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告訴佳佳的事情都不願意告訴我,為什麼我要將我的事情告訴你呢?」我依舊帶著諷刺的語氣。

「好吧,我也不問了。你不要跟他訂婚好不好?」吳天昊一臉期待的望著我。

「為什麼?」我淡淡的看著他問著。

他這裡叫我不要跟他分手。

這裡的事情又不跟我講清楚。

「我不想你跟他訂婚,我在乎你……」吳天昊深黑的眼眸望著我。 ?「我不想你跟他訂婚,我在乎你……」吳天昊深黑的眼眸望著我。

我承認,看著他這眼神,聽著他這話的時候。

我是有些心動了。

但是,他真的在乎我嗎?

還是還沒我玩夠我呢?

我沒有回答。

「你真的要跟他訂婚嗎?」吳天昊許久后淡淡的看著我。

「你都不問問我這段時間發生什麼事情,我為什麼會想到跟他訂婚嗎?」我很奇怪很鬱悶他為什麼都不問這些問題。

他真的關心我嗎?

真的在乎我嗎?

為什麼不問原因呢?

「我想,總有你的原因,我不喜歡太過於問別人的私事。」吳天昊淡淡的回答。

或許是這樣子的吧。

他不喜歡問別人的。

也不想將自己的私事告訴別人。

這一點是我受不了的。

「別人?也是,是別人。」我淡笑。

我現在不是他的誰。

不是別人是誰呢?

「那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跟他訂婚呢?」吳天昊似乎有些後知的感覺。

總是要我說了,他才問。

「呵呵……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訴我。」我覺得我有必要跟他說這件事情。

我有必要讓他知道是鄭思天當了他的替死鬼的。

「嗯。……」吳天昊扶著我坐下來。

「我發現我懷孕的時候,我好無助,那個時候,小冰也不在我的身邊。 時光中,陽光留下的顏色 我完全不知道我要怎麼辦才好。」我吸了吸鼻子。

要說到這裡的時候。

我的心裡就泛著酸。

「那然後呢?那個時候,你一定很害怕吧。你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跟我說呢?」

吳天昊一臉心疼的看著我。

我苦笑:「跟你說?你都不管我了,都不找我了,我跟你說有什麼用?」

「我,我打過電話給人的。」吳天昊聽了我這話的時候有些無奈。

「呵呵……那又怎麼樣呢?」又是苦笑。 ?「我,我打過電話給人的。」吳天昊聽了我這話的時候有些無奈。

「呵呵……那又怎麼樣呢?」又是苦笑。

「那你繼續說。」吳天昊似乎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我的話吧。

「後來,我告訴了思天,他說有他在,他一定會替我想辦法的,我才有些安心,起碼這件事情不用我一個人獨自承受。」說到這裡的時候。

我一臉激動。

對於鄭思天。

我真的感激。

那一份感激是我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

「後來,他給我買了測孕紙,當我測出來的時候懷孕了,被我爸知道了,那個時候,我對這個世界是多麼的絕望嗎?」我此時想起來的時候。

心裡還是有些隱隱的作痛著。

「之後呢?你爸以為這孩子是鄭思天的,所以要讓你跟他訂婚?」吳天昊緊鎖著雙眉。

「對……你真聰明,猜對了。」我淡笑。

結果,吳天昊卻很激動的拽著我的手:「那是我的孩子,你怎麼能說是他的孩子呢?」

「呵呵……那又怎麼樣?那個時候,我有什麼辦法?我想反駁想解釋清楚這孩子不是思天的,可是,思天承認了。」我苦笑。

「他媽的……混蛋,那是我的孩子。」吳天昊冰的冷的語氣在我的耳邊響起。

「你有什麼資格罵他,他替你背了這個黑鍋,還挨了我爸一個耳光,還跪在我爸的面前。」我一聽到他指責鄭思天的時候。

我的心裡替鄭思天不值。

「那是我的孩子,我是個男人,我不需要他替我承擔什麼責任。」吳天昊還怪人家了。

還是理直氣壯的怪人家了。

「那你願意出來承擔責任嗎?」我盯著他看。

「我當然撞,這是我的孩子,我是個男人,怎麼不會出來承擔責任?」吳天昊咬牙切齒。

看著吳天昊的那一副樣子的時候。

似乎這件事情給他帶來了很大的恥辱了一樣氣憤。 ?似乎這件事情給他帶來了很大的恥辱了一樣氣憤。

「那你要怎麼承擔呢?打掉?陪我去打掉嗎?」我冷的問著。

「我會陪著你,會照顧好你,不需要他來代替。」吳天昊依舊咬牙切齒。

「我爸讓你負責,讓你給我名份,雙方父母出來承擔,你做得到嗎?」我繼續看著吳天昊問著。

結果,吳天昊沒有說話了。

就這樣,沒話說了。

我一直盯著他看著。

希望他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

結果,他什麼話也沒有說。

「如果,我爸要求我把孩子生下來,你會承擔這一份責任嗎?」我繼續緊緊的盯著他問著。

結果,他還是沒有回答。

微微的看著我。

那一臉錯愕的眼神看著我。

「怎麼?不行了嗎?既然你做不到這一些,你讓我情何以堪?我為了這些不必要的麻煩,最終,還是沒有解釋了,因為我知道,你不可能會承擔這些責任。到時鬧起來,對誰都不好,難道,你不怕麻煩嗎?」我冷笑的說。

「當時,我爸甩了思天一個耳光,如果,是你,你怎麼做?你會服氣嗎?」我繼續看著吳天昊問著。

「當時,我爸要讓你跪在他的面前,你願意嗎?」我繼續問。

結果,他沒有說話。

「你認為他這些做的過份了嗎?」我看他沒有回答。

我就越是想問。

「我覺得,一點也不過份,這件事情本來就是你的錯,你沒名沒份的讓我懷孕,甩你一個耳光又怎麼樣呢?」我繼續說。

結果,他也沒有反駁。

雖然,現在這社會根本就是他們大人眼裡想的那樣子。

可是,在他們大人的眼裡。

就是錯的。

「其實,你爸這麼做沒有錯。」許久后吳天昊才緩緩的開口。

「是啊,是沒錯,可是,如果這些是對你的呢?你會怎麼樣呢?呵呵……我想,你一定會不會這麼乖乖的承認錯誤吧。」我冷笑。 ?「是啊,是沒錯,可是,如果這些是對你的呢?你會怎麼樣呢?呵呵……我想,你一定會不會這麼乖乖的承認錯誤吧。」我冷笑。

「我也不知道,這種事情沒有發生過,在我的身上也從來沒有過。」吳天昊微微的抬眸。

「如果真把你叫過來了,估計會鬧出更大的事情,所以,思天代替了你。承擔了所有的責任。」我淡淡的說著。

「這種責任我不需要他承擔。」吳昊天恨恨的說著。

我抿了抿雙唇,心裡有一種刺痛的感覺。

「你不需要他承擔,那當時你又在哪裡呢?」我淡淡的看著他問著。

吳天昊似乎被我這句話給問住了。

「那個時候,我對生活絕望了。我那個時候,就想到結束生命,如果不是他們攔著我的話,我早就跳樓,一屍兩命。到時,估計你連看都看不到我了。不知道,那個時候,你會不會找我,擔心我,呵呵……估計我死了,你了不會知道是怎麼回事吧。」我承認這句說的有些諷刺。

但,我說的也是事實。

「我……」吳天昊沒有否認。

「難道我說的不是嗎?」我咬緊牙關看著吳天昊問。

吳天昊微微的低著頭,依舊沒有說話。

「你,你是不是覺得,我不夠關心你,對你不夠好?」許久后,吳天昊才緩緩開口看著我。

我有些驚訝吳天昊會問出這樣的話出來。

我一臉驚訝的看著吳天昊:「你不是說你對我很好嗎?」

「我……」吳天昊依舊不知道怎麼回答。

「難道,你覺得,你對我很好,很關心我嗎?」我繼續看著吳天昊問。

吳天昊依舊沒有說話。

「你對我挺好,只是,我感覺不到你對我的關心,對我的在乎。」我看著吳天昊那一臉迷茫的樣子的時候。

我還是忍不住的對吳天昊這麼說著。

「那怎麼樣,我才能讓你感覺以我是關心你,在乎你的呢?」吳天昊很認真的看著我問。 ?「那怎麼樣,我才能讓你感覺以我是關心你,在乎你的呢?」吳天昊很認真的看著我問。

他這麼問我的時候。

我居然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這個時候,剛才小冰出來了。

結果,就這樣結束了我們的談話。

於是,我跟吳天昊之間依舊這麼不明不白天過著。

「不要跟鄭思天訂婚。」 京城再無佳人 吳天昊在小冰出來之後一臉期待的看著我。

看著他那一臉期待的眼神的時候。

我的心裡又是微微的觸動了一下。

女人,總是軟弱的動物。

被他這麼一說。

本來那堅定不移的心似乎有些想改變了。

「小冰,你醒啦,……」我淡淡的看著小冰笑著。

試圖著轉移話題。

「嗯,都這麼晚啦,昨天可真了睡啊,你們倆什麼時候醒的啊?」小冰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我們問著。

「有一會了。」我依舊淡笑。

而吳天昊的樣子似乎就是一副不開心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