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神運算元剛想說點什麼,可一個你字出口,立時又把下面的話咽了回去。如果按著周易所說,他能在烹飪中做手腳,那以後為其製作『天掩馗星體』烹飪的時候,這小子會不會故技重施,藉此來控制住他和大賊魔。

「哈哈,前輩想的有點多了,這次承蒙前輩相助,周易感激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暗中使手段。」看出了神運算元的擔心,周易馬上解釋道。

「得了吧,你這個人亦正亦邪,表面人畜無害,實則一肚子壞水,我看比大賊魔也差不到哪裡去。」神運算元擺了擺手,根本不信周易的話。

「哈哈,前輩言重了。」周易故意露出一些馬腳給神運算元看,就是警告對方少在自己身上動歪心思。

有的時候,過分掩飾真實實力也不是件好事。只有讓對方知難而退,才會少些麻煩。

就這樣,轉眼三天時間過去了,這一日,蕭景天又過來了,並交給周易一枚乾坤鐲。

「小友,裡面是你所需的東西,不知道何時能製作出烹飪恢復我的手臂。」

「除了這些,還需要四顆七階的妖核,屬性無關緊要,只要是七階就可以。」周易看過乾坤鐲內的東西后,開口說道。

「七階妖核!」蕭景天瞪大了雙眼,七階妖獸可是相當於人類生死境的修為,一枚就珍貴之極,周易一下子就要四枚,以蕭家的實力短時間也不可能弄到。

「蕭家主不必著急,我製作烹飪還需要些時日,而且這些妖核也是最後才放入的,你有足夠時間。」周易解釋說道。

「好吧,我這就去準備。」蕭景天明知道周易在報復他,卻無法拒絕。只好硬著頭皮同意了。

蕭景天走後,神運算元湊到周易近前,小聲說道:「你小子可真黑,這四枚妖核足能讓蕭家大出血一把。」

「這不能怪我,如果他們不搞事情,我也不會獅子大開口。」周易將乾坤鐲內的東西一件件拿出來說道:「我管他們要四枚七階妖核,全當是製作烹飪的費用了。」

神運算元聽完,眼珠微微一轉,道:「我看事情沒那麼簡單,這些妖核你是打算製作烹飪自己用吧?」

「算是吧。」周易也不否認,因為他要這些妖核是為了製作「玄天化物眼」的烹飪,雖然在狐族領地當中,也收集了一些食材,但距離製作還差很多東西,這次正好藉機會狠宰蕭家一筆。

之後的幾天,周易一直躲在房間里為蕭景天製作烹飪,神運算元則是左右不離,美其名曰是要保護周易,實則是想偷學製作烹飪的法門。

周易也不說破,任由神運算元看,但神運算元看了半天,愣是連個皮毛都沒學會,很多東西看似無關,可經過周易的雙手后,神奇的被融進了烹飪當中。

尤其是向玄鐵、金精這種東西,分明只有在鍛造法寶時才用得上,也被周易放進烹飪裡面,有些時候,神運算元甚至懷疑,加進了這些東西,做出來的烹飪還能吃嗎。

就在周易緊鑼密鼓的製作烹飪時,蕭家大門外來了幾個人,其中一人正是在鐵火蟻巢穴中死裡逃生的拓跋亮。由於殘缺了一條腿,拓跋亮裝了個假肢,行動起來總是給人怪怪的感覺。

「快去通知怡然小姐,就說拓跋家四公子求見。」拓跋亮對著蕭家一名下人說道。

「請拓跋公子稍等,我這就去通報。」那名下人回了一句,直接奔進了蕭家裡面,時間不大,蕭怡然蹦蹦跳跳的走了出來,當其看到拓跋亮那副慘相的時候,當下大吃了一驚。

「你怎麼搞的,腿呢?」

「怡然妹妹,說來話長……」拓跋亮哭喪著臉,將蟻穴里發生的一切都說了。

「什麼,又和周易那傢伙有關係?」蕭怡然聽完,嬌俏的小臉現出怒容。

「你知道周易?」拓跋亮詫異問道。

「當然知道,我和還那傢伙打了一架呢。」蕭怡然嘟起小嘴,將周易來在蕭家的事情說了。

「這麼說他答應為蕭家主製作補全殘肢的烹飪了?」拓跋亮眼中登時精光大放,若是能請到周易為自己製作一道烹飪,失去的腿不就能回來了嗎。

可轉念又一想不大可能,當初在蟻穴的時候,他和三哥拓跋陽沒少和周易作對,人家會不會出手幫忙還很難說。

「怡然妹妹,你能不能找周易說說,讓他把我的腿也恢復了。」一邊說著,拓跋亮將一隻手搭在了蕭怡然的肩膀上。

「拿開你的狗爪子!」蕭怡然臉上的笑容消失,有些嗔怒說道。

「怡然妹妹,我們兩個是有婚約的,你早晚都是我的人,何苦這般放不開呢。」拓跋亮嬉皮笑臉說道。

可還不等他把話說完,蕭怡然抬手就是一拳,直接把拓跋亮給轟飛出數十丈遠。

「雖然我們有婚約,但是我沒同意,誰同意的你找誰去,再敢和我提這事,信不信我直接斷了你的命根子。」蕭怡然刁蠻勁上來了,瞪著一雙大眼睛怒道。

拓跋亮在僕人的攙扶下好不容易站了起來,疼的齜牙咧嘴,蕭怡然的蠻力可不是開玩笑的,這一擊打得他五臟六腑都移位了。

「怡然妹妹,你下手太重了……」拓跋亮剛剛說到一半,蕭怡然扭頭進了蕭家。

目睹此景,一名拓跋家的下人,問道:「少爺,我們還去蕭家嗎?」

「去個屁呀,快點回家,問問爹什麼人能請動周易,好幫我製作恢復斷腿的烹飪。」拓跋亮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樣,帶著下人一口氣回到了拓跋家。

對於這些事情,周易根本就不知道,他躲在房間中給蕭景天製作烹飪,邊上還有個細心觀摩的神運算元。

四天後,當周易打開房門的時候,神運算元第一個沖了出來,這幾天可把他給憋壞了,最要命的還啥也沒看明白。

「去告訴蕭家主,就說烹飪已經做好了,只差四顆七階妖核了。」周易對著一名下人說道。

下人一路小跑的將話傳到了蕭景天那裡。

「這個周易太過份了,一張嘴就是四顆七階妖核,不知道是真的需要,還是敲我們竹杠。」一名蕭家長老怒氣沖沖道。

「不管怎麼說,這妖核都得給人家,只要他能將家主的右臂恢復如初。」另一名長老雖然也心疼,可是衡量了下其中的利弊,還是忍痛答應。

「只要能保住家主的位置,蕭家的控制權還是在我們這一支的手中。」蕭景天坐在椅子上,身旁的桌子上擺著四個玉盒,裡面裝的正是四枚七階妖獸的妖核。這些妖核花了他不少的元靈石,著實讓其肉疼了一把。

「景天說的對,只要家族控制權在我們手裡,一切都不是問題。」剛才說話的那名長老說道。

「既然烹飪做好了,我去找周易,看看究竟效果如何。」蕭景天拿起四枚妖核,徑直向周易的住所行去。

剛一走進小院,立刻被一股奇異的香味所吸引。那種味道蕭景天從來也沒聞過,芳香當中帶了些許金屬味道,卻又不感覺激鼻子。

「蕭家主您來了。」周易站在門口,看著蕭景天一臉陶醉的神情說道。

「這烹飪的香味好奇特,想來效果也不會差。」蕭景天見周易堵著房門不讓其進去,也不好意思硬闖。

「我要的東西呢?」周易淡淡問道。

「在這裡,兩枚火屬性妖核,一枚水屬性,還有一枚是木屬性。」蕭景天如數家珍般的將妖核交在了周易手上。

周易連看都沒看,直接說道:「請蕭家主稍等片刻。」說完轉身進了房間,並將房門關死。

「打算怎麼處理這些妖核?」神運算元懶洋洋的問道,他現在根本不報任何偷學的希望了。

「這些是我的。」周易將四個玉盒逐一丟進乾坤鐲內,而後又從中取出四道烹飪出來,一字排開放到了桌面上。

抬手一揚,手心中吸力大起,將房門給打開了,外面蕭景天正焦急的等待著。

「蕭家主,進來吧,烹飪已經準備好了。」周易微笑說道。

一聽這話,蕭景天迫不及待的沖了進來,目光所及,正好看到桌子上擺的四道烹飪。

這四道烹飪形態驚人的一致,甚至連很多細微的地方都分毫不差,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模子里扣出來的。

走到烹飪近前仔細觀看,只見烹飪當中有著數種爪類的虛影在閃現,如同走馬燈一樣,輪轉不定。

在烹飪的中心位置,清晰可見一條精鋼般的手臂,銀光閃動,暗藏玄機。 「這東西能吃嗎?」蕭景天一腦門子黑線,在他的印象當中,烹飪那就應該是色、香、味俱全,可眼前這東西,除了奇香無比之外,根本不像是吃的東西,更像是某種力量的結合體。

尤其是裡面各色涌動的爪子形態,就算是以形補形差的也太遠了。那根本就不是人手的樣子。

「這道烹飪名為劍骨,是專門為蕭家主設計的,若是普通的肢體殘缺傷,也不必如此費力。可惜家主的傷口處有一道怨靈,不施些特殊手段,恐怕難以降服怨靈。」周易解釋說道:「一但手臂恢復成功,蕭家主的這條右臂將實力大增,哪怕是一般的法寶都難傷及。」

「真有這等神效?」蕭景天有些不信,可周易說的言之鑿鑿,又讓其大為動心。

「效果與否吃了自會知曉。」周易懶得和蕭景天多廢話。

「好,那我就試試,對了周小友,這東西怎麼吃?」蕭景天端詳了半天,感覺無處下嘴。

「直接吸入,而後用靈氣煉化,到時候效果自然出現。」周易說道。

蕭景天聽完,心中越發忐忑了,不過為了讓怨靈不再折磨自己,他咬牙猛吸口氣,將第一道烹飪盡數吸進口中。

神運算元瞪大了眼睛,想知道效果到底如何,畢竟他可是眼睜睜看著周易做出來的烹飪,感覺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

就在蕭景天吃下第一道烹飪的瞬間,在其身上猛的爆漲出數道青光出來,還不等神運算元看清楚,那些青光又縮了回去,並在蕭景天的斷臂處集結。

緩緩的,蕭景天空空如也的衣袖當中,鼓動了幾下,彷彿什麼東西從裡面生長。

看到這一幕,神運算元大為驚奇,急忙用靈識掃過,只感覺衣袖當中有股莫名的詭異力量在蔓延。

時間不大,從蕭景天的袖口當中,一隻虛淡的手掌伸了出來。

「神奇!太神奇了!」蕭景天吃驚的合不攏嘴,將衣袖高高挽起,只見從斷臂處生長出一條虛幻的手臂出來,透過手臂依稀可見裡面的骨骼。

只是骨骼有些特殊,呈現金屬般的銀色,形狀像是一把劍。之前環繞在他傷口處的黑氣,順著劍骨注入,時間不大與劍骨合二為一。

「看來是成功了。」周易微微點頭。

「以後我的手都是這樣嗎?」怨靈的威脅解除了,蕭景天馬上又奢望起來。

「當然不是,剩下的三道烹飪,你每個月服用一道,四個月後這隻手臂就會和以前一樣,若是再潛心修習下,或許還可以動用怨靈中的力量。」周易說道。

聞聽此言,蕭景天高興的忘乎所以,將虛淡的手掌用力一握,立刻感覺到有股強大的力量出現,劍骨當中隱隱有龍吟傳出。

神運算元看的真流口水,如果自己也有一條這樣的手臂那就好了。

「蕭家主,我現在告訴你一個調息法門,能讓你快速的吸收烹飪中的精華。」

「好,好……」蕭景天連連點頭,手臂失而復得的喜悅讓他對周易的話言聽計從。

盤膝坐好后,周易一字一句的將調息法門說了出來,一個時辰后,蕭景天全部記下了。

神運算元也在一邊聽著,他總感覺這法門有點問題,可哪裡不對又說不出來。

「好了,依此法聯繫,數月後蕭家主的手臂就能完全復原。」周易淡淡說道。

「真是多謝小友了。」蕭景天嘴裡滿是客氣的話。

就在此時,房間門外來了一名下人,對蕭景天說道:「家主,有一名拓跋家的老人和一個小男孩想見周易。」

「老人?」蕭景天愣了下。

周易和神運算元快速的對視了一眼,兩者心頭同時一動,拓跋家的老人還帶著小男孩,恐怕只有拓跋康爺孫倆了。

「看來你又有事情做了。」神運算元幸災樂禍的道。

「來人叫什麼名字?」周易向著下人問道。

「老人自稱叫拓跋康。」下人如實答道。

「果然是他們,蕭家主讓他們進來吧,這位老人與我是朋友。」這裡畢竟是蕭家,周易不好做主。

「既然是周小友的朋友,當然可以進來,快請。」蕭景天痛快說道。只是心裡有一種特別異樣的感覺,這次拓跋康前來,肯定不會有好事。

時間不大,拓跋康帶著孫兒拓跋忠走進了房間,一見到周易,小忠兒立刻就高興的撲到周易懷中。

「大哥哥,你去哪兒了,忠兒很想念你。」

「大哥哥這段時間很忙,沒空去看忠兒,不知道忠兒有沒有勤奮修行。」周易抱起忠兒,撫摸著他的頭,關心說道。

「忠兒從來不偷懶的,不信你看。」說著話,忠兒用小手在周易的身上拍了一下。儘管用了全力,可忠兒的實力有限,不可能打得動周易。

感受到忠兒的一掌后,周易眉稍輕輕一挑,急忙抓住了忠兒的小手腕,一道靈氣渡進忠兒體內后,驚喜發現,這孩子竟然修行到了旋氣境五層,一個七八歲的孩子能做到此點,已經頗為不容易了。

「哈哈,看來忠兒果然是修行上的奇才,短短時間就有這般實力,日後定成大器。」周易抱著忠兒親了一口,這才將其放下。

「這還多虧了小哥的包子,如若不然忠兒哪能修行的這麼快。」拓跋康來在周易近前,蒼老的面容上滿是感激神色。

在場的人,除了蕭景天不知道其中緣由,其餘人都清楚。他雖未全明白,但也知道周易用烹飪術幫助了拓跋忠。

「老人家,不知道酒館中的酒還有嗎,有段時間沒喝了,肚子里的饞蟲都要造反了。」神運算元笑著說道。

「有,只要先生愛喝,管夠。」拓跋康對周易和神運算元特別有好感,見到這二人,臉上的皺紋都快笑開了。

「老伯這次找我是有事情吧。」周易不喜歡繞彎子,開門見山問道。

「小哥,這次小老兒前來,真有一事相求,還望小哥能夠答應。」拓跋康神色一正,帶著求乞口吻道。

「說來聽聽。」周易並沒有立刻答應。

「我是為了拓跋宏而來。」拓跋康說道:「自從那次狐族的事情后,拓跋宏的一雙手臂就被人給廢了,現在這孩子整日頹廢,已經和之前判若兩人,所以小老兒得知小哥在此後,特意過來相求,還望你出手相救。」

「什麼?拓跋宏的雙手被人廢了?誰幹的。」周易聽完,眉毛瞬時立了起來,他與拓跋宏交過一次手,兩人可算是不打不相識,在周易看來,拓跋宏還算是個有情有意之人,與其他世家的紈絝子弟截然不同。

「聽說是一個和尚乾的。」拓跋康含糊說道。

「和尚?」周易無奈的搖搖頭,世間和尚多了,這樣一個籠統的概念,讓他如何能想到是圓通和尚所為。

「既然這樣話,我現在就隨你回拓跋家。」周易痛快的答應了。

「如此一來真是太好了,小老兒感激不盡。」拓跋康露出欣喜之色。

「周小友,你這就要走?」站在一旁的蕭景天見了,面露尷尬之色,他還想多留周易幾日,等到自己手臂完全復原。

「蕭家主的傷已無大礙,只需按著我說的做即可。」周易直接就把話給說死了。

若是換了旁人,蕭景天早就用強將其給留下了,但周易他不敢,別人不說,光是一個大賊魔蕭家就招惹不起,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誰知道哪天這個缺德的傢伙就找上蕭家了。

「既然這樣,那我派人親自送小友去拓跋家。」蕭景天無奈點頭。

「不用了,我和他們一起走。」周易說完,帶著拓跋康爺孫倆就走出了房間。

神運算元則是沒有動,靜靜看著周易離開后,這才慵懶的起身。蕭景天看的一頭霧水,難道說神運算元不和周易去拓跋家嗎?

「蕭家主,我也告辭了,臨行之時贈你一卦可好?」

「求知不得。」神運算元的占卜神通在修行界小有名氣,平時很少出手給別人算命,今天主動要給蕭景天算,這讓蕭景天受寵若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