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杜飛揚了揚手上的容戒道。

「不用,這東西對我沒有作用,不過你最好也不要煉化這些東西,雖然能讓你實力暴漲,但是說不定會有什麼缺陷。」小冉淡淡道。

「知道了,這些東西我是準備拿去換衍宗丹的。」杜飛笑眯眯的開口道。

「嗯。」小冉點了點頭,隨後,其突然微微一皺眉,視線突然掃到了另外的一個地方,淡淡道,「那裡,似乎有些不對勁……」

「不對勁?怎麼說?」杜飛掃了小冉所指的方向一眼,也是皺眉道。

「那地方,似乎有一股頗為奇異的氣息,和這片區域其他地方的氣息完全不同,恐怕,那裡有什麼不簡單的東西。」小冉遲疑道。

「走吧,我們去看看。」聞言,杜飛淡淡一笑道。眼下,他們也是毫無門道的在四周亂轉,既然發現了那地方有所不同的話,那麼唯一的辦法,自然就是過去看看了。

「嗯。」聞言,小冉也是點了點頭,沒有意見。

當下,杜飛手掌一招,將變回了圓形的小虎和小冉收了起來之後,才身形一動,瞬間化為了流光,繼續向著這片地域的深處竄去。

…………

兩人的身形在半空中不斷的閃動著,或許是因為時間流逝的關係,這一次,他們一路上倒是能夠見到不少的路過者,這些傢伙此刻依然是不斷的翻找著四處的廢墟,從裡面尋找出了各類的寶物。很顯然,這地域的廢墟之中,寶物雖然多,但是,進入的強者卻是更多。所以,在這些寶物出現的時候,一般都會引來一場場的血.拼。

一路醒來,杜飛就見到至少不下十來次火併,那雙方都是殺得極其眼紅。而在他們的周圍,也是有不少強者虎視眈眈,顯然,隨著時間的流逝,想要在這地方弄到什麼寶貝,可不是什麼順利之事啊!

而且,除了這些火併之外,在這片地域的其他地方,偶爾還會出現一些異鬼。這些異鬼的實力明顯沒有杜飛所斬殺的那九具強,但是就算是如此的話,他們也都有半步武宗大成境左右的實力,如此的實力,出現了之後,雖然也是被其他人斬殺了,但是也會掀起一陣陣的腥風血雨。

因為這種種關係,這片地域就是變得愈發的混亂了起來,這進入了此處的強者,倒是大半在各種爭鬥之中喪命了。但是就算是如此,這樣的混亂,卻並沒有減少,反而是越來越多……

而隨著兩人的繼續深入,那些出現的建築物也是愈發的密集了起來,不過,這些建築物依然是被黃沙所覆蓋,就彷彿,這整片地域都是失去了生機一般。

而最讓杜飛覺得疑惑的一點就是,在這失去了生機的地域之中,為何那些丹藥之類的東西,還能夠保存得如此的完整。

「似乎,我們到地頭了啊……」

這般在半空中竄了大概一日功夫之後,小冉的身形突然在半空中停了下來,隨後淡淡開口道。

聞言,杜飛的視線也是隨著他的視線掃了過去,臉上也是有了凝重之意閃過。

在這個地方,就算是以杜飛的實力,也可以察覺到,此刻,前方有著一股完全截然不同的氣息向著四周瀰漫而開,顯然,在前方的某個地方,定然會和這四周的區域完全不同!

不管是真的寶物,還是那九州之戰的通道,多半也是在那個地方了!

「小心一點了!」杜飛沉聲道。

這種地方,想必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其他人察覺到,那麼,就算是,那地方定然是各方強者的匯聚之所,在那裡地方若是不小心幾分的話,恐怕,後果會極其不看啊!

但是就算如此,自己也不得不去。 「咻——」

兩道身影化為了流光,向著天際之處掠去,如此約莫過了數十分鐘之後,兩道掠出的身形才緩緩的停了下來,而後,他們的視線卻都是略帶驚訝的望著眼前的景緻。

此刻出現在他們眼前的,赫然是一道極其幽深的懸崖,懸崖下方漆黑無比,彷彿通向了無限的空間之中。而在懸崖裂縫的正中之處,卻懸浮著一座島嶼,島嶼的上方,有一片極其龐大的古建築群,一道道雄厚的氣息,從那古建築之上瀰漫而出。

「嗤——」

視線落到了古建築之上的瞬間,杜飛的眼角卻是微微一抽,旋即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因為,在這古建築中,他看到一股股極其濃郁的衍宗之氣不斷的盤旋著。

而他們所感覺到的那股完全不同的氣息,來源之處,就是這些衍宗之氣!

此刻,這些衍宗之氣聚集在了一起,在古建築中不斷的盤旋著,那種模樣,就彷彿這古建築中有什麼東西將這些衍宗之氣盡數的吸收了過來了一般。而這衍宗之氣之氣的濃郁程度,就算是以杜飛的眼力,也是看得忍不住倒抽涼氣。

「好恐怖的量!如果能夠將這些衍宗之氣盡數吸收的話,別說衝擊那天人之隔,就算繼續衝擊下去,估計也不是什麼問題!」杜飛凝視眼前這一幕片刻后,才喃喃開口道。同時,他眼眸之中也是有異色閃過,眼前的這一幕,定然不是天成的,而是人為製造的,而能夠做到這一步的,顯然只有一些遠古時代的大能!至於那創造此處的強者,其實力簡直就有幾分難以想象。

遲疑了片刻之後,杜飛兩人的身形才緩緩的掠過了那虛空懸崖,隨後落到了懸空島之上,而後,兩者就都感覺到,那濃郁得幾乎無法想象的衍宗之氣,就這般將兩人包裹在了其中了。

「這裡的衍宗之氣這般濃郁,想來,應該是當年這遠古宗派弟子的修鍊場所,而且,多半是那些核心弟子才有資格來的地方。」以小冉的見識,此刻眼眸之中也是異色連連,思索了片刻之後,她才低聲開口道。

聞言,杜飛緩緩的點了點頭,隨後其伸出手掌小心翼翼的吸了一縷衍宗之氣到了掌心之處,而後真氣輕輕一動,就緩緩的將這些衍宗之氣盡數的煉化了。而煉化了這一絲衍宗之氣后,杜飛也明顯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變得愈發的凝練了起來,就連玄冰天體,似乎也有了陣陣反應。看來,此處的衍宗之氣中,倒是沒有蘊含什麼毒氣,而且對於任何人來說,效果應該都是極其大的。

「若是有時間,在這裡好好修鍊一段日子的話,想必對我的實力大有好處。」杜飛咂了咂嘴,略帶惋惜的開口道,如此的好地方,居然是在這充滿了危險的空間通道之中。否則的話,就算是拖延參加九州之戰的時間,他也要好好的在這裡修鍊幾個月,先把武宗境拿下再說。

「或許,不用在這裡修鍊幾個月,你就能夠擁有衝擊武宗境的本錢了。」就在杜飛話音落下的時候,身旁的小冉突然神色一動,隨後其已經一伸手,示意杜飛向著古建築的方向看去。

此刻,那古舊的建築物,緩緩的在衍宗之氣中露出了冰山一角,讓杜飛可以勉強的看清楚,這巨大無比的建築物,應該是一座極其富麗堂皇的宮殿。此刻,在這宮殿之中,有一股極其濃郁的衍宗之氣緩緩的飄出,緩緩的成形。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一股衍宗之氣居然不斷的凝聚了起來,到了最後,直接化成了一隻淡藍色的小兔子,輕輕的掉在了地上,歡快的跳了起來。

「那是什麼東西?」杜飛望著這詭異的一幕,忍不住開口道。

「衍宗之靈…居然是衍宗之靈?」小冉臉上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神色,望著眼前的這小東西,一向的淡定,瞬間消失。

「衍宗之靈?那是什麼?」杜飛微微皺眉道。

小冉緩緩的吁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了幾分之後,才沉聲道:「衍宗之靈,是在衍宗之氣極端精純之處,在一種極其可怕的壓力之中,才能夠形成的靈體,這種靈體之中蘊含的能量極其精純,也極其的豐富,若是能夠吸收一道的話,對於你來說,有著無窮的好處,能吸收十道的話,說不定,你就有機會直接衝擊武宗境了!」

「十道就能夠令人直接衝擊武宗境?」聞言,杜飛的眼角猛的一抽,按照他自己的推算的話,若是要成功衝擊武宗境,他最少還需要一百萬枚衍宗丹,但是十道衍宗之靈就可以讓自己做到這種事的話,那麼豈不是說明,這衍宗之靈,一道就相當於十萬枚衍宗丹了?

簡單來說,這衍宗之靈,是只有衍宗之氣的地方,才有一定機會成形的天材地寶!

「好東西啊!」

杜飛的眼眸一陣火熱,視線望著那在地面之上走走停停的衍宗之靈,終於也是耐不住誘惑,其身形瞬間暴沖而出,一個眨眼間已經出現在了那衍宗之靈前方,隨後右手瞬間抓出!

「唰——」

但是,就在杜飛的手掌即將抓到了那衍宗之靈的瞬間,一道帶著淡淡香風的凌厲攻勢瞬間傳來,直接指向了杜飛的背心之處。

這突如其來的攻勢,令得杜飛的臉色微變,其身形在半空中猛的一轉,旋即瞬間轉身,一拳向著身後轟去。

「轟——」

在擋下了這一擊的瞬間,杜飛的身形也是一轉,視線瞬間落到了身後之處,旋即就見到,在距離自己身形不遠處的另外一個方向,一道頗為熟悉的身影,正悄然而立。

「天池仙子楊梓……」

望著這一道人影的主人,杜飛的眼角突然微微的抽了抽,這個女人,居然在這種時候出現在了這裡……

這個女人,杜飛可一直都沒有小看她半分,在湖心城的那種環境中,這個女人似乎還一直佔據了主動的位置,只是看這一點,就知道這個女人是何等的恐怖了!而此刻,在這種情況下出手,顯然,這個女人也是認出了眼前的這道衍宗之靈了。

淡淡的注視了楊梓片刻之後,杜飛才掃了一眼距離自己不過一步之遙的衍宗之靈,緩緩道:「楊仙子,凡事總要講究一個先來後到吧?仙子就算是對這東西有幾分興趣,但是突然就這樣出手,恐怕是不大好吧?」

說話間,杜飛的視線掃了一眼楊梓身後的虛空之上,在那裡,此刻還有十數道面蒙白紗的白色身影,顯然都是那九仙天池的強者了,想不到,這個楊梓居然帶了這麼多的人來這裡了啊……

「呵呵,杜飛兄這話倒是說得有點嚴重了。」楊梓淡淡一笑,露出了一絲嬌媚的笑意,「這片地域的東西,本來就都是無主之物,若是先看到東西就是你的的話,那麼我說我先看到了你,你豈不是也是我的?」

杜飛的臉色微微一抽,第一次開始覺得這個女人無比的麻煩,這句話說得連他都覺得有點反駁不了,而且也顯得自己天真了幾分,畢竟,不僅僅是這個地方,在這個世界是任何一個地方,這東寶物的歸屬,最終講究的不過的拳頭大的道理罷了。

「呵呵,楊仙子教訓得是,倒是我杜飛太過天真了,既然如此的話,我似乎也不用客氣了!」不過,杜飛畢竟也不是普通人物,當下,其咧嘴一笑,手掌一揮,頓時一道攻勢狠狠的向著楊梓所在之處轟去,而其腳掌一錯,就一抓再度向著那衍宗之靈所在之處抓了過去。

「小子!你找死!」

在那楊梓的背後,突然有一道嬌喝之聲傳出,旋即,就見到一個一身白衣的女子突然一腳踏出,旋即手中的短劍輕輕一揮,一道攻勢就瞬間轟出,直接將杜飛的攻勢擊潰。

「唰——」

在擊潰了杜飛的攻勢之後,那身影身形一動,卻狠狠的向著杜飛所在之處撲了過來。

不過,就在他們身形剛動的瞬間,杜飛懷裡突然有一道白影閃出,瞬間,一道真氣光柱瞬間狠狠的掃出,和那白衣女子的攻勢撞在了一起。

「轟——」

一陣悶響瞬間響起,狂暴的勁風也是瞬間席捲而開,震得四周的衍宗之氣都是動蕩不休,顯然,那白衣女子也沒有想到,杜飛懷裡竄出的那小貓一樣的東西,居然擁有著這等強悍的戰鬥力。

而在小虎出手擋下了那白衣女子的同時,杜飛的手掌一撈,已經將那衍宗之靈抓到了手中,頓時,一股極其濃郁的衍宗之氣就纏繞在了他的手掌之上。

然而,就在杜飛的抓到了這衍宗之靈的同時,一道香風也是飄然而止,隨後,杜飛心神一凜之間,就見到那楊梓已經飄到了自己的身前,白皙的手掌在半空中輕輕一揮,頓時,一道白色的光芒瞬間就撕裂了虛空,向著杜飛的胸口之處轟來。

見到這楊梓的攻勢,杜飛悶哼了一聲,左手化掌為拳,隨後腳掌猛的一踏,一拳就狠狠的轟出!

豪寵嬌妻,鐵血總統深深愛 「轟——」

兩道攻勢相撞的瞬間,一股極端強悍的能量波動就是向著四周擴散而開,顯然,這楊梓的攻勢雖然極其犀利,但是對杜飛的玄冰天體卻沒有任何作用。而破開了這楊梓的攻勢之後,杜飛也沒有任何憐香惜玉的打算,只是冷笑了一聲,隨後腳掌再次一踏,身形瞬間向著楊梓所在之處竄去,拳峰轟然落下!

「嗤——」

隨著杜飛這極其強悍的一拳,頓時空氣就傳來了一陣爆裂之音,顯然,杜飛的這一拳可沒有任何留手的打算!

望著杜飛這極其兇悍的一拳,那楊梓的眼眸也是微微一凝,隨後其玉手輕輕一揮,頓時,就見到一柄七彩流溢的短劍出現在了她的手掌,隨著她手腕輕輕一挑,頓時,一道森然無比的劍氣,就猛的向著前方轟來!

「嘭——」

巨大拳峰狠狠的落到了那劍氣之上,頓時,就聽到一陣陣的音爆之聲響起,而這一次,杜飛的身形居然在半空中輕輕一顫,旋即猛的向著後方退去。

落地的瞬間,杜飛的視線掃到了自己的拳峰之上,頓時就見到,自己那原本堅固無比的身軀之上,此刻居然多了一道淺淺的傷口,一絲絲的血水,流溢而出……

這個楊梓手中的這柄短劍,居然犀利到了這等地步?一念及此,杜飛的臉色也是微微的沉了下來。 就在杜飛臉色微沉的同時,楊梓的心中也是湧起了一絲絲的詫異,雖然她知道杜飛的肉體力量極其強悍,但是她手頭這柄短劍乃是極其強悍的符寶,雖然只是隨意出手,但是想不到居然只能夠勉強將杜飛擊傷……

杜飛的視線緩緩的落到了楊梓手中的那柄短劍之上,片刻之後,才緩緩吁了一口氣,淡淡道:「不愧是九仙天池的天池仙子,手中竟然持有這等厲害的符寶。」

「此劍乃是我九仙天池的鎮宗至寶,喚作落仙劍,乃是五品符寶。此劍號稱可佔盡世間萬物,雖然杜飛兄的肉體極其強悍,但是若是在此劍面前的話,恐怕也是要多少吃幾分虧的。」楊梓臉上的表情不變,笑吟吟的開口道。

杜飛微微眯了眯眼,隨後才輕輕一笑道:「你手頭的寶貝確實厲害,就算是我也不敢小噓半分,不過,這衍宗之靈現在卻在我手裡了。」

「在你手裡,就是你的么?」楊梓側了側頭,一臉嬌媚笑意。

「確實,在我手裡的話,並不一定是我的,但是,將它煉化了,它就是我的了!」

「噗哧!」

杜飛冷笑一聲,手掌已經一捏,頓時,就將手中的衍宗之靈瞬間捏暴,而後,其體內的十方冰魔道瞬間運轉了起來,而那衍宗之靈之中蘊含的精純衍宗之氣,也是如同潮水一般的吸入了他的體內。

「嗤嗤嗤——」

在一陣陣如同巨鯨溪水一般的聲音之中,杜飛的體表也是迸發出一陣陣淡藍色的光芒,同時,體內的經絡之中,也是出現了一絲絲淡淡的刺痛之感。只不過,此刻杜飛卻沒有在乎它,而是以最快的速度,將這些衍宗之氣盡數吸收到了體內。

伴隨著這些衍宗之氣被盡數的吸收到了體內,杜飛可以清晰的察覺到,自己的真氣變得凝練了幾分,丹田氣海處那虛幻的丹丸,也是變得凝實了幾分,就連肉體之上,也是反饋回一種感覺,彷彿,它們還需要這些衍宗之氣一般。

「呼——」

片刻之後,杜飛才緩緩的吁了一口氣,算是盡數將這些衍宗之靈中的衍宗之氣吸收得乾乾淨淨,也是他修鍊了玄冰天體之中,肉體已經相當於六品低階武宗強者了,否則的話,他這般強行煉化衍宗之靈,唯一下場,恐怕就是經脈寸斷而亡了。

「你…竟然將這衍宗之靈煉化了?」原本只是略帶玩味的看著杜飛動作的楊梓,此刻臉上也是浮現了訝然之色。以她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杜飛是徹底的將這衍宗之靈吸收得乾乾淨淨了,這等手段,著實是可怕……

「呵呵,楊仙子,現在看來的話,這東西,就是我的了吧?」杜飛沖著楊梓咧了咧嘴,淡淡道。

聞言,楊梓眼眸之中也是閃過一絲淡淡的殺意,不過她畢竟也是非常人,自然明白,這個時候就算跟杜飛過不去,也不會有什麼好處,當下,她依然是露出嬌媚笑容,緩緩道:「杜飛兄這手段,倒是極其驚人,不過,我就不信,任何東西杜飛兄你都能用這等手段一口吞了。」

杜飛笑了笑,也不多說什麼,只是手掌一揮,示意小虎退回來后,就想要帶著小冉向著這片建築群的深處走去。

「嗯?」

然而,就在杜飛準備離開的瞬間,在那宮殿之中,卻又有了一縷衍宗之氣緩緩的飄出,隨後在杜飛和楊梓等人目瞪口呆之中,一道衍宗之靈,緩緩成形……

杜飛的臉色微微一僵,視線變得有幾分錯愕了起來,一般來說,衍宗之靈這等東西,應該是萬中無一難得一見才對,但是,這地方,居然還能夠產生衍宗之靈?

一念及此,杜飛的視線卻緩緩的落到了面前那古舊的大殿之中,原本,他是準備將這地方讓給楊梓,免得跟她繼續糾纏,而自己深入內部去尋寶的,但是現在看來的話……

另外一面,楊梓也是一臉驚愕的注視著這一幕,這衍宗之靈的難得之處,她比杜飛還要清楚,所以,絕對想不到,此刻居然還會又出現一道衍宗之靈……

而那楊梓身後的九仙天池強者也是一個個微微的發愣起來,旋即,她們的視線卻飛快的落到了杜飛的身上。無論如何,這一道衍宗之靈,她們可是不準備落到杜飛的手裡的了。

不過,就在這些強者準備出手的時候,那楊梓卻輕輕一揮手,旋即視線落到了杜飛身上,輕聲道:「杜飛兄,看來,這大殿可沒有你我想象之中的那般簡單啊……」

杜飛眼角抽了抽,也是明白,眼前這女人也和自己一般,把主意打到後面這大殿之中了,當下,杜飛笑了笑,緩緩道:「確實不簡單,說不得,你我還可以多少合作幾分了。」

「呵呵,要合作也不是不行,只不過,既然要合作,就什麼都要講究公平,對吧?」楊梓微微一笑,旋即也不看杜飛一眼,而是手掌一揮,就將那衍宗之靈吸到了手掌之中。

望著這一幕,杜飛的目光閃了閃,卻沒有動作。這楊梓說得不錯,既然雙方都看出了眼前這大殿不凡的話,那麼,說不定真的需要合作一番,所以,眼前這一道衍宗之靈,倒也沒有想象之中的那般重要了。

楊梓一臉嫣然笑容的把玩著手裡的衍宗之靈,片刻后輕輕一笑,剛準備說話,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她的臉色卻突然微微一變,視線就落到了身側之處。

「呵呵呵,楊仙子,你的運氣還真是不錯,居然獲得了一道衍宗之靈……」片刻后,一陣輕笑之聲從後方傳來,隨後,就看到三道人影飛快的竄了過來,旋即在懸空島的半空之上停了下來,而那開口之人,赫然便是那穆青。

而在穆青三人背後,還有這不少身影錯落而至,顯然,各方強者,也是在不斷的出現。

杜飛望著這些陸續趕來的強者,心中也是有幾分無奈。這片區域的氣息太過引人注目了,會引來這麼多的強者,也是極其正常之事。

後方那些趕來的強者,一個個的視線第一時間就落到了楊梓手中的衍宗之靈上,旋即顯然是每個人都認出了那到底是何等寶物,旋即,每個人的眼眸之中,都有是濃郁的貪婪之意閃過。

不過,他們並沒有直接行動,畢竟,為了一道衍宗之靈得罪了那九仙天池之人,卻並不適合。

楊梓微微皺著眉看著這突然出現的大批強者,視線一轉,就落到了杜飛的身上。

而此刻,杜飛卻是完全的沉默了下來,也是淡淡的注視著楊梓。

眼前的情況,倒是一時間變得尷尬了幾分起來,本來,兩人接下來就應該要談論的是合作之事。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去談什麼合作的話,難道真的將在場這些人都當作傻子不成?

而就這等略微尷尬的氣氛之中,片刻之後,那大殿之中,突然又是有一陣衍宗之氣瀰漫而出……

「哎——」

杜飛和楊梓對視了一眼,兩人都是同時嘆了一口氣,現在這情況,他們就算是有心想要隱瞞什麼,估計也是痴人說夢了。

那飄出的濃郁衍宗之氣,瞬間就吸引了包括穆青在內所有強者注意力,隨後他們就驚愕的發現,一道衍宗之靈竟然搖搖擺擺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衍宗之靈!」

就在那衍宗之靈出現的瞬間,那些後來的強者視線瞬間就紅了,這一次毫不遲疑的,這些傢伙一個個都是腳掌一踏,身形瞬間竄出。頓時,就見到數十道身影狠狠的撞了起來,一場血腥無比的廝殺瞬間展開。

這等廝殺極其慘烈,只不過一個眨眼的瞬間,就有不少人吐血而退,而運氣差一點的,則是在幾個強者聯手之下,連那衍宗之靈的毛都沒有碰到,就直接被轟成了肉末。而這等廝殺不但沒有令得這些人冷靜了下來,反而令得他們的視線都是變得越發的血紅了起來。

然而,這等劇烈的廝殺還沒有結果,突然間,那大殿之中,又有一片衍宗之氣飄逸而出,同樣的一幕,再一次出現。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