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秦老生日,我希望你們有什麼事情,等秦老的生日宴結束之後再說,給點面子。」

高天亮冷冷的望著典褚,聲音不帶一絲感情的道:「不好意思,你應該知道我的工作是什麼!」

「我今天來這裡是為了工作而來,誰的面子都沒得給。」

「滾開,我們要進去抓人!」

典褚聞言臉色也沉下:「今天是秦老生日,你不要找不愉快,有什麼事情,都等宴席結束再說。」

高天亮冷冷的道:「不好意思,我辦案素來都是百無禁忌,誰在我這裡都沒有特權,我來這裡是抓人的,沒有等宴會結束才抓人的習慣。」

「好狗不擋路,你最好現在就給我滾開。」

典褚勃然大怒:「我跟你好好說話,你不要覺得我好說話。」

「既然你給臉不要臉,那我也用不著跟你客氣。」

「我現在也把話說清楚了,今天是秦老的重要日子,誰都不能在他生日宴上鬧事。」

「你們最好現在就給我滾。」

「等生日宴結束了,你們愛抓誰就抓誰。」

高天亮冷冷的道:「我得到的命令是現在就抓人,既然你阻撓我,那就別怪我得罪了!」

旁邊的虎衛見狀不對勁,眼看典褚跟高天亮就要幹起來了。

有虎衛立即悄然離開,快步的跑進去給陳寧報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李寒松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地方了,又或是一直撞把腦袋撞暈了眼睛看花了,不然怎麼在蘇北房間看到蘇子素。

蘇子素不是早就離開了么,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裏。

只是下一刻又看了看,確實是這兩人啊,難道蘇北動不動就在別墅閉關,其實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

李寒松原本不怎麼靈光的腦袋似乎突然開竅一般,一時間竟是浮現出各種畫面,腦補出一幕幕催人淚下又吸人眼球的故事。

下一刻,李寒松突然意識到自己有些多餘了,而且自己撞破這等隱秘,不會被滅口吧。

想到此,李寒松急忙說道:「我什麼都沒看見,我來這幹嘛,啊,我好像走錯房間了。

我這就走、這就走。」

一邊說着,一邊急忙朝外退去。

蘇北臉色漆黑,你說什麼都沒看見的時候眼睛能不能不要一直盯着蘇子素看,沒看人家都害羞了么。

「行了,把你腦袋裏腦補出來的劇情全部清楚乾淨,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你別亂想,蘇子素只是過來送能源石。

諾,那邊一個大麻袋,一百斤修鍊能源石。」

「我懂,我懂,只是送能源石,我也沒想別的。」

李寒松瞥了眼旁邊的大麻袋,不斷點頭應着,只是表情只透露出兩個字,我不信。

真當他傻啊,送能源石,隨便派個人就行了,需蘇家大小姐親自過來么?

這兩人要是沒姦情,他把自己名字倒著寫。

不過蘇北是天帝,那蘇子素算什麼,王母么,或者天後?

話說蘇子素會不會也是復生武者,當年王母復生,今生相遇,一見面如乾柴碰烈火,舊情復燃,重溫千年萬年前的愛情?

要不然,根本沒理由解釋兩人怎麼好上的啊。

總共就見了那麼幾次,他也在場,憑什麼看上了蘇北看不上他。

蘇北揉了揉太陽穴,感覺自己三叉神經好痛啊。

不用想就知道,李寒松這腦補帝又在胡思亂想了。

「行了行了,什麼都沒有,你別亂想了。

還有,你來找我做什麼?

有事說事,別整這些沒用的?」

李寒松這才起來這次過來的正事,直接說道:「前幾天魔武唐峰突破宗師了,算上之前的呂鳳柔和李長生,魔武一次性多了三次宗師,也算是華國的大喜事。

剛剛方平打電話通知了,四月二號,也就是後天,在魔武舉辦宗師宴,讓我們過去。

我這次過來就是提醒你準備下,後天宗師宴,明天下午或者後天早上我們一起過去。」

蘇北點點頭,又有些疑惑問道:「方平怎麼不直接打電話給我,還要你來傳話?」

「畢竟是正式邀請,宗師那應該單獨通知了,我是京武武道社社會,學生方面他通知我更加正式。」

其實李寒松說的也只是一個方面,自從上次在蘇北這遭到打擊后,方平已經下定決心,如無必要,絕不再主動打電話給蘇北,絕不主動炫耀。

他感覺自己就是越王勾踐,他要苟,他要卧薪嘗膽。

現在才六品呢,未來的路還很長,他就不信超過不了蘇北。

蘇北不知道方平的想法,不過清楚魔武這個宗師宴京武還是得派人去一下的。

京武、魔武雖一直不怎麼對頭,但這是整個華國的喜事,京武若是不去,倒是顯得不識大體。

就如之前京武的宗師宴,魔武哪怕人員緊缺,也還是派了李長生過來。

至於蘇北他,也對這次宴會很感興趣。

長生劍客斷長生,如果劇情沒變的話,這一次,應該就是李長生踏上萬道合一的道路了吧。

南江地窟可以算是李長生的重生,但是萬道合一,才是李長生真正綻放光芒的時刻。

現在的李長生說是偽八品,但是連錢嶸都打不過,七品中還有不少人強過頭,可萬道合一后,將迅速擁有八品、九品的戰力,等到了明年、後年,也是一個破九的強者啊。

「宗師宴,蘇師兄,要不我也去湊湊熱鬧?」

蘇子素眼睛一亮,頓時期待地望着蘇北。

一旁,李寒松直接開口說道:「沒問題的,方平說了,這一次可以帶家屬的。」

蘇北臉色一黑,要不是擔心把別墅撞壞了,他早就一腳踹出去了。

蘇子素也是一陣嬌羞,臉色通紅都有些不敢看蘇北了。

「鐵頭,我感覺你最近很有問題,在五品巔峰停了這麼久,應該是修鍊出了岔子。」

「嗯,出岔子了,哪裏出問題了,我感覺自己狀態很好啊?」

提起修鍊,李寒松也是認真起來,開口問道。

他倒沒覺得自己哪裏出了什麼問題,一直沒有突破這才是最正常的狀態啊。

他五品巔峰是一步達到的,現在還要穩固境界呢,再說了,五品巔峰到六品,哪是想突破就能突破的啊。

蘇北望着李寒松,直接說的:「我感覺你遲遲無法突破,就是皮有點緊了。

等會我兩不妨過兩招,我也好給力鬆鬆皮。」

李寒松頓時渾身一緊,連忙搖頭說道:「不用了不用了,我現在很好。」

說完,便直接往外走去。

「蘇師兄,那魔武宗師宴,我能去么?」

或許是被李寒松打趣的哪怕現在只有他們兩人了,蘇子素還是臉色羞紅,小聲地問了一句。

看着一臉期待的蘇子素,蘇北又是無奈又是好笑。

「行,今晚你先在這住下,明後天我們一起去魔武。」

蘇北頓了頓,補充道:「以鎮星城的名義,也不知道方平有沒有邀請鎮星城呢。」

得到蘇北同意后,蘇子素也是笑得眼睛都眯了起來。

蘇北看着看着,竟也是感到一陣莫名心動。

在這個世界待久了,看到的都是凌依依這般女武者,還真有點忘記了女人的溫柔是什麼。

也許只有鎮星城這種地方,才能找到如子素這般不同於外界的女武者吧。

溫柔、善良還容易害羞。

又或是身嬌體柔易推倒?

要是一直生活在外界,哪怕如陳雲曦這般,初時多好的一軟妹子,可惜後來被導師逼、被同學刺激,最後都變成什麼樣了。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剛剛才舒醒過來的白淑敏聽到金有根的話,臉色慘白,眼淚在眼眶裏搖搖欲墜。

蘇青辭覺得金有根變化很大,剛剛幾句話,他用了不少成語,不像是一個大字不識幾個的人。

但他說的話裏面同樣有些刻薄,這樣形容一個姑娘,有些沒風度。

「還沒恭喜你和白小姐定親的事情!」蘇青辭雖然聽的有些不舒服,但白淑敏的言行也確實過分,不能光指責金有根說話難聽。

「唉……喜從何來!都是孽緣罷了!」金有根嘆了一口氣。

「……」蘇青辭以為金有根能娶到白淑敏應該會高興,畢竟單以金有根的身份,沒有之前白淑敏出事,他是不可能娶得上縣令家的小姐。

「你真覺得我和白淑敏合適?」金有根見他神色複雜,自嘲的笑道。

「……」蘇青辭訕訕,說不出話來。

「若是換做蘇舉人是我,是否願意娶她?」金有根問道。

「……」蘇青辭沉默了下來,他是肯定不願的,即使被迫負責,也是心不甘情不願。

白淑敏心裏的期待一點點冷了下來,即使蘇青辭和金有根換一個身份,蘇青辭也不願意娶她……

白淑敏捂住嘴,淚水拚命往外流,蘇青辭嫌棄她,金有根這種爛人也嫌棄她!

金有根掃了一眼馬車帘子,聰明的話,她從現在開始就老實一點,不然往後,他有的是手段收拾她!

對於這種想爬別人床的未來妻子,金有根臉色也跟吃了屎一樣難看。

金有根將蘇青辭送到梅隴城門口,將白淑敏送回了白府。

白淑敏一身狼狽的從馬車裏下來,一句話都未跟金有根說,直接進門。

金有根也下了馬車,求見白夫人。

金有根這次拿了一套美人香的產品送給白夫人金媚娘。

美人香鋪子自從金梨出事之後就再未開張過,市面上美人香產品可遇不可求。

金有根這套產品送到了金媚娘的心坎上。

雖然金玉娘也有給她送美人香,但是金媚娘總覺得她出於私心,把更多的美人香留給她自己用,不然為什麼以前她保養的比金玉娘好,而現在金玉娘卻看起來比她保養的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