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谷雪的語氣相當的不耐煩。

「谷隊,外面來了一群烽火會的人,他們要進入現場!」警察有點為難。在濱海,誰都知道,烽火會的勢力有多大。就算是公安局的人,那也得給烽火會三分薄面。

「胡鬧,我們警察辦案,他們跟著摻和什麼?你去告訴他們,要是不趕緊的離開,那就是妨礙公務,蓄意破壞犯罪現場的罪名,統統的給我抓起來!」谷雪厲聲的說道。

雷軍拍了拍谷雪的肩膀,讓她冷靜下來,「谷隊,你先冷靜一下!這件事情,急不來啊!就算是你想要去安徽,那也得回去跟局長請示,還要省公安廳跟安徽那邊協調。這一來二去,都是需要時間的啊!」

「我管不了那麼多了!我有時間等,可是凌楓他有時間等嗎?」谷雪直接的沖了出去。

剛到了門口,就被堵在了警戒線之外的烽火會眾人給圍住了!

一看到管事的出來,而且還是他們的熟人,谷雪。焦急的楊雄,立馬的走了過來,也不顧那些境界的警察,直接的拉起了警戒帶,穿了過去。走到了谷雪的面前!

「谷警官,凌楓怎麼樣了?現在有線索了嗎?」

谷雪看了他一眼,「對不起,現在的場合,我是警察,我在辦案!我沒有任何權利義務告訴你任何的情況!現在,請你立即的退出警戒線之外,否則,那就是蓄意破壞犯罪現場!」

楊雄也激動了,「那好,那我們起碼的能夠作為受害人的家屬朋友?難道我們就沒有資格了解情況嗎?」

谷雪一時語塞,「對不起,我們現在正在偵查!無可奉告,來人,把他給我帶出去!」 烽火會的那幫情緒有點激動的人群,被警方給強行的驅散了之後。雷軍這才走到了谷雪的身邊,看著烽火會人離開的背影,不解的問道:「谷隊,你為什麼不告訴他們事情?如果告訴他們實情,說不定他們辦起來,會比我們容易的多!」

雷軍說的是實話,對付黑社會,讓黑社會自己的去做,那才是最能立竿見影的。跨省追繳黑社會,那可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光是兩地的警方協調,那就是一個複雜的流程!而且,徽幫在安徽得勢力如此的強大,當地的警方,很有可能已經被他們收買,一旦包庇起來,那他們去根本的沒有任何的作為!

唯有用黑社會的辦法,才是最為實在的。

「不行!」谷雪乾脆利落的說道。「你認為他土龍敢如此的在濱海光天化日之下的槍戰綁架凌楓?不就是仗著他的勢力比烽火會更加的強大嗎?」

沒想到,現在已經情緒如此激動的谷雪,竟然還能夠想到這一點。

徽幫的勢力,那可是比烽火會強大的太多了!

谷雪是擔心,如果烽火會的人知道了,綁架凌楓的,就是徽幫的土龍,那以他們對凌楓的關係,那一定會衝動的做出傻事來!不顧蚍蜉撼樹的找土龍要人!到時候,就等著全軍覆滅吧!

烽火會可是凌楓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沒有人比谷雪更加的清楚,凌楓的不容易。她也不想看到凌楓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基業,就這麼的毀於一旦!

「好了,雷隊,彙報的事情,就交給你了!一會現場勘查完畢,你就去跟我父親彙報!我先去安徽,查探一下凌楓的消息!」谷雪一意孤行的上了警車,直接的一腳踩下油門,急轉彎,開了出去。

雷軍是站在那裡干跺腳啊,雖然自己才是正隊長,谷雪是自己的手下副隊長。但是,他這個正隊長,還真是管不住她!

谷雪的車子,剛開出去,到了一個路口,速度很快的她,突然地看到了車前一個人影。嚇得全身冷汗的趕緊的踩下了剎車!

就在她抓住方向盤的雙手全是濕汗,緊張的眼睛盯著車前的時候!

車門一下子被拉開了,一個穿著風衣,套上了衣帽,低著頭的人影,坐進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聽到了關門聲的時候,谷雪才猛地驚醒,下意識的拔出了手槍,指著副駕駛位置上的人影,「你是誰!」

「如果你拔槍的速度,再快一點,說不定還有一絲的機會能夠傷到我!但是現在沒有可能!」副駕駛的位置上,縮在衣服里的人影,摘下了帽子,轉過頭,看著谷雪。

「是你?」谷雪難怪剛才聽她的聲音耳熟。當看到了她的廬山真面目,竟然還真的是妖嬈。

「很意外嗎?」妖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酷的笑容,絲毫不符合她的妖嬈風格。

「你是要阻止我去找凌楓嗎?」谷雪冷靜了下來。臉色一副不容商量的看著妖嬈。龍組的辦事能力,她是略知一二的。凌楓被綁架的事情,龍組那邊,肯定的已經知道了。所以,這才派妖嬈過來,阻止她去見找凌楓。

「既然你這麼的聰明,那就跟我回去吧!」妖嬈淡淡的說道。

「那凌楓呢?」谷雪追著不放。

「你就放心吧!凌楓的事情,頭兒那邊已經都清楚了!我相信,他也早就準備好了到底的應該怎麼做!」妖嬈安慰的說道。這還真是難為妖嬈了,讓她動手,她可以輕鬆的殺谷雪一百次。讓她魅惑男人,她也可以甩這個即使長得比她還漂亮的谷雪八條大馬路。

但是,讓她來干這種專業不對口的勸人,隔行如隔山啊!

「你相信?」谷雪難以置信。「我要的不是你的難以置信,我只要凌楓的安全!哪怕是你們的那個頭兒,親自的來給我拍著胸口保證,那我也不會相信。我相信的只有一點,那就是我可以好好的看著凌楓站在我的面前!」

「谷雪,你現在也不是外人了!你應該知道,我們是從事的什麼職業!難道你到現在,還不了解我們龍組的能力嗎?只要是龍組想要做的事情,難道還有做不成的嗎?退一步講,就算是你不相信龍組,你起碼的也應該相信頭兒吧!他的能力,那可是比你我想象的更加的厲害!凌楓而且還是他唯一的看得上的徒弟,他難道的會置凌楓的生死於不顧嗎?」

妖嬈耐著性子,跟谷雪磨嘴皮子。心裡卻在暗暗的祈禱,谷雪妹妹啊,你就聽話吧!我就要壓不住性子了!

「不管武曲多麼的厲害,我還是堅持我的做法!在我沒有親眼見到凌楓安全之前,我不相信任何人!即使是他的師傅!」谷雪還是非常的執拗。「我是警察,於公於私,我都有責任救出凌楓!」

「唉,你個丫頭,怎麼的就這麼的執拗呢?」妖嬈終於的急了。「頭兒就在你的車窗外,你自己的跟他說吧!」

谷雪一掉頭,看向窗外。

妖嬈趁機的一記掌刀,劈暈了谷雪。無奈的搖了搖頭,這麼輕鬆的就解決了這個丫頭,早知道會有這麼的輕鬆,她就不跟她廢話了,上來就一下子劈暈,讓自己也省點力氣!

「就這麼點警覺性,還想跑到徽幫去救人?丫頭啊,我在救你啊!」妖嬈將谷雪塞到了後排,自己做到了駕駛位上,開著車,一個漂亮的毫不拖泥帶水的漂移轉向。 「尼瑪,去把這個廚師給我照過來,問問他的手藝,是不是跟濱海大學食堂的師傅學的啊,怎麼這麼的難吃?」

「你們他奶奶的都盯著我看什麼?這什麼眼神?我知道,你們這是嫉妒我長的比較帥,沒辦法,天生麗質,爹媽給的。可是你們一群又不是女人,這樣看著我,成心的想要噁心我是吧?」

「老子要吃鮑魚,尼瑪,要是沒有兩三隻三頭鮑讓我隨隨便便的嘗幾口,你他媽的成心想要把我餓得苗條了是吧?」

。。。。。。。

。。。。。。

咋咋呼呼的一聽,還以為是哪個富家的紈絝子弟。但是如果知道這就是階下囚的凌楓,會不會令人咋舌?都已經這樣的被人家給軟禁了,竟然還這麼的囂張!

徽幫的那群負責看守凌楓的手下,都已經換了好幾撥,凌楓的嘴上功夫,那就是饒舌的唐僧啊。那些看守氣得差點吐血,恨不得一起的衝進來,將這個凌楓給碎屍萬段,還世界一個安寧!

但是土龍下了死命令,雖然凌楓現在被他們給控制了起來,但是,必須的以禮相待。

這不,凌楓才可以得寸進尺的如此囂張!

光是這個飯菜,廚師已經換了多少個了,不管什麼樣的廚師,做出來得菜,都被凌楓噴得狗血淋頭!

憋屈的是,土龍還是對凌楓的無理取鬧,有求必應。特地的從各地找來了川菜粵菜魯菜淮揚菜的各方面的頂級大廚,來給凌楓做飯!

可是凌楓那是純心的在找茬啊!根本的就不是廚師的問題,而是他這張嘴的問題!

「行了,你也別喊了!被你這麼的一天的吼,傷口都扯裂好幾次了!這樣可是會留下傷疤的!」何葉又是關心,又是感覺到好笑。

「何葉,你說這個土龍到底的是怎麼回事?他媽的把我們給請過來,卻不敢露面!你說,他是不是看到了我的帥,已經沒臉見人了?沒想到啊,我凌楓也終於的體會到什麼叫做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了!」凌楓無限自戀!

「得了,你還真是自戀!一點的都不知羞恥!過來,我再給你換一下紗布!」何葉小鳥依人的拍著凌楓的肩膀,幽怨的說道。

「沒事,這點小傷而已!一個男人的身上沒有一把拿得出手的傷疤,還好意思說自己是一個男人嗎?只要不是傷在臉上,毀了我這造物主創造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帥氣臉蛋!或者是傷在了一個男人能夠證明自己男性的器官上。不影響下一代的繁衍,這就沒問題了!」凌楓那是滿口的胡話。

說完,還趁機的揩了何葉的油,那得意的小嘴,都笑得咧開了!

「一邊去!」何葉假裝慍怒的拍了一下他的豬油手。「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還這麼的沒規矩!」

凌楓撇著嘴,悻悻的收回了手,「你可是我的女朋友,將來的老婆。難道我連這點的甜頭都沒有嗎?」

「那也得分場合跟地點!」何葉強調。

「哎呀,難得如此的良辰美景,難得如此的單人房大圓床,我們要是不趁機在這種不需要房租的地方好好的做一點命中注定做的事情,那還真是對不起人家那隻土蚯蚓的良好用意啊!」凌楓很是失望的說道。

超級兵王混都市 對於凌楓來說,雖然現在何葉已經是他名正言順的女朋友。但是,對於自己的這個愛不釋手的女朋友,凌楓也是無法的拿出自己男子漢的氣概啊!有時候,何葉乖巧起來的時候,可以讓他上床,讓他行使男朋友的一些vip特權。

但是,更多的時候,凌楓還是會被踹下床的。他根本的琢磨不了何葉的古怪特性。完全的不按常理出牌啊!從常規來看,只要有了第一次之後,那麼後面的第二次第三次直至第n次,那都是水到渠成的。

可是,這些常理,在何葉這邊,完全的不尋常了!

搞的凌楓現在,還很是苦逼啊!即使是現在他們二人,同時階下囚。雖然土龍為他們創造了良好的培育下一代的機會,但是,何葉卻不給他這個機會!

睡在地上的凌楓,輾轉反側的睡不著,看著側卧在床上的何葉的後背,一下子就想入非非了!

「小葉葉啊,現在才晚上八點鐘啊!不會就這麼的睡覺吧?唉,房間里沒電腦沒電視的。要不我們找點樂子!」凌楓色咪咪的小聲說道。

側卧在床上的何葉,沒有絲毫的動靜,也沒有回答凌楓。

凌楓很是索然無味的躺了下來,故意的在地上發出很大的嘆息聲!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啊,凌楓的這戲沒有白演啊!突然,床上的何葉發出了一絲的動靜,「上床來睡吧!」

一聽到這麼的一聲,凌楓頓時全身熱血沸騰啊,直接的從地上跳了起來,崩上了床,掀起被子,鑽了進去,動作那是一氣呵成啊!

本來服服帖帖的被褥,一下子被凌楓給拱成了一座小山!

「嘿嘿,小葉葉,我來了!今晚,就讓我們好好的享受土蚯蚓為我們準備的良辰美景的二人世界!**一刻值千金啊!你知道我凌楓可是個嗜錢如命的人,一秒鐘都不能浪費啊!」被窩裡傳來了凌楓的猥瑣好色的污穢之語。

「別胡鬧,就不能安心睡覺嘛!現在我們可還在別人的軟禁之中。你難道不想著趕緊的想辦法離開這裡,還有心情做這種事情?」這個時候的何葉,都顯得比凌楓緊張的很多。

「既來之則安之嘛!我們是階下囚的事情,已經成為了不可更改的事實。與其在這裡擔憂,在這裡不安,倒不如好好的享受現在的階下囚的生活。你開心也是階下囚,不開心也是階下囚。何必的跟自己過意不去呢?」凌楓的心態著實的不錯。不愧是千錘百鍊的從監獄里看守所進進出出跟自己家一樣啊。這心態,杠杠的好啊! 「我生氣了!」

凌楓的臉色,的確的是生氣了,坐在椅子上,嘴裡斜叼著一根香煙,氣得全身發抖,都忘了點火了。

而此時,坐在他對面的土龍,則是摘下了帽子,從風衣的口袋裡,拿出了鋥亮的打火機,湊到了他的面前,給他點起了火!

「我需要的不是火,而是降火!」凌楓抽了一口煙,還是非常的生氣。

土龍尷尬的一笑,「對不起二位,我實在是沒有想到,如此唐突的過來拜訪,打擾了二位的好事!我道歉!」

土龍的樣子,怎麼說呢? 浮生若夢 給人的第一感覺,那就是乾淨。雖然他長的離帥氣還有一定的距離。但是他的笑容,卻是非常的乾淨。跟整個人的氣質,渾然一體。

這樣的人,如果走出去,絕對的無法讓人想象,他就是黑社會。黑社會的人,不應該個個都是凶神惡煞的樣子嗎?就是凌楓這樣的,那也是殺氣出來的時候,跟個殺神一般的黑社會!

「道歉有個屁用啊!都被你已經給打擾了!」凌楓喋喋不休的說道。

何葉尷尬的坐在床邊,有點手足無措,的確,遇到這種事情,還真是蠻尷尬的。她現在都後悔,剛才怎麼的就心軟了,讓凌楓上了床。現在好了,丟人了!

倒是凌楓,不但不覺的尷尬,反而是還理直氣壯的教訓別人!

這就是有節操跟無節操的區別啊!

「你怎麼跟龍哥說話的?」

土龍對凌楓的反應,是一點的都不介意。但是他身邊的一個留著大鬍子的男子,卻沒有那麼好的脾氣。在他眼裡,凌楓算個什麼?不就是一個小小的烽火會的幫主嗎?跟他們的徽幫,那簡直的就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徽幫的任何一個分舵,都可以滅了這個烽火會!

「你先出去!」土龍回頭,語氣很是輕鬆的對大鬍子說道。

「龍哥,這。。。。。。」大鬍子看了凌楓一眼,有點不放心。

要是就留下土龍跟凌楓兩個人,那可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出去!」土龍語氣依舊的平淡。

「是!」

大鬍子走了出去之後,何葉也很是明事理的選擇了迴避,關上了卧室的門,讓他們兩個男人,談正事!

「說吧,這麼晚的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凌楓不以為然的翹起了二郎腿。他似乎根本的就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是階下囚的身份。

「凌楓,我很奇怪,你為什麼沒有感覺到好奇?我土龍為什麼的會對付你?」土龍笑眯眯的看著凌楓。

這樣的開口,算是兩個人的談話,正式的開始了。

「應該不是我勾結日本人的事情吧!」凌楓自嘲般的低下頭說道。

「哦?何以見得?」

「廢話,這還用猜嗎?如果真的是因為我勾結日本人的原因,你只要殺了我,這樣我的烽火會就會不攻自破!你們的目的也算是完成了!但是你沒有殺我,而是把我抓到了這裡!那就只能說明一點,你土龍另有目的!」凌楓不喜歡跟他繞彎子。有什麼話,趕緊的說完,好讓這個土龍趕緊的滾蛋,自己還要把剛才準備辦的事情,給趕緊的辦完。

「厲害!」土龍很是讚賞的鼓掌。「都說烽火會的凌楓,智勇雙全!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

凌楓很是乍舌的看著土龍,看到凌楓這樣的表情盯著自己,就是土龍,自己都有點懵了。是不是自己的臉上有什麼東西?

「我說土龍啊,你是不是吃飽了撐著蛋了啊?大晚上不惜破壞我剛剛準備進行的好事,就是為了進來拍我的馬屁?」凌楓那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啊。

「呵呵!」土龍都有點尷尬的一笑。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可就生氣了啊!」

「凌楓,那好,既然你這麼的著急。那我也就不賣關子了!我之所以用這樣的方式,將你請過來,那是有著一件非常著急的事情!」土龍的臉色也嚴肅了下來。掏出了一樣東西,放在了桌上。

凌楓的眼睛,頓時一亮,這樣東西,他再熟悉不過了。

「鑰匙?你也有?」

「不錯!這把鑰匙,就是我們安徽徽幫的傳承寶物。誰擁有這把鑰匙,誰就是幫主!這一點,早已經不是秘密了!」

凌楓如遭電擊,「難道這鑰匙,一直的就是你徽幫的?」

「這一點,我也不知道!當我從前任的幫主手中接過鑰匙的時候,他這樣跟我說過。只要是誰集齊了鑰匙,誰就可以號令黑道,無人敢不臣服!慚愧的是,直到今天,我還是對此毫無頭緒!直到,有一把鑰匙,出現在了你的手裡,我這才看到了希望!」土龍的眼神中,充滿了激動。找了這麼多年的線索,現在終於的出現了。他能不激動嗎?

凌楓恍惚,這鑰匙,一直的都是燙手的山芋。誰拿到手,那就必須藏得嚴嚴實實的,一旦泄露出去,那就是等著遭殃吧!多少人,因為這把鑰匙,而丟了性命!

也只要實力如同徽幫的大幫派,才敢如此的明目張胆,將這把鑰匙作為傳承之物。底氣十足啊!

「你想要我手中的鑰匙?」如果凌楓現在還不明白土龍的意思。那就太對不起自己的智商了。

「凌楓,我不是想要打擊你。只是想要善意的提醒一下你,這種東西,你現在的實力,最好的還是別想著擁有。 我靠美貌征服娛樂圈 燙手的山芋,不是誰都能拿的起的。現在對你來說,擁有這東西,那就是給你惹上後悔一輩子的災難!」

土龍說的話,凌楓自然的可以理解。這就像是古代帝王手中的玉璽,誰都想要得到,但是不是誰得到,都能成為帝王的。如果一個平頭老百姓得到了這玩意,那就是一個死字!

只有到了能夠保護得了這玩意的人手中,它才能最好的發揮出這東西的價值!

「行了,土龍。你的如意算盤的確的很好,你的話也的確的讓我心動了!但是,我還是沒有辦法答應你!」

「凌楓,你先別著急拒絕!我土龍從來不喜歡仗勢欺人,強迫別人!如果你願意把你手中的鑰匙給我,那我可以給你回報!比如這一次的聯盟討伐烽火會的事情,我土龍可以幫你化解!」

土龍的條件,的確的讓凌楓心動了! 「難道這樣的條件還不能讓你心動嗎?」土龍不理解的看著凌楓。

凌楓冷笑,站了起身,「土龍,的確,我凌楓現在遇到的最大的危機,就是這些各地的大佬們對我烽火會的不容!你如果能夠出手幫我,那憑藉徽幫的勢力,的確的有可能幫我們化解危機!但是,我也的確的無能為力!不管你開出什麼樣的價碼?」

土龍的臉色有點不悅,「凌楓,難道你也想染指這鑰匙背後的秘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