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他大爺的敢!敢!敢!」

「這還算聽話。」

江染夜迅速飛到她身前,一把把她接住。

「你他大爺的……嘔……」

邱魚兒罵了一聲之後,開始一陣狂吐。

直到回到寢殿,她還在吐……

回到寢殿的江染夜全然不理會卧在門邊哇哇狂吐的邱魚兒,他只顧找人搬來一個大木桶放在寢殿的鞦韆旁,邱魚兒覺得那大木桶能裝下十個她也多。

江染夜又命人燒了十幾桶水過來,然後開開心心地跳進木桶里洗澡。

邱魚兒狂吐一陣之後,然後蹦躂到床榻上休息了一會,她覺得這是她此生吐的最厲害的一次。

如果有機會,她真想把那龍王剝了煮煮吃。

在現代的時候,大家不都覺得吃龍肉就像《西遊記》里吃唐生肉一樣稀罕嗎?

那她倒要嘗嘗那龍肉到底是何滋味。

正當邱魚兒琢磨著怎麼把大黑龍煮煮吃的時候,突然一股勁風過來,接著她就被吸進了那寬大的浴桶里。

只聽「彭」的一聲之後,邱魚兒像個落水狗一樣開始在浴桶里拚命地掙扎。

「你他大爺……」邱魚兒又「咕咚」喝了幾口洗澡水。

丫的,這洗澡水可不比那清澈見底的湖水。

萬一那龍王一時沒忍住在裡邊撒了一泡尿呢?

那麼大的龍王,尿也比常人的多。

邱魚兒越想越覺得噁心,她感覺她又要吐了。

「看你這般無助,我卻覺得甚是可愛。」江染夜不僅沒有及時把她從水裡撈出,反而在一旁說風涼話。

邱魚兒覺得自己比那落水狗還慘。

真是倒了霉了,就算穿越,好歹也讓她懂點水性。

在水裡一陣「碰碰啪啪」掙扎的邱魚兒眼看就要沉到桶底,這時江染夜這才不緊不慢地把她從水裡撈出。

洗澡水都要喝到嗓子眼上的邱魚兒一得救就沖著江染夜的臉上吐了一大口水。

那口水順著江染夜好看的五官向下流淌,這傢伙不僅沒有覺得噁心反而伸出舌頭舔了舔。

擦!

她剛才嘔吐過之後可沒有刷牙。

「唔……」邱魚兒腦袋剛清醒一點,就感覺一雙嘴唇堵住了她的鹿嘴。

我勒個去,龍王要獸性大發了。

邱魚兒開始拚命地搖頭,江染夜卻用一雙手緊緊地捧住她的鹿臉。

再接下來,那大黑龍竟然用舌頭撩開她雙唇伸了進來。

能與獸she吻果然也只有獸能做的出來。

不過,為什麼她覺得他的舌頭軟軟的,暖暖的,他的氣息撲到自己的臉上蘇蘇麻麻,讓她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心臟雖然跳的很快,但是那種軟綿綿、濃濃的情意,要把她溶化了。

她竟然沒出息地忘記了掙扎。

然後…..

她鬼使神差地閉上眼睛,伸出手頭向他迎合。

他一隻寬大溫熱的手掌突然拖住了她的屁股,另一隻手,開始在他的身上遊走。 她伸出雙手勾住他的脖子……

雙手?

邱魚兒突然一驚,然後立馬停下自己的動作。

「啊!」接著她就大叫一聲,上下檢查著自己,舞著雙手興奮道:「我變回人形了,我變回人形了。」

江染夜拖著她屁股的手沒有拿開,然後望著他挑唇一笑,微微眯起眼睛打量著她。

好一張精緻的臉蛋,一張巴掌大的的臉頰上長有一雙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好似一汪乾淨的湖水。

那柳葉眉生的也與那眼睛甚是般配,眉宇間透著一抹淡淡慵懶。

鼻子也長的甚是精巧秀挺,鼻子下的一雙朱唇分外的醒目,如同嬌艷飽滿的梅花,讓人看著很想咬上一口。

江染夜看著看著,情不自禁地伸臂一攬,把她緊緊鎖在懷裡,開始狂吻起來。

她突如其來的熱吻讓她很難招架。

她用秀拳捶打著他的胸口。

這才發現,他竟然一絲不掛。

他的胸膛很是健碩,皮膚也很嫩滑,身上的溫度火辣辣,邱魚兒緊緊貼著他,感覺要被燒傷了一般。

不對,她有沒有穿衣服?

她一邊被他狂吻,一邊伸出一隻手在自己身上摸索。

擦!

她竟然也一絲不掛。

「唔……」邱魚兒掙扎著想說什麼。

「你本來什麼都沒穿,先前只是被那身鹿毛遮著,突然變回人形,我自然沒時間幫你穿上衣服。」江染夜輕輕離開她的嘴唇,解開她的疑惑。

「你……」邱魚兒又想說什麼,卻又被那大黑龍又一陣猛攻。

這丫的發起瘋來還真如野獸一般。

不!他就是野獸……

江染夜開始變本加厲地索要她,一雙手不安分地向她脖子下方摸去。

她感覺她那連自己摸一下都羞噠噠的突出點,他竟然一把抓在了手裡。

接著就聽他呢喃道:「就你胸前這一小坨,本王一口就能含下一個。」

此時的邱魚兒又羞又惱,努力往後撤著身子。

江染夜一個起身壓來,然後把她壓倒在浴桶邊上,接著她就感覺一個硬挺挺的東西開始向她的那裡進攻。

「你他奶奶的,這裡不可以,姐還是個黃花大閨女。」邱魚兒開始一陣鬼哭狼嚎。

「要的就是你這個黃花大閨女,本王活了上萬年,還沒有嘗試過交、配是何滋味。」江染夜毫不留情地繼續進攻。

「你他爺爺的,要交、配你可以找你們同類,豬啊狗啊都行。」邱魚兒繼續抵抗。

「到底是爺爺還是奶奶?」江染夜開始沒正經地調侃她。

「爺爺奶奶都是……大黑龍你放開我。」邱魚兒感覺臉頰滾燙的像被人潑了硫酸。

「我不能放,如果此時不做,你別說化成人形了,你連完整的畜生都做不了,你的鹿角和你的小短尾巴可是會一直帶在身上。」

「什麼?」

邱魚兒急忙檢查自己,發現她頭上的鹿角和屁股上的尾巴確實還沒有消失。

這……這還真的是不人不獸。

邱魚兒一陣糾結,就在這時,江染夜突然一個挺身。

擦!

進去了……

邱魚兒先是感覺一陣撕裂的疼痛,然後就覺得自己飄飄然然起來。 「你他爺爺奶奶的……」她惱羞成怒地想開口大罵。

江染夜突然一張俊臉湊來,接著就用雙唇堵住了她的嘴巴。

他的吻很熱,他開始加快下身的動作。

邱魚兒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感覺自己像躺在雲彩上慢慢地飄上了天。

一場猛然進攻之後邱魚兒以為就要結束了,不想那大黑龍像吃了什麼丹藥,開始沒玩沒了。

慢慢地,邱魚兒感覺身子已經不是自己的了,身上和臉上也不知是汗水還是洗澡水。

當邱魚兒事後想起這段經歷時,她覺得她深深地理解了「獸性大發」這個詞,也感悟了天地間為什麼分人和獸。

獸終歸是獸,有些技能還是超出人類的。

不知過了多久,感到滿足的江染夜終於放開了全身要癱掉的邱魚兒。

邱魚兒筋疲力盡地趴在浴桶邊沿,一張小臉通紅通紅,她半眯著雙眼吐著熱氣。

「小東西,要不是看你快支撐不住,今日本王絕對不會放手。」江染夜突然一把把她拉進懷裡,咬著她的耳朵呢喃道。

「你一個活了上萬年的老東西,竟然對一頭只有三百歲的小白鹿做這種事情,你這臉皮也實在太厚了。」躺在他懷裡的邱魚兒低聲指責,她覺得她連辱罵他的力氣都快沒有了。

「本王身上有龍鱗,這皮自然厚的很。」江染夜竟然一點不害臊地接道。

邱魚兒懶得理他,此時她只想好好地睡一覺。

她挪了挪頭,在他胸前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靠上,然後漸漸地進入夢鄉。

江染夜寵溺地望著她,一隻手輕撫著她一頭美麗的秀髮。

沒有了鹿角和尾巴,變回人形的她確實非常漂亮,讓他很想時時刻刻都看著她,寵著她。

還有對她的那份熟悉感,讓他覺得很踏實,很奇妙。

當邱魚兒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二日早上,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發現她正趴在一大坨滑不溜秋的龍身上。

回想昨晚發生的事情,她不自覺地臉紅了起來。

雖說這大黑龍說話總是一副不正經的樣子,沒想到床上功夫倒是讓人佩服。

她越想越覺得害羞,心臟也砰砰直跳,不知不覺「嘿嘿」笑了起來。

「做了什麼美夢?竟然笑的這麼開心?」低沉好聽的聲音從她身下想起。

接著一張龐大的龍臉湊到了她的面前。

邱魚兒略有尷尬的把臉扭到一旁不去看他。

這時她身下的大黑龍突然一個變身化成了人形,然後把趴在他大腿上的邱魚兒攬在懷裡。

他突然變身讓她一時沒有緩過神來,接著就是她一陣慘烈的叫聲。

「我……我……我怎麼又變成小白鹿了?」邱魚兒打量著自己,大驚失色地喊道。

方才她沒有注意,這才發現她怎麼還是一身白毛,四肢蹄子?

昨天他不是已經幫她化作人形了嗎?

抱著她的江染夜伸手撫摸著她的鹿毛,笑眯眯地道:「你昨晚是化成人形了,那是因為你我二人雙修我度你靈力,才化成人形的。只是這靈力在你身體里只存在幾個小時,所以你現在又變回了一頭又白又可愛的小白鹿。」

卧槽! 聽了這話,邱魚兒難以置信地大叫到道:「你的意思是,我要變回人形必須每次都要與你滾床單?而且只能維持幾個小時?」

江染夜點點頭,補充道:「並且這個時間是要從你我二人開始歡好那一刻開始。」

啊!她真要瘋了。

感情她與這大黑龍圈圈叉叉的時間也算進去了?

這大黑龍興奮起來一做就是幾個小時,那她豈不是白讓他佔了便宜,而自己連化成人形的樣子都沒來得及看。

邱魚兒:「合著我變回人形那幾個小時只是方便你發泄***這也太不划算了吧?」

江染夜一挑俊眉:「沒有辦法,你想變回人形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不過也不是說白便宜我,每做一次我度給你的靈力都會保留一部分在你的體內,這樣積少成多,達到百分之百的時候就你就能真正地化成人形了。」

「一次能留有多少靈力?」

「百分之……一。」

擦!

化成個人形就這麼難?身為獸類還真不容易。

邱魚兒聽了江染夜最後一句話之後突然安靜下來,過了許久都沒有吭聲。

江染夜覺得有些反常,捧起她一張鹿臉,輕聲問道:「怎麼?你不願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