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嘛!反應還算迅速,不知道,接下來你還能不能躲過了!」南宮沫說著,一個迴旋踢踢像小三!

小三再次躲開了!

「都說是比試了!拿出你的本事讓我看看!躲算什麼本事!」南宮沫嬌呵道。不是她打不過小三,而是他看小三一直躲,心中不快了!

而是,她看小三對自己一味的躲讓,出拳散閉也沒有拿出全力,所以才想激他出手的!

「我要看到的是你的真本事!你如果一直躲,那算什麼本事!」南宮沫再次說道。

「我……我不敢……」小三邊閃躲邊說道,不是他害怕,不敢攻擊,而是面前的是他的恩人,如果這次審核成功了,那她就是他未來的主子!他哪敢出手了! 讓你打你就打!哪來那麼多廢話!」南宮沫又是一個靈球砸像小三,此時,她拼力的靈力攻擊,就是逼小三防禦罷了,如果可以,南宮沫希望逼他出靈力攻擊,而不是一味的躲!

「這……」

「你丫的再說不敢,那你就帶著你的人走吧!而且,我也會去告訴李奶奶你們曾經是小偷,之所以找不到工作還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你曾經被官府通緝過!」南宮沫說道,這件事,也是她這兩天無意打聽出來的沒想到,這次還能派上用場了!

「你!」小三雙眼一縮,這件事都過去好久了,她是怎麼知道的!

「你是不是在想這件事過去那麼久了,我怎麼知道的!這你就別管了!我自有我知道的方法!而且……我還有當時通緝你們的證據!你說,我要不要給李奶奶看了!」南宮沫見這方法奏效了,繼續激他說道!

「你敢!」證據!什麼證據,一定就是當時官府通緝他們的那張紙了!

「你看我敢不敢!」南宮沫故意威脅說道。

「你!」說著,小三一拳砸像南宮沫!

「很好,終於使出全力了啊~」南宮沫唇角勾起一抹笑,暗道。

小三每一圈都使出全力,夾帶著靈力,出拳有力!步伐沉重!步步生風!

而南宮沫也不馬虎,認真的對待!

南宮沫等級在小三之上很多,所以她出拳,使出靈力的時候,只用了三分的力!

不過,就靠這三分的力,南宮沫和小三打成了平手!

小三和南宮沫打著打著,越打越來勁!

二人怕損壞屋內的東西,便從屋內打到了屋外!

到屋外后,南宮沫使出了四分的力氣對付小三!因為,來到屋外之後,小三就像是沒有了束縛一樣,拼狠了打!力度比剛剛還要大,單單憑藉著三分的力氣,南宮沫已經敵不過了!

而人打了好幾個回合,都沒有分出勝負!

終於打了將近一個時辰,以小三以體力不支座倒在地上介紹!

南宮沫一圈來到小三的面前,力道之很重!

小三似是絕望的閉眼,可當他睜開眼時,卻看見那拳在離他一厘米的位置停了下來!

南宮沫對著他臉出拳的手轉像他的手,將小三給拉了起來!

柔若無骨的小手拉著小三粗糙的手,一抹異樣的感覺湧入小三心頭,小三一下羞紅了臉!

這可是他除妹妹們以外,第一次摸到女孩的手啊!

所以,在南宮沫把小三拉起來后,小三立馬甩開南宮沫的手!站在一旁低著頭,臉色羞紅的不說話!

「誒!你怎麼了?」南宮沫看著小三這奇怪的變化,問道!

「……」小三沒有說話,只是沉沉的低著頭!

南宮沫走上前去,小三就往後退,雖然躲得快,但南宮沫還是驚奇的發現,小三的的臉,延至耳朵根也紅了……

「額……」南宮沫一時呆呃了……不會是因為剛剛拉他起來,他害羞了吧……

南宮沫看那小三的表情,心底證實了這個想法!

不是吧!拉下手而已,又沒把他怎麼了!他怎麼…… 不是吧!拉下手而已,又沒把他怎麼了!他怎麼……

在前世,執行任務的時候,難免要手拉手一起幹什麼!所以南宮沫才不覺得拉男人的手有什麼!

而且,不就是拉個手么?又不是別的什麼!

南宮沫是這麼想著,但小三就不同了!他可是第一次拉女孩的手,不羞才怪~

南宮沫沒有把小三當成什麼人,所以才會想著以後就是一起奮鬥的兄弟,南宮沫沒有在乎性別,但小三就在乎了!

南宮沫見小三那麼害羞,躲著自己就算了,還不說話,心下嘆氣:「早知道剛剛就不拉他了!」

嗯……南宮沫決定從此以後,再也不去碰小三了!

「咳咳,小三,你跟我進來吧!」南宮沫面色如常的說道,走了進去!

小三依舊紅著臉,局促的走了進去!

南宮沫走在上方,看著下方小三那局促,不自在的模樣,南宮沫無語的扶了下額頭,說道:「小三,你個大老爺們有必要跟個娘們似的,介意那麼久嘛!我不就是習慣性的拉了下你的手!你沒必要那麼介意!」

「就算當時那人不是你!換誰我也會順帶拉下的!」南宮沫說道。

這時,小三的臉紅倒是退下了,不過,小三一開始是有些害羞臉紅,但後來卻是因為興奮,興奮有女孩碰了他的手,是不是……

小三心裡在美好的想著,但南宮沫這句話猶如給他潑了盆冷水!

『這麼說,他不是特別的咯,要是當時不是他!而是別人,她也會拉他一把的么……』小三失落的想著!

「是!我知道了」小三低落的開口。

南宮沫聽出來小三語氣不對,一時弄不明白他又怎麼了!

「好了,你和大牛站到一塊去吧!你合格了!」南宮沫不想再想那麼多了,說道。

「是……」小三說道,立馬調整了下自己的狀態,走到旁邊去!

「好了,該你們了……」

「是!我叫……我……」

……就這樣,南宮沫差不多審核到半夜,大雜院的人差不多都符合南宮沫的要求,即使他們的能力不夠,當憑那可赤血的心,也夠他們合格的資本了!

能力不夠,可以練,可以提升,但若不正,那是怎麼都練不好的!

夜已深夜,約莫零點了,南宮沫只剩最後一個人審核了!

「該你了!」南宮沫任有精力的說道,其餘的人差不多開始打哈欠了,看這夜色中,差不多已經是子時了吧!

「是!我叫武勇,我主修習的是武者!」武勇說道。絲毫沒有說出自己是武者而自卑!武勇本身也覺得,自己就算是修的武者,面前的這個女人應該也不會嘲笑自己,就單憑前面的審核就可以看出來,她絲毫不介意你的能力強弱,只看你本人是什麼樣子!

「哦~修行的武者,有意思!」南宮沫笑道,那雙眼睛翼翼生光,審核了這麼久,這是第一個武者!而且這個武者說出自己身份的時候,還是那麼的自信!

這個大陸上,其實大多主修靈能!修武者的佔少數,在這自稱天才居多的臨歌城,更是少之又少! 這個大陸上,其實大多主修靈能!修武者的佔少數,在這自稱天才居多的臨歌城,更是少之又少!

武者,那是一種無法修鍊靈力才能選擇的職業,主要是肉體上的強健!

不過,武者也是被人瞧不起的職業,因為,這個大陸,主修靈力啊!一個連靈力都沒有的人,那就和廢物差不多了!

如果你武者修鍊的比較厲害,那麼還算你比廢物有用那麼點點!

原主南宮沫小的時候,不是沒想到修武者,但無奈,武者講究的是力氣與耐力!

耐力她還行,力氣么……她就放棄了!

而且,也沒有女孩子修武者的!

「你是武者什麼等級了?」南宮沫問道。

「武者玄級二介!」武勇說道。

武者的等級很簡單,分為天、地、人、玄、黃!每一級分為三介!

「嗯,還不錯……武者,講究的是肉體搏鬥,近攻擊是吧!那就讓我來看看你的實力吧!」南宮沫興奮的說道。比起靈力的比較對打,她更喜歡這種武者,因為,這跟現代華夏的古武差不多啊!

如果說靈力是遠攻擊,那武者就是近攻擊!

而南宮沫,最拿手的不就是近攻擊么!

「好久沒動骨頭了呢,今天來拿你練練手吧!」南宮沫笑道,捏了捏拳!然後一拳砸像武勇,這可是實打實的肉拳!沒有夾雜任何靈力因素!

武勇急忙迎戰!而且,也拿出自己全部的力量,他知道,要想通過,他就必須認真對待!

南宮沫拿出前世學的武功,興奮的和武勇打著,不過開始的時候因為好久不拿出來用,前世的武功就有些荒廢了,而處於下風!

不過,在南宮沫打了幾下之後就順手了,那種親切的熟悉感湧入南宮沫心頭,越打越順!越打越興奮!

那一刻,南宮沫覺得自己彷彿回到了從前和死黨們對手歷練的快樂時光!

南宮沫打的是興奮了,可苦了武勇了!

南宮沫拿武勇當陪練,可武勇是認真的打,最開始他還處於上方,到後面,他越來越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好了,就到此結束吧!你合格了!」南宮沫察覺武勇有些體力不支,及時收住手道。

「是!」武勇的確很累了!在南宮沫住手的時候,還是有一道勁風襲過,而他,措不及防的就後退踉蹌了一步!

「你是武者?」武者沒有先去休息,而是問南宮沫。

「這……我不知道!」南宮沫想了想如實的回答道。

「可你剛剛……」可你剛剛使用的明明是武者才會!的啊……而且還那麼的熟練……

武勇想著,剛剛看南宮沫打拳打的虎虎生威,雖然他看不懂是什麼拳,但是,像那種肉搏的招數,不是武者才會嘛?

靈螚修鍊者一生修鍊靈能!他怎麼可能會武者的了!

『而且,在她前幾次的對戰中,的卻是用的靈力沒錯啊!而且她也的卻是靈力師啊!這是看的出來的啊!』武勇低頭想道。

「難不成她靈武雙修!」武勇震驚的想道!

「可是……有靈力修鍊武力怎麼修鍊的? 「可是……有靈力修鍊武力怎麼修鍊的好了?修鍊武力就沒有靈力啊!可她有靈力還有武力,這是怎麼回事了?」武勇疑惑不解!

「武勇,你還愣在那幹什麼!我有事情要和你們說!你快進來!」在武勇發愣想的時候,南宮沫已經走到了裡面!

「啊,是是!來了!」武勇急忙結束自己的想法!不管了,現在先進去吧!

武勇走了進去,對南宮沫的眼神那叫一個不同了啊!

此時,在武勇的心裡,對南宮沫的定義就是神秘!

「你們是今天成功通過審核的!從此以後,你們就是我嗜毒閣的人!以後跟著無心他們叫我主子,或者閣主也行!還有關於嗜毒閣,相信無心和你們說了吧!」南宮沫高坐在上面,嚴肅的說道。

「是!」

「我像你們保證,不出兩年年,我必讓我嗜毒閣在這臨東國揚名,讓他發展到全大陸,揚名,讓世人皆知!!!」南宮沫站起身,自信,目光堅定的說道。

南宮沫說出這話,只有囈語兩姐妹興奮的回應她!再無人出聲……

他們心底都在想著,崛起,他們信,可……發展到世界各地,還讓大陸的人都知曉,這可能么……

「怎麼都不說話,是不信么!」南宮沫的語氣突然低了下來!

「不敢!」

「呵,你們是不信我,還是不信你們自己了?我一個女兒家,都有如此志向,想把我嗜毒閣發揚光大,而你們,堂堂男兒!還不如我一個女兒家有志向么!」南宮沫說道!

最後一句話語調急轉而升!震懾到了他們!傳入到他們心底!

「不,我們有志向!」終於,有人出聲了!

「有志向?呵呵,連一個說出把我們嗜毒閣發揚光大的勇氣都沒有!談什麼志向!」南宮沫輕蔑的笑了笑!她真的是被這群人氣到了!一個兩個的都不說話!

「我們有!」這下更多人說話了!

「那好!我再問一句!你們,有沒有毅力跟著我,將這個嗜毒閣發揚光大,碾壓那些江湖上數一數二的門派!」南宮沫說道。

「有!」

「那,你們想不想讓別人敬仰我們!被眾人知曉我們嗜毒閣的存在!讓人見到我們就害怕!」

「想!」眾人的血性被南宮沫勾了起來!

南宮沫很滿意的笑了笑:「我知道你們都是這社會上,被人瞧不起的,我也是!所以,我們不要在仰人鼻息過日子!我們要讓別人仰著我們的鼻息!受眾人尊敬,不再被歧視!你們說好不好!」其實,南宮沫的這最後一句話才是重點!

「好!」南宮沫上面說的最後一句,真的是說到他們的心底去了!這時候,眾人氣勢如虹的說道,他們在渴望!渴望被人尊敬!渴望不再被人瞧不起!

如今,有這麼一個人給他們希望!他們一定咬做好!

這時,眾人的心其了!堅定了!

南宮沫滿意的笑了笑:「很好,明天早上,你們來這裡找我!今天太晚了,都回去休息吧!」

「是!」眾人回復道,紛紛走了,不過,叫南宮沫一聲主子於他們來說,現在大概還有些困難吧! 「是!」眾人回復道,紛紛走了,不過,叫南宮沫一聲主子於他們來說,現在大概還有些困難吧!

南宮沫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出神,喃喃道:「今天只是個開始,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完完全全心甘情願的!」

「主子……」這時候,午心連同莫清走了過來。

「接下來我們這麼做?」

「接下來沒什麼事情讓你們做了,現在天色也不早了,你們也去睡吧!」南宮沫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