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是回不去了,找個地方住吧。」但唯一能給我們地方住的,只有釋塵其他人我也不認識。

占星老頭會預言到我的情況嗎?釋塵會主動來嗎?

突然我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我太依賴釋塵了,遇到困難總想著他會來救我,但他和我之間什麼都沒有,更沒有所謂的靈魂感應之類的東西。

現在還得自己找地方住,最主要的是身上的浴巾。

「我還是給占星老頭傳個話,讓他給我安排一下。」氣敗壞了!三更半夜沒地方住,還好我的能量足夠可以維持溫暖。

占星師的精神力本來就要好一些,給他穿個話不是問題,問題是他會讓誰解決這個難題。

這次來的是一個女孩,眉目清秀,可愛可親的樣子。

「是占星師莫離小姐嗎?」她走到我身前,小臉認真的望著我。

「嗯,帶我們去吧。」

女孩在前面領路,我裹著外套和萊傑緊緊跟著,這哪裡還有空房間?

「就在這樓的二樓,是個小公寓,你們諒解。」女孩沖我友好的眨眨眼,隨後就離開了。

回頭看了看萊傑,在他的帶動下進去了這黑乎乎的屋子。

說實話,我莫名的怕黑,總覺著黑暗裡有看不到恐怖。

「將就的住下吧,明天一早我先回去把你的衣服拿給你,然後再一起回去。」萊傑的態度不容拒絕,不過他考慮的很周到,解決了我的尷尬。

「明天我先看看七星殿的人走了沒,這事畢竟要小心。」找了床,但只有一張,沒關係,和萊傑睡在一張床上又不是第一次,我對他絕對的放心。

。 裹著浴巾先在床上躺下,搶佔過被子,雖然之前睡過一張床,但不是在同一被子里。

趁著萊傑在洗澡,悄悄地退下浴巾,那樣睡覺太難受。

那是什麼東西?在眼前迷迷糊糊,想看清,卻什麼都看不到。在哪?我身邊有什麼?為什麼沒有人,好孤獨,這該死的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噩夢驚醒后,發現躺在身邊的萊傑依舊沒睡,似乎在發獃的樣子,我沒理會,以為他只是單純的想心事,翻個身繼續睡。

又是一個噩夢,好似與剛才做的一樣。我回頭看了看萊傑,他已睡著了,嘆了一口氣,我並不想讓他知道噩夢的事情。

一個晚上做兩個相同的噩夢,這意味著什麼?

仔細想想,總是回憶不起來夢裡發生什麼事,可恐懼和無助感又是那麼真切,回過神來才發現被嚇出了一身冷汗,是這個屋子有邪,還是有大事要發生了?

翻看了萊傑的手機,顯示著5:49,不早了,還是先起床吧。

用被子裹著身體,無所事事的在萊傑的手機上玩遊戲,不斷的闖關,不斷的破紀錄,等著萊傑醒來。

「天…它…我找……」太陽穴傳來陣陣疼痛,只聽到這樣斷斷續續的字,那聲音空曠而又遙遠,沙啞的男聲好像有些疲憊、痛苦。

是我的幻聽吧,可能是做惡夢沒睡好,我忍不住去想那個聲音想傳達的意思。

找?天?都是什麼?語句太模糊了,根本無法猜測原本的意思,明天問問站占星老頭吧,像這種精神力的東西他懂的多一些,會有答案的。

接著打遊戲,看看美劇,那個聲音再沒響起。

等萊傑醒來時,我正看美劇看入神了,他輕微的動作直接被我忽視了,好似就像往日的早晨,該幹嘛幹嘛。

「咳…早就醒了?」他的聲音好尷尬,什麼情況?「手機給我吧,我去幫你拿衣服。」

我拍掉他伸過來的手,沒好氣的看著他「找死啊?我先幫你看他們走了沒。」

用精神力搜索著那個房間的周圍,沒有七星殿人的任何氣息,應該是全離開了,在幻冰城的地盤他們也不敢胡來。

「去吧,手機留下!」

在一聲無奈的嘆氣之後,萊傑的身影消失了,他還是放棄了手機所有權。

昨晚的夢忘得差不多了,今天又有理由遲到了。天知道練習占星術有多累,比天天打架累多了!

占星主要運用的是精神力,聽說有的占星師占星過度,太陽穴會爆裂!

好好享受這短暫的早晨吧。

「叮!」誰按了門鈴?我用精神力查看他的氣息,還好是萊傑,終於把衣服拿來了。

「去換衣服吧,我們回去吃早飯。」衣服往沙發上一扔,轉身出了門外。拿著我的衣服出門果真讓他不好意思了呢,望著他的背影偷樂了一會,快速將衣服換上。

「換好了,走吧。」

。 「好睏!換床果真睡不好。」找借口解釋了我的黑眼圈,那場噩夢我可真不敢再睡,順便擔心一下我會不會失眠。

「回去再睡會,早上的活動我幫你取消。」

「不用了,我找占星老頭有事。」噩夢的事還得靠他,我用精神力查不到那聲音的來源。

終於到家了,還是家裡好,那地方讓我快瘋了。

我去簡單的洗漱,萊傑準備了早餐,可我沒有一點胃口,一陣厭食般的噁心感讓我直反胃。

「早餐我帶著了,時間來不及了。」匆匆的帶著早餐跑了出去,卻沒有去與占星老頭約好的地方。

坐在空曠草地欄杆上,撇著一小點的麵包喂鳥,自得悠閑。就這樣讓我逃避會,莫名的煩躁,莫名的焦慮,現在都暫時的消失了,以前的我是否在這一時刻又回來了?

我不知道,我連自己都猜不透,也許是忘了過去的自己是什麼樣的吧。

索性在地上躺下,看了看天空,有點想哥哥,現在好想依賴他,這樣生活壓力好大,我怕自己會承受不住。

釋塵他自己已經承受了很多的壓力,我擔心他再承受多一些就會垮掉。我不能依靠釋塵,等我和他的感情不是那麼曖昧不清的再說吧。

萊傑以後會有家庭的,他不是我親生哥哥,太依賴會嚴重影響未來的發展。

翻個身,在草地上滾了幾圈,身上都是乾枯的雜草根,看著渾身上下很臟我,一點也不討厭。

又順勢滾了幾圈才站起來,拍拍衣服上的泥土,往草原深處漫步,在空曠的地方說不定會遇到什麼驚喜呢。

一直走,不管什麼方向,憑著直覺往一個方向走去,期待著那裡。

稍稍的帶點能量前進,越來越快!

這個地方好像在幻冰城的邊緣了,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環顧了四周,依舊是空曠無際,難道有人想在這裡殺人滅口嗎?

「啊啊啊!」大地劇烈的晃動,裂開了不小的裂口,能清楚的看見岩漿的滾動,裂痕周圍的泥土不斷塌陷,最後留下個不可修補的痕迹。

裂痕離我不遠,但不足以傷到我,我依舊被嚇的不輕。

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靠近過去,在寒冷的地方總是忍不住的想靠近,更多的是好奇心。

看了看深淵地下的鮮艷,突然覺得好美,即使危險。

「不要靠近,這裡由我們處理!」遠處有很多的人帶著儀器快速朝裂縫來,不由分說一把拽住我。

「你們……」大地晃動的更厲害了,站在裂縫邊緣的我隨著塌陷的土壤掉進赤紅的岩漿里……

「有人掉下去了!」

「築起圍欄,控制住裂痕的擴張!」

「去稟報殿下!」

「不!查明女子的身份,這件事隱蔽處理!」

…………

。 好熱!身體要燃燒了!肺里難以呼吸,我想求生!拚命的吸收空氣中的氧氣,每一個細胞都在喧叫著要生存!

疼!好疼啊!皮膚好像被燒裂開了,甚至我感覺到了火苗在舔噬著我的肝臟,即使疼痛著,又帶有難以言說的興奮。

「用你的生命與我契約,我可以賜你所想象不到的巨大能量。」昨晚夢醒后的聲音再次響起,像被火烤的身體容不得我思考。

「快與我契約!」

身體索性放棄了所有反抗,接受炙熱的溫度,那些痛苦像蒸汽般消失,與其代之的是源源不斷的強大生命力,強大到無所畏懼。

在這強大生命力之下,被燒壞的皮膚以秒計的速度下在快速生長,沒有疤痕,更沒有疼痛。就連我身體里原本的能量也變得純粹,隱約帶著一些危險的味道。

這是什麼,讓我感覺這樣的好,是被人下藥磕嗨了嗎?

「有生命危險,去找治療師來!」

「她的內臟在被吞噬,絕對不能讓它繼續下去!」

我不知道身在何處,意識清晰后就聽見嘈雜的聲音,想睜開眼睛卻有一種力量阻止我。

「你與我的契約還未完成,這樣做只會傷到你的身體。」男人充滿蠱惑的聲音似乎離得更近了,就連呼吸都近在耳邊,難道他就站在我身邊嗎?

「你是誰?」我更不敢亂動了,契約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和我契約?很多的問題但不敢問,我怕多問了他會生氣。

「我就是你日夜所想的惡魔,你們口中的特洛伊。」什,什麼?!他真的選上我了!我都能聽見他語氣中的得意和壞笑!

「和我契約唯一不好的缺點是你看起來像個人格分裂的患者。」僅僅人格分裂?也許不會比這還遭了。

「那你呢?只是想支配我的身體?」

他沒有再說話,我敢斷定他就在這附近,他在做什麼?

身體的禁制好像消除了,我睜開眼睛看見了一片柔和的光,帶著夕陽的火紅,是寧靜美麗的傍晚。

「你,你的眼睛!」拿著藥品進來的女孩看見了我,手上的葯都不顧了,見著噩夢般的逃出去。也許是惡魔的緣故,我能感覺到她的情緒。

放任她逃出去的後果就是引來更多的人,他們將我鎖在病床邊,並且在我的周圍下了禁制。我的眼睛怎麼了?他們要對我做什麼?

以前看過的恐怖片都在這一刻回憶起來,我要成為傳說中的小白鼠了!!

我會被解剖,會被展覽示眾,太恐怖了!

「把她交給我,你們的治療醫術對她沒用,這件事不可張揚。」聽見這個聲音,我親愛的釋塵大人終於來了,他不會將我扔給變態醫生的。

禁制被揭開了,我緊緊的抱著釋塵,終於感覺到溫暖,我忍不住想哭。

「沒關係了,莫離,我在這。」他將我抱起,離開這群該死的醫生。

不知道他要帶我去哪,但我相信釋塵,他有辦法消除我和惡魔的契約的。

。 「釋塵,我是不是死定了?」我怕極了,特洛伊就等著我死,然後霸佔我的身體,如果現在死了,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惡魔不會要你的命的,但他的復仇本質會影響到你的心智,你心裡也會想著復仇。」釋塵溫柔的大掌覆在我的眼睛上,看不見路的我只能跟著他的指引走,必須完全相信他,講自己的一切交給他。

「好吧,你會把我關起來嗎?」

「就算到了要把你關起來的時候,我也會陪你一起關著。」釋塵的語氣信誓旦旦,我相信他說到會做到。當我聽到他說會陪我關在一起時,心裡除了感動就只有對他的愛意了。

「你…喜歡我嗎?」恐懼在心裡不斷干擾下,現在只要有一點溫暖就會抓緊不放手,更何況我的心上人。

「這個問題我們回去再談,現在不能讓人看到你的眼睛。」釋塵的聲音頓了一些,但我能感覺到他的手掌卻更溫柔了。

他對我有感情的吧,不然現在就會拒絕我了,想了想又開心了許多。

「我的眼睛有什麼問題?」上個小護士也是被我的眼睛嚇到的,現在釋塵又捂著它,難道我的眼睛變異了?

「只是變了顏色,是紅色的。」我仔細聽他的語氣,還好沒有嫌棄的意思「其實挺適合你的。」

謝天謝地,我越發肯定他喜歡我了,釋塵幹嘛不說,我都主動了他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依舊是蒙著眼走了一段時間,心想著還有多遠,就聽見他溫和的聲音「到了。」

他的手掌離開了我的眼睛,這裡是……

「我的房間,先住在我這裡,等你體內的惡魔穩定之後再回去見萊傑。」

「好。」我耐下心來,等他到底要什麼時候說感情的事。「去把這身病服換了,衣櫃里準備了你的衣服。」

我輕哦了一聲,覺得現在有點尷尬,翻出來我的衣服就去洗澡了。

在浴缸里又胡思亂想,釋塵就算喜歡我也未必會和我在一起,他的權位那麼高,肯定要娶同樣有高身份的女人,我什麼都不是,所以他才不肯回答我吧。

但他長得實在好看,尤其那雙藍色的眼睛,猶如天空般清澈,在那雙眼睛里,我看到的不止是自己的倒影,就像看見了最純真的人,而這個人是在他眼裡。

「艹!」心臟疼得難受,我死死抓住浴缸的邊緣不讓水沒過頭頂。

是什麼?特洛伊嗎?他到底要做什麼?!

紅黑色的能量在周圍遊走,最後聚集在一點爆發了出來。

心臟的疼痛緩解了很多,剛想看看是什麼東西時,一條巨大的浴巾落了下來。

「想不到我們第一次見面會是這樣。」透過浴巾傳來男人戲虐的聲音,我趕緊用浴巾裹好了身體,才看到一張邪氣的臉。

但是一個男人為什麼要長得比女人還好看?!甚至有雙狐狸眼!

他這樣上街,直的也會變彎吧。

「惡魔?」我試探性的問他,想不到他眉頭一皺,竟有了林黛玉的嬌美感。

「我有名字。」

「特洛伊叫的不方便,不如我給你起小名吧。」其實我挺想叫他林黛玉的,可是。他會為此殺了我吧。「現在出去!」

不由分說的把他推出去,小名想好了再說,現在要換衣服,可不能讓這麼邪氣的男人看著我換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