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情這麼重要,連大還丹你都不要,」少女驚訝道,

許濤沒什麼忌諱,直接說道:「我要趕緊去冥界,我死去的朋友們馬上要進六道輪迴了,我要最後去見他們一面,」

「啊,」少女錯愕,連表情都變得有些不自然,但依然美麗,讓人不自覺想多看幾眼,

「總之我不會和你較量的,我必須馬上去冥界,」許濤的聲音很堅定,按青風戰神調查到的情報,三荒蠻域事故中犧牲的人的亡靈怕是這會兒就要進六道輪迴了,刻不容緩,許濤現在不想耽擱一分一秒,要是錯過了,就是一輩子的遺憾,

「哈哈哈,」忽然,那輝煌房屋中央的中年人朗聲笑道,「這位選手想去冥界,我可以幫你以最快的速度到達,」

「嗯,」許濤驚疑,隨即聞聲看去,說這話的人竟然是……南靈王,

南靈王竟然會主動說要幫一位劍典選手,雖然這選手是新晉的劍典劍王,但也太匪夷所思了,要知道就現在來說,因為「某個原因」,他南靈王可是神界的主腦,說句誇張的話,他一句話就能令整個神界震一震,

聞言,不只是許濤,周圍眾人都很吃驚,青風戰神更是趕緊提醒許濤,道:「還不快謝恩,」

經青風戰神提醒,許濤才驚醒,隨即趕緊跪下,連磕頭,「謝南靈王王恩浩蕩,」

「先別忙著謝恩,我說要幫你,可是有要求的,」南靈王笑著道,

「我的要求就是你必須接受影襲劍宗少宗主的挑戰,」南靈王吩咐道,「另外說一點,至少不要輸……」

這下眾人不覺得奇怪了,原來南靈王要幫許濤得償所願不是無緣無故的,有要求,而且要求不低,

和影襲劍宗少宗主較量,而且不能輸,這簡直……難,非常難,說句丟神界面子的話,他們歷屆劍王,能趕上影襲劍宗歷任少宗主的,比玄陽法師會神通還少,少得誇張……

聽南靈王這要求,青風戰神大愁,銀髮少女大喜,許濤本人則是不愁不喜,他不知道歷往劍典的事,自然不知道影襲劍宗少宗主這個稱號有多少份量,

「是,」許濤語氣堅定,似乎以為自己能達到南靈王的要求,

「嗯,」南靈王滿意的點點頭,

青風戰神則在許濤身旁不語,他想揍許濤,但於心不忍,他想罵許濤,但眾目睽睽,不過,他眼睜睜看著許濤掉南靈王的坑裡是事實……

觀戰席上,趙彌虹不覺得什麼,畢竟他也不知道歷往劍典的事,但炎無雙的臉色卻是無比難看了,明明已經成功了,一下子就被許濤的一個「是」字打落凡塵……

「長老,給他大還丹,」銀髮少女很興奮,已經躍躍欲試,

這時,許濤已經站起來,正與銀髮少女對視,而後,那紅髮老者嘴角一陣抽搐,忍痛割愛般從玉瓶中倒出兩粒丹藥給許濤,

許濤接過呈現為艷黃色,且通體泛濫金光的大還丹,一口吞下一粒,好生豪氣,殊不知他吃的是數十倍青龍院價值的珍寶啊,

許濤吃了一粒,另一粒收好,白得的珍寶,許濤現在正想著等會兒把他送給南靈王呢,感謝他願意幫助自己,

大還丹入口即化,化作極其純凈的能量湧向許濤體內七筋八脈,四肢百骸,並以極快的速度恢復許濤的元陽之力,只是數個呼吸的時間,許濤就感覺自己恢復得至少九成好了,

隨即許濤略微調息了一下,吐出一口濁氣,「好了,」

同時,許濤抽出自己的黑紋劍,緊握在手中,一副意氣風發,但在青風戰神和炎無雙看來是沒事找抽的模樣,

見狀,銀髮少女很高興,甜美的笑了笑,「長老,你先回看台,」

還沒等銀髮少女說完,老者的身影就詭異消失了,出現在原本的條案旁,好像他從沒離開過,

「許濤,哎,我都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了,記住我的一句話……」青風戰神右手搭在許濤肩上,表情惋惜,「你不可能贏得了她的,十個周子劍都不會是她的對手……」

說完,青風戰神的身影也詭異消失了,出現在炎無雙和趙彌虹二人身邊,平台上的許濤因為青風戰神剛才的話而愣住了,方才他還興緻勃勃,現在卻感覺壓力山大,

青風戰神和老者離開,這平台上就只剩下許濤和銀髮少女,還有一直在場的紫衣裁判,

這時,紫衣裁判正打算過來主持比賽,但卻被銀髮少女一聲厲喝止住了,

「你也離開,這不是劍典挑戰賽,」

聞言,紫衣裁判也只乾笑兩聲,就遁入虛空中了,他一劍典裁判,顯然不想招惹堂堂影襲劍宗的少宗主,

銀髮少女隨即對有些發愣的許濤道:「先說明一下,我們不是在進行劍典比賽,不必受它規則的約束,這是我們之間的較量,生死較量,什麼手段都不必忌諱,法寶,法器,丹藥,只要你有,只要你會,什麼都可以用,」

銀髮少女把手中的素劍提到面前,又道:「我只用手中的這把素劍,它連一等法器都不算,你最好任何時候都傾盡全力,別怎麼死在我手裡的都不知道,」

少女雙目一橫,面色一狠,「別以為在這裡我不敢殺人,如果你連我一招都接不住,那也是死有餘辜,」


聽了少女一席話,許濤內心可是天翻地覆,這銀髮少女絕不像她表面這麼美麗,這麼美艷,這麼動人,她有殺心,許濤決不會質疑,

許濤也把黑紋劍提到自己面前,「請指教,」

許濤現在心情很糟,很慌,但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有最好的獎勵在最後等著他,他必定傾注全力,

見許濤準備和自己較量了,銀髮少女緊繃的面容才鬆弛下來,甜美一笑,「順便認識一下,我叫夜小染,『影殺』夜小染,」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夜小染甜美一笑,許濤看在眼裡,他這時又覺得, 總裁弟弟別碰我 ,那麼狠,

「我叫許濤,你已經知道的,我也想告訴你,我一定會贏你的,為了再見他們,我一直拚命到現在,這時正是我最後的機會了,再不去冥界,就是一生的遺憾,」許濤心裡或許因為少女夜小染甜美一笑泛起波瀾,但他依然決然,再強的對手他都敢面對,

比周子劍強十倍不止,就算強百倍不止又如何,我許濤為了朋友,沒什麼不敢的,

聞言,少女夜小染只是笑了笑,「你這麼說是要博取我的同情嗎,」

許濤搖頭,「如果我真的贏不了你……你就殺了我吧,至少那樣我也能到冥界去……」

許濤說得很悵然,似乎視死如歸,青風戰神都說自己絕對贏不了前者,他確實很擔心,很憂慮,

不過,旋即許濤猛然一巴掌打在自己臉上,並罵道:「說什麼胡話,混蛋,一定能贏,」

「來吧,我不怕你,」許濤猛一抬頭,怒視夜小染,

許濤這一舉動,夜小染看了不禁覺得好笑,但卻又笑不出來,她最後說道:「你是我遇到的唯一一個令我感興趣的同齡人,僅憑玄陽高級修為施展兩門神通,這也是我為什麼不惜兩粒大還丹也要和你較量的原因,但並不是說我有被你打敗的可能,你要記住這一點,」

說著,夜小染還饒有興緻的笑了笑,在她眼裡,許濤就像是玩物一般,比較奇特的玩物,並不是對手,不然夜小染也不會只拿一把一等法器都算不上的素劍,

許濤也知道,自己完全被小看了,但他無論如何都要與之一戰,哪怕戰死,

「我讓你先出招,」夜小染素劍一掠,說道,

這時,周圍眾人都把目光聚集到許濤二人身上,儘管按例來說,現在劍典挑戰賽已經結束,該是時候散賽了,不該繼續拖延,但現在沒有一個人離席,畢竟這一戰是高高在上的南靈王許諾的,而且這一戰的兩個人也都不凡,看點十足,

一個是打敗周子劍的新晉劍王,

一個是影襲劍宗的少宗主,

隱隱中,他們似乎代表著神界和魔界,

其實,南靈王就是這麼想的,不然他怎麼會給許濤這麼大的承諾,以最快速度達到冥界,這可不是兩粒大還丹能比的,須知,兩粒大還丹還遠遠請不動能撕裂空間裂痕的仙人出手,

方才夜小染在眾目睽睽之下邀戰許濤,就好像魔界向神界挑釁,而許濤推避,那不就變相等於神界怕了魔界嗎,這樣想的話,南靈王豈能無視,

況且現在這麼多神界達官貴人和三界名流在場,南靈王可不能讓他們產生這種想法,那對神界名聲不利,

所以,南靈王才出言「激勵」許濤,讓他接受夜小染的要求,並吩咐他不能輸,

這樣一來,就表明神界並不怕魔界了,南靈王的目的也就達到了,而南靈王吩咐許濤不能輸給夜小染,也只是激勵他一下而已,影襲劍宗的少宗主會是何種妖孽,他南靈王會不知道,

放眼歷往劍典,影襲劍宗派來觀看劍典的代表,哪一個不是可以輕易擊敗劍典劍王的,哪一個會沒有超然實力,更何況這次影襲劍宗派來的代表還是「少宗主」,會差嗎,除非影襲劍宗現任宗主吃錯藥了,想丟臉一回,

此刻,南靈王正坐在輝煌房屋中,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似乎他已經知道這場比試的結果,之所以要看,只是因為有雅興而已,

「父王,」忽然,坐在南靈王身邊的他的世子問道:「您為什麼要那許濤和影襲劍宗的人較量呢,您是非常清楚的啊,歷往劍典上都少有劍王能打敗各大世界派來的代表,」

聞言,南靈王沖兒子溫和的笑了笑,道:「這其中的道理,我說與你聽你或許會覺得父王可笑,但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要知道,神王宮那些大人們很在乎名聲,如果這事讓他們知道了,又要叨嘮父王好一陣了,」

「哦,到底是為什麼啊,」

南靈王解釋道:「這麼說吧,那影襲劍宗的人算代表魔界,而那許濤算代表我們神界,剛才就好像魔界挑釁神界,你說,神界不應戰行嗎,」

聽了南靈王的解釋,那英氣十足的少年也就明白過來,「我懂了,呵呵,那這不等於是自找不快嗎,那個許濤雖然不同凡響,但畢竟還差許多火候,就修為上來說,他還不是玄陽階級最頂尖的,可我聽說,影襲劍宗這個少宗主可是已經半隻腳踏入及道境界了,堪稱玄陽無敵,」

「哈哈哈,」南靈王大笑不止,「父王確實是自找不快,但許濤敗給她總比推避的好,這樣至少那些大人們就無話可說了,他們也知道,我們神界的劍王很少敵得過魔界的代表,」


「為什麼呢,我覺得我們神界的劍王們有很多還是不錯的,像這屆好像也有一個半隻腳踏入及道境界的天才,」

「那只是他天賦好而已,要知道一個人的實力,修為天賦占的份量可不大,像剛才,玄陽巔峰修為的周子劍不也還是敗給玄陽高級的許濤了,我們神界的年輕一輩之所以要差魔界的一籌,主要是因為心不夠狠,」

「心不夠狠,怎麼說,」少年很詫異,

「就拿影襲劍宗的這個少宗主來說吧,我相信如果許濤讓她失望的話,她敢當場殺了許濤,毫不顧忌我們在看,試問這屆劍典有誰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人,」

南靈王又道:「我們神界的教育就是太柔和了,魔界則是殘酷,這樣他們培養出來的年輕一輩,是我們拍馬也不及的,」

「明白了……」南靈王世子點點頭,卻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南靈王最後道:「待會兒那少年許濤輸了比賽后,就讓他和你一起去冥界吧,反正也是順便,而且,許濤是個人才,假以時日必定是一方豪傑,賣他一個人情何樂而不為,」

「沒問題……」

南靈王父子這邊才討論完,平台上的許濤和夜小染就已經劍拔弩張,隨時可能交鋒,

而夜小染既然說要讓許濤先出招,他也不會客氣,畢竟許濤也算明白過來,夜小染的強大絕對超乎尋常,半點大意不得,

「讓我先動手,那麼這第一招就用增幅法術吧,」許濤暗想道,

如果是和常人戰鬥,對方說先讓一招,一般人都會想用超強攻擊手段,先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許濤本打算也這樣做的,可細想后卻改變了主意,

許濤最強的攻擊手段就是「開炎裂屍劍」,可這一招連周子劍都搞不定,對夜小染肯定也不起作用,如果貿然使用,那隻會耗光許濤的元陽之力,那許濤也就玩完了,

所以,用增幅法術是最保險的,

只是,玄陽階級的增幅法術許濤還沒有學習過,而他最強的增幅手段,虛明,在他還是玄陽中級法師時修為提升都不大,現在他是玄陽高級法師,那增幅程度肯定是微乎其微了……

「赤帝修羅化,」

許濤一聲暴喝響起,同時把黑紋重劍丟到一旁,雙手空出來后連連結印,

見狀,夜小染很是疑惑,她對這個法術根本不了解,而且,她對基礎法術都知之甚少,

要知道夜小染出身名門,從小修鍊都是為了法決或是神通打基礎,學習基礎法術對她們這類名門之後來說,就是浪費時間,


夜小染疑惑,但趙彌虹和炎無雙可是心知肚明,當下他們不禁大跌眼鏡,赤帝修羅化在華成階級都趕不上虛明,現在許濤卻用它而不是虛明,真叫人匪夷所思,

劍王高台上,林三千和周子劍也是遺憾不已,他們都親眼見過許濤使用虛明法術,而且後者還是親身面對過,可現在許濤使用的這增幅法術,明顯沒有虛明高明啊,

許濤為什麼會如此呢,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隨著許濤結印,火紅色的氣流宛如火焰般從他身上升騰而起,並在他身後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的人形模樣,

夜小染在一旁靜看著,她感覺許濤的氣息依然平緩,似乎修為提升不大,那他為何多此一舉,

「呀,」

許濤猛然一怒,雙手相交又甩開,同時,他身後的火焰人形竟轟然潰散,好似炸開了一般,四下衝擊,

隨即,一股十分強大的能量,從潰散的火焰人形中衝擊到許濤體內,彷彿重擊一般,讓許濤腳步微移,

而後,許濤雙目大睜,似乎很痛苦,在許濤麥黃色中帶白皙的臉上,忽即湧現出一片潮紅,如火焰一般,又轟然而散,

嘶……唦……

一道古怪的聲音響起,然後許濤的樣貌竟就開始變化,

雪白長發,黑眼,紅眸,金瞳,紅色眼影,壯實的身形,似乎和完成了赤帝修羅化一樣,但卻顯得更加酷肖,準確的說是具有殘暴氣息,許濤現在的樣子好像隨時都可能發狂,發瘋,把眼前的一切摧毀一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