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能死!你難道不想報仇嗎?你難道不想看看害你的人得到了什麼下場嗎?你難道不想知道你是被誰害的這麼慘嗎?」蘇紫萱連聲質問。

孫曉璇慢慢的停止了哭泣,她看著蘇紫萱。

「曉璇……雖然貞操是女人很重要的東西,但是絕對不是最重要的東西!沒有人會知道你的過往……我們警方會嚴格的保守這個秘密!你看到這個男人了嗎?他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心理醫生,他可以幫助你。」蘇紫萱指了指樂天。

孫曉璇看了看樂天,樂天馬上點點頭。

「是誰害了我?」她輕聲問道。

樂天脫下了自己的外套,穿在了孫曉璇的身上。

「你最後的印象是什麼?」蘇紫萱反問。

「我和我的男朋友鬧分手了……他約我出去最後談談,我答應他了,我們在一家酒店開了一個房間,後來……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孫曉璇仔細地回憶。

腦袋後面的記憶一片空白,等她再次用有記憶的時候,就是自己被折磨的畫面了。

「根據我們的調查,正是你的男友將你賣給了這家遊艇俱樂部的老闆,讓你到船上做陪酒女!」蘇紫萱看著她。

孫曉璇面色煞白。

「他……他……」

蘇紫萱看著這個無措的姑娘,她的眼神非常的堅定,沒有任何的閃爍,這樣的眼神也給了孫曉璇很大的勇氣。

「你放心!你的男友跑不了,我會讓你親眼看著他進監獄!」

孫曉璇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撲在蘇紫萱懷裡!

好不容易等她平靜下來,樂天又跑到上面拿了一些衣物下來,連帶著將蘇紫萱的衣服也帶了下來。

孫曉璇在船員艙的浴室里呆了很久,她將自己的身體里裡外外清洗了很多遍,眼淚也在一直的流。

她怎麼也想不到,居然是自己的男朋友害了自己?

她恨自己,她恨自己的愛慕虛榮,為了一些名牌做了那個混蛋的女朋友。

她也恨自己無知,看不清那個男人的真面目,被人家賣了還在幫人家數錢。

「曉璇!出來吧……」

蘇紫萱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孫曉璇終於走了出來。

「上面的那些富豪依舊在玩樂,沒人發現有異常,我們待在下面就可以了。」樂天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

三個人就在機房內看守著那個船長。

這艘游輪的製造比較的特別,因為怕打擾到那些富豪的娛樂,所以駕駛室的位置並不在船頭,不過船長可以通過遙望窗看到船頭四周的情況。

「曉璇,我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一下。」蘇紫萱看著一旁蜷曲在一起沉默的姑娘。

不得不說這個姑娘的姿色還是真不錯,身材高挑模樣清秀,怪不得那些傢伙對她這麼有興趣,如果孫曉璇屈服了,她馬上會成為俱樂部的老闆搖錢樹。

孫曉璇抬起頭,她的目光充滿著茫然。

「這個男生你認識嗎?」蘇紫萱拿出那張合照,指著上面已經死了的男生。

孫曉璇看了看,點了點頭。

「認識,他叫趙雷,原本也是我們稅務專業的同學,可是他只上了一年就輟學了,現在在外面打工!」她輕聲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這傢伙的眼力還真的挺厲害的。

「那你們還有聯繫嗎?」她急忙追問。

孫曉璇搖搖頭。

「我們幾乎沒有聯繫了,他輟學以前我們關係還可以,可是他輟學以後,他消失了很久,我也是在兩個月前才再次見到過他。」 “方大師,怎麼會這樣?”我非常驚訝的朝着方大師問道。不過方大師只是朝着我搖了搖頭,示意我跟着他繼續往前走。

在山頂上地勢很開闊,也長滿了茂密的草。 幽冥仙君 如果這個地方離市區近一些的話,肯定會成爲更多人首選的郊遊去處。不過在這兒,這些草也正好可以滿足村子裏的牛羊。

我跟方大師這回沒有去那個山洞,而是直接朝着那棵大槐樹走了過去。大槐樹旁邊的水塘子,纔是我們這次最主要的目的。昨天晚上的時候,我也問過小女孩兒,她說黃瑤他們幾個,就是掉進了這個水塘子裏面的。

我們來過村子裏好幾次,也沒有聽說過這水塘子有什麼傳說,這一點有些不正常。不過之前楊家墳的來歷這件事兒能夠證明,這水塘子的歷史比楊家墳的來歷還要早。當時那些百姓佃戶,就是利用這水塘子裏的水在下雨的時候溢出來,淹死姓楊的地主的。

下雨時候水塘子是什麼樣子的,我跟方大師是親自經歷過的。但是整個山頂,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湖面一樣。如果決口,完全可能吧下面都淹了。

而就在我跟方大師見證了那大水的第二天,小女孩兒就說大水把全村子裏的人都淹死了,這算不是是一種巧合呢?或者,小女孩兒說的是確有其事。

這邊一共有四五個水塘子,小的直徑有四五米,打的有十來米,並不算很大。水塘子裏面的水非常的清澈,周圍長着一些水草。而且在水塘子旁邊,還能夠看到一些蹄子印,應該是動物們在水塘子旁邊喝水。

看到那些蹄子印之後,就覺得這水塘子裏的水是安全的。一般來說,動物喝水的地方沒有發現動物的屍體,那麼就證明這水並沒有問題。

我伸手去碰了碰水塘子裏的水,剛一接觸水面,立刻就彈了回來。沒想到,這水塘子裏的水竟然冷的刺骨。就如同寒冬臘月的冰水一般,觸碰一下就讓人渾身發寒。

方大師看到我的動作之後,也伸手去碰了碰。剛碰到水之後,方大師就臉色一變,立刻把手縮了回來。

我看到方大師臉上的表情變化並不是因爲被水凍到,而是有其他的原因,所以立刻朝他問道這水有什麼問題。

方大師先是從褡褳裏掏出兩張符,遞給我了一張,讓我擦一擦剛纔入水的手。而他自己,也拿着那張符開始擦了起來。

那張符剛擦到手上的時候,就覺得手裏剛纔被凍到的地方,變得暖和了起來,瞬間全身也開始變得暖和了起來。剛纔入水那瞬間,確實渾身都寒冷。現在這符竟然有這種作用,那麼就代表着這水肯定有問題。

“難怪整個村子裏陰氣都這麼足,來源就在這裏。”方大師擦完手之後,說着話就把那張符扔進了水裏,而就在符落入水中的時候,忽然冒起了白煙。看到這白煙的時候,我也是心裏咯噔一下,看來這水絕對是有問題的。

凰舞天下之盜墓皇后 我照着方大師的樣子,把那符扔進了水裏,如同方大師之前扔進去的符一樣,也同樣冒起了白煙。

“這水塘子裏的東西可不簡單,應該泡了不少的屍體。”方大師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臉色變得異常的嚴肅。

聽到他這話,我也是嚇了一大跳。這幾個水塘子的水非常的清澈,基本上淺一些的地方都能夠看見底下的東西。而且,旁邊也有很多的動物蹄子印,那些動物也在這邊喝水,看不出任何的不妥地方。

“別被表面的現象迷惑,那些死屍泡的時間久了,都會沉入到最深處。而它們的怨氣,也會集中在水塘子裏,陰氣越來越足的時候,就會開始融入到水中。經過多少年的融合之後,纔會出現這種情景。”方大師看着那水塘子,鄭重其事的說道。

“那麼也就是說,黃瑤它們來這兒野炊出事兒,可能純屬意外?”我有些不解的朝着方大師問道。小女孩兒說黃瑤它們當時下水了,要是按照方大師所說,水塘子裏陰氣十足的話,你媽黃瑤它們應該是在這個時候染上了陰氣,導致“命”消失的。

“當然不是。如果真的是那樣,那麼後面你那幾個同學,已經完全好起來了,他們就不會死。而且有一點你要記住,當時可是有人組織他們來這兒的,至於那個人是誰,他們都沒有想起來。”方大師說完話之後,眉頭開始緊鎖了起來,好像是想到了什麼。

我也不打斷方大師,讓他仔細想。我也在考慮剛纔方大師所說的話,看來這還真是一場有預謀的事件。

先是組織黃瑤和影子他們去郊遊,然後黃瑤他們出事兒,而黃瑤的母親正好找上我,接下來黃瑤全家慘死。當時黃瑤的情況,可以看得出應該是被厲鬼上身了。可是接下來的情況,就有些匪夷所思了,劉明的那個紙人,還有王玉龍他們那些人的死,那些紙人。總感覺,一切都像是有人在後面操控。

而這些事情,竟然最後矛頭都好像指在了我的頭上。至於方大師和李警官他們的出現,完全只能夠算是出乎意料之外的。

忽然間我想到一個可能,這個可能讓我嚇了一大跳。上次方大師帶我去的那個山中的禁地,到底是不是真的呢?該不會,那個地方也是最終目的在我吧?這個想法一出來,就像是野草一般在腦海裏面瘋長。

潘曉瑩和王玉龍他們,當時就被送到了那邊養着,在這期間,很多事情他們都可以做手腳。 驚世冷後 而且他們的能力,也讓我有些忌憚。尤其是那份協議,我到現在爲止還在懷疑它的真實性。不過李警官也出現在那裏,讓我對他的信任又增加了幾分。

“葉子,咱們下山。”正在我想着的時候,方大師忽然就拽着我的手往山下跑。

我們上來就是爲了看着水塘子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現在就只是摸了摸冰冷的水,扔了兩張符之後,其他的看都沒看,竟然方大師就要拉着我下山,這讓我多少有些莫名其妙。

“方大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我有些好奇的朝着方大師問道。

“先下山回到村子裏,水的事兒咱們以後慢慢解釋,要是現在不下山的話,估計我們又得在山上過夜了。”方大師說完之後,就拉着我往山下狂奔。

雖然我不知道爲什麼方大師會這麼說,但是我對他還是相對比較信任的。之前是完全信任,但是剛纔那個瘋狂的想法,減弱了我對他的信任。不過我也不想在山頂上過夜,前兩次在山頂上過夜的時候,都沒有什麼好事兒發生。

還好,到了村子裏之後,還是原來的那番模樣,狗吠雞打鳴,並不是在半山腰上看到的那麼破敗。

不過下來之後,又遇見了難題。我跟方大師是被那個老婆婆趕出來的,所以現在去那個小二樓肯定不太合適。無奈之下,我們倆只好開始了這次來這邊的第二個任務,就是尋找大白褂趙全。

之前那個老婆婆的態度,就已經讓我們非常清楚的知道,趙全絕對是這個村子裏的人。 重生成爲情敵妻 但是讓我們不太明白的是,她說趙全已經死了。

我跟方大師首先去的是村子裏最德高望重的那個老人家裏,當時村長的白事就是他給主持的,還讓方大師去幫忙給看墳地。

當我和方大師掏出趙全的照片的時候,那個老人家一眼就認出來了,是楊家墳的人,而且還是第一個考上大學的。說到這兒,老人家就開始聊上了,恨不得把趙家的祖宗十八代都給說個遍。

老人家說的跟李警官他們瞭解到的資料幾乎差不多,趙全家裏祖輩都是赤腳醫生。趙全從小學習成績就好,在村子裏的名聲也不錯,而且從小跟着家裏人耳濡目染的,手藝也相當精湛,經常給自己老爹打下手。有時候,老爹忙不過來的時候,趙全也幫忙單獨的給村民們看一些小病。

不過大學畢業之後,趙全就去了市醫院裏工作。

前幾年,趙全的父親病重,他就辭了市醫院裏的工作,回來照顧老爹。當時村子裏的人都說,老趙家有個孝順的兒子,別人都羨慕的不得了。不過自從老趙死了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趙全了。

“老哥,那個趙全他老爹啥時候死的?”方大師如同聊家常一般跟那個老人家問道。

“我想一下,怕得有六七年了吧。”

老人家這個六七年一出來,我跟方大師整個人都是一震。六七年前,正好是搜救隊到這邊來救人的時候,從這兒回去之後,那個搜救隊就開始出事兒。

“說來也怪,那年發大水,老趙都叫水給打走了,三天沒找到。都說老趙死了,趙全那娃就不相信,一個人在山裏頭跑了兩天兩夜,把老趙給找回來了。”說起這事兒的時候,老大爺的臉上還漏出不可思議的表情,“老趙回來的時候,還活了兩三天才死的。唉,要是早點找回來的話,說不定能活時間長一點。” 這樣的情況同樣出乎了蘇紫萱的意料之外,她發現自己現在彷彿是陷入了一個怪圈,自己想問的東西,一定不會馬上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這讓她非常的煩躁。

「那你知道這個趙雷打工的地方嗎?」她追問。

「唔……當時我見到他的地方是一個健身中心!我看到他和裡面的教練打招呼,至於他是不是在那裡上班,我就不知道了。」孫曉璇想了想。

蘇紫萱皺眉看了看樂天。

樂天攤了攤手。

沒想到忙了半天,又是得到了一半的消息……

好在也不算白忙活,至少解救了一個無知少女和幹掉了一群惡棍!

「起風了!」

一旁的船長突然說道。

樂天猛地扭過頭,他面色大變。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這個突然竄起來的男人,樂天這是要做什麼?

樂天瘋了一般的沖向甲板,站在甲板上,他高舉著手一動不動。

蘇紫萱通過下面的觀察窗可以看到樂天,這傢伙又發什麼神經?

「靠了!這下樂子大了……」

樂天罵了一句,急急忙忙的往回跑。

跑回了機艙,他有點喘不過氣,跑的太急了。

「你幹嘛啊?只是起了點風不是很正常嗎?」蘇紫萱看著樂天。

「正常個屁!你忘了你是什麼人啦?」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蘇紫萱一愣。

「馬上通知那些土豪,讓他們安分的呆在船艙裡面!如果私自出來後果自負!」樂天對那個還在開船的船長說道。

「為什麼?這樣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的。」蘇紫萱阻止。

「什麼麻煩不麻煩的,一會我們能不能活著都不一定呢!」樂天焦急地說道。

他一扭頭就看到旁邊有幾件救生衣,他不由分說的拿起一件就往蘇紫萱的身上套。

「會不會游泳?」樂天問。

「會。」蘇紫萱被樂天的神色嚇到了。

「曉璇……快點將救生衣穿上!」樂天扭頭吩咐。

孫曉璇猶豫了一下,還是慢慢的往身上穿救生衣。

「能不能快點?時間就是生命這句話你沒聽過嗎?」樂天大聲的催促。

孫曉璇愣愣的看了樂天一眼,手上的速度快了一些。

「你害怕海里起大浪?」船長看了看樂天。

「沒錯。」樂天點點頭。

「不會的,我開船已經有十多年的經驗了,這麼一點小風不會起浪的。」船長肯定的說道。

「你懂個屁!我讓你趕緊通知那些土豪你特么是不是聾了?」

樂天超級不耐煩的飛起一腳,居然對著這個船長的屁股狠狠地踢了一下。

船長挨了一腳,這才連忙打開船上的通話器大聲地喊了起來。

「我說……你也太大驚小怪了吧?雖然我承認我是倒霉了一些,可你要說我的倒霉體質能無風起浪……那也太誇張了。」蘇紫萱無語的看著樂天。

「你當然不能無風起浪了,但是你這體質完全可以火上澆油!一會無論發生什麼……一定不能脫下身上的救生衣!」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眨了眨眼,有點無奈的點點頭。

現在的時間還不到午夜,估計再有兩個小時船就能靠岸了。

「吱呀……」

一聲奇怪的聲音傳來,船突兀的傾斜了一下。

「這……這怎麼可能?為什麼會突然起浪了?」船長驚恐的看著觀察窗。

遊艇甲板上的射燈全部打開,照著遠處的海面,在射燈的照射下,一道道奔襲而來的巨浪清晰可見。

他馬上拉響了船上的警報,提醒那些富豪不要走出船艙。

「船上的人能不能活著……就看你的了。」樂天看著船長。

船長緊張的一臉汗水,雖然說他船開了十幾年,但是他的運氣特別好,到目前為止,這是他遇到的第一次突發狂風巨浪!

蘇紫萱看著腳下,船體有明顯的傾斜擺動的跡象。

「有沒有氧氣瓶?」樂天問。

「有……在船員倉。」船長回答。

「我們上去!」樂天說道。

蘇紫萱拉著孫曉璇急忙上到了船員倉,樂天走在最後,他神色奇怪的看了一眼那個船長,走出機艙之後,樂天順手鎖上了通往船員倉的蓋子。

氧氣瓶只有兩個,樂天給蘇紫萱和孫曉璇一人背了一個。

「我們不會死吧?」 穿越之棄婦逍遙 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笑了笑,他沒有回答蘇紫萱的話,反倒是看著孫曉璇。

「妹子!也許我們都會死,也許只有你一個人能活下來……如果你能活,麻煩你每年給我燒注香!」

孫曉璇愣愣的看著樂天,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救生衣和氧氣瓶……

「咚咚咚!」

有人在撞通往船員倉的蓋子,很明顯那個船長將籠子里的人都放了出來。

「我們去上面的甲板!」樂天急聲說道。

蘇紫萱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會碰到這樣的突發情況!一直到她們上了甲板,才發現外面的情況遠遠比她們想象的更嚴重!

巨大的浪頭一個接一個的拍了過來,萬幸這是一艘高級的遊艇,動力和結實程度都還算可以,否則除了跳海,她們不會有任何逃生的希望。

樂天找到了幾個瓶子綁在身上,看起來有些滑稽。

至於那些土豪富翁,一個個早就嚇得面無人色,船上並沒有多餘的救生衣,原本的天氣預報上也沒有說今晚會有暴風雨。

豆大的雨點不要命的砸了下面,甲板上幾乎不能站人了。

孫曉璇死死的抓著旁邊的一根管子,現在的她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求生意志堅強的落難者。

「報告!在距離我們大概一百海里的位置突發急對流天氣!」

在私人碼頭裡,警局局長正在看著漆黑的海面,他在等待著自己手下安全歸來,有警察衝進來彙報。

「什麼意思?」局長皺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