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群不開眼的東西,小爺還是那句話。」

「我讓你們先出手!」

「來吧……你們動手吧。」

「那個叫虎哥的,你先動手吧,讓小爺看看你到底是虎還是狗。」

深海魔鯨王說話間,已經是走到虎哥面前。

這虎哥也是心狠手辣之人。

他眼睛眯起,看著眼前的深海魔鯨王,二話不說抬起一腳便是飛踹過來。

想要將其一腳踹飛。

「嘭!」

他的腳狠狠的踹在深海魔鯨王的身上。

在他想象當中的畫面里,應該是他這一腳踹出來后。

深海魔鯨王就被他一腳踹飛。

然而!

他的腳掌踹在深海魔鯨王身上后,深海魔鯨王並沒有被踹飛,反倒是四平八穩的站在原地。

反倒是虎哥的腿。

「咔嚓」

發出清脆的響聲,小腿應聲骨折。

因為他的力氣太大了,深海魔鯨王防禦無敵,他踹上來后非但是沒有傷到深海魔鯨王,反倒是將自己給震傷了。

「啊,啊……」

虎哥捂著腿,癱倒在地上,發出疼苦的嚎叫。

「我的腿,我的腿啊,疼啊。」

虎哥疼苦的喊著。

所有人都震驚了。

李神醫瞪大眼睛,愣在原地。

虎哥的那些小弟們也都震驚看來,他們瞪大眼睛,全都是一副蒙蔽的表情。

「虎哥,你這是怎麼了?」

「我靠,虎哥你被演啊,這小孩真如此厲害?」

「真假的啊,這小孩如此抗揍?不能吧?」

大家都震驚無比。

他們瞪大眼睛看著癱在地上疼苦嚎叫的虎哥。

全都覺得虎哥可能在演戲,故意的都他們玩。

「啊,啊……」

虎哥繼續慘嚎著。

大家紛紛震驚的瞪大眼睛,張大嘴巴全都是一副蒙蔽的表情。

「我不是在裝啊,我的腿斷掉了,這小孩有古怪,你們全都出手,給我打死他,快點給我打死他啊。」

虎哥怒聲咆哮著。

剛剛他腳掌踹在深海魔鯨王身上的時候,只是那一剎那間,他便是感受到一股巨力反彈回來。

同時他也覺得。

自己不是踹在一個小孩的身上,反而是踹在一座山嶽之上。

那反彈回來的力量,則是將他自己給弄傷了,讓他的腿都骨折了。

腿骨骨折。

火燒般的劇痛,瘋狂的席捲而來。

他凄厲的嚎叫著,端的是生不如死。

聽著他這些嚎叫,他的那些小弟全都正色起來。

「我來試試!」

說著,他一位小弟掄圓拳頭,朝著深海魔鯨王的腦袋就砸了上來。

轟!

他拳頭落在深海魔鯨王腦袋上面。

然而!

深海魔鯨王端的是毫髮無損。

這位小弟的拳頭,則是有一種撕裂般的劇痛。

他感覺自己的拳頭,並不是砸在小孩的腦袋上面,而是砸在一塊堅硬的花崗岩上面。

這股劇痛,當即就讓他疼的險些直接昏死過去。

「我靠,太疼了,這小孩的身體是石頭組成的吧?」

他疼的不斷的原地亂蹦。

所有人都大驚失色。

葉天傾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幕,玩味的笑著道:「我早就告訴你們了,你們要先打敗他,才有資格跟我們聊別的,現在們還是一起動手吧。」

「當然了,你們就算是一起動手,也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但那樣的話,最起碼能一起分攤疼苦。」

葉天傾的這番話里也儘是玩味。

聽到他的這些話。

所有人全都是正色起來。

他們相互對視一眼。

「啊,抄傢伙一起動手。」

話音落下,直接沖回這裡,取出棍棒砍刀,便是朝著深海魔鯨王氣勢洶洶的走來。

「小傢伙,我就不信鋼管你都扛得住!」

怒吼一聲。

說吃鋼管的混混,掄圓了朝著深海魔鯨王的腦袋砸來。

。閔詩看着他手上和腳上都是很厚重的鎖鏈,是那種沒有鑰匙輕易打不開的。

閔詩站起來看着他,不愧是一個心懷大眾的人,哪怕在這種危急的時刻,心裏想的還是讓她一個毫不相關的人趕緊離開。

「你看到我的時候,想的不是該怎麼尋找辦法解救你嗎?」閔詩雙手環胸,帶着好奇的問著。

「你救

《言靈師她不想爆紅》第193章救人 剛剛依瑪兒說什麼?如果趙匡洪不讓她走。

她就死在這裡么?

死在這裡……

趙匡洪一出去便瞧著姜一跪在門口。

姜一抬頭看著趙匡洪,見他臉上帶著淚痕,整個人有几絲落魄的感覺,他攥著拳頭,顫抖著嘴唇開口:「殿下要趕我走么?」

瞧著姜一那可憐楚楚的模樣,趙匡洪的一腔話全部都堵在了喉嚨裡面說不出來。

「你,你先搬出去一段時間吧,等到依瑪兒她生完之後,你再回來,姜一啊,就當是為了我好不好,依瑪兒懷著我的孩子,我不能……」

「殿下,我明白了,我明日一早,就離開好不好。

」姜一祈求地盯著趙匡洪。

趙匡洪到底心軟了,點了點頭。

姜一重重地磕了一個頭站了起來,轉身離開了。

趙匡洪飛快的跑了進去,他握住了依瑪兒的手,臉上帶著几絲惆悵:「依瑪兒,他明日一早就走了,我以後只屬於你一個人了,我只是你一個人的。

依瑪兒閉上了眼睛沒在說話。

夜色靜謐。

顧知鳶靠在欄杆上,瞧著天上的月亮,嘆了一口氣說道:「總感覺有種不好的預感。

宗政景曜伸手捏了一下顧知鳶的臉頰:「白天睡醒了?現在睡不著?」

顧知鳶瞪了一眼宗政景曜,十分無語,下午回來的時候累的不行了,到頭就睡了,半夜又醒了,眼下怎麼都睡不著,心中隱約不安的很。

「你不睡?」顧知鳶問。

宗政景曜從後面擁抱著顧知鳶,搖了搖頭說道:「我也睡醒了。

「你明日是不打算去早朝了?」

「不想去。

顧知鳶:……

「你是真的懶。

「現在能偷懶的時候多偷一下懶。

」宗政景曜靠在顧知鳶的肩膀上,臉上劃過了几絲光芒,輕聲說道;「知鳶,要不我們做點什麼,好早一點睡覺。

顧知鳶:?

「你瘋了么?」顧知鳶掐了一下宗政景曜的腰:「要節制!」

宗政景曜終於沒有忍住笑了出來:「你在想什麼,本王說的是正經事。

「當然,若是你有那方面的需求,我也可以滿足你。

「閉嘴吧你。

顧知鳶靠在了宗政景曜的懷中,握住了她骨節分明的手,手心傳來的暖意驅散了春日夜晚的寒冷。

「嘴上讓我閉嘴,卻又靠在我懷中撩撥我。

顧知鳶:……

「昭王,你看看你這幅皮囊,謫仙一般的,你怎麼說得出這種下流的話。

「本王是人,不是聖人,心悅之人在懷,情不能自控。

顧知鳶的心跳卻漏了一拍,側目瞧了一眼宗政景曜,沒忍住笑了一聲:「我也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