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已經到了。」這是薇拉的聲音,但是這一次她的語氣已經變得邪惡而魅惑。

泰烏放下手中的高腳杯,拍了拍手。

「查理,我們又見面了。」泰烏把座位調整,對著門口,笑著說道。「你逃過了我一次的殺戮,但是最後還是送上門來了。」

進來的有三個人,薇拉,查理,還有阿米莉亞。

阿米莉亞正被薇拉抗在了肩膀上,她四肢無力垂下,已經暫時失去了意識。而查理的顫抖變得明顯,呼吸也急促起來。

薇拉整個人的形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原來的女僕服飾已經被徹底破壞,現在的薇拉膚色呈現微綠,耳朵修長,背後有一對墮天使一樣的烏色翅膀。她依然保持著笑容,只不過現在的笑讓人覺得詭異。

薇拉是一個欲魔。

她的皮膚上有地獄魔鬼的圖紋,時不時閃過詭異的光彩。整個人變得氣質迥異之後,薇拉的左手多了一柄白骨長劍。

查理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你是那個背影的主人?」

泰烏站起身來。

「如果你不認識現在的我,或許很快地你就會明白了。」

泰烏的身體開始顫抖,他的後背上的衣物開始急速隆起,手腳在查理眼中就像是充氣的皮袋一樣變大。

五官扭曲,隨後泰烏的影子就像是籠罩了整個飯廳一樣。

鎖鏈的聲音再次出現,眼前的泰烏已經變成了一個兩米六以上的高大魔鬼。他的身體是蒼白的,有著血色的紋路,在手腕,腳腕,脖頸,頭顱等地方纏繞著一圈一圈的鐵鏈。鐵鏈的前端是鐵球,倒鉤,飛刀,可以想象,如果這樣的鐵鏈揮舞起來,會對前方的敵人造成怎樣的傷害。

「你的朋友真倒霉,為你死掉了。」泰烏的聲線發生了變化,嘶啞而低沉,但是充滿了邪惡的蠱惑。

薇拉有些不滿意,她抱怨說道:「好了,不要再戲弄可憐的查理了,需要做什麼事情,就在現在安排。我的耐心已經完全喪失了。」 泰烏,或者說現在的鏈魔,他對著薇拉說道:「你缺乏一種耐心,薇拉,身為魔鬼如果不能給人帶去恐懼,那和惡魔沒有什麼區別。」

魔鬼自詡為邪惡與智慧的代名詞,和惡魔不一樣,他們希望的是用自己的詭計讓人墮落,沉淪,進而收割黑暗的靈魂。靈魂在地獄之中是一種貨幣,是遠超於黃金,錢財,珠寶一切實體物質的硬通貨。地獄的魔鬼們熱衷於和人類『打交道』,一方面當然是本性導致,另外一方面收取靈魂是更為現實的原因。

魔鬼的感官和其他生物並不一樣,這種物種能夠從哀嚎和痛苦之中提取出力量的核心,加以融入自己的生命力之中。它們的大腦非常聰明,對於魔鬼來說,如果被說成是『邪惡的智慧生物』它們會欣然接受。

身為欲魔的薇拉和鏈魔的等級相差不多,這種生物和深淵的魅魔不同,它們更加能夠控制自己的慾望,這是身為魔鬼所帶來的理性那部分所導致的結果。

但是,這隻叫做薇拉的欲魔顯然對於魔鬼的傳統有著不同的看法,她顯得有些性急,對於讓人產生莫名恐懼這件事情並不敏感。

從等級上而言,鏈魔和欲魔都屬於魔鬼的中堅力量,屬於中等魔鬼中排位較高的『物種』。甚至在等級上,欲魔還要比鏈魔要高一些。

「斯賓塞,我已經受夠了無聊的殺人藝術那種東西,趕緊結束在這邊的行動,我要帶著滿載的靈魂回到地獄去。」薇拉看了看在一旁的聖武士和獵魔人昏睡的身體。

「這一次我們抓到了很多聖武士,還有一隻獵魔人,這些東西的靈魂會非常有價值。」薇拉摩挲著手中的白骨長劍,說話的時候竟然帶有一絲『嚮往』。「我期待極了,這些人的靈魂一定會帶來很不錯的收益。」

假扮泰烏的鏈魔斯冰塞桀桀地笑了。

「你真是目光短淺,薇拉,我總算知道你的同伴為什麼會嫌棄你了。和我們正常的魔鬼相比,你的思維簡直和惡魔沒有兩樣,簡單直接。」斯賓塞抓起阿米莉亞的身體,笑著說道:「你單單隻看到靈魂的價值,卻不知道活著的聖武士和獵魔人有的時候更有意義。」

「這種獵魔人的女性在某些魔鬼中很有市場,獵魔人的血液對於我們有著刺激性作用,於此相同的是,她們的體液也有著類似的作用。在有著奇怪性癖的魔鬼中,這種女獵魔人的價值又怎麼會是一點點靈魂能夠比擬的?」斯賓塞放下了阿米莉亞,眼光投向了聖武士們。

「地獄第三層之中都有著角斗場,那裡有著每天都在上演的角斗大會。聖武士對戰冒險者,獵魔人大戰德魯伊,奧術師面對牧師……如果把這些聖武士賣到那裡去,能夠獲得收益是多少,薇拉你這個愚蠢的欲魔算過嗎?」

斯賓塞的話讓薇拉沉默,逐漸的名為惱怒的情緒在她心裡發酵。

「夠了,斯賓塞,就按照你說的去做。還有,你今後少在我面前擺弄你那一套『邪惡的智慧』我聽著噁心。」薇拉隨意找了一張椅子,修長有力的腿擺在了飯桌之上。她雙手扶胸,背後的魔鬼之翼收攏,顯得十分不耐煩。

「你什麼時候把泰烏給殺掉的?」查理顫抖著。

在查理的面前是一個高大的惡魔,它的眼睛被纏繞的鐵鏈覆蓋,看不清楚,他的名字教斯賓塞。

「呵呵,我幾乎都忘了,這裡還有一位可憐的查理。」斯賓塞停止了『驗貨』的行動,把手中的聖武士放下。

查理顫抖著,他問道:「你究竟怎麼來到這裡的……」

「泰烏活得很憋屈,可憐的他明明在鼎鼎有名的斯提爾伯頓,爐火之城旁邊,明明有著更好的封地和榮譽,明明本身的實力也算不錯……可惜,他被發配到了這種貧瘠荒廢的地方,他不甘,他憤恨,他癲狂欲瘋……這樣的心態之下,他向魔鬼請求,放棄了真神的光輝,轉而尋求我們邪惡智慧的幫助。」斯賓塞笑了笑,從容不迫。

「我和薇拉聽到了他的請求,以泰烏為跳板,我們得以到達這裡。這是魔鬼的天賦,冥河賜予我們的能力,位面意志的體現,能夠讓我們無視於晶壁的阻礙,進入其他位面。可惜的是,泰烏支付了召喚費用之後,再沒有能力支付後續的費用。所以,按照契約,我們不得不殺了他,用他的靈魂抵債。是這樣吧,薇拉?」

恢復了魔鬼本性的薇拉不耐煩地說道:「啰嗦的斯賓塞,你定下的契約只有傻瓜才會去簽署。」

「這真是一個小地方,即使是在小鎮上也沒有多少人聚集,無聊的我只好從你們拾荒者下手。找點靈魂補充一下這一次被召喚而來的收益。」斯賓塞重新變成了泰烏的形態。「這是魔鬼的類法術能力『邪惡變形』,怎麼樣,現在的我和泰烏還相似嗎?」

這個鏈魔雖然長相古怪,但是表現得就像是一個紳士。

「我原來的準備是要殺了你的,你認為你逃得了是你運氣好嗎?我的手下,一隻醜陋的尖刺魔就在外面,如果我要殺你隨時都可以。」斯賓塞笑了笑,變成泰烏形態的他端起高腳杯繼續喝酒。「但是,當尖刺魔發現你是去了斯提爾伯頓的教會之後,讓我改變了主意。」

「和愚蠢的薇拉不一樣,我看到了更大的利益。」斯賓塞好整以暇地說道。「如果你能夠引來聖武士的注意,把他們帶過來,我這一次的收益就遠不止一些凡人的靈魂那麼簡單了。」

『愚蠢』的欲魔薇拉在一旁撇了撇嘴巴,對於斯賓塞的『詆毀』非常反感。

「但是,你還是給了我一點驚喜,出了一隊聖武士之外,還帶來了兩個獵魔人。」斯賓塞的右手食指點在阿米莉亞的額頭上,冰冷邪惡的力量注入,讓後者清醒過來。

「晚上好,獵魔人小姐。」笑著打了個招呼,斯賓塞接著說道:「你猜猜看,你的那個男同伴會過來救你嗎?」 阿米莉亞不說話,她知道這是斯賓塞特意說出來噁心自己的話術。

魔鬼們擅長擾亂人心,玩弄心思,這樣的生物即使不主動,挑撥他人信仰信任的本能也會自己展現。

「如果你的男同伴不來,說明他已經徹底把你拋棄了。」斯賓塞笑了笑,繼續說道:「真是可悲的人生,在自由時刻的最後一段時間內,可憐的小姑娘居然遭受到這麼讓人心酸的遭遇。」

阿米莉亞儘力保持著冷靜。

「如果古斯塔夫不來,這說明他已經去找人求救了,你們的死期將至。」阿米莉亞的大腦在這一刻清晰起來,她在很久之前就做好了和魔鬼面對面的準備。「如果他來了,我心裡會有一絲慰藉,然而他不來,我也不怪他。」

「真是無聊的情感。」薇拉站起身來,居高臨下地看著阿米莉亞。「你知道你將來會有怎麼樣的境遇嗎?小可憐?」

隨後,薇拉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拍了拍腦門。

「對不起,我忘記了你剛才處在昏迷之中,什麼也沒聽見。」薇拉走近阿米莉亞,用手托住後者的下巴。「按照我的意思,是要把你的靈魂抽取出來。職業者的靈魂強度要比一般人更加純粹,在地獄中是不錯的貨幣。」

阿米莉亞皺著眉頭,並不說話。

或許是因為自己的話語並沒有收到理想中的效果,薇拉有些失落。

但是之後,她換上了一種更加陰冷的語調:「但是,我親愛的同伴,鏈魔斯賓塞先生提出了另外一種方法,你想聽聽嗎?」

她站起身來,右手握著長劍,讓劍身輕輕拍打在阿米莉亞的臉頰之上。

「斯賓塞建議我放棄抽取你的靈魂,他說,你獵魔人的身份會讓你變得更有價值。」薇拉眯著眼睛,壓低了聲音:「地獄之中有著不少有著特殊性癖的變態老魔鬼,對於和獵魔人進行某些不可描述事情保有極大的興趣。你們的體液之中也有著某些對於魔鬼的刺激性物質,那些魔鬼們特別喜歡這種帶有微微刺痛的體驗。」

薇拉的話語意有所指,讓阿米莉亞的臉色編的緋紅。

這個時候,從走廊處傳來了砰砰砰的悶響。

門被推開,負傷的尖刺魔走了進來。

「大人……」尖刺魔的眼珠已經爆掉了一個,右手手臂被貫穿,血液淋漓,顯得極其狼狽。

看見了阿米莉亞,尖刺魔歡呼了一聲,就要衝上來給予致命一擊。

斯賓塞的身體瞬間變回了煉魔的形態,他的左手向後撇去,鐵鏈甩動,一個巨大的鐵球砸在了尖刺魔面前。

「不要動那個女孩,她是我們這一次重要的獵貨。」斯賓塞冷冷說道:「回到地獄之後,我會讓擅長治療的魔鬼為你治療的,現在給我保持克制。」

無論是身高,還是力量,身為中位惡魔的斯賓塞都遠在這個尖刺魔之上,面對絕對的壓制,尖刺魔不得不忍下怒火。

「那個男獵魔人正在趕過來。」尖刺魔壓抑住急速的怒火,尖銳的聲音回蕩。「我已經把這裡的情況隱隱約約地告訴他了,如果不是笨蛋就應該知道這裡的事情。」

「可是他還是來了?」斯賓塞呵呵一笑:「真是遺憾,居然是個這麼愚蠢的傢伙。讓我失望。但是,起碼讓我們的小可憐不會失望,對嗎?」

阿米莉亞從背後被綁縛起來。

「男獵魔人……真可惜,只能賣去角斗場了。」斯賓塞有些遺憾:「如果是兩個女獵魔人的話,就好了……聖武士也都是些糙漢,根本不值得那些魔鬼的關注。」

「等等……」斯賓塞從懊惱中恢復了,他笑了笑:「或許有些喜歡男風的也說不定。」

…………

古斯塔夫迅速靠近,既然知道對面有著陷阱,自己就要多召集一些人一起去。

「泰烏大人就在裡面,你直接進去吧。」騎士扈從們說得話十分不好聽。

古斯塔夫忍住了讓這些扈從一起去的衝動,這些人實力還不到一級,就像是見習者一樣。即使自己對他們也缺乏好感,但是最好還是不要牽扯進無辜的人去。

明知道前面就是虎穴,自己還是要進去。

古斯塔夫看了看主樓的設計,決定從房屋頂上入手,進行突襲。

賢者之劍的鍛煉增強了他身體的靈活,古斯塔夫的手腳非常靈活,他順著牆體,靈巧地一躍。迅速到了房頂,古斯塔夫讓自己的手腳變得輕盈,迅速找到屋頂的閣樓入口。

躡手躡腳,古斯塔夫輕輕地打開了閣樓頂板,輕輕躍下,依靠下蹲的動作緩衝,把聲音壓低到最小。

他的動作極度輕巧,就像是羽毛漂浮。

順著閣樓迅速下樓,古斯塔夫在尋找人聲的來源。

「等等……或許有些喜歡男風的也說不定。」在飯廳附近,古斯塔夫恰好聽到這句話。

對方的聲音很陌生,但是依靠著自己的猜測,應該是主謀之一。

「你的男同伴很快就到了,小可憐。一起被賣到地獄之中的感覺怎麼樣?」那個男聲繼續說道。

他在和誰說話……古斯塔夫正在猜想,但是片刻之後,阿米莉亞的聲音就傳來了。

「你真的很可悲,活得就像條狗。還有你的手下,那個可悲的尖刺魔,被我射爆了眼睛。」阿米莉亞的聲音變了,充滿了諷刺和不屑。

尖刺魔暴跳起來,幾乎就要動手。

「他是在挑釁你,愚蠢的傢伙。」斯賓塞呵呵一笑:「小可憐正在求你殺死她呢,你可不要上當。迎接她的將是可悲而黑暗的未來。如果你要成為一個合格的魔鬼,你必須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要像是旁邊的那個愚蠢的欲魔。」

薇拉不滿地回應:「我發誓,如果你再說我一句愚蠢,我的長劍會把你身上的鎖鏈一條條徹底斬斷,斯賓塞!」

「你出去一下,可悲的尖刺魔,好好在附近找一找那個男同伴,給他一個驚喜。」薇拉隨口吩咐。

尖刺魔低頭:「是的,兩位大人。」

古斯塔夫迅速行動起來,躲在了一旁的柜子中,聽著尖刺魔的腳步聲走遠。古斯塔夫收斂著呼吸,他忽然有了一個主意。

如果我貿然進去,迎接我的是怎樣結果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我有著可以藉助夜母力量的能力。恐源夜母在地獄之中的聲望不錯,她是中立於深淵與地獄之間的魔神,並不會引起雙方的不悅。

只有拼搏一下了……我要以『夜之子』的身份進去,尋找機會! 「那個尖刺魔對於我有著『偏見』,必須等到他走遠之後,我再進去。」古斯塔夫聽著尖刺魔腳步聲的遠走,從柜子中出來。

腦海中把所有的細節都過了一遍,古斯塔夫對於這一切有了嚴格的計劃制定。

刻意讓自己的腳步聲清晰,古斯塔夫走到了門前。

以魔鬼的感知,應該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到來……古斯塔夫心中想到,讓自己渾身的頻率放鬆到一個基準的狀態。

斯賓塞和薇拉顯然也聽到了腳步聲音,尖刺魔的體重不輕,它的步伐聲音要比這個響亮不少。泰烏的騎士扈從不可能在『泰烏』心情極差的時候過來找不快,而和這件事情有關的就只有古斯塔夫一個人了。

「呵呵,看起來我們的客人已經到了。」斯賓塞笑著說道:「請進,年輕的獵魔人。」

一個悠長的呼吸之後,古斯塔夫把們推開,走了進去。

他首先看見的就是東倒西歪的聖武士們,四處一掃,古斯塔夫還看見了惶恐的老查理和表情複雜的阿米莉亞。

阿米莉亞並不知道自己成為獵魔人的原因……古斯塔夫很慶幸自己只和澤爾和萊因哈特等少數幾個人談論過夜之子的事情,阿米莉亞如果不知道,稍等一下的臨場反應會更加真實,正好可以讓她配合自己。

「你是來營救你的同伴的嗎?獵魔人?」斯賓塞問道。

幸好對方是魔鬼,而不是混亂兇殘的惡魔,並不會立刻上來就施以折磨,這給了古斯塔夫極大的緩衝時間。

古斯塔夫閉上了雙眼,腦海中開始回憶夜母的力量。自從熾血刺客事件之後,古斯塔夫強化練習了這種狀態抓取,他這段時間經過了鍛煉,已經可以較為熟練掌握這種能力。

以借用夜母的黑暗狀態為例,現在的古斯塔夫已經可以忍受這種邪能輸送到四分鐘的時長。

「同伴?」古斯塔夫呵呵笑道:「只有黑暗和恐懼才是我的同伴,向您致敬,強大的魔鬼。我是夜之子議會的成員,古斯塔夫奧丁森。」

再次睜開了眼睛,古斯塔夫的雙目已經變得赤紅,身邊有了黑暗陰影的浮現和縈繞。

阿米莉亞不可思議地張大了嘴巴:「古斯塔夫,你是夜之子?」

她的表情變得複雜,臉色通紅,充滿了被背叛的酸楚。一切的堅持在這一刻化為虛無,她現在寧願相信是古斯塔夫離開了這裡去尋求幫助,也不願意看到自己信賴的同伴是夜之子的『事實』。

古斯塔夫走到阿米莉亞面前,用血紅的眼睛看著後者,冷冷說道:「真可惜,這一次我必須暴露自己的身份了。」

斯賓塞和薇拉感受了一下古斯塔夫的氣息。

帶有些微瘋狂,甚至有些傾向於自我毀滅,自我折磨的氣氛,冷血而神經質的表現,這確實是恐源夜母的力量。

這位魔神和地獄之間有不少交集,有的時候,她會用大量的被折磨的靈魂到地獄之中換取需要的東西,是和地獄諸層統領都有些『友誼』的強大人物。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恐源夜母是激發靈魂恐懼的行家,她送過來的靈魂以地獄的標準而言,都是超過同等級平均品質一大截的優質品。

「這個獵魔人女孩對於夜之子來說有意義,請還給我。」古斯塔夫轉過身去,微微躬身,表達敬意的同時,帶有脅迫地說道。

「我看不出來有什麼意義。」斯賓塞對於夜之子並不陌生,他們同是黑暗陣營的人,並且也和議會方面有所往來。「如果你是夜之子,議會方面和地獄有著來往,你應該知道一個獵魔人女孩在地獄中能夠賣出什麼樣的好價位。」

「我奉命潛入獵魔人行會。」古斯塔夫說道:「這是我的第一次考驗,能否完成考驗,是我今後能不能晉入高層的條件。我不希望在我第一次的考驗中就出現意外,我需要這個女孩半完整的回到行會。」

「半完整?」薇拉輕佻地問道:「那是什麼意思?」

古斯塔夫的右手抬起來,黑暗的影子纏繞上去,他繼續說道:「之後,我會讓她忘掉這段記憶,用夜母的秘術讓她記憶出現碎片。如果你們能夠答應我這個請求,在夜之子議會中會贏得相當的尊敬。」

斯賓塞身為魔鬼,他並不執著於某一個人或者某一件事情。斯賓塞的目標是從一個鏈魔開始,慢慢晉陞,最後成為地獄中的人物。為此,他從現在就開始學習利益和取捨。

薇拉看了看鏈魔,她現在很反感後者說自己愚蠢,於是問道:「你覺得怎麼樣,斯賓塞?以你那『睿智而邪惡』的大腦進行評估,這樣的交易可以進行下去嗎?」

「我並不知道你執行的這個潛伏計劃在夜之子議會中算是什麼級別的事件……」斯賓塞從高出俯視著古斯塔夫,他內心正在進行掙扎:「如果你能夠證明這樣做的話能夠給我帶來什麼利益的話,我們再討論更多的細節。你明白嗎?古斯塔夫?」

「您對於魔鬼的生存準則的掌握讓我驚嘆。」古斯塔夫冷靜回應:「這場交易本身就是一次投資,鏈魔斯賓塞。如果你答應的話,我會給你提供靈魂,優質的靈魂。身為地獄成員之一的你應該知道,夜母對於靈魂調教很有心得,經過夜之子折磨過後的靈魂會散發出濃厚的郁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