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說,他有預感記憶要恢復,所以把一切想做的事情都做完,紋這一場雨在心頭,不準少爺恢復記憶之後傷害謝小姐。」

「荒謬,完全不像我,以後不準在我面前提起失憶的事情。」

「是!」

弗格斯點頭應下,這樣才是少爺原本的樣子,冷情淡薄。

「噔噔。」

門外傳來敲門聲。

「進來。」

推門而入的是一名黑衣男人。

「少爺,這是您之前派我去調查的事情。」

宇離將一份文件遞給段景霽。

段景霽拿起文件看了起來,謝半雨和半晴真的是親姐妹,而且可以做手術,半晴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

「弗格斯去把謝半雨請過來,我要見她。」

「是,少爺。」

花園小區內,謝半雨剛剛躺下就有人敲門。

謝半雨起身推開門看到弗格斯時十分意外。

弗格斯不喜歡自己,謝半雨一早就看出來了,沒有想到段景霽已經恢復記憶,弗格斯居然還會來找自己。

「管家你怎麼過來了,是不是景霽出事了?」

「謝小姐,少爺在我的照顧下很健康,但他想見你一面。」

「見我?他想起我了?」

「這你就要去問少爺了,請吧。」

謝半雨忐忑的上車,前往了帝都醫院。

來到段景霽的病房前,謝半雨深吸一口氣,推門進去。

段景霽的頭部包著白色的紗布,才休息四天他就已經開始處理Y國的事務。

見到謝半雨進來,段景霽摘下了金絲眼鏡看向她。

豪門婚色之前夫太野蠻 「段先生,你好。」

儘管容貌一摸一樣,但是只需要一個眼神,謝半雨就可以知道他並不是他,並不再是那個深愛著自己的男人了。

「如果躺在這邊的是他,你也會喊段先生嗎?」

「不會。」

呆萌一笑秋波起 謝半雨小聲的說,他身上散發出來的上位者氣息太強大,讓人產生不了親近的感覺。

「你會叫他什麼?」

「景霽。」

「以後也這樣叫我吧。」

謝半雨狐疑的看向段景霽,他都自己恢復了記憶,她和他哪裡來的以後?

「為什麼用這種眼神看我?」

「弗格斯已經和我說過之前發生的事了,我吻了你,你也接受我的告白,現在我們是男女朋友關係。」

謝半雨微張著唇,驚喜來的也太突然了吧?

段景霽看著謝半雨這幅呆呆傻傻的模樣,發現他居然猜不透這個女人究竟在想什麼了。

「不願意嗎?」

段景霽詢問道。

謝半雨重重的搖頭。

「我願意!景霽,你是因為喜歡我,所以才這樣說的嗎?我就知道恢復記憶,但是感覺不會消失!」

「喜歡是一種什麼感覺?」

段景霽有些不解,這對於他來說是一道難題。 可這個似乎也不太可能啊!

如果人真的可以這麼輕而易舉的醒過來了,那之前呢?爲什麼之前根本沒有半分動靜?

還有,如果說六叔自然醒來,覺得不想看到這些人,趕緊離開這裏,這似乎說的通,可如果說周瑩瑩也這麼做,那這不太對勁了。!

周瑩瑩根本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啊!再者說來,要是周瑩瑩真的醒了,算是真的有什麼着急的事情,好歹也會打個電話的啊。

所以思來想去,不敢是張昊天還是周偉光,全都覺得這件事太蹊蹺了。

“那現在咱們怎麼辦?”周偉光趕緊繼續往下問,想知道張昊天喊自己回來是不是有什麼想法,或者是有什麼對策了。

可他還是想的太美好了!

“我也不知道,現在唯一知道的是六叔和周瑩瑩離開醫院了,但是他們離開之後的事兒,真的不知道了。”

算下來,從醫院的大門出去之後,真的是有無數的方向可以走。

還有,要是周瑩瑩和六叔走的是一個方向也還好說,怕他們兩個分開走,那更增加了尋找的難度了。

周偉光聽着張昊天的話,心裏大概也能明白是什麼意思,的確了,外面茫茫人海的,想找到這麼兩個人,談何容易啊!

“要不,咱們報警吧。”在周偉光看來,要是有警察的幫助,肯定會事半功倍的,畢竟他們找人的辦法總普通老百姓多許多。

算是沒有特別的辦法,只要是算準了時間,找到藉口的那些攝像頭,肯定也能知道周瑩瑩和六叔是朝着什麼方向走的。

周偉光是這麼想的,但是這個想法很快被張昊天給拒絕了。

“不行!要是真的報警了,回頭咱們怎麼跟警察說?說他們是昏迷着逃跑的?估計到時候警察不見得會幫忙找人,反倒是會把咱們兩個送去看精神科。”

在張昊天看來,要是真的尋找正常的人,那肯定是第一時間報警的了,可現在的六叔和周瑩瑩,真的算是正常人嗎?

他們兩個之前不太正常了,現在還這樣跑的莫名其妙,要是真的報名了,回頭警察問起來的時候,要怎麼解釋?

說實話還是不說實話?這要是真的說實話了,警察會相信嗎?

答案很明顯了,他們根本不可能相信的!

尤其是涉及到鬼神的事兒,他們更加不可能相信了!

所以,要是弄不好啊,這報警不報警還要麻煩,還要糾結。

周偉光這會兒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所在了,“還是我想的太少了,那咱們現在怎麼辦啊?”

難不成,現在是死衚衕了嗎?那這件事複雜了。

“這樣,咱們先去我家,我找些東西,到時候能找到周瑩瑩和六叔了。”

“什麼意思?”周偉光顯然沒明白,回家拿東西和找他們兩個,有什麼關係嗎?

“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你跟我走對了。”張昊天沒什麼心情解釋,這個事情原本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說的清楚的,所以,現在的關鍵不是如何解釋,是趕緊回去把這個事情給辦了。

“行吧,按照你說的辦。”周偉光也懶得問了,左右張昊天也是信得過的,有什麼事情,自己直接跟着他是了,到時候了,自己肯定也能知道他要幹什麼了。

一路張昊天都抿着嘴不吭聲,周偉光本來還想再問些什麼的,但是看着張昊天這麼嚴肅的樣子,周偉光也沒好意思發問。

直到回到張昊天的家,周偉光才問了一句,“需要我做什麼?”

“不用,我自己準備可以。”張昊天看都不看周偉光一眼,直接開始準備自己需要的東西。

很快的,張昊天準備好了一炷香,衝着四周拜了拜,隨後張昊天開始唸唸有詞。

周偉光想要聽清楚張昊天唸叨的是什麼,但是即便是仔細聽,周偉光也還是聽不到任何聲音。

這怪了,明明看到張昊天的嘴巴在一張一合的說着什麼話的,自己怎麼可能聽不到?

或者說,是自己沒仔細聽?

周偉光看着張昊天緊閉雙眼,並且暫時沒有要睜開的意思,趕緊又衝着前面湊了湊,想聽聽張昊天到底是在說什麼,只要是聽明白一點點,自己或許能明白張昊天的意圖了。

可反覆嘗試了幾次之後,周偉光還是沒聽明白張昊天嘴裏唸叨的東西。

難不成,是張昊天根本沒發出聲音嗎?

左右張昊天的嘴巴是動的,或許直接看口型能知道也說不定。

周偉光默默的在心裏想着這些,開始把目光下移,最後落在了張昊天的嘴。

仔細的看了好半天,周偉光終於明白了,原來,張昊天是想用返魂香來召喚周瑩瑩和六叔的魂魄!

算下來,這個辦法一般是用來招鬼的,也是說,如果想要召喚什麼鬼,用這個辦法,不出一炷香的時間,那隻鬼肯定會被召喚來的。

但是這個辦法也真的僅限於鬼了,如果是對活着的人用了這個辦法,因爲人的魂魄和身體是結合在一起的,並且結合的還肯定都是相當完美的。

所以要是想要用這個辦法把人的魂魄和身體分開,那是幾乎不可能的,除非是那個人的魂魄相當不穩定,要麼是快要死掉了。

正常人的結果,一般都是魂魄和身體全都會莫名其妙的想要朝着返魂香的方向走。

周偉光忽然明白了張昊天要做的事兒了!

既然出去找六叔和周瑩瑩不可能了,那直接讓他們自己回來是了!

倘若成功了,那結果自然不用說了,要是失敗了,也只能說明兩件事了,要麼是六叔和周瑩瑩遇到了什麼有本事的人了,要麼,是他們被什麼東西給控制住了!

周偉光凝神靜氣的盯着張昊天手的那三炷香,心裏開始忐忑不安起來,想知道接下來到底是會發生哪一種情況。

要是可以的話,真的很希望出現最美好的那種結果,可以讓六叔和周瑩瑩能平安順利的回來。 第147章你不懂沒關係,以後我教你

段景霽從小按部就班的生活,該做什麼樣的事情,該接觸什麼樣的人,都有人替他安排。

甚至與半晴的婚約也是一早就已經定下的,如今半晴生命危在旦夕,身為未婚夫救她也不過是一種責任罷了。

「你不懂沒關係,以後我教你!」

段景霽看著謝半雨,她眼裡的光芒讓他第一次感到了羞愧,同時泛著點點心酸,難道是身體里另一段回憶在作祟嗎?

段景霽畢竟是剛剛做完手術,很快感覺到了困意,這一次弗格斯沒有將謝半雨趕出去,由著她陪在段景霽的身邊,熟悉的梔子花香味飄過來,這一晚段景霽睡的格外踏實。

第二天清晨,段景霽命令弗格斯送謝半雨去了學校。

帝都大學內,想到昨天段景霽和自己說的話,謝半雨整個人彷彿又活了過來一般。

姜南初自然發現了謝半雨的這一變化。

「半雨,是發生什麼好事了嗎?」

「南初,景霽他說我還是他的女朋友,我們並沒有就這麼結束。」

「那這是好事啊。」

姜南初笑著說,她如今全部的心思都在秦箐的身上,所以完全沒有感覺到段景霽這時候同意與謝半雨交往有什麼不對勁。

「南初,你是不是還在想秦箐阿姨的事情?」

「嗯,昨天發生了那樣的事,我也不好再去麻煩幼儀了。」

「我記得你不是有個同學叫做江白朮嗎?濟世堂世代從醫,如果能夠治好秦箐阿姨的病,說不定她會告訴你當年的事情。」謝半雨建議道。

「我怎麼沒有想到這個辦法,是個好主意,我這就去聯繫江白朮和他聊聊。」

「南初,我上次看陸先生不喜歡你和江白朮單獨來往,我看你還是將這件事情和陸先生商量一下吧。」

姜南初正要感謝謝半雨對自己的提醒,就看到汪寄真站在不遠處,姜南初也不是很肯定汪寄真究竟有沒有聽到她和謝半雨的對話,不過這是一次測試她的好機會。

「半雨,你能不能不要總是讓我把什麼事情都告訴陸司寒,我和江白朮見面的事情我不想和他說,你也不準去告密,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

「可是南初……」

「沒有什麼可是,就聽我的!」

姜南初態度堅定,沖著謝半雨眨了眨眼睛。

謝半雨知道姜南初一向都是鬼主意最多的人了,她這麼說一定有她自己的道理。

「好吧,我不說就是了。」

姜南初勾唇笑著點了點頭。

放學后,姜南初和江白朮取得聯繫,兩人約定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廳見面。

說好的末世呢 汪寄真一直都在找姜南初的把柄,但是她十分謹慎,從來不出錯,今天終於讓汪寄真找到了一個可以徹底摧毀她和陸司寒感情的辦法,汪寄真必須要利用起來。

咖啡廳內,姜南初趕到的時候,江白朮已經在等著了。

「南初,你這次找我過來是出什麼事了?」

江白朮詢問道。

兩人說話的這一幕立刻就被汪寄真拍了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原本還期待滿滿的周偉光開始漸漸失望。手機端

這招怕不是不好用吧!

要是這個辦法不好用,那還能用什麼辦法?出去撒找人嗎?

周偉光完全不知道了,這種事兒自己也真的是沒什麼經驗,要不,自己打電話去問問爺爺?

心裏默默的合計着那邊的時間,周偉光覺得這事兒可行,爺爺這人睡覺淺,被打擾了不容易睡着,但是這事兒也真的是很緊急,要是找不到人的話……

後面的想法周偉光選擇自動放棄,爺爺是個通情達理的人,算是真的睡不着了,也肯定不會責怪自己的。

周偉光堅定了自己的想法,直接拿着手機走到廚房,小心的關了廚房的門,避免打擾客廳裏的張昊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