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他說什麼了?態度變的這麼快?」邊明遠滿腹狐疑的望著兩人。

祁玖冷笑一聲,向平房裡走去:

「把兩人給我帶進來。」

就在關何胤雅的那間房間里,虎哥帶著幾個人,將兩口子往地上一推。

「呸!」男人漲著一張豬腰子臉,氣急敗壞的見誰吐誰。女人驚恐的靠在他身上,一雙眼珠子戰戰兢兢的轉來轉去。

「兩人都給我倒吊起來。」祁玖說。

邊明遠散去了跟來的小混混們,只帶了兩人進屋,剛走進門,就聽見這句話,他笑道:「嘖嘖嘖,你打算把他們怎麼辦?烤羊肉串?」

他話音剛落,女人就驚恐的尖叫起來:「救命啊!救救我!救命——」

「給我扇。」


虎哥帶來的彪形大漢看了一眼他,虎哥一揚下巴:「聽她的。」

女人臉上立刻遭了啪啪幾個大耳刮子,那白嫩的臉頰霎時就腫了起來。

「倒吊起來。」祁玖說。

兩人雖然掙扎,但抵不過幾個彪形大漢,還是被倒吊了起來。

看著逃生無路,賴禿子又捨棄了他們,男人破口大罵,污言碎語層出不窮,而女人只曉得嚎哭。

「椅子。」祁玖冷冷的說。

屋子裡幾人面面相覷,還是虎哥咳了一聲:「愣著幹嘛,抬椅子啊!」

邊明遠忍不住笑了一聲:「來三把!」

邊明遠的人立刻從飯廳里抬了三把餐椅來。

於是,祁玖,虎哥,邊明遠,一人一把椅子,坐的儼如看戲一般,只差了瓜子點心。

那女人哭的實在煩人,祁玖不耐煩的說:「把她嘴給我堵上。」

等一團抹布被塞入女人口中,祁玖說:「給他也來一塊。」

「接下來做什麼?」虎哥問。

都塞好后,祁玖冷冷的注視著被倒吊起來的兩人:「把何胤雅受的讓這個男人統統嘗試一遍,這個要男人不要女兒的女人就讓她看著自己的男人受罪好了。」 祁玖當天凌晨就趕回了海島。

祁玖經過海島檢查的時候已經有通知發到了謝老頭的手機上,不等祁玖回到家謝老頭就一個電話打過來把祁玖罵得狗血淋頭,祁玖累得骨頭都要散掉了,敷衍兩句就再次單方切斷了電話。

可憐的謝老頭在電話另一端氣的跳腳,就是拿祁玖沒辦法。

祁玖回到公寓,發現空蕩蕩的房間已經煥然一新,傢具物品都擺放的整整齊齊,除了她下單訂購的一些大型傢具,各種小家電也準備齊全,看來是雅在她離開後去補充的。

祁玖剛關上門,雅就從自己的卧室里跑了出來。

祁玖沒覺得自己關門聲大到足以驚醒別人,此時已經凌晨一點。

「沒睡?」

雅搖搖頭,看著祁玖:「聽見聲音起來看看。」

「哦。」祁玖頓了頓,蹙眉看了眼她光著的雙腳,說:「那你可以去睡了。」

雅沒走,祁玖和她分別了一天她有些不習慣,她跟著祁玖走到主卧,看著她脫下厚外套,問道:「是什麼任務?」

臨走時走得急,祁玖拿走了她的疾風之翼卻沒有解釋是去什麼任務,讓她抓心撓肝地擔心一整天,還好現在祁玖完好無損地回來了,她提了一天的心也可以放下了。

「暗中調查。」祁玖說著,把一個星型耳飾扔到床頭柜上,扔出去后,她頓了頓忽然又重新拿起星型耳飾。「雅。」

「什麼?」

「如果你發現自己誤會了別人,並對他做了不好的事,你會怎麼做?」

雅回答道:「去找那個人說清楚,道歉。」


祁玖把耳飾重新扔回床頭櫃,一屁股坐到柔軟的大床上對雅笑了,一雙清亮的黑色眼瞳在夜色中像玻璃珠子一樣熠熠生輝:「那你覺得我會怎麼做?」

雅認真想了想,半晌答道:「什麼都不說。」

祁玖剛想誇她看得透徹,她就接著說道:「但是一定會做。你嘴上很毒,實際比誰都溫柔。」

祁玖的臉色像吃了一個蒼蠅一樣壞,對祁玖來說,稱讚她『溫柔』『善良』,和普通人聽見別人評價自己『聖母』『天真』的感受一樣翻江倒海。

「你的眼睛已經被腐蝕了,明天我會給你買一箱洗眼液看能不能拯救。」祁玖黑著臉說。

浴室里,祁玖泡在充滿泡沫的浴盆里,不由又想起了名門夜宴里的那段對話。

祁玖此刻想笑,一種似悲似喜的複雜感情蔓延在身體里,她一向驕傲,又不按常理出牌,沒想到,竟然會有被人完全看穿的一天。

陸照奚啊陸照奚,她竟是小看他了,最初開始他就預料到了她會拒絕陸家的招攬,所以才會演上那麼一出漏洞頻出的戲劇,引走陸二哥的視線,使她即使拒絕了陸家也被歸為他的原因而免遭報復。

虧她當時還頗為不屑,這位廣為言傳的天才無非就是這種水平,原來這本就是留一根線頭,等著被揭穿的戲中戲!

被人牽著鼻子走了,但是是為了保護她,祁玖一時還真不知道自己是該生氣還是高興。

陸照奚,她真是想不出來除了幾句普通的對話外他們還有什麼別的交集,足以使得這位處境不妙的少爺為了她一聲不吭做了壞人,還犧牲出一顆棋子。

難道說吸引走陸二哥的目光只是順便,實際上他還有別的目的?

祁玖反正是不信陸照奚做了這麼多隻為暗中保護她,一定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目的,現在的線索太少還推理不出,祁玖也就留了個心眼后就將其拋之腦後。

一覺睡到下午兩點,雅已經上課去了,祁玖慢悠悠地起來之後就朝著理學院走去。

一進研究室, 傲世丹神 :「受傷了沒?!」

兩個助手在一旁偷偷地笑,似乎很樂於見到謝老頭吃虧的樣子。

「沒。」

祁玖坐到自己桌前,打開電腦,鏈接上星型耳飾彈出的迷你介面。

「任務成功嗎?」謝老頭還是硬邦邦地說。

「嗯,還行。」祁玖突然問謝老頭:「我有個影像,想刪去其中一部分不被人發現,你能不能做到?」

「可以啊。」謝老頭一樂,這可是個討價還價的好機會,頓時他就把自己還在生祁玖氣的事忘到了九霄雲外。「你想刪什麼?」

祁玖沒有遮掩,直接把錄像給他看:「我想刪去最後這段。」

謝老頭滿腦子研究,根本不在意祁玖想刪的是什麼,他一臉興奮說:「小意思,我幫你剪去這個,保證沒人看得出來!但是你要給我講你對唯力的研究。」

「不行。」祁玖覺得這個交易很不值。

「那就給我講一半?」謝老頭小心翼翼地還價。

一旁的兩個助理早就由偷笑變成了驚呆,他們完全弄不明白學術界的巨佬為什麼會向一個大一新生請教問題。他們的許可權還不夠知道當日演習直播大廳發生的一切。

「不行。」祁玖搖頭。

「為什麼不行?!」謝老頭暴脾氣又上來了:「難道你擔心我剽竊你的研究成果?我用我的名譽,不,寫保證書也行,在你同意之前,我絕對不會單方面披露你的成果!你就放心吧,我坦坦蕩蕩活了六十幾年,還不至於臨到老不要臉了!」

「不是這個問題……」祁玖皺起眉頭,看向忿然作色的謝老頭:「你研究唯力是為了什麼?為了把它投入應用嗎?」

「不是!」謝老頭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能不能投入應用是那幫老傢伙操心的事,我只是喜歡研究未知的東西,唯力的世界博大精深,我只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夠窺得冰山一角。」

祁玖也是個研究家,她也醉心在機械的世界,她懂尋找真實的快樂,她對所有一心撲在研究上的研究家都抱有一層欣賞,所以她才會在演習中解答了謝老頭的問題,並不是因為那三十萬積分的報酬。

唯力並不是她研究出的東西,而是帝國前人的智慧,傳播出去她並沒有損失,她不想教給謝老頭其實另有原因,不過眼下,她看著謝老頭誠懇期待的眼,相信他所言非虛,他只是單純熱愛唯力的研究而已。

「好吧,我知道的不多,我會教給你。可是我還有個條件。」祁玖讓步。

「什麼條件?你隨便說,我全都答應!」謝老頭聽都沒聽就一口答應,也不怕被賣了還幫人數錢。

「我想學編程。」

「這簡單啊!」謝老頭還以為祁玖和上次一樣會要積分之類,沒想到她提了別的要求,他立刻答應道:「論編程能力,在國內我稱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你放心,我會把我所有的知識都毫無保留的教給你!」


自己這麼誇獎這麼,難免有種王婆賣瓜的嫌疑,祁玖鄙夷地瞥了他一眼。

謝老頭一看急了,轉頭朝兩個助理吼道:「你們自己摸著良心說說,我的編程能力是不是國內第一?!」

兩助手還懵著,被謝老頭吼過神來,什麼也沒聽清就連連點頭贊同。

「你看吧!」謝老頭轉過臉來,一張老臉笑得跟花兒一樣,討好地看著祁玖。

祁玖無語地看著他:「別說廢話了,把影像最後一段刪了,我還要去任務中心交回任務道具。」

謝老頭立馬大手一揮道:「不用你去跑了! 女神的貼身邪醫 !」

位於校園一角的擁擠的海色咖啡廳里,一場處於世界研究尖端的對話正在大喇喇地進行。

祁玖對於唯力的了解並不多,因為這項技術在帝國並沒有大規模應用,她也只是從研究報告里學習了一些理論,對於謝老頭問的一些問題,她只回答自己知道的,儘管這樣也讓謝老頭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為什麼你說唯力的研究是種死路?」謝老頭有種別人詆毀自己親兒子的感覺,不悅地擰起眉頭。

「以後你會知道的。」祁玖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她只知道在過去帝國的研究中,唯力研究因為當時的科技水平達不到要求而陷入了死胡同,但具體遇見了什麼阻礙祁玖就不知道了,祁玖相信,連帝國都無法繼續開展的研究,以新人類這剛到達膝蓋的科技水平更是無法跨過難關了。

這些跟謝老頭是解釋不清的,所以祁玖壞心眼的給了個結論,讓急躁的謝老頭抓心撓肺去吧。

「我還有個最後的問題。」謝老頭說,端正了坐姿,神色前所未有地嚴肅。

「什麼?」

「這些明顯超前的知識你是從哪裡得到的?」謝老頭說,雙眼牢牢看著祁玖,似乎想從她的臉上看出一點端倪。

祁玖臉色冷了下來,她目光冰涼,帶有一絲鄙夷,讓謝老頭覺得前一刻他們良好的氣氛是個錯覺。

「對不起……抱歉,我不是探究的意思。」謝老頭在祁玖探照燈一樣銳利地目光下有些尷尬,他搖著手說道:「我只是太好奇了,你這麼年輕,在許多見識上卻連我都拍馬難及,所以我才忍不住……」

在這場談話前,謝老頭還天真的認為祁玖只是在唯力研究上有所建樹,可是現在他發現祁玖不僅唯力,甚至在機械、數學、物理等方面都有許多獨特的見解,最讓人吃驚的是她的反應力。

不論多麼複雜,就算交給他也要藉助電腦計算的問題,只要向祁玖提出,不出三分鐘她絕對能說出正確答案。

一場從唯力開始,到空間跳躍結束的談話下來,要說祁玖在謝老頭心中的重要性的話,那毫無疑問就是從珍寶上升到了傳家寶等級,還是死也不能撒手的傳家寶。

「這是你的隱私,你不願意說我以後不會問的,只是你要向我保證,這不是從非法程序得來的成果。」謝老頭看著祁玖說。

祁玖嗯了一聲,謝老頭看祁玖沒有猶豫就答應了,不由也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怕因為研究惹上麻煩事。

「已經完了吧,我能走了?」祁玖說。

「嗯,你走吧,我還坐一會。」謝老頭頭也不抬,一看就又陷入了科研的世界。

祁玖剛走出海色咖啡廳就碰見路過的雷胖子,身軀肥大的他一手拿著大杯可樂,一手拿著一個吃了一半的漢堡,看見祁玖這位大客戶,立刻露出一個油光四射的笑容。

「哎喲,真巧,你來吃飯的嗎?」

「不是,我準備走了。」祁玖說。

「那你吃過飯沒?我有一張食堂的免費雙人餐劵,正準備一個人去吃呢,你要不要一起?」 農門醫女:掌家俏娘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