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因為如此,我們回去了之後,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聽完了殷素素的話語之後,葉問頓時一臉自信的回應道。

「嘻嘻……說得也是哦!」沒想到說來說去,自己的擔憂完全就是白費功夫,於是殷素素也只能用自己的笑容掩蓋自己的尷尬了。

就這樣,與殷素素閑聊了一會兒之後,葉問就和殷素素兩人陷入到了睡眠之中,只不過殷素素的睡眠,卻是深層次的,而葉問的睡眠,卻是淺層次的………

因為晚上的殷素素,她只需要好好的休息就可以了,至於張無忌,有葉問在一旁照看的話,那安全可是一點兒問題都沒有的啊!更何況,葉問還可以用真元,幫張無忌『伐髓易骨』呢!所以睡得最香的人,除了殷素素之外,就屬張無忌睡得最香了。

就這樣,一晚上的時間,就在葉問忙碌的過程之中,一閃而過了。

第二天,當天蒙蒙亮的時候,葉問就腳踏飛劍,帶著殷素素和張無忌兩人,一起飛離了這一座小漁村,至於目的地,自然就是名滿天下的武當山了。

因為武當山是『張翠山』的生活過的地方,所以『張翠山』對武當山的感情,那可是很深厚的哦!

只不過現在的『張翠山』早已經被葉問給取代了,所以葉問去武當山的目的,主要是為了見一見張三丰,畢竟『人的影,樹的名!』所以見見張三丰,也是為了彌補自己心中的缺憾。

須知葉問的母星『地球』,張三丰可是一代武學宗師啊!並且張三丰的人品,還值得眾人稱道,所以來到這一個小千世界的葉問,如果不見見張三丰的話,那豈不是很遺憾嗎?

所以葉問與殷素素商量了一番之後,就直接駕馭著飛劍,然後向著武當山的方向飛了過去。

飛到中途的時候,葉問還利用數天時間,補充了一下真元,畢竟『築基期』所擁有的真元,只能做短時間的飛行,如果長時間飛行的話,那麼葉問就要補充真元了,不然的話,葉問也只能『老老實實』的步行了。

而且這一個『倚天屠龍』小世界的靈氣,並不是很充裕,所以葉問飛行的時候,也只能走走停停了,只不過這一個『走走停停』,也比步行要快上很多,所以為了趕時間,葉問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御劍飛行』!(未完待續。) 數天之後,在葉問『夜以繼日』的趕路之下,葉問終於來到了武當山。

要知道,武當山的古名為『太和山』,是這一個小千世界最著名的道教聖地之一,它不僅擁有奇特絢麗的自然景觀,而且擁有豐富多彩的人文景觀,因此,武當山被譽為「亘古無雙勝境天下第一仙山」。

當然了,武當山除了自然景觀以及人文景觀之外,它的山勢也非常的奇特,比如一峰擎天、眾峰拱衛等自然奇觀,還有泰山之雄又有華山之險懸崖、深澗、幽洞、清泉星羅棋布。

而且自古以來,武當山還是道家追求仙境的理想之地,換言之,為了最求仙境,武當山上面的道教建築遍及全山,規模也非常的宏偉…..相傳上古之時,玄武還在此得道飛升呢!

由此可見,武當山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它的來歷已經不可考究了,但是它的將來,必將被眾人所銘記,畢竟一個被仙化的武當山,它不僅代表著神秘,更代表著眾人對『仙』的嚮往…

所以漢族只要存在一天,那麼武當山就不會被遺忘…因為武當山是漢人的武當山,所以武當山是不可能被漢人給遺忘的………

當然了,這裡的武當山跟地球上的『武當山』,那還是有些差別的,畢竟地球的『武當山』,受環境、人為等因素的影響,已經慢慢融入了俗世,而這裡的『武當山』,它離俗世還有一段距離….所以這裡的『武當山』,在俗世人的眼中,才會這麼的神秘,這麼的有『仙氣』。

「素素…如果我們都沒有迷路的話,那麼眼前的這一座山脈就是武當山了,所以素素,我想問的是…你是現在上山呢?還是想休息一晚上再上山呢?」望著眼前被迷霧籠罩的武當山,葉問對著殷素素,立刻就詢問的說道。

要知道,武當山不僅是武林之中的泰山北斗,而且還是道教的發源地之一呢!所以它的人氣….那還是相當鼎沸的啊!不然的話,葉問就不會建議殷素素在山腳下留宿一晚上了。

「老公…既然我們來到了武當山,那我們還是趕緊上山吧!畢竟山下『人多嘴雜』,萬一他們把我們的行蹤給泄露了,那我們清靜的日子,不就到頭了嗎?所以老公,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還是趕緊上山吧!」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殷素素立刻就建議的說道。

「好吧!素素…那我們現在就上山吧!」沒想到殷素素還有這樣的憂患意識,於是葉問當場就非常滿意的說道。

畢竟葉問的實力達到了『築基期』之後,他就不怕任何麻煩了,但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葉問還是希望自己的小日子,能夠過得清靜一些,這樣一來的話,葉問才有多餘的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所以葉問就在殷素素的建議之下,毫不停留就趕到了武當山。

只不過到了武當山,葉問首先見到的人,卻不是自己的師父張三丰,而是自己的師兄宋遠橋….要知道,宋遠橋可是張三丰的大徒弟,並且深得張三丰的喜愛,所以葉問碰到了宋遠橋,那麼葉問離見張三丰,還會遠嗎?須知宋遠橋就是張三丰的左膀右臂,所以張三丰閉關的地點,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是宋遠橋卻一定知道,所以葉問才會這麼的篤定,說自己一定能夠見到張三丰。

要知道,金庸筆下《倚天屠龍記》的人物,包括宋遠橋、俞蓮舟、俞岱岩、張松溪、張翠山、殷梨亭、莫聲谷這七人,他們分別是武當派祖師張三丰的七位弟子,只不過親傳武功的卻只有前五位,至於殷梨亭和莫聲谷這兩人,則由他們的師兄代為傳授。

當然了,能被張三丰看重的這七俠,他們的資質人品,那是無可挑剔,並且他們在江湖之中的威望還非常的崇高,不然的話,武當派的名聲就不會享譽中土了。

也許有人就會疑惑了,武當派的名聲,不是全部都靠張三丰一個人來支撐的嗎?怎麼他的弟子還有份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不是有『喧賓奪主』的嫌疑了嗎?

其實這一個問題很好回答,首先武當派,並不是張三丰一個人的門派,而是所有弟子所共同擁有的門派,所以武當派的聲譽,除了要依靠張三丰之外,它還得依靠弟子,不然的話,『中而不實』的武當派,它是不可能流芳百世的….

其次,對於某一件事情,一個人說『好』,它並不是真的『好』,而所有人都說『好』的話,那麼這件事情就算不是『好』,那也真的是『好』了,畢竟『眾口鑠金,積毀銷骨』…所以民眾的力量,只要稍加引導的話,那麼這一股力量還是非常巨大的…

最後,武當派的香火想要鼎盛的話,那麼它的門人就得多加努力了,畢竟這個小世界,還是一個戰亂頻發的小世界,所以武當派的門人,只要行善積德的話,那麼世人就會把武當派的聲譽推向頂峰,這樣一來的話,武當派想不出名,那都難了啊!

「咦….你真的是『翠山』?」沒想到自己的例行巡山,還能碰到消失許久的『張翠山』,於是宋遠橋激動之餘,立刻就確認的說道。

因為現在的葉問,由於長期都沒有打理頭髮,所以他的長頭髮,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臉龐遮住了一大半,所以宋遠橋第一時間,並沒有當場認出葉問,不然的話,憑藉多年的相處經驗,宋遠橋又怎麼可能認不出葉問呢!

「呵呵…宋師兄,我的確是『張翠山』….只不過師父他老人家,近來過得可好?」聽完了宋遠橋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笑呵呵的回應道。

「翠山,你消失了之後,師父一直對你念念不忘呢!所以翠山,你回來了之後,還是跟我一起去見見師父吧!至於你的妻兒,我會把她們的住處…….都給安排妥當的…..所以翠山,你還是跟我一起去見見師父吧!」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宋遠橋立刻就把自己的意見說了出來。(未完待續。) 很顯然,段卿曦和赫連雲已經沒有活路了。

赫連雲皺眉看著底下的懸崖,原本俊美的公子,此刻已十分落魄。

他看著段卿曦道歉道:「對不起,是我連累你了。」

如果不是他,她也不至於會跟他一起被堵在這裡。

她剛剛被為封正一品的郡主,原本有無數的榮耀和富貴,但卻因為救他就此被葬送了。

這些黑衣人不會放過他們,而身後的懸崖深不可測,他們若是跳下去,能活著的幾率並不高。

段卿曦皺眉,她沒理會赫連雲,而是看著那些黑衣人道:「我知道你們是跟左心雅串通起來要置赫連雲於死地,但你們想過沒有,左心雅不過是一個臣子之女,縱然她背後有左大人為靠山,但赫連雲可是五王爺,他再不受寵,那也是皇上的兒子!」

這意思很明顯,她這是知道他們沒活路了,所以才會用赫連雲的身份來壓迫這些黑衣人,希望他們能給她跟赫連雲一條活路。

為首的黑衣人卻道:「我們只接任務,不看身份,若是今日赫連雲不死,那我們的任務也就失敗,我們也死了!」

本來,他們的任務也並不是一定要殺了赫連雲。

可是現在赫連雲已經知道他們的僱主是誰,所以,他絕對不能活!

段卿曦沒有再說話,因為,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赫連雲臉色怔怔的,之前雖然猜到了一點,段卿曦跟他說的時候,他也做好了心理準備。

但這些,但黑衣人親口承認的,卻完全不一樣。

段卿曦看了他一眼,隨即摘下了自己的面巾,道:「想明白了嗎?」

「什麼?」

赫連雲只覺得自己腦子裡亂亂的,也沒聽清楚段卿曦在說些什麼。

看著段卿曦的臉,那一瞬間,他從她的瞳眸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忽然就覺得自己有些可笑……

段卿曦看他這樣子,就知道他一時無法接受這件事情。

沒接受,就代表他沒想明白。

她拉著他的手,淡聲道:「既然沒想明白,那還是先冷靜冷靜吧。」

赫連雲沒明白她這話是什麼意思,結果她就拉著自己縱身跳下了懸崖。

那些黑衣人都傻眼了!

這……

見過百般求饒的,卻沒見過跳懸崖這麼乾脆主動的!

不過人跳下了懸崖也好,反正他們的任務是完成的。

這些黑衣人正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忽然一道強大的劍氣傳來,大部分的黑衣人在那瞬間竟然全都倒地,只剩下一個還能勉強站著。

站著的那個黑衣人正是為首的領袖,但此刻他已經噴出了一口血,雖然帶著面罩看不清,但是面罩上卻帶著黏糊的痕迹。

他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右手,胸口也在隱隱作痛。

眼前,赫連聖和蘇鶴緩步走來。

在沒有看到段卿曦的時候,赫連聖身上的冷氣越發明顯,甚至帶著一種修羅要毀滅天地的強大煞氣,嚇得蘇鶴都不敢太靠近他。

黑衣人當了這麼多年的殺手,什麼人沒見過?

可眼前的人,卻給他一種恨不得當場死去的恐懼感,甚至就連雙腿都下意識地顫抖了起來。

赫連聖冷聲問道:「她人呢?!」

黑衣人不知道赫連聖問的是誰,但他知道,不是那個男人便是那個女人。

艱難的咽了咽口水,黑衣人才顫抖著聲音道:「跳……跳下去了……」 「呵呵…宋師兄…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因為素素和我的孩子,我自己會安排妥當的…所以宋師兄,你要是不著急的話,那你就等我片刻,好嗎?」聽完了宋遠橋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笑呵呵的回應道。

畢竟武當山,再怎麼說,那也是『張翠山』以前生活過的地方,而『張翠山』以前生活過的地方,那肯定是有單獨房子的…..所以讓殷素素母子,暫時住在『張翠山』的老房子里,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更何況,這一個居所,只不過是一個臨時的居所,所以居住條件要是不好的話,那麼殷素素母子也只能將就著住一下了。

反正居住條件,是可以不斷變化的…..所以按照葉問的真實想法來說的話,只要葉問把張三丰給收服了,那麼偌大的一個武當山,對於葉問來說,不就可以『予取予求』了嗎?

也正因為如此,葉問對自己的居住條件,才不是那麼的在意….不然的話,葉問就不會帶著殷素素他們…千里迢迢跑到武當山了,須知口袋只要有『錢』,哪個地方不是一樣的生活啊!

「呵呵….翠山,是我唐突了…這樣吧!等你們都安頓好了之後,你就來『雲鶴殿』找我吧!」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宋遠橋立刻就不好意思的說道。

畢竟好久都沒有回來的『張翠山』,如果不把他的妻兒都給安頓好的話,那麼『張翠山』還有什麼心思,去面見自己的師父呢?所以宋遠橋剛才所說的那一番話,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是擱在『張翠山』的身上,就有一些唐突了。

「多謝!」聽完了宋遠橋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點了點頭,並且表示感謝的說道。

就這樣,等宋遠橋離開了之後,葉問就帶著殷素素母子,來到了自己平常所居住的地方。

只不過這一個地方,卻有一些破敗了,因為葉問附身的對象『張翠山』,他離開武當山,少說也有兩年了,而這兩年當中,『張翠山』的居所,由於長期都沒有得到有效的『打理』,所以他的居所,自然就帶有一些破敗的氣息了。

畢竟『家大業大』的武當山,它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的…所以消失許久的『張翠山』,他的居所能夠被保留,那已經是『燒高香拜佛』了,換言之,居所的破敗…葉問還是能夠接受的,不然的話,看到這破敗的情景,葉問早就直鄒眉頭了。

「素素…由於我長時間都沒有回來,所以我居住的地方,就有一些髒亂了…所以素素,不好意思啊!」沒想到『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自己居住的地方,竟然如此的『髒亂差』,於是葉問當場就有一些尷尬了。

雖然這裡的『髒亂差』,並不能全怪葉問,但殷素素好歹是葉問的老婆,所以讓殷素素住這麼差的地方,葉問的心裡自然就有一些過意不去了。

也正因為如此,葉問已經在心裏面默默下了一個決定,那就是早日把武當山納入到自己的勢力範疇,這樣一來的話,自己的居住條件不僅能夠得到改善,而且『大中華帝國』也能夠早日的成立了。

「老公…這裡的居住條件,比小漁村還要強上許多呢!所以老公,你就不要自責了….更何況,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這不就足夠了嗎?」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殷素素立刻就安慰的說道。

「素素……你就放心吧!因為這些困難都只是暫時的…所以素素,你就安心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吧!」沒想到殷素素竟然這麼的善解人意,於是葉問當場就許下了一個承諾。

「嗯嗯…老公…我相信你是最棒的…」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殷素素立刻就肯定的說道。

「呵呵,素素….記得等我回來哦!….因為我一定會給你一個驚喜!」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葉問就跟殷素素打了一聲招呼,然後一個轉身,就離開了原地,至於目的地,自然就是宋遠橋所在的『雲鶴殿』了。

很快,不到一會兒功夫,葉問就來到了『雲鶴殿』,並且見到了正在等待自己的宋遠橋。

要知道,全武林的人,他們都知道葉問和殷素素的消失…跟金毛獅王有關,而金毛獅王又擁有號令天下的『屠龍刀』,所以突然歸來的『張翠山』,如果不好好處理的話,那肯定會出大亂子的…

也因為如此,宋遠橋才會急著帶葉問去面見張三丰,說不定張三丰出面的話,這一件事情還會出現轉機呢!

也許有人就會疑惑了,宋遠橋對待『張翠山』的感情,是不是有些好過頭了啊!畢竟『張翠山』跟宋遠橋『非親帶故』的,用得著這麼好嗎?

假如你這麼認為的話,那麼宋遠橋就會笑呵呵的對你說:「呵呵,我作為武當派的大師兄,對自己的師弟好一點,難道這都不應該嗎?再說了,『張翠山』跟我的感情,不是兄弟,更勝似兄弟啊!所以我關心他,又有什麼關係呢?」

「所以我不僅要關心『張翠山』,而且還要為他的安全出一份兒力呢!」

由此可見,對於『張翠山』的安危,宋遠橋比誰都要來得著急….不然的話,『張翠山』剛剛回來的時候,宋遠橋就不會著急著…想要帶『張翠山』去面見張三丰了。

「翠山,對於目前的局勢,想必你心裡比我更加清楚,所以翠山,為今之計….就是看師父他怎麼說了…」等葉問來到自己面前之後,宋遠橋立刻就把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也好!那我們現在就去面見師父吧!正好我也有很長時間沒有見到師父了….真不知道師父他現在過得還好嗎?…」聽完了宋遠橋的話語之後,葉問當場就有一些感嘆了起來。

畢竟呆會兒面見張三丰的時候,葉問可是打著收服的旗號去的啊!萬一張三丰不想臣服的話,那麼葉問又該如何面對張三丰呢!須知張三丰的年齡,已經快要達到一百歲了,所以任何威脅,對於張三丰來說,已經失去了意義,畢竟能夠活這麼久的張三丰,他還有什麼…是看不開的呢?

換言之,葉問的要求,要是不能讓張三丰滿意的話,那麼張三丰是不可能臣服的….(未完待續。) 很快,在宋遠橋的帶領之下,葉問就來到了一座『鳥語花香』的小山谷之中。

進去之後,葉問立刻用『神識』隨意掃描了一下,頓時…一位童顏鶴髮的老者,立刻就映入到了葉問的腦海之中。

「遠橋…你去而復返,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跟為師交待的啊?」突然,一道蒼老的聲音,立刻就在眾人的耳邊響了起來。

要知道,現在的張三丰,光憑實力來說的話,他已經站在了武林高手的最頂峰,所以葉問走進這一個小山谷的時候,張三丰憑藉武者的第六感,就已經感應到了。

不然的話,離張三丰還有數百米的時候,葉問的行蹤…張三丰是不可能發現的….

「師父….翠山回來了…」聽完了張三丰的話語之後,宋遠橋立刻就加快了腳步,並且人未到,聲音就已經傳了過去,因為張三丰在宋遠橋心目當中的地位,比他生父還要來得重要,所以面對張三丰的時候,宋遠橋的神情,除了一絲恭敬之外,剩下來的就全部是崇拜了。

「什麼…翠山回來了?」聽完了宋遠橋的話語之後,張三丰平靜的心情突然一下子就被打破了,並且張三丰的語氣還夾雜著一絲不敢置信。

畢竟『張翠山』消失都快兩年了,本以為此生再無緣得見『張翠山』,可沒想到的卻是,走失的『張翠山』,他竟然回來了,所以心情激動的張三丰,他直接就運起輕功,然後向著『張翠山』所在的方向,飛奔了過去。

「師父…徒兒不孝,因為徒兒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來看望師父,所以徒兒希望師父不要怪罪徒兒…」看到匆匆趕來的張三丰,葉問先是行了一個大禮,然後非常誠懇的說道。

「唉…..翠山,你能夠平安歸來,為師就已經很開心了,所以翠山,為師又怎麼可能怪罪於你呢?」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張三丰立刻就有一些感嘆的回應道。

因為江湖傳聞之中的金毛獅王,那可是殺人不見血的『大魔頭』啊!所以『張翠山』能夠平安歸來,張三丰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更何況,這麼多弟子當中,『張翠山』的資質無疑是最好的….所以『張翠山』能夠平安歸來,張三丰就已經很開心了。

「師父,實不相瞞…徒兒在外面流浪的這兩年時間….大多數都是跟金毛獅王一起過的,只不過除了金毛獅王之外,徒兒還有一番奇遇,所以徒兒才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回到中土大陸…進而來面見師父!…」

「當然了,徒兒還有一件事情,希望師父能夠諒解,那就是徒兒與明教白眉鷹王的女兒,已經結為了夫妻,並育有一子,所以師父,徒兒懇請您能夠接受殷素素以及我們的孩子張無忌….」聽完了張三丰的話語之後,葉問就把自己這段時間所經歷的事情,大概說了一下。

因為這些經歷,就算葉問不說,張三丰也是要問的….所以見到張三丰的時候,葉問還不如主動坦白呢!說不定張三丰一開心,這些問題都不再是問題了呢!

「唉…翠山….為師並不是迂腐之人…所以你與殷素素之間的感情,為師不僅不會阻止,反而還會送上祝福呢!…」

「只不過『道不同,不相為謀!』須知明教自從教主失蹤了之後,它一直都處在四分五裂的狀態之中,換言之,明教已經不是當初的『明教』了,而是『三教九流』的聚集之地了,所以翠山,你與殷素素喜結連理之後,最好不要參與到明教的『明爭暗鬥』之中,不然的話,你就會有性命之憂…明白了嗎?」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張三丰立刻就把自己的擔憂說了出來。

「師父,徒兒明白了!」沒想到張三丰果真如傳說中的那樣『虛懷若谷』,於是心生慚愧的葉問,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了。

因為葉問來到這裡的目的,主要是想收服張三丰,而張三丰的品行,卻讓葉問下不了手,所以葉問的內心,當場就掙扎了起來。

「翠山,…..既然你和殷素素已經結為了夫妻,那你和金毛獅王之間的關係,一定非比尋常了,對不對?」隨後,張三丰猜測的說道。

「呵呵…師父…您果然『料事如神』啊!…因為徒兒已經和金毛獅王結為了異性兄弟,所以金毛獅王嚴格來說,還是徒兒的義兄呢!」聽完了張三丰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點了點頭,並且表示肯定是說道。

「唉….這麼說來…明教有難….你也不能袖手旁觀了?」沒想到自己擔心的事情,還是要發生了,於是張三丰也只能『自欺欺人』的說道了。

「呵呵,師父….關於明教的事情,您大可放心,因為金毛獅王已經『改邪歸正』了,所以明教的生死存亡,已經跟金毛獅王沒有任何關係了,所以師父,您完全不用擔心徒兒的安危!因為徒兒會照顧好自己的….」聽完了張三丰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笑呵呵的回應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