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世界大戰,萬一打不起來了呢?」夏青白了周正一眼。

「怎麼就打不起來,我說能就能。」周正撇了撇嘴。

「我的意思也是先收錢,大不了等戰爭結束后再給他們造,咱們就說這小日本每天打我們,我們根本沒有時間造呀,造出來的武器自己都不夠用,哪裡還能顧得上賣呢?」周正接著補充道。

「那也行。」李政和夏青聽后,覺得周正這個解釋也說得過去。

「那我就走了,我得回去躺一會。」周正說完轉身要走,安然在一旁就拖住了周正的胳膊。

「哎,這話還沒有說完呢,怎麼就走呢?重慶方面,八路軍方面,咱們怎麼解釋呢?」李政攔住了周正。

「解釋個屁,不解釋,我能有的基本上都支持了,重慶那邊效率太低,我估計這些武器,他們能在武漢保衛戰的時候生產出來那就算好的了。」周正懶得說,實在困得不行。 周正分配了一間大院子,和唐天的院子挨著,不過周正走進去就傻眼了,正對面是周天旺和母親的卧室,然後旁邊是嫂子王倩男的,不過自己的房子這是什麼鬼呢,十二個小單間,像宿舍,每個單間上面都寫著一個女性的名字。

「這是誰搞的,看我不打死他。」周正鬱悶了,「安然,你知道不。」

「昨天晚上我去承德的時候,還沒有這個小木牌呢?」安然也很鬱悶,單間就單間吧,上面還把每個人的名字寫上面幹啥。

「你要打死誰,這是我弄的。」周天旺拄著拐杖出來了,看到周正立刻舉著拐杖就撲了過來,嚇得周正推著安然趕緊跑進了安然的房間里,然後把周天旺關在了門外。

周天旺在外面捂著嘴巴就笑了,這樣安排,他就不信這麼多女人,還懷不上一個。

晚上吃過晚飯,周正去了機要室,夏青和李政,周正學,王重鎧,南燕都在裡面,表情看上去很輕鬆,周正就知道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這些外國佬,現在都確定要買武器了,不過就覺得這三天時間有點短,有的國家發過來電報,說能不能緩幾天。」王重凱說道。

「緩個屁,上百年了,鴉片戰爭的時候跟我們商量嗎?還是甲午戰爭跟我們商量了,八國聯軍侵華跟我們商量了嗎,國際法則,現在是最混亂的時候,一切的商量都不如搶糧,咱們要是的賠款,這還不是最後清算的時候。」周正冷笑道。

「那個張家口的戰事也停了,小鬼子一路向北逃竄了,王天福和張鳳山準備圍堵,撲了個空。」夏青接著說道。

「幸好這幫畜生跑的快,否則一個不剩。」周正坐到了旁邊一個板凳上,很快接著說道,「最近咱們霧靈山也要迎來一段時間的和平,小鬼子急著要武器,一定不會對咱們進行攻擊的,咱們這陣子幹啥呢,好好造武器,我要好好練兵,等時機成熟了,打鬼子一個猛不防,直接把秦皇島給收回來。」

其他人聽了跟著點頭,看來周正這招是用對了,小鬼子也上當了,三天就等著收銀元,從鴉片戰爭開始,這些國家沒少從中國掠奪白銀,一掠奪就是幾千萬兩,這點錢算個屁。

兩天後,張鳳山和吳興奎繞回了霧靈山,唐天也帶著特戰隊回到了霧靈山,把王天福那邊的情況介紹了一下。

王天福那邊周正不用擔心,最重要的是新兵的訓練,剛好戰事停了,抗日軍長大學也要開課了,課程安排的事情周正交給了李政,軍隊訓練的事情他要親自帶隊訓練一陣子。

這兩天內,重慶方面的電報一直不停,電報說現在徐州戰事吃緊,雖有定向地雷和火箭筒掩護,但是從珙縣和重慶運過來路途遙遠,鬼子的坦克和飛機仍然肆虐不停,希望周正能夠把步槍儘快送過去。

「中正式步槍只有嫡系部隊才有,槍庫里有槍也捨不得拿出來,我們已經把破甲彈和防空炮的技術給他們了,看他們的造化吧。」

台兒庄勝利本來就是個定居,周正只希望這次台兒庄的勝利能夠加快點,讓鬼子知道中國軍隊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你得回電報了,現在你可在賣武器,一直這樣下去,我擔心戴笠會過來找你,弄不好重慶方面都會派那些所謂上峰來找你了。」夏青提醒道。

「怎麼回呀。」周正也很為難,真實的歷史上軍統和鬼子的特高課互相滲透,進行了非常激烈的戰鬥,稍微不留神,這些先進的武器技術就會流入日本,火箭炮和步槍包括狙擊步槍,如果這些參數到了小日本手裡,那不但是亞洲的災難,也是世界的災難。

「雷彤和秦燕秋到什麼地方了,不是那個陳奇護送來的嗎?我個人估計,這個事情他們已經交給陳奇了,咱們不用著急,慢慢等著就是。」周正想了想說道。

「還得一個月左右,隊伍龐大,一路上收留了很多民生企業,戴笠本來下令阻攔的,現在為了咱們的武器,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夏青說道。

「一路跟蹤,隨時注意發生的狀況,我得去一趟武器工廠,該設計屬於我們自己的軍艦了。」

周正說完自己一個人兵工廠找趙淑婷,高瑞和陳松柏去了,半路上卻碰到了唐天。

「周正,三百件防彈衣已經制好了,我們隨時準備出發去德國。」唐天見到周正立刻說道。

「就這幾天,等德國人把買武器的錢運過來,我們就出發,他們的武器就是你們的安全保障。」

周正也是這麼一說,一幫去德國綁架的可是一幫原子彈技術專家,一千萬大洋對於這個瘋狂備戰的國家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其實他們賣我們的武器只是想拿回去研究研究,或許根本就沒有把我們的武器放在眼裡。」唐天想了想說道。

「這些老牌帝國主義國家這次估計打錯了算盤,咱們壓根也就沒有想過賣給他們,我拖下去,拖到二戰爆發。」周正說道這裡,看了看唐天是,慎重地說道:「我們正在創造新的歷史,所以,無論如何,你們在德國絕對不能呆的太久,絕對不能等到戰爭爆發再回國。」

「德國我去過的,所以,你不必擔心,名單我都記在了心裡。」唐天笑道。

「那行,都去準備吧,就這幾天出發,先到重慶找到戴笠,然後從香港做國際郵輪出發。」周正已經幫唐天安排好了路線。

「那行,三百件防彈衣,我們特戰小組就先帶走了。」唐天說完后跑步走了出去,有了這些防彈衣,他們如虎添翼,周正原來想的終於實現了。

周正笑了笑,歷史的走向目前很明朗,他已經改變了部分歷史,那麼中國的抗日戰爭完全有可能自己打贏,現在他得抓緊設計軍艦和重炮,剩下的慢慢研發吧,很多東西在中國目前的情況未必能夠實現。 世界正在發生變化,一場從霧靈山閱兵引發的全球武備研究走上了日程,一場新的危機早已經埋伏在德國,德國實際上已經積累了足夠引起世界恐慌的武器,可是對於周正新出現的這些新式武器還是尤其感興趣。

尤其是周正是如何讓小日本的飛機莫名其妙地地上的這件事情讓德國很是吃驚,這也是全世界都在疑惑的一個問題。

這些周正心裡都有數,所有的結果都有原因,只是這個世界從工業革命起,全球就已經充滿了暴力和血腥掠奪,中國恰恰成為這個新世界崛起的替罪羔羊。

落後就要挨打,這句話說得沒錯。

既然來了,那就要做食物鏈的頂端,中國五千年的文明雖然是包容性的,寬容性的,可是這一切在原始資本積累的世界中變得柔弱和可憐。

進了兵工廠,高瑞和趙淑婷,陳松柏,還有趙淑婷正在設計水雷,看到周正上來,趙淑婷激動的立刻停了下來,她一天都在研究,根本還沒有聽說周正回來了。

「什麼時候回來的?」趙淑婷問道。

「剛回來,水雷的製造不急了,這次沒有打下秦皇島。」周正並沒有乘勝追擊,主要原因是山海關的鬼子沒有被消滅,而且錦州方向又來了不少關東軍,周正實在不想再有傷亡了,等所有的人都穿上防彈衣后再去打仗。

「那也得製造出來,有備無患。」趙淑婷笑道。

「也不是太難,我們現在都用無線電引爆,鬼子的軍艦隻要有信號,先造個上百顆出來。」陳松柏說道。

「我就負責解決鋼材的問題,現在我們的鋼材的硬度和韌度水平不亞於小日本,甚至是全世界,只是我們的產量有點低呀,只有一個煉鐵廠。」來自於日本的高瑞說道。

「那就再開一個鐵爐,稀土礦增加幾個,八路軍那邊也讓他們搞起來,馬上就有錢了。」周正說道。

「是,馬上就有錢了。」趙淑婷聽夏青講過了,周正打算騙全世界,說完話立刻笑了起來。

「賣武器,賣技術,就說著VT引信技術,這樣的技術,賣給美國,上億美元不止。」陳松柏說道。

「賣技術,武器沒有賣技術,都賣成品,壞了,維修給咱們錢,武器用廢了,就得買咱們的,不過,這次,咱么一個零件都不會賣給他們。」周正笑了笑說道。

「啊。」高瑞和陳松柏聽了,立刻傻了。

「我聽夏青姐說了,這次就是要債的,他們通過槍炮掠奪了我們無數白銀,而我們通過孫子兵法找他們要回來一些。」趙淑婷笑道。

「周正,這下要是惹惱了那些西方各國,他們會不會一起打我們呢?」陳松柏有些擔心。

「顧不上了,現在小日本不會讓他們打的,小日本只想自己佔領中國,還有,世界大戰估計已經顯出端倪,他們有種的就來吧。」

周正對這件事情還是比較有把握,而且武器的事情他也沒有說不給,按照他們訂單上提供的武器,最少得一年半載的,一年半載之後,他霧靈山還會怕誰。

龍捲風火箭炮都給他堆出來,如果這次能置換點機器就好了,造點雷達啥的,有了雷達,就可以製造導彈,反正彈道導彈,只要設置好投射地點,一打一個準,何況導彈還不一定用雷達,用鐳射引導也可以,特戰隊引導,導彈有了位置信號,同樣可以幹掉他們。

「媽的,不就是機器設備嗎,這個不行我們自己造,不過光憑自己的力量肯定是造不出來的,還得拉上重慶方面和八路軍,自己能夠解決內戰的問題,那最好不過。」

周正心裡又有了一盤大棋,既然能改變歷史,那麼就讓內戰灰飛煙滅去吧,他這個中間力量的強大,肯定能夠改變三年內戰的歷史,中國人渴望和平的生活太久了。

三個人站在旁邊看著周正突然發獃了,也都愣住了,這個周正腦子裡每天都琢磨啥呢。

趙淑婷用手在周正眼前晃了兩下,就被周正抓住了手腕。

「嘿嘿,我以為你傻了呢?」趙淑婷笑道。

「我在琢磨製造軍艦和遠程榴彈炮,德國榴彈炮比較先進,可以打20公里,但是我們呢,要造出來比他們更先進的榴彈炮。」周正笑道。

「目前的陸戰,重炮是非常實用的,還是先造重炮再說。」陳松柏說道。

「這個也不是太難,鋼材合格了,咱們的炸藥也合格,那就沒有什麼問題,立刻開始,把陳丹找來吧,我得和她一起畫圖。」周正聽后說道。

「我覺得把夏青姐從機要室調過來最好,周曉雪一個人就可以負責,王重鎧和南燕也都在那邊,他們兩個人實在太閑了。」趙淑婷很怕陳丹和周正會發生點什麼?

周正知道趙淑婷擔心什麼,他隱約感覺到這個陳丹甩不掉了,這任務交給高瑞了,高瑞一點動靜都沒有,想到這裡,他就看了高瑞一眼。

「老大,你可別看我,嘿嘿,那個,那個啥,你都快成我姐夫了。」高瑞一說話,周正就懵了,高瑞嘴裡說這個姐夫,那明顯就是他和秦艷茹好上了。

「不錯,你小子有進步了,知道給自己找媳婦了。」周正瞅著高瑞這個富家少爺,說這事情竟然還有點不好意思了。

「那我去叫陳丹。」趙淑婷說完,很快走出去,不大一會就把陳丹叫了過來。

四個人一起研究起重炮射擊方案來,陳丹仔細地畫著,每時每刻她都在證明自己很優秀,證明給周正看,一兩個小時后,重炮的零部件,參數,就完成了十多張草圖。

陳丹畫完后,寫上了自己的名字,猶豫了半響,在上面寫了一句話,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周正,你不娶我,我也不會嫁給別人。」陳丹扔下筆,一個人跑了出去。

高瑞和陳松柏兩個人看著周正不知道該說什麼,趙淑婷卻催促了一句:「這個,這個,那啥,周正,你趕緊追出去呀。」

周正懵逼了,拿起橡皮,趕緊把圖紙上的字給擦掉了,這圖紙要是拿到車間,像什麼話。

「你不追我去追。」趙淑婷說完,自己跑出去追陳丹去了,「陳丹,陳丹,工作還沒有做完呢,還有軍艦,軍艦,我們最近還要根據舅舅提供的圖紙,做軍艦的圖紙,這個可是需要很長的時間的。」 陳丹帶著眼淚就跑了出去,周正趁機趕緊溜了,這事情慢慢拖著吧,還有個南燕呢,要是這樣下去,還了得,他身體也吃不消啊。

很快到了第三天早上,一大早,周正帶著幾個縱隊的人加緊了訓練,訓練完了,要分批上抗日軍政大學,思想得合格,周正知道自己不合格,也就沒有去,和,唐天,龍奎,趙老嘎,刁得勝等衛戍部隊站在山口等待迎接那些曾經掠過這個國家的西方國家過來送定金。

到了十點多鐘,人還真來了,幾十輛卡車,一看就是小日本提供的,小日本還真大方,不過車頭上面掛著的旗幟五顏六色的,周正數了數,差不多七八個國家,有的國家在天津沒有租界,但在上海還有租界,就差一個小日本的,這夠多了,一個億的大洋都有了,他娘的,一個辛丑條約,讓我們賠款幾個億兩白銀,這不過是個皮毛。

「有沒有日本的車隊。」趙老嘎和刁得勝帶著士兵沖了上去。

「沒有,沒有,哪有了。」為首的義大利領事笑著說道。

趙老嘎和刁德勝裝模作樣地檢查了一番,就放心了,接著,法國的,美國等卡車也跟著慢慢地開了上去,周正和唐天,龍奎等人跟了上去,趙老嘎他們繼續站崗。

「這他媽的咱們的可發大財了。」唐天和龍奎喜不自勝,這得多少大洋啊。

「咱們的白銀一直給他們賠著款,這才收回來多少,還沒有賠償我們的戰爭損失呢?」周正低聲說道。

此時的李芸在銀行帶著周天旺,李賀,唐家耀,白牡丹還有一伙人等著搬銀元呢,現在有錢了,銀行也有自己的衛隊。

「這些房子恐怕放不下。」李芸想著,大概四千多萬兩白銀。

「哎呀,兒媳婦呀,有的國家會用黃金的。」周天旺在旁邊嘚瑟地說道。

「這黃金到了,給我留出來一部分,我將來要給我孫子留著的。」周天旺想了想又說道。

「如果有黃金了,這次給你十二斤,每個人分一斤。」李芸大方地說道。

旁邊的一群戰士都笑了,不過他們也沒有什麼意見,這些都是周正賺回來的。

「這些都是軍費,用來研究武器的,你都拿自己家裡,周老二,你也太小氣了。」唐家耀白了一眼周天旺。

「這裡面還有你女兒唐嫣呢?你可別忘記了。」周天旺狡辯,眼睛瞅著山坡下面,愣是沒有看到汽車。

山路曲里拐彎的,二三十分鐘,一輛一輛大卡車開了上來,一幫人立刻高興跑了上去。

「低調,低調點,別讓他們看出來,咱們是騙他們的。」周天旺還每個人囑咐了一句。

周天旺說完話后,每個人的表情都嚴肅了起來。

「我們的霧靈山銀行在這邊,我是副行長李芸!」第一輛汽車上面的義大利領事一下來,李芸就上去說道。

那個領事一看,這個李芸年輕又漂亮,不用想了,肯定是周正的老婆之一,也笑著介紹了自己。

「銀行在那邊的房子里,道路不寬敞,一輛一輛開過去,我們還要登記和清點。」李芸說完,一揮手,身後的戰士讓出來一條道,每個人手裡都拿著是嶄新的95突擊步槍,帶著繳獲鬼子的小鋼帽,不由地多看了一下那支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步槍。

有的步槍下面掛著槍榴彈,有的是空的,他立刻莫名興奮起來,這些武器可以讓義大利強大起來。

「這是我們要購買的清單。」那個領事很快拿出來了購買武器的清單。

「嘿嘿,清單我不管,我只管數錢,清單你要遞給周正。」李芸說道。

「那行,那行。」自從周正開過記者招待會後,中文成了租界洋人們必學的工具之一。

「先把汽車開上去。」領事手一揮,一輛一輛汽車往裡面開去,數一輛,登記一輛,空出來一輛后,另外一輛再開進去,如此反覆。

周正和唐天,龍奎慢悠悠地往山上走,實在不想很快上去。

汽車開上去二三十分鐘,他們要走一個小時,山路嗎,車輛和人走的速度查不了多少。

一個小時后,周正才走了上來,發現空出來的汽車才十幾輛,一個一個放在停車場上。

「周正來了,周正來了。」一直等著義大利領事看到周正,立刻喊叫起來,緊接著,一幫人都跑了過來,這次德國的沒來,蘇聯的也沒有來,這兩個國家有點特殊,各有自己的聯繫人,周正倒不是很急,尤其是德國,周正並不打算要錢,如果能夠給他們一些機器最好。

一幫人圍住了周正,紛紛把訂單遞給了周正,周正掃描了一眼,這些國家購買的武器數量不少呢?看了一眼后,他就把單子遞給了唐天。

唐天接過訂單一看,這上面寫得可夠全的,不過臉上卻是幸災樂禍的笑容,這幫人都被周正給玩了。

「那個武器能不能先給我們國家,我們國家是第一個出天津城,也是第一個到霧靈山的。」義大利領事說道。

「不行,得先給我們為國家。」美國領事說道。

「那我們法國呢?德國已經很危險了。」法國領事說道。

「那我們大英帝國呢?」英國領事說道。

…….

「行了,都一起提供,不過,我們霧靈山的產能比較小,恐怕時間要長一點,時間就定在一年之後到霧靈山取貨怎們樣。」周正說道。

「啊,一年時間,這,這也太長了吧。」各國的領事都想拿到這些武器,尤其這中間還有幫小日本代購的,那些國家代購的,周正並不是很清楚,一會清單出來,拿個國家購買的最多,出了兩千萬定金的,那肯定是幫小日本購買的。

「那先出貨十分之一,一個月總行吧。」義大利領事說道。

「一個月,胡扯,一個月出不來,我們的武器出來要先裝備我們的國家,現在小日本可正在打我們,如果你們願意幫我們打小日本的話,那我就可以一個月給你們造出來。」周正毫不猶豫,這些說辭早就預備好了。 「我們已經說服了日本華北方面的司令官小磯國昭,他同意一個月內不和你們開戰。」義大利領事接著說道。

「是呀,當時我們也在場。」英國和法國兩名領事說道。

「小日本子的話你們也相信嗎?何況他不開戰,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們有了這些新式武器,他們打不過我們,所以,才不開戰的。」唐天在旁邊神補刀。

「嘿嘿,要不你們把你們的錢再裝上帶回去吧,要不最早的一批貨,明年五月份,你們過來領,否則,就沒談的了,誰讓你們買這麼多呢?」周正想了想說道。

「明年五月份?」一幫領事聽了,掰著指頭數了一下,這還有9個月呢?

「那行,就明年五月份吧。」一幫領事沒有辦法,何況霧靈山的產能真的很小,只有一個兵工廠,雖然說這個兵工廠很大,槍支和炮彈什麼的,都可以分開造,但是他們可以八個國家呢?

「唐天,你去弄合同。」周正聽后,立刻對旁邊站著的唐天說道。

「合同?」唐天懵逼,根本就沒有準備合同啊,哪裡來的合同,這個周正不是搞笑嗎?合同在哪裡,價格都沒有談呢?

「沒有合同?那就寫個收條吧。」周正根本就沒有想著和這幫人談價格。

「可是,周正這武器我們是繳納定金,還沒有談價格呢?」幾個國家的領事又不是傻子,看到周正讓唐天弄合同,紛紛摸不著頭腦了。

「價格,放心,價格公道,價格公道,到時候如果價格不公道的話,你們的定金還可以退回去嗎?」周正想了想說道。

「哎,能退貨。」所有的領事想了想,或許九個月之內,他們也能研發出來,到時候還能退貨,也就沒有在計較,卸掉黃金和大洋后,李芸拿著單子過來彙報了,五個國家折算成大洋是一千萬大洋,三個國家是兩千萬定金,付了雙倍定金,這肯定是送給小鬼子的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