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雖然不知道具體的,但是我知道大概,而且我認識一個人,加入五義堂比我久,他是我師弟,他應該知道。」

「那就趕緊聯繫你那位師弟吧。」秦朗說道,「要活命,你就得提供有價值的情報才行。」

「是,是。」薛華松連忙應道,趕緊給他這位師弟打電話。

不幸的是,電話處於關機狀態。

「他的電話關機,不過我敢肯定他是執行任務去了。」薛華松趕忙解釋。

「噢,那有什麼用呢?你又不知道具體的東西。」秦朗說道,「你在浪費我時間,你知道不?如果你繼續浪費我的時間,恐怕我的拳頭真的會癢了。」

「別……我話還沒說完。我這師弟雖然關機了,但是他是一個耙耳朵,非常怕老婆的,他老婆一定知道他行蹤的。」薛華松解釋說。

「那還不趕緊問。」

「好,我馬上問。」薛華松果然又給那人的老婆打了一個電話,「我是薛華松,馬師弟在不在?你知道他去哪裡了?什麼,你不知道啊!……這,哦是這樣的,我聽說張師妹到平川省了,不知道有沒有去找馬師弟……」

薛華松的腦子還算是靈活,幾分鐘過後,總算是弄到了有價值的信息,然後向秦朗說道:「五義堂有一批貨會經過雲海省,然後轉入緬甸境內,應該是軍火上的生意。將軍火走私進入緬甸,然後再帶入毒品進來。」

「要前往雲海省,那麼豈不是要經過夏陽市了?他們是用火車還是汽車?」秦朗問道。

「肯定是火車了,火車運輸費便宜,而且五義堂跟火車站的高層有聯繫,貨物暢通無阻,肯定是火車了。」薛華松道,「而且看時間的話,恐怕就在這個時段。」

秦朗想了想,認為如果是軍火生意的話,這事肯定跟葉家有關係,葉家掌控著整個平川省的軍火生意,這是無庸質疑的。五義堂要做軍火生意,肯定也是得到了葉家的首肯,所以這件事情秦朗相當有興趣。如今秦朗的手中已經有一些葉家進行軍火交易的證據,但是這些證據還不夠,至少還不夠將葉家徹底打垮。而且,如今以葉家的態度來看,他們根本不怕這些證據,因為秦朗就算是有證據,也動不了葉家。

上一次秦朗聽從洛海川的吩咐去雲海省找雷軍義,結果差一點把自己陷進去,所以就算是有證據,也根本無法撼動葉家的地位,這一點恐怕連洛海川都沒想到。不過,在這一場鬥爭之中,洛海川已經輸了,如果不是秦朗動用許仕平的關係,恐怕洛海川已經被葉家的人「整」了,這是無庸質疑的事情。

而即便是許仕平,對平川省軍方的干涉力量也有限,葉家之所以沒有狠狠地整洛海川,說白了只是給許仕平一個面子而已,但並不代表葉家就真的怕了許仕平,這一點局內的人都心知肚明。

如今,秦朗的手中雖然有證據,但卻沒有提交證據的渠道。比如,按照正常的渠道,秦朗應該將證據交給夏陽市jǐng方,不過秦朗可以肯定,夏陽市的jǐng方根本就吃不消這些東西,就算是吳文祥都吃不消,甚至吳文祥都不敢接受。

當然,經過了雷軍義的事情,秦朗對於所謂的正常渠道已經放棄了,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去收集更多的證據,因為他覺得有朝一rì這些證據應該是用得上的。而在這些證據能夠派上用場之前,秦朗能做的就是破壞,破壞葉家的軍火交易。

秦朗跟鐵蜈蚣幫的吳昊取得了聯繫,獲取到了五義堂這一趟車的信息。不過,吳昊雖然將這一趟車的相關信息告知了秦朗,但是再三叮囑不要讓秦朗泄露這消息是他透露給秦朗的。吳昊也是江湖中人,自然是知道五義堂的厲害,他顯然不想得罪五義堂這種龐然大物。

秦朗看了看時間,無巧不巧的是,這一趟列車此時應該正好經過夏陽市。

「天助我也。」秦朗忍不住感嘆一聲,他自然是準備破壞掉五義堂的這一趟生意了。 ?下午四點五十分,秦朗等人趕到了夏陽市火車站。

不過,打聽了一下之後才知道五義堂運貨的這一趟列車居然已經離開了夏陽市車站,因為這一趟火車根本就沒有在夏陽市車站停靠!

按照道理,這一趟列車應該在夏陽市火車站停留一陣時間的,但是鐵路上的事情,很多是不講道理的,比如幾年前曾經發生過一件事情,一列火車為了讓幾個rì本人趕火車,竟然進行了緊急臨時停靠。後來一個rì本人回國之後發了一封感謝信,其中有一句話耐人尋味,大意是這樣:「感謝華夏的鐵路部門為我們服務,這在很多國家都是不可思議的。」

是啊,為了幾個鬼子趕飛機不遲到,破天荒的臨時停車,這的確是在很多國家都不可思議的。既然如此不可思議的事情都能發生,那麼五義堂的貨運列車在夏陽市不停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火車已經離站十幾分鐘,但秦朗並不打算就這麼放棄:他直接開車去追這一趟列車。

還好五義堂的人沒有要求這一趟列車提速,大約過了半個小時,秦朗總算是追上了這一趟列車。

秦朗正要打算動手,但是他卻猶豫了一下。

這裡是夏陽市的地盤,一旦火車被劫或者出了事情,那必然是大新聞,鐵道部門的背景在國內也是相當強大的,秦朗可不想因此牽扯到吳文祥。

於是,秦朗決定等到火車出了夏陽市地境在出手。

又過了半個小時,火車終於出了夏陽市。

秦朗在一個隧道口上等待著這一列火車行駛過來,隨後在火車進入隧道的剎那,三個人都跳上了車廂上面。

不過,這火車有數十節車廂,秦朗也不知道五義堂將走私的槍支藏在哪一截車廂。

「薛華松,告訴我五義堂的軍火會在哪一截車廂?」秦朗自然不可能浪費時間一截一截地查看了。

「這個……我……我也不知道。」薛華松背上都開始冒冷汗了。

「什麼!」秦朗狠狠一瞪,嚇得薛華松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原本,以薛華松的修為,再加上五義堂中的身份,使得他也是一個狠角sè,膽子自然也不小,但是薛華松是被秦朗給嚇破了膽子啊,看到五義堂那麼多人被秦朗活活打死,薛華松能不心驚膽顫么。

「這個……秦先生,我真不知道哪一截車廂裡面有軍火——對了,有軍火的車廂裡面,肯定有五義堂的人守著,這些東西五義堂絕對不允許被別人發現的!」關鍵時刻,薛華松的腦子轉得還是蠻快的。

不僅如此,薛華松此時還在想,他師弟馬如風就在這一列火車上,而且馬如風這些人手中肯定都有槍支,而且恐怕還是威力很大的槍支,如果秦朗這傢伙去搶奪軍火,最好是被馬如風這些人打成篩子,那樣的話,他薛華松也就可以逃走了。

在薛華松看來,任憑你功夫再強,也是擋不住子彈的。

「見象和尚,你來。」秦朗向見象和尚說道,示意見象將這些人找出來。

見象和尚點了點頭,作為武玄層次的強者,見象和尚的jīng神力已經非常地強大,至少可以輕鬆地感應到哪一截車廂裡面有人。

果不其然,片刻功夫之後,見象和尚向秦朗說道:「倒數第三節車廂裡面有五個人!應該就是那裡了。主人,你有什麼打算?」

薛華松莫名地緊張起來,他不知道這老和尚究竟是什麼修為,但是給他的感覺卻是深不可測,但是在如今這個年代,薛華松始終認為槍支才是王道,功夫已經是沒落了,所以他認為無論秦朗和這個老和尚有多強,都始終擋不住子彈的絞殺,很可能會被馬如風這幫人轟殺的,畢竟馬如風可是非常善於使用槍支的。

「對方有槍,強攻顯然不是明智的舉動。」秦朗淡淡一笑,「既然他們喜歡躲在車廂裡面,那就讓他們沒有機會出來了。這裡有一枚毒丸,你悄然放入那一截車廂裡面,然後等好戲就行了。」

秦朗給見象和尚一枚白sè的毒丸。

見象和尚大約知道秦朗的手段,點了點頭,向著哪一截車廂走了過去,為了不打草驚蛇,見象和尚走過去的時候,幾乎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薛華松是內息境界的高手,竟然聽不到見象和尚的足音,心頭不禁駭然,再次對這個老和尚深深地忌憚起來。

以見象和尚的修為,自然很快就完成了秦朗交代的事情。

見象和尚回來之後,也沒有多問,然後就等待事態變化。

啪!啪!啪!啪!啪!啪!啪!

就在這時候,一陣秘密的槍聲響了起來,即便是火車運行的噪音都無法掩蓋這聲音,似乎是車廂裡面同時有幾個人在開槍。

「怎麼會這樣!」薛華松內心之中生出一種絕望、一種不可思議,他本來寄希望於馬如風可以打死秦朗和這個老和尚,誰知道馬如風這幫人居然內亂了!

「一定是中毒了!」薛華松很快想起先前秦朗讓老和尚弄了一枚毒丸過去。

這幫人的確是中毒了,而且是讓人吸入之後會產生幻覺、發狂的毒藥,就如同「蘑菇頭」一樣。

馬如風這一群人都是危險分子,一旦產生幻覺、發狂之後,自然就是一陣亂槍掃shè。車廂這麼狹窄的距離,一陣亂槍自然是會打死人的。

槍聲很快就停歇了。

秦朗向見象和尚點了點頭,然後走了過去。

「都死了。」見象和尚用jīng神力一掃,自然就感應到車廂裡面已經沒有活人了。

見象和尚撕開車廂一角,三人鑽入了車廂之中。

車廂裡面,瀰漫著一股血腥之氣。

五個人躺在血泊之中。

很顯然,五義堂這幾個人互相掃shè死了對方。

自始至終,恐怕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車廂裡面,整整齊齊地碼著一些塑料箱子,箱子上面打著電子產品之類的標籤,不過秦朗隨意打開了一口箱子,就發現這箱子裡面不是所謂的電子產品,而是槍支!

再打開一口箱子,依然是槍支! ?秦朗直接將這些東西拍攝下來,這些都是證據,自然是要保留下來。

如果說之前馬真勇弄到的那些證據還不夠充分的話,那麼再加上之前唐千元、唐正剛弄到的證據,以及現在秦朗手中的證據,那就非常非常充分了。

證據收集完畢之後,秦朗並沒有打算離開,他讓見象和尚毀壞了車廂的連接處,使得連接處鋼筋、螺絲破裂,但是又沒有完全斷裂,相信這火車行駛一段距離之後,後面這幾截車廂就會脫落,到時候如何這件事情也許會曝光,他倒是想要看看五義堂和葉家的人如何收場!

事情很快就辦妥了,秦朗和見想和尚立即抽身走人。

薛華松想要跟著離開,但是卻感覺到自己腦袋一陣暈眩,似乎他在不知不覺之中中毒了,他向秦朗說道:「秦先生……難道我中毒了,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薛華松明明看到秦朗和見象和尚進入車廂都沒事,所以他才跟著進來,而且進來之後還非常小心,想不到還是會中毒。

「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你居然還想我死。」秦朗平靜地說道,「是不是不甘心?是不是覺得奇怪,為什麼我們沒有中毒?下輩子你要記住,不是別人能去的地方,你就一定能去。另外,你知道我手中有這些證據,所以你是非死不可的。好了,你大概要發狂了,至於你是選擇自殺,還是會被五義堂的人殺死,那我就管不著了。」

說完,秦朗和見象和尚離開了。

「畜生……」薛華松忍不住罵道,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已經開始模糊,眼前開始出現了一些恐懼的幻覺。

秦朗和見象和尚駕車返回了夏陽市。

回到夏陽市的時候,秦朗用手機一搜,果然搜到了一列貨運車斷裂的小道消息,並且消息傳聞說這一列火車運送的貨物之中可能有「貓膩」。

不過,都是一些小道消息,比如論壇、微博上的消息,並沒有大網站發布出來。

但秦朗也不在意,他覺得這些消息如果報道出來自然好,但如果被封鎖了也沒關係,至少他又弄到了一些葉家從事軍火交易的證據,雖然這是五義堂的做的,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這事肯定跟葉家脫不了關係。

再不濟,秦朗也破壞了五義堂的一樁生意,幹掉了五義堂幾個人!

但是到了晚上的時候,秦朗再用手機搜索,這些小道消息居然全都屏蔽了。

秦朗不得不佩服葉家人的手段,居然徹底封鎖了消息。不過,倒是有江湖人士傳來消息,那一列火車在出事後不久就被當地軍jǐng徹底封鎖了現場,任何媒體、任何人不得進入現場,據說是涉及軍事機密,所以幾乎沒有媒體正面報道過這件事情。

「看來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秦朗心想道,越發覺得葉家的人果然手眼通天。

倒是五義堂的行動忽地「安靜」下來了,居然沒有繼續派人進入夏陽市境內了。

當然,進入夏陽市境內的五義堂人,基本上全都「陣亡」了。

*********

葉家老宅。

葉世卿的書房中。

老管家吳影夢站在葉世卿的背後,就如同一尊亘古存在的影子,葉中庭和楊成兩個人,恭敬地站在書房中,兩人的神情都顯得有些不安,因為他們兩人似乎都感覺到了一場暴風雨的來臨。

「楊成!」葉世卿冷哼了一聲,「你雖然名字叫楊成,但我一直當你是葉家的人,只是作為葉家的人,你這段時間的表現,簡直太讓我失望了!我一再告誡你們兩人,葉家如今雖然權大勢大,但我們的根子在江湖,卧龍堂、五義堂就是我們的根子。五義堂,名義上雖然跟葉家沒關係,但卻是我辛苦布置的一枚棋子,而且這一枚棋子也起了作用,幾乎將陸家的餘孽一網打盡。幾乎,楊成你知道『幾乎』是什麼意思嗎?」

「老爺子,我知道,陸青山那小子,我一定會抓住他,將他碎屍萬段!」

「不要跟老子說這些屁話!」葉世卿打斷了楊成的話,「你們兩個,都是平川省江湖道上的大佬,居然連一個rǔ臭未乾的小子都搞不死!如果你們兩人不是葉家的種,老子早就將你們一槍斃了!最近發生的事情這麼多,你們就不能做一件事情讓我滿意嗎!而且,還要讓老子給你們收拾爛攤子!」

「老爺子,您別生氣。」楊成戰戰兢兢地說,「陸青山那小子看似一個人,但是背後卻還有人在支持他,而且對方肯定是高手,我們派人前往夏陽市,幾乎全軍覆滅。」

「蠢貨!」葉世卿冷哼一聲,「這年頭的高手有多少用處,你們不是還有槍么?」

「夏陽市的jǐng察最近查得緊,槍手不好進去。」

「你這麼說,是告訴我你沒有能力解決那小子是不是?」葉世卿冷冷道,「既然這樣,你可以滾蛋了!你的位置我會讓人接管!」

「老爺子——」楊成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老爺子,您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把事情解決好的。」

「老爺子,楊成他是五義堂的堂主,如果貿然更換的話,恐怕不太合適。」一旁的葉中庭替楊成說了一句話。

「那這件事情怎麼解決?還有軍火的事情!這幫押貨的蠢貨居然會互相火拚死了,差一點搞出事情來!幸好這是在平川省,所有的消息我們都能封鎖,否則的話,恐怕會出大問題!」葉世卿的臉上竟然有几絲擔憂之sè,因為最近實在出了太多幺蛾子,作為一個身經百戰的上位者,葉世卿能夠感覺到一些潛在的危險。

「老爺子,我覺得還是那一句話,江湖是江湖聊了。陸青山那小子不是有人保么,我們也可以請高手出馬啊。江湖高手嘛,我們葉家有錢有勢,難道還不能請動?」楊成建議道。

「葉中庭,你怎麼想?」葉世卿將目光投向葉中庭。

「老爺子,我們的確是需要一些高手坐鎮了。」葉中庭認同了楊成的觀點,「雖然槍支能夠解決絕大部分敵人,但總有少數的人,是沒法用槍對付的。上一次抓捕馬真勇的事情,如果我們有幾個決定高手坐鎮的話,也就不會這麼被動了。」

「絕頂高手么?我們葉家也不是沒有!」葉世卿哼了一聲,「影子,你以前是青城派的外門弟子,你能夠請動一批高手么?」

「老爺子,不用了!」就在這時候,門外響起了一個人的聲音,然後一個推開門步入了書房。

葉世卿一見此人,眼睛都亮了起來。 ?如果是別人闖入書房,即便是葉家的人,葉世卿也會大為火光,但是對於這個年輕人,葉世卿卻是真心地愛護。

進入葉世卿書房的人名叫葉傲天,不僅僅是葉世卿的嫡孫之一,更關鍵的是葉傲天的確是「傲天」,絕對是葉家最出眾的弟子,最出眾,沒有之一。

葉傲天骨骼清奇,五歲的時候就被峨眉派的歸虛大師收入門下,成為其真傳弟子,十年前就已經是葉家功夫最高的人了,如今卻不知道功夫已經達到了什麼地步。

不過,葉世卿生平閱人無數,只看這葉傲天的氣度,就感覺此子修為氣度非同小可,站在葉家的年青一輩人中,絕對是鶴立雞群。

「原來是傲天回來了,你不是在山中跟隨你師父修行么?」葉世卿道。

「老爺子,葉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還有幾個人被殺,我自然要回來看看。」葉傲天道,「我們葉家的人,哪怕是不成器的人,也不是誰想殺就能殺的。誰要是殺了我們葉家的人,那就得拿命來填!所以老爺子,我回來的目的就一個,殺光這些敢跟葉家作對的人!」

「好!傲天,你不愧是我最看重的孫子!雖然你不喜歡從政、從軍,但是功夫到了一定境界,同樣可以振興家族。葉家的根子還是在江湖,如果你有出息了,那我們葉家的的江湖地位自然也會隨之提升了——對了,傲天,你的修為境界達到了什麼程度?」葉世卿問道。

「傲天少爺修為已經達到了通玄境界的頂峰!」葉世卿背後的吳影夢贊道,「傲天少爺的年齡不過三十,想不到功夫境界如此高深,已經超越了老朽了。傳聞四十歲之前達到通玄境界的習武者,將有可能更進一步,達到傳說中超越了『武人』的層次!」

吳影夢的語氣之中,對葉傲天充滿了讚歎和佩服。

吳影夢是葉世卿的「影子」,在葉家地位超然,就算是葉中庭、楊成這些人,見到吳影夢那也是客客氣氣的,吳影夢雖然是葉家的老僕,但深得老爺子信任。連吳影夢都對葉傲天如此推崇,可想而知葉傲天的確是相當了得了。

「超越武人層次?難道傲天真有可能將功夫練到傳說中的『武玄』層次?」葉世卿的神情變得激動起來,葉世卿雖然沒多少功夫,但是見多識廣,自然是知道武玄層次的存在,而且一些zhōngnánhǎi的保鏢,傳聞許多都是武玄層次的存在,這些人的地位跟普通的jǐng衛不一樣,幾乎是某些大領導的專屬保鏢。

葉傲天雖然也有專屬保鏢,但卻沒有一個武玄層次的保鏢,因為他的級別仍然不夠!

但如果自己的孫子葉傲天能夠踏入武玄層次的話,那可是一件震驚平川省江湖的事情,因為這意味著葉家的江湖地位將會大幅提升,就算是將哥老會改名都沒問題。

因為踏入了武玄層次,那就相當於江湖之中的「上位者」,擁有很強的話語權。

「我師父說過了,我踏入武玄的境界,只是時間的問題。到那時候,我就是峨眉派的核心弟子了,rì后可以參與掌門的競爭。」葉傲天越發傲然,「老爺子,還是先解決掉那些跟葉家作對的垃圾吧。」

「好!好!」葉世卿笑道,「這些天,我總算是聽到了一點好消息。你如果踏入武玄層次,成為峨眉派的掌門,那也算是給我們葉家光宗耀祖了,rì后我們葉家的江湖地位將會提升許多,那時候誰還敢跟我們葉家作對,哈哈!」

葉世卿一陣大笑之後,忽地又道:「不過傲天,你現在還不是武玄層次的修為,容不得半點閃失,我看這件事情還是讓影子來做,他認識青城派的人,讓他去找點高手來。傲天,你還是專心修行,趕緊突破武玄層次要緊!」

「老爺子,您是有所不知,武玄層次不是那麼容易突破的,這一次我下山除了解決葉家的麻煩,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歷練,只有經過戰鬥歷練,才更加容易突破。另外,老爺子您儘管放心,這一次我不是一個人下山的,師父讓大師兄跟我一同下山,大師兄可是武玄境界的強者,一旦真的遇到武玄層次的高手,他會在危險時刻替我出手。而武玄層次之下,都不過是土雞瓦狗,只能任憑我宰殺!」葉傲天一臉的狂傲之sè。

「什麼!你大師兄是武玄層次的強者?」葉世卿先是一驚,然後笑道,「居然這樣,我就放心了!好,傲天,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來做,將這些跟葉家作對的人,統統斬殺!殺他一個乾乾淨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