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那麼小的年紀,怎麼會想到這些整人的方法?」

「也不是都聰明,也就那個小魔王最聰明了,他沒來的時候那些孩子整人的方法都比較幼稚,大多是調皮的用呲水槍噴老師,或者往老師身上摔東西、吐口水、又或者是動手打罵老師。」

「可自從那個小魔王來了之後,整人的法子那是層出不窮,學校的老師都怕了,就連從他們班門口過時都要加快腳步!」

「那個小魔王叫什麼?沒有人可以管管他嗎?學校的老師也不向他的家長反映嗎?這樣下去任由孩子誤作非為,遲早要毀了孩子的!」蘇暖暖皺眉,認為孩子的調皮和他的家長有很大的責任。

「唉,有錢人家的孩子多少都缺乏關心和教育,沒人見過他的家長只聽說是個了不起的大人物,那孩子每天來上學都是名車接送,接送他的人對他態度恭敬,看上去像是司機不像是孩子家長。」

「哦,那個班裡的其他孩子都叫他瑭老大,也不知道那孩子叫什麼!」

蘇暖暖皺眉重複了一遍:「瑭老大?」

真不知道這麼惡劣的一個小奶球自己能不能搞定,如果搞不定這份工作可就別想要了。

「蘇小姐,你問這麼多也是來應聘舞蹈老師的吧,我勸你還是回去吧,省的被那幾個孩子折騰,到頭來工作也找不到白費力氣!」食堂阿姨好心勸道。

蘇暖暖微微一笑,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點頭謝過人家的好意便離開了。

只見她離開食堂決定先去教室看看,看看那些孩子有沒有在教室里準備什麼整人的東西,說不定運氣好能被她發現什麼。

蘇暖暖來到教室樓,發現偌大的教室被布置的花花綠綠很有童趣,這樣的教室的確很適合孩子們在裡面學習玩啥。

透過其中一間玻璃窗她看到一個戴著鴨舌帽的小男孩乖巧安靜的坐在教室里的一角,兩隻白嫩嫩肉呼呼的小手端著下巴,小眉毛一擰一擰的好像有點不開心的樣子。

從孩子眼中流露出的安靜和孤單讓蘇暖暖有些心疼也有點好奇,這麼小的孩子能懂什麼,怎麼會有這種眼神?

只見她不自覺的推門進去,那孩子可能是想東西太認真了,並沒有發現教室來人了,直到蘇暖暖坐在他旁邊小傢伙才不悅的皺了皺眉。

「小朋友,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時間,可以告訴阿姨哦!」蘇暖暖說著很自然的身後輕撫著小奶球的後背。

小奶球聽到她的聲音猛然抬起頭來看著蘇暖暖,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才眨眨眼睛露出一個萌萌噠的笑容,聲音稚嫩乖巧的說道:「阿姨真漂亮!」

蘇暖暖聽著孩子稚嫩清脆的聲音,和他可愛乖萌的表情,彷彿心都被萌化了,這孩子太招人喜愛了。

圓圓的臉蛋,大大的眼睛,挺翹的鼻子,長長的睫毛,臉上有點小小的嬰兒肥,精緻的就像瓷娃娃一般,讓人恨不得捧在手心裡,而且她還覺得這孩子好像有點面熟,可能是長得像哪個小童星吧。

只見她忍不住低頭在小傢伙的軟乎乎肉嘟嘟的臉上親了一口,笑著說道:「你長得也很漂亮哦!」

小奶球被她這麼一親愣了好幾秒后,臉上出現一抹可疑的紅暈,然後表情扭捏害羞的低著頭,問道:「阿姨你叫什麼名字?」

「阿姨叫蘇暖暖,你可以叫我蘇阿姨或者暖暖阿姨都可以哦!」蘇暖暖看著小傢伙害羞的臉都紅了,忍不住笑出聲來,這孩子簡直太可愛了。

這是誰家孩子,這麼聰明可愛,她簡直愛的不要不要的,真想把她抱回家當自己兒子。

「暖暖?好好聽的名字!」

「暖暖,你是學校的老師嗎?」

「乖寶寶,不許叫阿姨的名字,這樣不禮貌哦!」蘇暖暖摸著他的小腦袋聲音溫柔的教導著。

「可是寶寶覺得暖暖很好聽啊!」

還不等蘇暖暖說話,小傢伙又問:「暖暖,你是學校的老師嗎?」

「暫時還不是,我是來應聘的,如果應聘上了就是了!」

「對了,阿姨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大名叫方瑭瑜小名叫瑭瑭,暖暖以後就叫我瑭瑭吧!」

蘇暖暖聽著他的名字覺得和他的人一樣可愛,至於他堅持叫自己暖暖她也無所謂了。

「瑭瑭真乖你為什麼不去午睡,怎麼自己在教室發獃?」

「寶寶睡不著。」小傢伙很可愛搖了搖頭,然後又問道:「暖暖,你會畫畫嗎?」

「會啊,你想畫什麼,阿姨可以教你!」

小傢伙手指了指桌上的一本書,上面是一副兒童漫畫,畫著爸爸媽媽和孩子,只見他的小手指著媽媽說道:「暖暖,你可以幫我畫一個媽咪嗎?」

「可以啊。」蘇暖暖是真的很喜歡這個乖巧可愛的孩子,只見她笑著拿起桌上的畫筆三兩下就畫了出了一個女人的頭像,和圖書上的幾乎一模一樣。 「哇哦,暖暖好棒。」小奶球拿著畫開心的笑了起來,露出一排整齊雪白的小米牙看上去可愛極了。

蘇暖暖看著孩子笑的那麼開心也跟著笑了起來,只見她又低頭在小傢伙的臉上親了一下,這才站起身來說道:「好啦,你自己玩吧,阿姨要先離開了,下午還有事情要忙!」

「寶寶要乖乖聽話哦。」

蘇暖暖離開后在附近找了找也沒找到傳說中的85班,所以只好作罷,想著下午試課的時候只能見招拆招了。

而小奶球在蘇暖暖離開后,便拿起脖子上掛的小手機在打電話,只聽他語氣稚嫩又認真的問道:「喂,爹地,寶寶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咩?」

方慕瑾放下手中的工作認真的和兒子通著電話,問道:「什麼問題?」

「爹地,如果你見到一個很漂亮很漂亮的女孩子,然後會臉紅會害羞,小心臟還會噗通噗通的跳,而且還會很開心,感覺她的聲音好好聽,這是怎麼回事?」

方慕瑾聽到這樣的話眉毛微挑,嘴角上揚,聲線好聽的說道:「如果我遇到這樣的女孩子,那一定是我喜歡她了,這是戀愛的感覺!」

「寶寶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爹地,我可能戀愛了,怎麼辦?我好喜歡她!」小傢伙皺著眉頭一臉認真的說著。

方慕瑾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臭小子毛還沒長齊就有喜歡的小女孩了,還真是遺傳了他的好品質。

「臭小子,你才多大就開始想女人了?她是你的同學嗎?」方慕瑾一臉好笑的問道。

「不是,我今天剛剛看到她就覺得很喜歡,每次看到她笑就很開心,我可能對她一見鍾情了!」

「爹地,寶寶什麼時候才可以娶老婆,我想娶她當老婆好不好咩?」

方慕瑾聽著兒子的話越說越離譜了,好笑的同時也對那個『小女孩』好奇了起來。

兒子那種混世小魔王的性格,什麼時候也沒把別人放在眼裡過,更別說主動開口說喜歡誰了,到底什麼樣的小姑娘這麼招人喜歡。

「你還不可以娶老婆,等你長到爹地這麼大的時候才可以哦!」

「啊?那還要等好久好久,不知道她願不願意等我耶,真是討厭,寶寶為什麼不能快快長大!」

「沒關係的,等你長大她也就長大了,如果等你們都長大的時候你還是很喜歡她,爹地就同意你娶她當老婆可以嗎?」

小傢伙皺眉想了想又問道:「那我現在可以讓她先當我的女朋友咩?」

「不然她那麼好,我怕被壞人搶走耶!」

方慕瑾聽了好笑,又覺得這是小孩子過家家的遊戲,便含著笑意說道:「可以,只要那個女孩願意當你的女朋友就行,不過你可不許欺負人哦,爹地告訴過你小小男子漢從來不欺負女人!」

「不會噠,寶寶才不會欺負她呢!」

「爹地你知道女人都喜歡什麼禮物咩?我想送她一件禮物,不然她不答應做我女朋友怎麼辦咩?」小奶球一臉苦惱的說著。

「額?這個……爹地也不知道小女孩喜歡什麼,大概是洋娃娃、玩具娃娃之類的吧!」

「爹地你好幼稚哦,我要送暖暖花花,電視上說女人都喜歡花花!」小奶球把自己老爹嫌棄了一頓,打定主意后啪的一下掛斷電話,然後又吩咐接送他上學的李叔叔幫他買漂亮的花花。

方慕瑾聽著電話里的忙音,微微皺眉,小鬼頭喜歡的小女孩也叫暖暖?

呵呵,還真是有緣了,他們父子倆都對叫『暖暖』的女孩感興趣,不愧是親生父子就連喜好都是一樣的!

這小傢伙泡妞的速度都快趕上他了,剛剛回國三天就開始想著怎麼追喜歡的女孩子了。

嗯……看來該好好教育教育了,不然以後指不定就成一個紈絝的花花大少了。

下午二點,五個來應聘的女孩子都到齊了。

除了蘇暖暖之外,其他人竟然像是商量好了似的全都把上午的職業裝給換掉了,而是穿著花花綠綠、充滿卡通色彩的服裝,看上去很青春很活力就是過於花哨了,但是孩子們一定喜歡。

她們除了更換服裝之外還都提著大包小包的禮物,蘇暖暖大概瞥了一眼無非就是一些洋娃娃、變形金剛、奧特曼之類的玩具,這也是哄孩子們開心的重要法寶。

只有她還是上午的衣服,上午的包包,彷彿什麼都沒有準備空著手就來了。

招聘主管一看她如此不懂變通,獃頭獃腦的樣子直接皺眉說道:「蘇暖暖,你可以回去了,今天下午的面試你不用試了!」

「啊?為……為什麼?」蘇暖暖一臉的懵逼,這學校的招聘條件真是一點原則都沒有,怎麼說變就變了?

「不是不讓你試,而是你試了也是白試,那幾個孩子是不會喜歡你這種……嗯……呆板文靜的老師!」那位主管可能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她,又不想說的太過分,所以停頓了一下才想到一個『呆板文靜』的詞來形容蘇暖暖。

還不等蘇暖暖開口,招聘主管又開口說道:「你看看其他幾位老師,我覺得她們比你更加適合做這裡的老師,因為首先她們知道該怎麼和孩子們相處,而不是你這種思維緩慢、行為呆板的老師。」

其他四個女孩聽到主管這麼說,不約而同的看著蘇暖暖,有同情的目光、有嘲諷的目光、也有鄙夷的目光,總之她們四個都像一隻驕傲的孔雀彷彿自己就是被留下的那一個。

蘇暖暖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悅和焦急,開口解釋道:「王主管,請您給我一次機會,我可以最後去面試的!」

「如果孩子們在她們其中四個挑出喜歡的老師了,那我立刻離開,可是如果孩子們並沒有挑到合適的老師,您能給我一次嘗試的機會嗎?」

「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而且我也並不是毫無準備,只是和她們準備的有所不同而已!」

「切,說的好像她比我們都強似的,除了臉好看一點,她還有哪點比我們強?」其中一個穿著海綿寶寶衣服的女孩一臉不滿的小聲嘀咕著。

給讀者的話:

後面情節更精彩哦,請親們多多支持! 「是呀,就算臉長得好看也是白搭了,今天又不是選美,最重要的是孩子們喜歡!」

剩下四個被招聘主管看重的女孩自動站在統一戰線上,畢竟多一個人就多一份競爭和壓力。

而且她們對蘇暖暖剛剛的話也感到不爽,什麼叫從她們四個當中都選不出一個喜歡的老師,難道就她討人喜歡嗎?

這個女人太囂張了,希望主管不要給她機會!

招聘主管聽了蘇暖暖的話也有些不悅,她知道蘇暖暖一定不會被孩子們喜歡,而且還要耽誤她的下班時間,便果斷拒絕道:「不行不行,你別留在這裡浪費時間了,孩子們不會喜歡你的!」

「主管,希望您可以給我一次機會,我只要十分鐘如果孩子們說不喜歡我,我立刻離開!」

蘇暖暖正說著門外便有人喊道:「黃麗雅你跟我走,由你第一個給孩子們試課!」

「好的!」穿著海綿寶寶服的女孩得意的瞥了蘇暖暖一眼,然後跟著門外的老師一起去了85班。

蘇暖暖看著女孩得意的眼神兒沒有太大的反應,但是也沒有離開而是在招聘室繼續等候。

經過中午的一番打聽,她還是決定再等等說不定一會兒還有機會,畢竟那五個孩子可不是一般的難對付,說不定剛剛那個得意的女孩很快就會哭著跑出來了。

再說黃麗雅這一邊,王老師將她帶到教學樓的拐角處便指著中間的其中一間教室說道:「中間綠色房門的就是85班,你進去試課吧,只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

「如果你能用這半個小時讓孩子們喜歡你,開口讓你留下,那麼你就可以留下了!」

就在黃麗雅興高采烈準備進去的時候,王老師又用著同情的目光叮囑了一句:「如果孩子們太調皮了你可以放棄面試,也別硬撐著!」

「嗯,謝謝您的好意!」黃麗雅嘴上道謝,但是心裡卻有些不滿,這個老師什麼意思?

這是勸她放棄的意思嗎?

還是這位小王老師和其他幾個應聘者有關係,在給她暗示和壓力?

幾個孩子能有多調皮,不就半個小時的時間,為了這份年薪一百萬的工作,死也要撐著啊。

是的,這個學校的工資待遇很高已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但是85班的工資卻更是高的離譜。

第一年實習期就是一百萬的年薪,也就是說到明年還會漲工資,這巨額的年薪就算很多公司高管都很難拿到,所以大家才為了爭這一個職位擠破了頭。

黃麗雅推門進去看到教室里坐著五個不同膚色的小朋友,其中三個男孩兩個女孩,三個男孩分別一個白皮膚一個黃皮膚還有一個黑皮膚,兩個小女孩都是黃皮膚的,五個娃娃長得精緻可愛就像會動的洋娃娃似的。

「大家好,我們是你們新來的老師,我叫黃麗雅,你們可以叫我黃老師!」

「今天我們不上課,老師帶著你們做遊戲好嗎?」黃麗雅站在講台上笑容和藹聲音甜美的自我介紹,她很有自信可以讓這個幾個漂亮的娃娃喜歡上她。

「老師今天給你們帶來了許多好玩的小禮物,現在送給你們好嗎?」

「有想要的舉手自我介紹,讓老師知道你們叫什麼名字,然後就可以把禮物送給你們好嗎?」

黃麗雅一邊說著一邊拿出自己帶來的禮物,就在她準備下台給小朋友發禮物的時候。

其中一個白皮膚藍眼睛的小男孩突然露出一排整齊的小米牙,笑容可愛呆萌,聲音稚嫩清脆的用著英文問道:「黃老師,你的名字怎麼寫,可以教教寶寶嗎?」

黃麗雅眼前一亮,只要有孩子跟她互動就說明自己這節課還挺成功的,因為他們喜歡自己才會主動和她說話。

只見她聲音甜美的回答道:「可以啊,你叫什麼名字,老師教你寫老師的名字,你教老師寫你的名字好嗎?」

「好哇,那老師先寫你的名字可以咩?」

「當然可以!」

黃麗雅笑著點頭,然後發現講桌上竟然沒有粉筆,她便用著溫柔的語氣問道:「誰可以告訴老師粉筆在哪裡放著?」

這時只見一個黑皮膚的小男孩突然舉手,語氣乖巧的說道:「老師,我可以告訴你,粉筆在講桌的抽屜里,你伸手進去就可以找到啦!」

「好的,謝謝小朋友,真乖哦!」

語畢,只見黃麗雅一邊對下面的孩子們露出自己最甜美的笑容,一邊將手伸進抽屜里找粉筆。

然後便覺得抽屜里有些不對勁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慢慢的蠕動,而且還濕噠噠黏糊糊有點噁心的感覺。

黃麗雅本能的將手伸了出來,只見兩隻毛毛蟲和一隻黑色的不知名昆蟲正在她的手背上慢慢的蠕動,嚇得她尖叫一聲快速的甩掉手背上的蟲子。

「啊……啊……好噁心……」黃麗雅尖叫著轉身跳開,因為抽屜一打開只見密密麻麻的毛毛蟲和蚯蚓、蟋蟀、蛐蛐等各種昆蟲,全都從裡面鑽了出來,爬的桌面上、桌腿上和地上到處都是。

但是,此時她還沒跑開一步卻摔倒了,整個人臉朝下結結實實的摔在地面上,在回頭看去,只見她的鞋還在原地不動人卻摔出了一米遠的距離。

當她感受到自己身下的黏稠和粘力時才知道怎麼回事。

原來這幾個小魔頭竟然在地上塗了粘性極強的萬能膠,她的鞋早就粘在了原地,所以剛剛她猛然轉身逃跑時由於動作太猛,直接把腳抽了出來,鞋子還在原地粘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