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來!」樂天哼了一聲。

「啊?」蘇紫萱一愣。

「你馬上給我去查那個騰飛汽車銷售中心!把那裡的老闆和工人全部給我抓起來……」樂天吩咐。

「為什麼?」蘇紫萱疑惑的問。

「他們給我和白夏下了葯,還把我身上的東西全都拿走了!我們兩個人就是被他們綁到了東海市。」樂天氣呼呼地說道。

蘇紫萱急忙一個剎車將車子停了下來,她都要開出市區了。

「你先去辦這件事,剩下的等我回去和你解釋!你就不用過來了,我和白夏都沒有什麼事,我還順便救了十幾個被綁架的姑娘,這一下全便宜庄哲這個二貨了。」樂天很不滿意地說道。

「那你可得讓庄隊請客了。」蘇紫萱說了一句。

知道樂天沒事,她的心也就放了下去。

這莫名其妙的居然出了這件的事……還真的是讓蘇紫萱有點措手不及,好在這事來得快去的也快。

「那我還能留著他?行了……你回去吧,我交代的事馬上去做,特別是我的那些鬼錢啊,一個都不能少!」樂天哼哼。

「知道了。」

蘇紫萱掛上了電話,又調轉車頭回去了。

庄哲出來了,他的臉上都是笑意。

樂天正和蘇紫影說著話呢。

「我說老樂啊,你一來就給我送這麼一份大禮……我可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些姑娘都是被人從外地綁架來的,十幾個人……這可是大案子啊。」庄哲說道。

「那你還想不想得到更大的禮?」樂天瞥了他一眼。

「更大的?」庄哲一愣。

「比如……那些來買女人的買家,還有那些賣女人的賣家的消息?」樂天笑呵呵的問。

庄哲眼前一亮。

「要! 兒子住我家隔壁 這絕對得要啊。」他急忙說道。

「這個案子五千,幫你抓買家和賣家是下一個案子,五千!一共一萬……錢給我的秘書。」樂天伸著手。

白夏看了看樂天,自己是不是就是這個秘書?

庄哲張著嘴巴,無語的看著樂天。

「怎麼了?我們都說好價了不是?你想反悔?」樂天哼哼。

「靠了!一個多好的拉感情的機會,被你這貨破壞殆盡……先欠著,明天我和局長要。」庄哲罵了一句。

樂天點點頭,這倒是沒問題。

那些警察帶著這些姑娘出來了,這些姑娘的問題倒不是很大,但是庄哲知道,這個案子後面的問題可大了去了……

很明顯這些被綁架的姑娘不是第一批,也就是說……這些傢伙已經不知道賣了多少人了?

這要是深挖起來,那可真的是恐怖了。

「午飯晚飯都沒吃……怎麼著?庄大隊長你不儘儘地主之誼?」樂天看著庄哲。

「我真特么是服了你了,你看到我除了要錢就是要吃的……你不會讓你小姨子請客啊。」庄哲瞪著樂天。

「不能!紫影可是我自家的人,沒有自己吃自己的說法!你是個外人,不吃你吃誰?」樂天翻了個白眼。

庄哲還真的是無語了,自己怎麼這麼想揍人呢。

半個小時候,四個人坐在一家小飯館。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祕嬌妻 「檔次低了點吧?」樂天看了看四周。

「這大半夜的……我飯都吃完了,你還想讓我陪你去大酒店?」庄哲瞪著樂天。

「你可以不吃啊,我們吃就行了。」樂天哼哼。

「你想得美!你如果幫我把這個案子挖到底,我就考慮請你去大酒店搓一頓。」庄哲說道。

「一言為定。」樂天半點也不客氣。

蘇紫影看到白夏的臉色有些蒼白,就知道這個姑娘是嚇壞了,她一直陪著白夏說話,得知白夏居然是個醫生,她也非常的驚訝。

「我們算是半個同行哦。」蘇紫影笑著說道。

「啊?你也是醫生?」白夏驚訝的問。

「我是東海市的首席法醫!蘇紫萱你認識吧?她是我姐姐,我叫蘇紫影……」蘇紫影說道。

白夏驚訝的看著蘇紫影,怪不得樂天那傢伙一直喊人家小姨子!

樂天唏哩呼嚕的吃著飯,白夏和蘇紫影說著話,心情慢慢地放鬆了下來,也開始吃東西。

「姐夫……你怎麼會被綁架?」蘇紫影好奇地問。

樂天不說話。

「他敢說?估計是丟面子了吧?」庄哲笑著說道。

「艹!老子真特么說起來都想給自己兩個耳光,一群小癟三居然在咖啡里下藥,把我搶了精光……」樂天無語的說道。

蘇紫影驚訝的看著樂天,她好想笑……就是不知道這個氣氛合不合適。

「哈哈……你個白痴!」沒想到庄哲先笑了。

蘇紫影趕緊跟著笑……

現在的樂天真的很像一個白痴! 晚飯吃完,庄哲邀請樂天去東海市警局休息一晚。

「你當我傻啊……我又不是沒親戚,我為什麼要住警局?」樂天瞪著眼珠子。

庄哲無語。

「紫影……明天一早務必將你姐夫帶到警局!」他只好對蘇紫影說道。

蘇紫影點點頭。

對於樂天要住在自己的家裡,其實蘇紫影早就有心理準備。

白夏跟著樂天,來到了蘇紫影的家,她四下看了看,明顯的單身女人的房間。

「去洗個熱水澡!早點睡覺……」樂天對白夏說道。

「哦。」

白夏去了浴室。

蘇紫影給她拿來了睡衣,很快於是就傳來了流水的聲音。

「姐夫……你給我仔細講講你的傳奇事迹唄。」蘇紫影坐在樂天的身邊。

她其實有點奇怪,自己為什麼再次看到樂天居然沒有一點點陌生感,想起那傢伙一看到自己就讓自己喊姐夫的那一幕,她真的感覺這傢伙其實就應該和她是一家人。

「有什麼好講的?」樂天不太想說。

「我想聽。」蘇紫影嘟著小嘴。

「就是我拿了兩張獎票,中了一輛車,結果去領車才發現我只中了一輛寶馬的五十元優惠券……」樂天慢慢的說道。

蘇紫影的眼睛慢慢的睜大……

「哈哈……五十塊優惠券?姐夫你不是個傻子吧?」

樂天黑著臉瞪著蘇紫影。

「你最近過得怎麼樣?」他問。

「唔……我還是那個樣子,沒有什麼變化。」蘇紫影眨了眨眼。

「沒變化就是還不錯了,有沒有男人惦記著挖白菜啊?」樂天繼續問。

「挖什麼白菜?」蘇紫影一愣。

「挖你這棵白菜!」樂天看著蘇紫影。

蘇紫影臉又紅了,不知道為什麼在樂天的面前自己很容易臉紅。

「沒有啦,我是一個法醫,哪有男人敢要我?」她嘟囔著。

樂天剛要開口,白夏從浴室裡面走了出來。

「那個……我在哪個房間?」她問。

「我這裡只有兩個卧室哦,你要和我一起睡還是和我姐夫一起睡?」蘇紫影笑呵呵的問。

白夏眨了眨眼,這個問題……自己該怎麼回答?

「我和你一起吧。」她說道。

「好! 美女總裁的特戰兵王 我的卧室在東面!那間大的。」蘇紫影指了指。

白夏點點頭就走了進去。

蘇紫影看了看樂天。

「去洗澡去……臭死了。」她嫌棄的說道。

「喲呵,敢嫌棄你姐夫!小心我揍你。」樂天瞪著眼珠子。

「你本來就是臭男人!趕緊洗澡去……」蘇紫影將樂天推到浴室。

樂天洗澡去了,蘇紫影則是去了卧室。

白夏並沒有立即睡覺,看到蘇紫影進來了,她頗為尷尬,也不知道該怎麼說話。

「不用拘束……就把這裡當自己家。」蘇紫影笑著說道。

「謝謝。」白夏點點頭。

「你去床上坐著唄,沒事……我今天剛剛換的床單。」蘇紫影說道。

白夏看了看,點點頭,就上了床。

「你不休息嗎?」她問。

「我等一會,樂天在裡面洗澡,我等他洗完我也要洗。」蘇紫影回答。

她看了看白夏,打開了電視,卧室裡面有了聲音,氣氛才沒有那麼尷尬。

「我們一樣大,我就直接喊你白夏了啊。」蘇紫影坐在床邊。

「好。」白夏說道。

「白夏……你和樂天的關係很好嗎?」蘇紫影問。

白夏看了看蘇紫影,這話的意圖問的有點明顯了吧?

「還可以吧……樂天幫過我,也救過我爸!」她點點頭。

「哦?你是樂天的小情人嗎?」蘇紫影驚訝的問。

白夏愣住了,這姑娘為什麼會這樣問自己?

「不是啊,你可不要誤會……我知道樂天有女朋友的。」她急忙搖頭。

「不是?那你可要抓緊機會了……據我的了解,我姐夫那個人是很奇葩的,不下點功夫是根本不可能走進他的世界的。」蘇紫影嘟囔。

白夏簡直是莫名其妙,這妹子這是什麼想法?

狼性總裁,撩夠沒 「你很了解樂天嗎?」她問了一句。

「唔……不是很了解,他只來過我這裡一次,我們在一起呆了幾天,這個人很奇怪……讓人搞不懂,不過本事還是有的,幫了我們東海市警局不少的忙,就連我們局長都對我姐夫很有興趣了。」蘇紫影回答。

「這樣啊……樂天的確是蠻奇怪的,你知道嗎?有一次他出了車禍,你知道他在住院的時候做了什麼事嗎?他在醫院裡面賣速食麵、賣包子……」白夏笑著說道。

「啊?真的呀?」蘇紫影驚訝的問。

白夏點點頭。

「這還不算呢,這傢伙居然還在醫院的病房裡面幫人看病,一盒一塊錢的感冒藥他一片賣十塊!而且還在醫院裡面搞起來超度送葬的買賣……就連我爸都被收買了,交了錢跟著樂天學拉二胡。」她繼續說道。

蘇紫影想象了一下那種場面,如果自己能親眼見到,那該多有趣啊。

「蘇紫影……你洗不洗?」

外面傳來樂天的叫聲。

「洗!」蘇紫影急忙回答。

她看了看白夏,小聲地說道:「我先去洗澡,我們回來再聊。」

白夏看著急急忙忙跑走的蘇紫影,她好像看出了點什麼。

樂天走進來看了一眼,白夏坐在床上看著樂天。

「沒事了吧?早點睡。」樂天說道。

白夏點點頭。

「問你點事?」她開口。

「問唄。」樂天看了一眼電視。

「紫影是不是喜歡你?」白夏問。

樂天依稀是沒聽清,他扭頭看了看白夏。

「我感覺紫影喜歡你……」白夏又重複了一遍。

「你開什麼玩笑!我可是她姐夫。」樂天瞪著眼珠子。

「我不開玩笑,紫影對你的事情非常感興趣,這已經超出了一般的小姨子和姐夫的關係!我感覺得出來……」白夏認真地說道。

樂天吸了口冷氣,他想起了蘇紫影的命格,他覺得有點大事不妙。

蘇紫影回來了,樂天已經回了房間,他頭痛得很,如果真的像白夏說的那樣,那麼蘇紫影將來必定是一個超級麻煩。

「我們繼續聊會天吧?你累嗎?」蘇紫影很有興趣的看著白夏。

「還不累,你還想聽什麼?」白夏點點頭。 我知道手術檯裏面的房間,肯定有一些東西。比如醫療器械,或者用來儲存的玻璃瓶也可能。但萬萬沒想到,裏面居然是幾張牀,而且每一張牀上都有一具屍體。

“這房裏居然有這麼多屍體麼?難道都是在前面新樓不方便處理的屍體嗎?”

我着實奇怪,於是上前揭開了第一張白布。

白布下是一具老者屍體,皮膚慘白,眼睛緊閉,看不出是怎麼死的。

我放下布後,來到第二張牀,將白布輕輕揭開。

這張布揭開後,我險些當場吐了出來。

因爲這具屍體實在太噁心了,眼睛爆出,整張臉都爛了,上面有着某種液體。黑綠交雜,十分噁心。

我有些慶幸自己沒有吃晚飯,放下布後來到第三張牀邊。揭開白布一觀,牀上是一具女屍。女死者二十多歲年紀,容顏普通,眼睛緊閉着。雙頰的皮膚,十分慘白。

不過,她的嘴脣有一抹鮮豔的血色,可能是死前咬破嘴脣,後凝結成了,就變成這個樣子。

我放下白布,來到第四張牀前,手剛放到白布上,渾身一震,尋思:“不對。如果是死前咬破了嘴脣,凝結後鮮血會變作黑色,絕不可能這麼鮮豔。”

我剛轉過頭,眼前一黑,第三張牀上的女屍,不知何時已經站到我的背後。一雙眼睛已經睜開,露出兩個白仁,根本沒有眼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