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玲姐,小鳳子是咱們的產品代言人嗎?她是不是也會出席今天的發布會?」

「她是代言人,今天肯定要來的。」

「哇!太好了!」張楠高興地跳將起來:「何玲姐,到時候你一定要幫我搞一張簽名來,好嗎?」

「不就是一張簽名嗎,這有什麼難的,說不定她現在就在大廳裡面,你自己直接找她要不就行了!」

何玲有些不以為然地說道,在她們這些豪門子弟的眼裡,一個明星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此時,離發布會開始的時間還早,那些受到天龍集團邀請的嘉賓們還沒有來。

不過,不出何玲所料的是,在大廳的東面,有一大群記者之類的人正簇擁著那個小鳳子不停地採訪著。

凌子凱他們剛剛進入大廳,便有天龍集團的工作人員看到了何玲,自然認出這位集團的公主,連忙了迎了上來。

「小姐,您來了,時間還早,要不先到貴賓室休息一會?」

「不用了,我們在裡面隨便轉轉。你們忙自己的事去吧,不用管我們。」

何玲揮了揮手打發了那工作人員,對凌子凱說道:「我們到產品體驗區那邊轉轉吧,看看有多少人對咱們的美容膏感興趣!」

凌子凱點了點頭,掃了眼大廳,果然看到在大廳的另外一個出口處,擺放著一些桌椅,有幾個穿著白大褂的工作人員正在為一些路過的遊客發放宣傳單。還有的正在現場為客人做試用體驗。

俗話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讓大家親身體驗一回美容膏帶來的效果,比費盡口舌地向他們做宣傳要強上百倍。

「你們先過去,我去找小鳳子簽個名!」

張楠的心思全被那明星給吸引住了,生怕自己錯過了這次機會,對著大家喊了一句后,便急匆匆地往那邊跑了過去。

反正都是在大廳裡面,也不用擔心她出現什麼意外。便不去管她,有著她去追那心中的偶像。

不過,凌子凱一行人的出現還是引起了廳內其他人的注意。尤其是杜鵑她們實在是太亮眼了,不但引人側目,就連那些記者也跟發現了新大陸似的,紛紛把注意力轉向了這邊。其中有幾名記者丟下了小鳳子,沖著杜鵑她們跑了過來。

「幾位女士,我是港島娛樂報的記者,能冒昧地問一下,你們是受到天龍集團的邀請來參加產品發布會的嗎?」

「這位女士,你真是太漂亮了!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進入娛樂圈?我可以把你推薦給幾位港島最出名的導演和製片人,用不了多久,你一定可以成為最當紅的大明星!」

「女士們,能告訴我,你們來自哪裡?我是……」

杜鵑她們顯然沒想到會出現這戲劇性的一幕,面對記者們的圍擁,一時間倒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凌子凱皺了皺眉頭,知道一旦被這些娛樂記者們給纏上了,就會跟貼上了膏藥似的,難以甩掉,便對蘇果爾使了眼色,然後帶著杜鵑她們往體驗區那邊走去。

那幾名記者想要跟上來,卻被蘇果爾攔了下來:「各位,我們不想接受你們的採訪,請不要再跟著了。」

蘇果爾那一米九十多的魁梧身軀站在那裡就跟一座鐵塔似的,再加上一身黑色西裝,看上去倒有幾分保鏢的酷樣,那幾名記者一時間有些搞不清他們的來頭,不敢再跟著後面,只好悻悻地離開了。

就在這時,一件意料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只聽的大廳內響起了「啪」的一聲,緊接著,便看到張楠捂著自己的臉往後退了幾步,一臉發懵地用手指著身前的小鳳子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怎麼打人啊!」

小鳳子帶著幾分厭惡地看了眼張楠一眼,對身邊一個工作人員說道:「楊經理,你們這發布會是怎麼回事,怎麼隨便什麼人都可以進來啊,還不快把這野丫頭給趕出去!」

那位楊經理是天龍集團公關部的職員,在此次發布會指定為小鳳子服務,雖然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惹的小鳳子出手打人。但他知道此次集團為了請小鳳子當產品的代言人,花了不小的代價,見她突然大發脾氣,也不管張楠是什麼人,指著她訓道:「你怎麼惹孫小姐生氣了?還不快點向她道歉!」

「你讓誰給誰道歉呢?」

一個冰冷地聲音響了起來。

只見凌子凱臉色鐵青地走了過來。身後跟著的杜鵑搶先奔到張楠的身邊,抱住她的肩頭,關切地問道:「楠楠,發生什麼事情了?」

張楠有些委屈地說道:「我,我不小心踩到了她的裙子上了。她、她……」

餘下的話,張楠再也說不下去了,滿臉的失望,這一刻,心目中的偶像已經轟然倒塌了。

原來,當張楠興高采烈地跑過來找小鳳子簽名的時候,正好那些記者發現了杜鵑她們,轉移了焦點。

原本正在眾多媒體追捧下感到無比驕傲的小鳳子,突然發現一些記者離開了自己,轉身追逐新的目標去了,便順著他們離開的身影,看到了杜鵑她們。

當看到杜鵑她們那美而不妖,艷而不俗,千嬌百媚,無與倫比的容顏的時候,竟然讓她有種自漸形穢的感覺,同時心底深處升起了一股濃濃的嫉妒。

正好在這個時候,張楠跑到了她的跟前,大概由於心情激動,加上跑的太急了,有些收不住腳步,不小心踩在了她那拖曳在地上的裙擺上。

也不知道當時的小鳳子是出於一種什麼樣的心情,或許是因為杜鵑她們的出現搶了自己的風頭,或許是看到張楠那毫不遜色於自己的小家碧玉的風韻後有種說不出來的煩躁,反正在看到自己潔白的裙擺上出現了一個腳印后,心裡升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怒火,無從發泄之下,當著所有記者的面,打了張楠一個巴掌。

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后,所有的人都感到小鳳子做的有些過分了。就算人家不小心踩髒了你的裙子,你也不能動手打人啊!

似乎意識到自己觸犯了眾怒,小鳳子也感到自己剛才做的有些過火了,但事情已經發生了,後悔也沒有用,考慮到自己是個公眾人物,事情鬧大了會對聲譽帶來一定的影響,便轉過身子,想暫時離開這是非之地。

「站住,打了人就想一走了之了嗎!」

聽到凌子凱冷冷的喝聲,小鳳子停下了腳步,轉頭看向了那楊經理,意思是讓他站出來給自己解一下圍。

楊經理雖然對小鳳子剛才行為感到有些不滿,但人家畢竟是集團請來的代言人,也算是重要的嘉賓,事情鬧大了,怕影響發布會的召開,只好硬著頭皮上前對凌子凱說道:「各位,不好意思,剛才只是一場誤會!咱們有話好商量。」

張昊見自己的妹妹被人打了臉,早就氣的暴跳如雷,如果不是顧忌著這事會跟何家有牽連,依著他那官二代的脾氣,恐怕早就衝上去對著人家甩上幾巴掌了,聽了楊經理的話后,板著臉說道:「誤會!哼,如果我打她一巴掌,然後說聲誤會了,是不是也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楊經理見對方口氣十分生硬,根本沒有想息事寧人的樣子,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轉目之時,看到了站在凌子凱身後的何玲,不由一怔,隨後連忙走到她的身邊,低聲說道:「小姐,這些是你的朋友嗎,你看這事?」

依照他的意思,既然這些人是跟你一起來,只要你開口說一下,他們總會買你個面子吧。

「這事你不用管了!」

何玲沖著楊經理揮了揮手,上前對小鳳子說道:「孫小姐,我是天龍集團總裁助理何玲,這事你做的太過了,必須馬上向人家做出道歉。」

「憑什麼要我道歉!不就是打一個巴掌嗎,我這裙子可是為了你們的發布會特意請人定製的,現在弄髒了,等會還怎麼出席發布會啊!」

聽說何玲是天龍集團的人,小鳳子不但沒有辦點要道歉的意思,反而隱隱威脅著何玲,如果你們再糾纏此事,等會我就不不出席你們的發布會了。

何玲還想說話,卻被凌子凱打斷了:「何玲,你讓開!」

何玲見凌子凱此時的臉上陰沉的能擰下水來了,心裡沒來由得感到一陣惶恐,根本不敢違了他的意思,悶聲退到了一旁。

凌子凱走到張楠的跟前,輕輕地拉開了她那捂在臉上的手掌,看到那白嫩的臉上清晰的五個紅手指印,沒來由的感到了一陣心痛。

而後抬頭掃了眼那小鳳子,冷然地說道:「楠楠,咱們不稀罕人家什麼道歉。既然人家給了咱們這份大禮,咱們總得給人家還個禮吧!而且要加倍奉還。聽哥的,上去還她倆個巴掌!」 誰也沒想到凌子凱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會讓張楠以最直接的方法找回剛才的屈辱。

張昊沖凌子凱豎了豎拇指,沒有說什麼。

那楊經理有些不滿地說道:「這位先生,這樣做不好吧!孫小姐可是公眾人物,你這樣做會造成很大的輿論影響。再說了,孫小姐還是我們天龍集團的形象大使,發生這樣的事情,也會讓我們集團很難做的!」

言意之下,就是想告訴凌子凱,你既然是我們請來的客人,總得給主人一點面子吧。

「如果她能顧忌到自己是公眾人物的身份,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明星又怎麼了,就比別人高人一等嗎,就可以欺負我的妹妹了嗎?」

凌子凱看了眼何玲,問道:「你的意思呢?」

何玲看著凌子凱那咄咄逼人的目光,那樣子如果自己支持楊經理的話,依著這小子的性格,肯定就會轉身揚長而去,從此與何家再無半點瓜葛,便有些氣惱地說道:「看我幹嘛,你願意扇誰的巴掌,關我什麼事!」

「凱哥,咱們真的要去打人家嗎?要不算了吧!」張楠的有些猶豫地說道。

「妹子,你心地善良,下不了這個手,就讓姐替你出這口氣!」

一旁的趙雅知道以張楠的性格肯定不會上去扇對方的巴掌,而凌子凱他們作為男人就更不好意思對一個女人出手了,便自告奮勇地站了出來,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就已經走到小鳳子的跟前,揚手抽了她兩記耳光。

「打的好!」

就在大家還在震驚的時候,寂靜的大廳內響起了一個叫好聲,伴隨著還有一陣清脆的掌聲。

大家回頭看了一眼,只見一個年輕女子站在不遠處優雅地拍著手掌。

她怎麼來了?

凌子凱和何玲對望了一下,心裡都感到有些驚訝。

出現在大廳里的可不正是陳家小姐陳怡,一襲黑色的旗袍把那玲瓏的身材發揮到了極致,嫵媚、性感中帶著幾分冷艷、高貴。

那小鳳子顯然也沒想到面對著眾多的媒體記者,自己竟然真的被人扇了巴掌,想必用不了多久,這事就會傳遍整個娛樂圈,驚怒交集之下,對著楊經理說道:

「楊經理。這事你們天龍集團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還有,你們的產品代言人我也不做了,發布會也不參加了,馬上送我離開!」

楊經理見事情發生到這種程度,自己根本無法解決了,便把目光看向了何玲,那意思無非是在說:這些人都是你請來的,現在惹出事來,這責任還得你這總裁千金來負吧!

還沒等何玲開口,凌子凱就已經冷笑著對小鳳子說道:「這事跟天龍集團沒有什麼關係,你要的交代,我這就給你。」

說著轉頭對何玲說道:「你們天龍集團什麼眼光啊,竟然會找這樣的人做代言人。馬上把她的代言人合同解除了,還有將大廳外面的那些廣告全都撤了。讓這樣的人做代言人,別把美容膏的名氣給毀了。」

楊經理有些不屑地說道:「好大的口氣,你以為你是誰啊,能夠代表我們天龍集團總裁做出這樣的決定!」

「他做的決定就是我的決定。」

場外響起了一個聲音,只見不知什麼時候,何萬東也來到了會場,正好聽到了楊經理的話,便大步走了上來。

楊經理顯然沒想到集團的總裁會突然出現,而且聽他話里的意思,無論眼前這個不起眼的年輕人做出什麼樣的決定,集團都會無條件的接受。什麼狀況?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看到楊經理還在那裡發愣,何萬東不滿地說道:「怎麼,你沒聽明白這位先生剛才說的話嗎?要不要我再重複一遍!「

楊經理聞言全身激靈一下,慌忙帶著小鳳子離開了大廳。

「子凱,對不起,這事都怪我安排的不妥當,沒想到找來的這個代言人素質竟然會是如此低下。」

「何叔,這事也怨不得你們,誰會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剛才我可是有點越俎代庖了,你不會見怪吧!」

「瞧你說的這話,還是那句話,以後在天龍集團裡面,你的話代表的就是我的意思!」

何萬東說著走到張楠的跟前,說道:「楠楠姑娘,你沒什麼事吧?」

張楠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何總,給你添麻煩了!這代言人沒了,等會的發布會不會開不成啊!」

何萬東搖了搖頭,看了看站在身邊的這幾個千姿嬌美的美女,笑著說道:「有你們這幾個大美女出席發布會,我還用得著再去找什麼代言人嗎?只要你們往那一站,咱們的美容膏還不紅遍了整個港島!」

趙雅在旁邊說道:「何總,看來我們這次來港島要賺大發了,您好歹也要給我們每人付個幾十萬的代言費吧!」

何萬東雖然不認識趙雅,但見她能夠在此時插進話來,想必跟凌子凱有著莫大的關係,便笑著說道:「這代言費的事情好說,到時候你們找凌子凱要就行了!」

看到堂堂國際知名企業的大總裁也會當眾撒起無賴,大家都笑了起來,無形中,也把剛才發生不愉快的事情給沖淡了。

就在這個時候,陳怡盈盈地走了上來,對凌子凱說道:「凌先生,聽說你開發的美容膏要在今天舉行發布會,我也趕來湊個熱鬧,您不會介意吧!」

「陳小姐能夠屈尊前來捧場,凌某感到非常的榮幸!」

雖然不知道陳怡為什麼會來參加發布會,但人家言明了是來給自己捧場的,凌子凱倒也不好給人家什麼臉色,便不吭不卑地回應著對方。

「陳小姐,聽說前一陣子您使用了天龍集團的美容膏后,差點被毀容了。今天來到這裡,是不是興師問罪來了?」

記者當中有人認出了陳家這位大小姐,想起了前一陣子陳何兩家之間發生的明爭暗鬥,見她突然來到現場,便上前提出了一個敏感的問題。

陳怡看了眼那記者,說道:「這位先生,不知道你是從哪裡聽來的謠言?沒錯,前一陣子我是出現了一些皮膚上的病症,但並不是像你說的那樣是因為使用了天龍集團的美容膏而引起的後遺症。但事情的真相與你猜想的相反,我身上出現的病症恰恰是因為使用了天龍集團研發的這種新型美容膏而得到了恢復。所以說,我今天是特意來感謝天龍集團的!」

聽到陳怡的話后,大家都感到一陣驚奇,雖然知道凌子凱化解了陳何兩家之間的恩怨,但雙方畢竟有過嫌疑。陳家也是被迫無奈才做出放棄吞併計劃的。但剛才陳怡的話卻是明顯在為天龍集團的產品做吹捧了,難道說,陳家真的願意放棄前嫌,與何家重修和好了嗎!

不管陳家出於什麼目的,但自少陳怡此刻的立場應該是代表陳家發出的善意,這個情凌子凱還不得不領下了,便對陳怡說了聲:「謝謝!」

陳怡看了看杜鵑等人,笑盈盈地說道:「凌先生,你真是艷福不淺啊,圍繞在身邊的都是些天姿國色的大美女,能不能給我介紹一下?」

杜鵑等人也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陳怡。

張昊湊到凌子凱耳邊,低聲說道:「哥們行啊!來港島沒幾天就勾搭上美女了!」

凌子凱用腳踢了張昊一下,隨後為陳怡逐一的介紹起來:「陳小姐,這是我干姐姐杜鵑。」

聽到凌子凱不暇思索的就為自己引見第一人,不用猜想也能夠知道這位干姐姐在對方的心目中的地位了,再見到杜鵑那肌膚勝雪,嬌美無比的容顏時,哪怕是同為女兒身的陳怡還是忍不住為之感到一陣心馳神搖,拉住了她的手說道:「哎呀,你就是杜鵑姐姐,早就聽凌先生說起過他有一位長得跟天仙般漂亮的姐姐,今日一見,我總算是明白了自己還真就像是一隻醜小鴨了!」

聽著陳怡的話,杜鵑也不知道凌子凱在人家面前怎麼誇自己的,便嗔怪地看了眼凌子凱后,說道:「陳小姐,你可別聽子凱胡說八道,我看你才像是一隻天鵝呢!」

凌子凱沒想到自己躺著也會中槍,算起來自己跟陳怡也就見過兩次面,根本沒有在她面前提起過杜鵑的什麼事。這陳怡當著真人面前說假話,還真的能瞎擺。不過,看在她真心讚歎杜鵑姐的絕代容貌的份上,凌子凱也沒有當場揭穿她的謊言,繼續為她介紹起來:

「這是趙雅姐,我們公司的業務主管,美容膏產品由她全權負責。」

聽著凌子凱自作主張地給自己按上了主管的頭銜,趙雅也沒有反駁,笑著跟陳怡握了握手。

「何玲就不用我介紹了吧!還有天龍集團總裁何先生想必你也認識。」

陳怡跟何玲何萬東握了握手,臉上神色自若,對以前發生過的事情隻字不提,權當沒發生過似的,讓凌子凱不由得對她刮目相看。

「這位是蘇果爾,這位——」

介紹到張昊的時候,不等他把話說出來,張昊就已經搶先一步,滿臉殷勤地對陳怡伸出了胖乎乎的手掌,說道:「我自己來介紹,鄙人張昊,跟凌子凱之間就是那種同穿一條褲子的關係,換句話說,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他的女朋友也就是我的女朋友——」

凌子凱不等張昊把話說完,就抬腿踹了他腳,罵道:「有你這樣說話的嗎,滾一邊去!」 當最後介紹到張楠的時候,陳怡用手撫了一下她臉上那還沒消退的手印,對凌子凱說到:「凌先生,你的美容膏不是很神奇嗎,還不趕緊拿來給楠妹子敷用一下,留著這印痕你讓她等會怎麼參加發布會啊!」

凌子凱聞言心中一動,馬上明白了她話中所含的另一層意思。

國手棋醫 此時現場可是有著眾多的媒體記者呢,若是讓他們親眼見證了美容膏的神奇療效,豈不是最好的廣告嗎!

一旁的趙雅也馬上意識到了這一點,馬上拉著張楠往體驗區那邊走去。其他的人也都跟了上去。

凌子凱也想過去看看,但是被何萬東給叫住了:「子凱,你跟我來一下,我給你介紹幾位參加發布會的重要嘉賓。」

知道何萬東是想藉此機會讓自己拓寬一下人脈,凌子凱不好駁了他的一番好意,便隨著他來到了貴賓休息室。

只見休息室內坐著十幾個客人,有幾個還是西方人,那棒子國黑山集團的人也在其中,不過那李志賢卻沒來。

何萬東一一為凌子凱做了引見。

凌子凱方才知道坐在這裡面的人都是來自全球最著名的時尚美容生產商的代表。

其中來自法蘭西的蘭蔻公司,以睫毛膏在化妝品界內佔據了無可爭辯的霸主地位,號稱全球每售出二支睫毛膏中,就有一支是他們的公司。

還有米國的雅黛公司,生產的ANR系列護膚保養品,曾創下了全球每十秒銷售出一瓶的佳績。套用他們的廣告詞就是:「如果你16年前已經用上了ANR系列,那麼16年後的今天,你的皮膚依然和16前一樣細膩嬌嫩」。

而倭國的生資集團,有130多年的歷史,是亞洲最老牌的殿堂級化妝品公司。

此外,還有香奈爾、嬌蘭、碧歐泉、嬌韻詩等幾家公司,無一例外的都所於世界頂尖的名牌企業,跟這些公司相比,天龍集團也就只能算是小字輩了。

令凌子凱感到遺憾的是,有著十幾億人口消費市場的華夏竟然沒有一家能在國際上叫得響的企業。

當何萬東介紹凌子凱就是本次發布會推出的美容膏產品的研發人後,在場的人都露出了複雜的神色,除了驚訝於凌子凱的年輕外,更多的還是懷疑,不屑,鄙夷。

「何萬東先生,剛才我們都在議論一個話題,不知道這次發布會推出的美容膏是屬於你們天龍集團呢,還是屬於這位凌先生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