

要知道剛入學就能夠得到一次挑選功法秘典的機會可是非常的難得,但凡得到機會的學子無不是精心挑選,選了再選,斟酌再三,可雷諾和風鈴兒居然連五分鐘不到就出來了,難道天才都是這麼任性么?

「導師,我們已經選好了。」雷諾和風鈴兒齊聲應道。

「可以讓我看看你們挑選了什麼功法嗎?」艾麗婭饒有興趣的說道,她還真想知道天才學子和普通學子究竟有什麼不同。

聞言,風鈴兒大方的將那本超大個兒的『雷鳴大陸今古大觀』亮給艾麗婭導師,道:「導師,我覺得此書更勝功法有趣,所以我選擇了它。」

「雷鳴大陸今古大觀?」艾麗婭臉上詫異的神色更濃了,雖然此書收錄了雷鳴大陸今古許多傳奇、傳說、包括雷鳴大陸山水地理,國土格局等等,但歸根結底仍舊只是一部閑書而已。

風鈴兒竟然用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借閱了一部閑書,艾麗婭導師苦笑著搖頭,真不知道該說天才就是任性還是應該說風鈴兒初來乍到,壓根不曉得這種機會是多麼的珍貴。

「有興趣最重要,慢慢看。」艾麗婭微笑道,除此之外她真不知道該如何應答了,旋即又看向雷諾問道:「雷諾,你呢,挑選了什麼功法?」

「呵。」雷諾笑了笑道:「我挑選了一部槍決,準備努力參悟修鍊。」

雷諾並沒有將那三頁『神龍七十二虹』殘卷拿出來,保不準學院大意了將此殘卷迷失在了藏書中,這可是他渴求已久的,他可不想拿出來再被沒收了回去。

「嗯。」艾麗婭導師點了點頭,感覺雷諾的選擇還算是靠譜,不像是風鈴兒那麼驚人,心想既是槍決那也沒什麼好看的,這傳功堂中也沒什麼極品戰技,因此並未堅持要讓雷諾把選擇的功法拿出來。

這時,傳功長老左右手各提著一個不大不小的皮箱子從倉庫走了出來,將皮箱交給雷諾和風鈴兒,道:「你們入學所需都在其中了,尤其是院律、學院格局以及你們所分到的班級,等回去后務必要熟悉一番,儘快了熟於心,不然觸犯了院律即便你們是新生也會一樣受罰。」

雷諾和風鈴兒微微點頭。

艾麗婭導師見此間事了,便道:「好了,天色已經不早了,也該是送你們回到各自居住的宿舍區了。」

「風鈴兒,經過長老院審核,你將要被劃分到玉凰閣,待會兒我會帶你過去。」

「玉凰閣!」一旁的傳功長老聞言,看向風鈴兒的眼神瞬間充滿了震驚,在邦納德爾學院所有人心目中,無論是導師還是長老,抑或是學子,『玉凰閣』三個字絕對就是超級天才的象徵。

「雷諾,你先暫住西苑吧,這是你的宿舍號。」艾麗婭導師說著從空間袋中取出一枚玉牌遞給了雷諾。

「666!」雷諾看著玉牌上的號碼頓時只覺一陣莫名的喜感。

「努力表現,你還有非常巨大的上升空間。」艾麗婭導師似是提示又似是鼓勵的說道。

不過雷諾現在對於邦納德爾學院的各大弟子區域還沒有概念,並不知道『玉凰閣』有多麼的了不起,也不知道西苑有多麼的普通,只是淡定的點了點頭。

而一旁的傳功長老聞聽雷諾居然被分配到西苑后,頓時露出不以為然的神色,他還以為雷諾也是個超級天才呢,原來這麼普通,還真是和風鈴兒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雷諾,西苑距此不遠,你出了傳功堂一直向西,然後向右拐個彎兒就是了,導師就不送你了。」艾麗婭說完,牽起風鈴兒的手道:「風鈴兒,我們走吧,送你去玉凰閣。」

「嗯。」風鈴兒微微頷首,沖雷諾揮了揮手道:「雷大哥,記得來玉凰閣找我呀。」

「呵呵……」雷諾輕笑道:「我不在你身邊,你可要照顧好自己,要是有人欺負你就告訴我,我幫你教訓他。」

「嗯。」風鈴兒甜甜應了聲,隨著艾麗婭導師離開前往玉凰閣去了。

目送著風鈴兒離開后,雷諾也是提起皮箱出了傳功堂。

按照艾麗婭導師的指引,雷諾一路向西走了約莫五百米,一片規模宏大的住宿區便是出現在了雷諾的視線中。

納邦德爾學院畢竟是皇家學院,因此即便是普通學子的住宿條件也是非常優越,雖然住宿區連成一片,但卻又分化成一個個獨立的小別墅。

雖然天色已經將黑,但仍舊能夠看出每一個獨立的小別墅都是環境優美,典雅清新,有松竹環抱,青梅點妝,別具一番書香出塵的氣息。

由於所有獨立的小別墅都是統一建設,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雷諾要找尋自己所在的宿舍只得一排排挨門挨戶的進行號碼查詢。

足足過了十幾分鐘,雷諾方才找到自己的宿舍,院門上『666』這個風騷的號碼實在是太醒目了。

由於天已將夜,宿舍中已經亮起了融合的魔法燈光芒,從門窗上映射出幾個人的身影。

「看來這宿舍並非是個人獨居的。」雷諾見狀心下瞭然,當即推開院門走了進去。

這座獨立小別墅的面積並不是很大,約莫三四百平米的樣子,正中間是一條花石甬道,左邊是一個流水循環的蓮池,能有三四十平米的樣子,中央還有一座假山。

右邊則是一些花花草草,布置得十分清新雅緻,步入其中給人一種十分舒心的感覺,就像是到了自己的家一樣。 宿舍的房門半掩著,遠遠的,雷諾便是聽到房中傳來交談的笑聲,行至門前,雷諾輕輕敲了敲門,道:「諸位學長,應屆新生雷諾才來報道,我可以進去嗎?」

「嗯?」聽到雷諾的話語,房中傳出意外的聲音,旋即房門打開,三名少年從房中走了出來,神色疑惑的打量著雷諾,現在又不是學院招生的季節,怎麼會有新來的學弟?

而在這三人打量雷諾的同時,雷諾也是暗自打量著這三名少年,只見這三名少年均是和自己年齡相仿,其一面容略瘦,白白凈凈,一頭淡藍色的波浪長發如蕩漾的碧波梳淌在後背上,儒雅中透露著幾分英氣。

另外一人則是比較雄壯,身材很是魁梧,足足比雷諾高出半個頭,目測得有一米八幾,虎目熊腰,尤其是一頭金燦燦的短髮,顯得整個人好似雄獅一樣,給人一種十分威猛的感覺。

最後一人身材中等,黑色短髮自額間四六分開,神色冷峻,看起來有些冰冷,一對深藍色的雙目如同堅冰一樣,有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新來的學弟?」擁有著一頭波浪卷長發的少年沖著雷諾一笑。

「剛剛完成入學手續,這是我的玉牌。」雷諾把艾麗婭導師給他的玉牌亮給三名少年看了看,並晃了晃手中的皮箱,表明自己的身份。

「哈!既是新來的學弟那就別站著了,快些進來吧。」魁梧的少年豪爽的笑道,表現得十分歡迎,立刻接過雷諾手中的皮箱把雷諾迎進了房中。

房子中的裝修和從外面看起來一樣,處處透露著典雅與別緻,如詩如畫,空間也是十分的寬敞。

一共有兩層樓,一樓是大廳,擺放著桌椅、魔法屏幕等物品,還有一間練功房,二樓應該是用於休息的卧室了。

雷諾簡單的打量了房子中的格局后判斷道。

「呵呵……新來的學弟,來,快請坐。」波浪卷的藍發少年非常客氣的說道。

而那名雄壯的少年則是忙著給雷諾斟茶,對於雷諾也是非常的人情。

只有那名面容冷峻的少年顯得有些冰冷,渾然沒有和雷諾打招呼的意思,靜靜的站在一旁,直令雷諾有種身邊立著一根大冰棍似的感覺。

似乎是看出了眉宇間露出的些不習慣,波浪卷的藍發少年笑道:「呵呵……讓學弟你見怪了,他叫羅傑,雖然喜歡故作高冷,但其實是個非常重情義的人,他的冰冷並沒有任何惡意,慢慢習慣就好了。」

「哈!原來是羅傑學長,我叫雷諾,見過了。」雷諾朗聲一笑,藉機向羅傑伸出了友誼的手掌,這些人可都是雷諾以後的室友,說實話,雷諾感覺還是比較親切的。

「歡迎你。」羅傑和雷諾握手,冷邦邦的說道,嘴角微微上揚了一下便算是微笑了。

「哈哈……別理他,就這熊樣。」雄壯的少年豪放的笑道:「雷諾學弟你好,我叫安迪。他們兩個喜歡叫我藏獒,你也可以這樣叫我。」

「很貼切的稱呼。」雷諾笑著打趣道,頓時令安迪大笑不已,「哈哈……看來學弟也是性情中人啊,以後就是共在一個屋檐下了,如果遇到了什麼麻煩,跟哥說,哥給你扛著。」

「我叫喬治,因為我比較瘦,這兩個傢伙喜歡叫我跳蚤。」喬治和雷諾握手,滿面微笑的介紹著自己。

「藏獒,跳蚤。」雷諾看向羅傑道:「你們都有『尊』號,羅傑學長想必也有吧?」

「二呆。」羅傑非常不情願的從口中嘣出兩個字。

「二呆?」雷諾一怔,不禁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這羅傑冷若冰山怎麼會和『二呆』這麼逗逼的名字扯上關係,羅傑只是太過冷傲了些而已,難道冷也算是呆嗎?

「哈哈……」然喬治和安迪卻是直樂得前仰後合,喬治說道:「雷諾學弟你有所不知,二呆並不是羅傑的綽號,而是他的乳名,他奶奶給他取的,真是太有才了。」

「額……」雷諾聞言還真是不得不佩服羅傑奶奶的勇氣,竟然給孫子取這麼個名,關鍵是這羅傑的氣質偏偏有這麼冷傲、正經,配上這麼一個逗逼的乳名簡直就是——哥們,你確定不是搞笑的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