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動手,那我們就自己來。」

「是,田先生,我會儘快動手解決了唐浩。」男人答道。

「不要再出任何差錯了。」

「是。」男人答應一聲之後,又問道:「水教授怎麼辦?」

「你收拾了唐浩,帶他回來。」

「是。」

男人掛斷了電話,把手機放在了茶几上。

女人這才意識到應該給男人倒茶,她立刻端起茶壺,重新泡了一壺茶。給男人倒了一杯熱茶,這才低聲問道:「怎麼樣?」

「我們會儘快動手除掉唐浩。」男人答道。

女人一聽這話,立刻說道:「謝謝你,關先生。」

男人看了女人一眼,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平靜的說道:「當初派人幫你,從來沒想過會鬧這麼大。」

女人忙說道:「都是我連累了關先生。」

「我們是朋友。」男人說道。

「若是關先生幫忙,我一個女人,早就拋屍荒野了。」女人感激的看著男人。

男人微微笑了一下,又輕輕的喝了一口茶,隨即說道:「事情結束了,你有什麼打算?」

女人聞言,臉上閃過一絲惆悵,無奈的說道:「我也不知道。」

「你不想回深淵集團了嗎?」男人問道。

「我的股份早就被他們吞了,我的董事位置也早就沒有了。」女人說道。

「我會幫你把屬於你的東西拿回來。」男人鄭重的說道。

女人一聽這話,目光立刻有了神采,驚喜的說道:「關先生,你真的打算繼續幫助我?」

男人笑道:「當然,就像你當初幫助我一樣。」

「我當初只是出了一點錢,根本不算什麼。」

「就是你那一點錢,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你現在有困難,我是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男人凜然說道。

女人看著男人,感激的說道:「關先生,我真的無法感謝你對我的幫助了。」

「我們是朋友,用不著說感謝。」男人笑著說道。

「是的,關先生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女人堅定的說道。

「不早了,睡吧。」男人說道。

「關先生,你也早點睡。」女人站了起來,走出了房間。

等女人走了,房間里就剩下了關先生一個人,他的臉色立刻冷了下來。他端起茶杯,一口把杯子里滾燙的茶水喝了,隨即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站了起來,也走出了房間。

他並未要離開酒店,而是來到了隔壁的房間門口,左右看了一下,推開門,走進了房間。

這也是一間套房,房間里只有一個人,這人是個三十歲左右的青年。

「關先生。」青年立刻跟關先生打招呼。

關先生點了點頭,直接向卧室走去。青年立刻跟上。兩人一前一後的進入了卧室。

卧室里的椅子上,坐著一個老人。看樣子有六十歲的樣子,臉色很不好,目光也很疲憊,他的手被拷在了椅子上。

關先生走到沙發旁邊坐下,目光冷漠的看著老人:「水教授,你真的不想說嗎?」

「我不是不想說,我是真的不知道。」老人無力的苦笑道。

「當初是你說你發現了一個天才戰士的,你現在說你不知道,你認為這合情合理嗎?」關先生問道。 「啊!。。。」一個01號衝擊艇上的士兵看到自殺艇距離自己不到30米了。怒號著用M240L機槍把幾十發的子彈都掃射了出去。

自殺艇船殼被打的渾身都是洞眼,然而還是借著往前沖著。

幸好迅速的漏水,使得這自殺艇迅速的沉到了水裡。等爆炸時,這自殺艇已經完全沉入了海水。

雖然炸起了一個巨大的水花,並震得衝擊艇搖晃不已。但是這艘自殺艇沒造成任何死傷。

01衝擊艇上眾人被濺了一身的海水,但是罵了幾句就開始朝著四周繼續開火。

於正心發現100來米外兩艘自殺艇正在那歪歪扭扭的行駛著,眼看就是想要預謀什麼。

於正心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端起了激光步槍對著其中一艘自殺艇就發射了激光。

他對於自殺艇的結構已經非常的熟悉,激光準確的引爆了自殺艇內大量廉價的硝化炸藥。

這這兩艘自殺艇在一瞬間一起化作了火光和煙霧了。

但是於正心沒有想到的是,這兩艘自殺艇後邊竟然還藏著一艘自殺艇。

自殺艇衝出火光,渾身燃燒著沖向於正心。於正心立刻用激光步槍瞄準了這自殺艇連連扣下扳機。

然而於正心沒有想到,焚炎激光槍在這關鍵時刻因為過熱而罷工了。

激光步槍被於正心扔在了后甲板上,他端起疤痕步槍朝著自殺艇點射了十幾發穿甲彈。

自殺快艇的引擎聲消失了,並且一下慢了下來。於正心以為打壞了對方的動力引擎,於是鬆了一口氣。

準備換個裝了曳光彈的彈匣打爆對方艙體內的炸藥。

然而就在換彈匣的瞬間,這自殺艇忽然加速了起來。

於正心這才意識到自己被耍了,剛才對方引擎被打壞完全是偽裝出來的!他迅速的上了彈匣朝著自殺艇一陣掃射。

但是子彈動能雖然稍稍減緩了對方前進的速度,卻沒法阻止對方離衝擊艇越來越近。

他想要其他戰士也朝這個自殺艇開火,然而其他戰士此時也在忙著阻擊其他自殺艇。根本幫不上忙。

一眨眼這自殺艇已經距離衝擊艇沒有10米了。

於正心的子彈就算擊毀這自殺艇,自殺艇也會借著慣性衝過來,炸得船毀人亡。

跳船的命令立刻就要從於正心的嗓子中衝出。

此時從天而降的一架蜂后無人機猛地撞擊在了這艘自殺艇上。

巨大的撞擊力使得自殺艇偏離了原有的航向。

但是於正心知道,這自殺艇距離自己的衝擊艇還是太近了。他大吼了一聲趴下。接著把身邊一個操作機槍的機槍手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這一瞬間,自殺艇在距離衝擊艇沒有十幾米的地方炸開了。

衝擊波炸得衝擊艇的右船舷猛地翹起,距離海面足有半米。

好在衝擊艇重量較大,不是那麼容易被掀翻的。右船舷重新落回了海面。整艘衝擊艇劇烈的搖晃了十來下終於恢復了平衡。

於正心抬頭一看,自己衝擊艇上沒有人傷亡。這多虧了之前的訓練嚴格,士兵們都反應迅速。

於正心當時一喊趴下,所有戰士就本能的卧倒了,隨後衝擊艇堅固的船身為眾人抵擋了自殺艇化作的致命的碎片。

唯一中招的是於正心,他為了保護機槍兵壓在了對方身上,於是超鈦合金鎧甲立刻被兩大塊鋁合金碎片打中了。

好在超鈦合金鎧甲足夠強悍。幾塊甲片被撞得彎了,於正心身上也出現了淤青。但是這與死亡相比實在算不得什麼。

趁著衝擊艇上眾人還沒從爆炸里緩過神,更多的自殺艇沖向了衝擊艇。

為了獲得擺脫奴隸身份的機會,奴隸們爭先恐後的操作自殺艇沖向了停火的01號衝擊艇,企圖都在摧毀這艘衝擊艇的功勞里分一杯羹。

不過這些自殺艇由於一齊沖向01衝擊艇,不由得也聚集在了01號衝擊艇面前的狹窄水域里。

為了救援自己的營長,其他衝擊艇朝著這片水域發射了密集的格里芬微型導彈。

轟轟的連續爆炸中,將近40艘自殺艇被摧毀。

但是依舊還十來艘重新了於正心所在了01挺。

幸好,此時01衝擊艇上眾人重新開始了開火。在密集的自動武器彈雨中,這十來艘自殺艇被擊沉了。

對自殺艇的阻擊進行了三個小時。雙方殺的天昏地暗。

孤星國方面像是鐵石營這樣的小型船艇有將近一千艘。結果被自殺艇摧毀了將近一百艘,數十名戰士傷亡。

鐵石營算是傷亡微小的,只損失了三艘衝擊艇和十來艘橡皮艇,另有25人輕傷。兩人重傷。

到戰鬥結束時,於正心發現己方船上的彈藥都幾乎耗盡了。數挺機槍槍管發紅已經報廢。

而周圍的海面上,到處綿延著燃燒的燃油,彷彿一片火海。一些鋁合金破爛零件半浮半沉在海里。

這些都是自殺艇的殘骸。

這些自殺艇使得孤星國的小型護衛船艇遭遇了不小的損失。

但是大型的軍艦沒有一艘被損傷到。

特別是鐵石營所護衛的「琉球島號」航母更是沒有遭遇到任何威脅。。

而且鐵石營用火力乃至自己的船身,把自殺艇們都隔絕在了航母數百米外。

而新羅馬發射對艦導彈,取得戰果也非常有限。

包括美軍當初吹得很牛的LRASM遠程隱身對艦導彈,在孤星國的各種措施下,也沒發揮出該有的戰鬥力。

剛才美軍用潛射,空投,艦射等方式在遠距離上發射了數百枚的這種LRASM導彈。

這種導彈射程極為遠,制導搜索敵人的方式比較先進。

更加雞賊的是這種導彈會貼著海面飛行,實際上還是相當有威脅的。

但是實際上由於這種導彈發射距離過遠加之是亞音速導彈,因此孤星國有很多時間來進行攔截。

而且其隱身也可以用超高頻甚高頻的艦載雷達發現其大致位置。

一旦發現大概方位被發現,孤星國就會派出巨量的應龍戰機前往攔截。

應龍戰機在火箭引擎全功率運行時,速度還不比這種導彈慢多少。因此不少LRASM實際上是被應龍這種低配無人機擊落的。

剩餘的LRASM則大多是被孤星國軍艦的中近程導彈所摧毀的,還有少數幾枚是被密集陣系統所摧毀的。

那紅的人生 不過所謂百密一疏。

新羅馬畢竟發射了數百枚LRASM導彈,另外還有數百枚其他類型的反艦導彈。

這是一波火力極為猛烈的飽和攻擊。

孤星國最還是有三艘護衛艦一艘驅逐艦被導彈擊沉,一艘巡洋艦被導彈重創。

雖然這樣的軍艦損失在大型海戰里還能接受。但是任何生命損失,在長城指揮部眼裡都是不能接受的。

長城指揮部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救助被擊傷擊沉戰艦的官兵。鐵石營衝擊艇當然義不容辭的利用自己的機動性展開了救援活動。

於正心一路命令全速趕往救人,一邊把幾支發射太過頻繁損壞的重機槍拆除扔進了海里。

可以想見,這五艘戰艦落水的士兵一定會很多。他想要儘可能的減少現在衝擊艇上的載重,以便稍後救人。

到了現場,於正心果然發現情況相當糟糕。自己負責救助的這艘驅逐艦在海面上斷成了兩截。

船尾部分已經沉入了海面以下,可以看見不少舷窗里還照射出應急燈的光亮。

這部分船體里也許還有孤星國戰士被困在船艙里,但是於正心已經無能為力了。

因為還在海面上緩緩下沉的前部船身艦首上,趴著上百個水兵。

於正心立刻跳到橡皮艇邊,把小艇開到了艦首周圍。

他喊道:

「兄弟們!你們得快點從艦首上跳到海里!」

「船體馬上要沉了,沉沒時船身會引起大漩渦會把你們拖到海里去的!」

然而艦首上的水兵們一陣嘈雜的呼救,根本沒有聽清於正心的話。

幾個驅逐艦軍官卻知道此時必須要有統一的指揮。因此果斷拔出了手槍朝天鳴槍,喝止了士兵的吵鬧。

於正心立刻扯開喉嚨把剛才的話喊了一遍。

水兵們立刻意識到了自己逗留在將要沉默的船體上反而更加的危險。

因此有救生衣的水兵們迅速的蹬腿跳進了海里。

撒旦奪婚:御用俏新娘 但是沒有救生衣的水兵卻不敢跳。雖說這些海軍都會游泳,但是現在海面上浪頭一下大了,沒有救生衣還是相當危險的。

於正心大急,他對鐵石營眾人喊道

「每艘衝擊艇橡皮艇上留3個人,其他人都穿救生衣下海撈人!」

對於驅逐艦殘骸上的船員,他則吼道:「都給我跳,我保證不論你們有沒有救生衣,我都會把你們撈上來!」

他這一吼,剩下在艦首的水兵也一個個下餃子一般跳進了海里。

於光著膀子穿了救生衣,也跳進了海里。

遊了一會他立刻從背後抱住了一個嗆水的水兵。

他之所以從背後救助這水兵,是因為溺水的人會本能的亂抓亂踢,為了浮出水面,溺水者甚至會把施救者往水裡摁。

這會牽連施救者也一起溺水。

因此正確的方式是從背後抱住溺水者。

果然這嗆水水兵喉間發出哮喘一般的呼吸聲,雙手雙腳一陣亂踢。

於正心則不管對方如何掙扎,一陣猛游回到了橡皮艇邊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