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沒有機會了,因為今日你必須無疑!」牧雲淡淡的搖搖頭,背後雷翅振動,速度快到了極致。

瞬息之間,他便追擊上了天凡戰王,相隔百米,他掄動了仙鼎,無窮的道火瀰漫而出,轟然砸去。

「砰!」的一聲,天凡戰王從天空之中墜落,快速的砸落在地面之下,出現了一個恐怖神坑。

他狼狽不堪的爬起身來,想要再次離開,但是卻徹底的絕望了。

迎接他的依舊是霸道的一擊,仙鼎轟擊在他的身軀之上,令他咳血不止,身上的星河青銅甲都有些殘損了。

「這不可能啊,天凡戰王居然被壓著打了,這是要落敗了么?」有修士驚呼出聲,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那一隻鼎,太強勢了,天凡戰王擋不住。不好,那星河青銅甲要被崩裂了,浪費啊,那可是無上寶物啊!」有人扼腕嘆息,搖搖頭說道。

「轟轟……」

牧雲狂暴出手,令那天凡戰王根本沒有還手之力,每一次尚未起身便被再次轟飛出去,狼狽不堪的倒下,咳血不止。

短短片刻,星河青銅甲便破碎了,失去了守護的天凡戰王更是無法匹敵,身軀碎裂,筋骨斷折,慘不忍睹。

「小畜生,我要斬了你啊!」天凡戰王嘶吼,眼眸變得無比的血紅,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到頭來會落得如此下場。

血氣爆發,殘存在身軀之上的星河戰甲竟然快速的脫落了下來,空門大露。

與此同時,那星河青銅甲化作了一隻拳套,籠罩在天凡手中,釋放出無窮無盡的殺意,一口精血加持在上面,更是神威肆虐。

「去死吧!」天凡戰王嘶吼,將這一拳轟擊到了極致,宛若是一顆流星一般竄射過長空,帶著衝天殺意。

「嗡!」仙鼎發光,噴射出一片道火,將其點燃,而後籠罩了失去防禦的天凡戰神,皮肉燒焦的氣息瀰漫開來。

「砰!」伴隨著一聲沉悶的聲音,天凡戰王倒下了。

「現在,才是結束了!」牧雲緩緩上千,收回了仙鼎,並指如刀,『噗』的一聲便斬落了天凡戰王的頭顱。

就在此時,從其斷裂的頭顱之中有一道亮光沖射而出,那是他的神魂。在王者境界,殘體可重生,若是神魂不滅,更是可以存活下去。

「滅!」

牧雲口中吐出了一個冰冷的字元,緩緩的抬起了大手,一指點出,無盡的神威爆發,瞬間便將其神魂炸開,化作了漫天碎片。

「牧雲,你等著,我們仙凡族不會放過你的……」

聲音戛然而止,天凡戰王便已經徹底的死亡了,失去了所有復活的機會。這太過可怕了,一名王者被擊敗了,更是斬殺了。

此時此刻,原本一些並不看好牧雲的修士,見到這一幕,都徹底的驚呆了,再也不敢露出絲毫的嘲諷之。

雖然說,牧雲是掌控著至寶將其最終滅殺,但這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這一站攻終結,註定了要轟動整個霸血礦脈。 天凡戰王挑釁牧雲,戰敗被斬!

這個消息,將會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傳遍整個霸血礦脈,對於牧雲,將會再次刷新所有人的認知。

魔王,當之無愧的魔王!

尚未登臨王者,便可越階斬敵,註定了將會備受矚目。

圍觀眾人,陷入到了絕對的沉默之中,時間似乎都靜止在這一刻了,所有人盯著牧雲,不知該如何開口。

突然,虛空顫抖,一隻巨螯橫空點落,擊穿了虛空,若泰山壓頂。

「砰!」的一聲,抽擊在仙鼎之上,饒是道火無雙,牧雲也受到了極大的衝擊,橫飛出去,張口咳血。

突兀的變故,徹底驚呆了所有人!

這是怎麼回事,究竟是何人出手,想要偷襲暗殺牧雲,將他扼殺在搖籃之中,這絕對是大事件。

可是瞬間,在場的修士便不淡定了,從遠處的虛空之中,顯化出了一隻碩大無比的蠍子,通體神光萬道,恐怖無比。

這正是之前追擊牧雲的那一隻強大的生靈,竟然還是沒有放棄,追蹤到了此地,要給牧雲絕殺一擊。

牧雲穩住身形,盯著那巨大的蠍子,面色微微一冷,這大傢伙的實力絕對是恐怖無比,根本無法抗衡。

他雖然有手段將其滅殺,但是用到這個傢伙的身上太過浪費了,他沒有絲毫的猶豫,催動仙鼎,釋放出了一片道火。

而後他縱身而起,將遠處的千索焚香捲起,化作了一道殘影,瞬間便消失不見。

「啊……」

身後,響起了一陣陣慘烈的呼喊聲,一名名還在愣神的修士紛紛遭劫,那一隻巨型蠍子橫擊八荒,造成了血禍。

這些,牧雲自然並不知曉,他的速度很快,帶著千索焚香逃離,沖入到了最深處,脫離了巨型蠍子的視線。

時間不長,牧雲兩人出現在一座低矮的山嶽之前。

這一座山嶽與眾不同,上面生長著林木花草,並非是枯萎,相反的還是一片勃勃生機,四面八方有無數的靈藥紮根,散發出璀璨的光芒。

這絕對是一片凈土,在這霸血礦脈最深處極為罕見,能夠見到如此濃郁的生機,當真是太過古怪了。

「這是哪裡?」千索焚香詫異的問道,一路走來,全部都是破敗的地方,沒有絲毫的生機,可是此刻卻偏偏不同,生機濃郁,顯得妖異無比。

她的目光落在不遠處的一口神泉之上,露出更加詫異的目光,那是一口霧氣氤氳的泉水,散發著淡淡的仙靈之氣,一看就是寶物。

「好地方!」牧雲笑道,縱身便躍入了神泉之中,開始吞噬大量的泉水,蘊養己身,彌補體內的血氣消耗,將內傷治療。

這一戰,他雖然獲勝了,但是也極為凄慘。

體內,有無數的王者神威肆虐,在交戰之中牧雲沒有時間將其凈化消除,因此此時快速的吞噬神泉,重塑筋骨。

很快,那原本晶瑩的神泉便染上了一層血光,觸目驚心。

「牧雲,你沒事吧?」千索焚香守護在牧雲的身旁,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色,開口問道。

「無妨!」

牧雲平靜的說道,加快了淬鍊,時間不長便將一口泉水全部吞噬,洗劑體魄,筋骨重生,恢復到了巔峰。

「斬殺了一名王者,很快你的名字將會流傳在整個霸血礦脈,估計那仙凡族強者若是聽聞了,只怕會對你有麻煩。」千索焚香皺眉說道。

「我這個人,從來不怕麻煩多,他們敢來,敢招惹我,不管是有多少人,多少強者,都會後悔的。」牧雲平靜的說道。

仙凡族,乃是一個大族,今日死了一名天才王者,必定不會善罷甘休,但是他也無懼,在此地,他有著無數手段將其虐殺。

接下來的數日,牧雲在此地開始了潛修,他打算迎接斬靈三刀,衝擊王者境界,只有達到了王者,才有資格在接下來的秘境之中自保。

而此刻,外界早已沸騰了一片。

這些,牧雲兩人自然是不知曉,他們從洞天之中取出了大量的靈藥寶根,神蟲礦石,堆積在一起,流光溢彩。

這些東西,都極為罕見珍稀,對於修士來說,擁有極大的好處。

牧雲也沒有閑著,他取出了仙鼎,開爐煉丹,伴隨著一陣陣撲鼻的葯香,一顆顆晶瑩溫潤的丹藥煉製成功。

「這是補道丹,將其吞噬,重新修鍊體魄,熬煉神魂,未來的道路將會更加的順暢。」牧雲平靜的說道,順手姜幾枚補道丹遞給了千索焚香。

「補道丹!」千索焚香面色一變,這可是珍品丹藥,無比的稀缺,有價無市,一顆丹藥的價值無窮。

若是能夠流轉出去,不知道會引起多少人的狂熱爭搶。

這一次,牧雲準備破境,那便必須要重新打磨體魄,蘊養神魂,為突破王者做出最終的準備。

「嗡……」

仙鼎發光,一泓太陰九辰誰落入其中,而後牧雲開始投入各種靈藥,並且將採集而來的神蟲礦物等等按照一定的比例融入其中。

「你這幹什麼?」千索焚香詫異的問道。

「熬煉一口大葯,破境。」牧雲平靜的說道:「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是我的運氣不錯,搜集而來的一處古老的藥方……」

「我信了。」千索焚香翻起一個白眼,說道。

信才有鬼了!

仙鼎,乃是無上至寶,裡面蘊含著無雙道火,用來熬煉大葯簡直再好不過了。很快,那些藥材、神蟲礦物便紛紛化解,成為了一鼎沸騰的大葯。

這一鼎大葯,珍稀無比,有聖葯,有神蟲,更有萬古罕見的寶礦,蘊含著無盡濃郁的生機。

牧雲一躍而起,進入大鼎之中,開始熬煉己身。

枷鎖境,神火境,洞天境,斬靈境!

這四大境界是修士成為王者的最為關鍵的境界,每一個境界的升華和穩固,對於後期的提升都有極大的影響。

若是能夠徹底的開發的體魄的潛能,在後面的修行之中將會越發的順暢。

這四大境界,牧雲每一步都是穩紮穩打,將其淬鍊到極致。

此刻,他是要梳理,要蘊養,進行全面的淬鍊,開始極盡升華,感悟大道,登臨巔峰,化身最強王者。

王者境界,分為:戰王、天王、神王、無上王!

登臨王者,將會是一個修士的大道的開始,有資格感悟天地奧義,領悟秩序之力,化作自身場域。

牧雲盤坐鼎中,催動雙生花,銘刻道紋,重塑筋骨血肉,開始重修四大境界,進行極致的蛻變。

他心中空冥,催動秘術神通,釋放出關於這部分的記憶,開始了打磨。

枷鎖全部撕裂,這一次,將殘存在體內的枷鎖碎片徹底的打磨,令體內的潛能徹底的爆發出來,體魄更強,他走到了一個極致。

皇蠍霸體修鍊所成,令他的身軀已經銳不可擋,如同世間最為凌厲的兵器。

神火重燃,他的肉身晶瑩,開始不但的變強,雖然這個進步不大,但是卻在潛移默化的改變著他的身軀,神魂之力重新塑造,更加的強橫穩定了。

洞天開啟,釋放出不滅神光,在這唯一的洞天之中,釋放出了滾滾神威,無窮無盡的能量爆發出來。

一株劍草,閃爍著碧瑩瑩的光澤,有通天劍氣瀰漫,似乎可輕易的斬碎天地。

一頭雷龍浮現,閃電交織,真龍爪沉浮,有恐怖的殺伐之意瀰漫。

一片火光爆發,太陽神樹發光,交織在體內,孕育在洞天之中,釋放出無盡金輝,每一片葉子都閃閃發光,璀璨刺目。

……

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

牧雲將所有洞天蘊養的真靈重新開始蘊養,將其徹底的融合到這唯一洞天之中,能夠更加的收發自如。

當然,更為重要的是,他需要烙印道紋,將所有秘術神通的符文烙印在唯一洞天之中,化作原始的生命印記。

真靈化形,消失不見,化作了符文,凝聚成為道紋,充斥著整個洞天,最終開始了朝著體魄蔓延,在每一寸血肉筋骨之中都在顫抖,都在爆發。

他的身軀在發光,符文流轉,走上了一條超凡脫俗之路。這是一條融合之路,一旦有任何的差錯,將會是前功盡棄,甚至是對於體魄神魂造成嚴重的創傷。

尋常修士,根本不敢去想。

但是牧雲不同,他曾經是九天十地唯一帝師,在這一方面曾經下手研究過很多次,如今更是輕車熟路。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牧雲的體內忽然爆發出了要衝天劍芒,劍氣橫擊,呼嘯九天十地。

從體魄到神魂,全部都在發光,每一寸筋骨,每一滴血液,甚至是每一縷神魂都化作了無盡的神劍,整個人變得無比的凌厲,背後還有一隻皇蠍在顯化,可刺穿虛空。

無數道符文在流轉,這些都是劍芒符文,他揮動雙臂,如同是兩柄絕世神劍,可輕易的撕裂天地。

很快,通天劍芒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盡的雷光,整個人便宛若是成為了雷神一般,無數道細密的電弧在竄動。

之後,便化作了太陽火精,焚燒了軀殼……

雙生花孕育道紋,那是他的大道,出現了模糊的痕迹,在這個境界,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情。

但是牧雲做好了,他已經捕捉到了最為原始的大道痕迹,將其和體魄融合,烙印成為最原始的大道。 原始道紋烙印,構建模糊大道。

牧雲的身體不斷的開始變化,他將四大境界一遍一遍的重新蘊養演化,打磨構建,感覺到境界在不斷的提升。

他沉浸在空冥之中,不受萬物干擾,更不曾有分毫移動。

悟道!

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牧雲是要走自己的路,創作自己的法,他修鍊了太多的秘術神通,但那終究不是屬於自己的法。

步步驚情:鬼王逼近我 大道三千,唯有一條屬於自己。

他開始了演化,打磨秘術,取其精華,開始融合構建,形成獨一無二的殺伐之術,守護之術。

劍草劍意被剝離,融入體魄神魂之中,當一片符文密布之後,他整個身軀便化作了利劍,可斬殺世間萬物,如同一柄絕世凶劍。

雷霆真意,火焰本源被煉化,被融合,可化作攻勢,可化作守護,當無盡的火焰和雷霆符文交織之後,他的體表之上形成了一層光照,如同一口金色的大鐘,守護己身,並且可以反擊敵人攻勢。

這是藉助了天命冰晶的奧義,雖然創建出來的這種法威力並不大,根本無法和天命冰晶相提並論。

但是,相比之前,牧雲的實力也提升了很多,這一條路,走到極致,將會超凡脫俗,開啟殺生守護無雙秘術。

這個過程需要很長的時間,不可能是簡簡單單的數日百年完成的,即便牧雲昔年經驗豐富也無法快速的做到。

仙鼎之中,牧雲忘記了所有,忘記了一切,整個人都在發光,都在改變。

這些天,千索焚香修鍊蘇醒,便一直守護在牧雲的四周,期間她還曾經離開過一次,了解了外界的訊息。

這一段時間來,整個霸血礦脈風起雲湧,發生了很多大事,有無敵強者隕落,或有人逆天成王……

終極之地,並未開啟,聽說各大強族勢力損兵折將等等。

千索焚香最為關心的便是柳幻雪等人的安危,這一次,她打探回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柳幻雪等人被拘禁了,關押住了。

原本,千索焚香想要自己去救援,但是卻無法離開牧雲,她不清楚牧云何時蘇醒,便按耐住內心的躁動,守護在四周。

「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更不知道牧雲將四大境界演化了多少遍,總之他整個人都換髮出飛揚的神采。

攻伐守護秘術,初步小成。

如今,他不需要施展任何秘術,整個體魄便是最強兵器,能夠演化萬千,守護八方。

仙鼎之中,道火無雙,裡面的寶葯被他徹底的淬鍊一空,只留下了一堆渣,牧雲睜開眼眸,透出兩道精光,眼眸似乎是符文構建而出,閃閃發光,攝人心魂。

這一次收穫巨大,他成功的將身軀徹底的改變了,重塑己身,無比空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