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想挨揍么!」提著黃軒的男子揮起拳頭威脅道。

「不不,一千個金元寶我可以給你,你們應該知道我姐姐有一件寶貝,這個寶貝可是從黃焰洞里拚命奪來的,價值絕對在一千個金元寶以上的!」黃軒連忙道。

「嗯?」

聽到這話,兩名男子和陸楓一同發出了一個聲音。

「好,如果你將那個寶貝拿來抵債的話,那你就沒事!」男子伸手索要道。

「不好意思,我姐的這件寶貝剛剛才被面前的這個人給搶走了,如果你們將它搶回來的話,那它就是你的,這寶貝的價值絕對能達到兩三千金元寶呢,這要是一賣的話,多出來的錢你們兩個絕對可以平分了!」黃軒誘惑道。

原本黃軒是準備靠這個隱形布發財的,可是現在這個隱形布被陸楓搶走了,那如今這個傢伙就在面前,那黃軒自然不會放過他的。

而兩名男子聽到這番話后,他們的眼珠子頓時發亮了起來,對於黃軒,他們還是比較熟悉的,他的姐姐的確有一件好寶貝,好像是可以將人隱藏起來的寶貝。

就算這寶貝只能賣出兩千個金元寶,那他們每人也能夠分到五百個,這可是他們干十年也掙不到的錢。

「小子,你姐姐有你這樣的弟弟,那真是她的悲哀!」陸楓冷聲道。

對於黃軒,陸楓本來就沒什麼好感,可是現在他為了獲取自己的自由,竟然不惜將自己出賣,這已經觸犯了他的底線。

「哼,那隱形布本來就是我姐姐的,你將它拿出來替我抵債有什麼不可呢!兩位大哥,那隱形布就在他的身上,快去搶吧!」黃軒連忙說道。

「小子,他說的可都是真的!」一名沒有提著黃軒的男子站出來質問道。

「真的又如何,假的又如何,你們真打算替這傢伙從我身上搶東西?」陸楓眉頭微微一皺。

這兩個男子的修為達到了聚靈巔峰,而陸楓的修為在聚靈後期,身邊還跟著一個靈動巔峰的女孩子,因此他們自然不會怕陸楓兩人的。

「小子,如果他說的是真的話,那就被那寶貝交出來,我們兩個也就不會為難你的!」提著黃軒的男子威脅道。

「我要是不交呢?」陸楓微微後退了半步露出了警惕之色。

「不交?」

另外一名男子眉頭輕輕一挑,然後邪邪一笑道:「那就將你打殘,然後把你賣到鴨店去,而你身邊的小姑娘不錯,送給老大應該會有獎賞的!」

「好呀,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陸楓厲喝了一聲,旋即下一秒他整個人身影一晃,人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

先發制人,既然對方都已經說出了這樣的話,那陸楓也就沒什麼好客氣的,本來就是他們先挑起的,所以只見他一個快步就來到了一名男子的面前。

「什麼!」

見到陸楓竟然還敢先動手時,這名男子心中一驚,然而當他準備出手時,陸楓的手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印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砰!」

當一道肉搏聲響起,下一秒這個身材足足比陸楓高大一倍的男子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以陸楓的實力,就算只是動用不滅金身的力量,那也足夠將聚靈巔峰的強者給擊殺了。

「什麼!」

另外一名提著黃軒的男子見狀后,他心中一驚,旋即他將手中的黃軒放在了一旁,然後一股氣勢頓時從他的體內爆發而出。

「找死!」

見到這個男子還敢朝自己動手時,陸楓眼神一凝,然後他一個閃身從背上抽出了如意降魔棍。

「砰!」

一道撞擊聲響起,只見陸楓手持如意降魔棍狠狠的掄在了對方的脖子處。

「砰!」

當這個男子重重的摔在地上時,他的氣息慢慢消失了起來,他的脖子受到了陸楓劇烈一擊,那顯然已經是活不成了。

「啊!」

另外一名倒地吐血的男子見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殺死時,他頓時大叫了一聲,而這時候他看向陸楓的眼神中充滿了驚恐之色。

能夠一擊將修為和自己相當的同伴擊殺,顯然對方是有殺死自己的能力的。

「你…你給我等著,敢殺洪爺的人,你死定了!」這個男子一臉慌張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連滾帶爬的準備逃跑。

「哼!」

陸楓最討厭被人威脅了,所以當他看到對方跑去的背影時,只見他一個閃身沖了上去。

「嘭!」

當又一道重重的撞擊聲響起后,這個男子直接以拋物線的樣子從半空中摔在了地上,而這次陸楓顯然是動了殺心,所以該男子很快也沒有了氣息。

「嘶!」

周圍的人看到陸楓短時間內連殺兩人時,一陣陣冷吸聲響了起來,尤其是這個殺人者的修為才聚靈後期,比死掉的兩個人還低了一階呢。

「我…我……」

黃軒看著兩具相隔自己不遠的屍體,他的臉色已經被嚇的煞白了。

自己剛剛可是已經將這個殺人狂魔給徹底得罪了,所以他很擔心自己也會被殺死。

「你……」

當陸楓收起如意降魔棍回頭看著癱在地上的黃軒時,他冷聲的準備說什麼。

「饒命,饒命,我姐姐就我一個弟弟,如果把我殺死的話,那我姐姐就只有一個人了,這樣吧,我姐姐也長得不賴,如果你不殺我的話,我可以將我姐姐送給你,任你擺布如何!」黃軒一邊磕頭一邊向陸楓求饒。

「人渣!」

聽著黃軒的話,陸楓冷聲道,這傢伙竟然為了自己活命,竟然不惜將自己的親姐姐給出賣,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敗類人渣存在呢。

就連站在陸楓身邊的藍彩兒也有些看不過去了,她本就不贊成陸楓殺人,但是這一刻的她也想殺了這個敗類。

「一個可以將姐姐出賣的人,那根本就不配做人,記住了,下輩子別在這般自私了!」陸楓一步步的朝黃軒走去,同時右手慢慢凝聚起了靈力。

「不…不要!」

看著陸楓朝自己走來,黃軒連連搖頭,同時他整個人也在不斷後退。

這四周看熱鬧的人不少,但是這時候沒人出來阻止,一個連洪爺的人都敢殺的人,他們敢輕易得罪么。

再說了,黃軒的話他們也聽到了,這樣的人渣死有餘辜,沒什麼值得可憐的。

「手下留情!」

然而就當陸楓準備一掌擊斃黃軒時,一道急促的聲音響了起來。

下一秒一道倩影飛快的衝到了陸楓的面前,然後緊緊的抱住了黃軒。

「姐,姐你可算是來了,你要是再晚一步的話,這傢伙就把我殺了!」黃軒看到黃鶴后,他的眼中頓時有了活下來的希望。

「沒事,有姐姐在,你不會有事的!」黃鶴對黃軒說了一聲,然後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和陸楓對視在了一起。

「如果你要殺的話,那就連我一起殺吧,我就這麼一個弟弟,如果他死的話,我也不活了!」黃鶴沉聲道。

「你弟弟簡直就是一個人渣,他活一天的話,早晚會坑死你的!」陸楓提醒道。

對於黃鶴,陸楓還是有幾分好感的,畢竟她能這般不顧一切的保護弟弟,可是她的做法有些偏激,黃軒變成今天這樣,她也是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牧楓,算了,我們還是走吧!」藍彩兒對黃鶴產生了同情之色,所以她拉了拉陸楓的手輕聲說道。

「嗯!」

對於藍彩兒這話,陸楓點了點頭也同意了,他能對黃軒產生殺意,但是他無法對黃鶴產生殺意。

「罷了,罷了,反正我也沒什麼事情,今天的事情就這麼算了吧!」陸楓擺了擺手表示不再追究。

說這話,陸楓就打算離開,可是就在這時候,數十道身影由遠而近的沖了過來。

「洪爺,就是他殺了你的人!」當這些人來到陸楓等人面前時,一人指著陸楓大叫了一聲。

「洪爺,洪爺竟然親自來了!」

「哎,這下可有好戲看了,要知道在這個地方,洪爺可是響噹噹的人物,他敢殺洪爺的人,那就是不給洪爺面子!」

「是啊,洪爺這人最好面子了,這事情要是不處理好的話,那他就不是洪爺了!」

當一個肥碩的男子從人群中走出來時,只見四周圍觀的人頓時竊竊私語了起來。

這些人說話的聲音不大,但是卻都被陸楓聽了進去。

「彩兒,我們走!」

對於洪爺,陸楓可沒有聽說過,不過看他帶來的幾十人,其中不少修為都在凝丹期的樣子,顯然這個人的勢力不小。

陸楓並不想和這樣的人發生衝突,所以他對藍彩兒說了一聲就準備離去。

「站住,我有說過讓你走么!」

可是就當陸楓帶著藍彩兒準備離開時,一道不悅的聲音響了起來。

在黃焰崗這個地方,那還沒有人敢這般無視自己的,所以陸楓的態度讓洪興非常的不爽。 「來人啊,男的殺了,女的帶走!」洪興直接下了命令。

「是!」

當一道厲喝聲響起,只見數十人瞬間將陸楓還有藍彩兒給包圍了。

「彩兒,小心點!」

看著包圍住自己的人,陸楓右手輕輕一抓,然後數道符紙遞到了藍彩兒的手中。

因為對方人數的關係,陸楓很清楚這是一場惡戰,所以他必須要保證藍彩兒的安全,這樣他才能安心的對方敵人。

「嗯!」

藍彩兒接過陸楓手中的符紙,只見這其中有三道是靈陣符,兩道是四級防禦符。

加上陸楓之前給的,藍彩兒的身上一共有三道四級防禦符,而這些防禦符連續動用的話,就算對方多一倍人也傷不到她一根汗毛的。

「洪爺,等一下!」

可是就當陸楓準備動手時,黃鶴突然站了出來。

雖說黃鶴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但是她並不笨,顯然她估計這事情跟她弟弟脫不了干係的。

陸楓放過了他們一馬,因此這時候她絕對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陸楓遇險。

「黃鶴,這不管你的事情,還望你不要插手,否則連你們姐弟一起收拾了!」洪興見到黃鶴站出來時,他眉頭微微一皺。

黃鶴的修為達到了凝丹巔峰,如果她插手的話,這事情就有些棘手了,畢竟他帶的人修為最高也就凝丹中期而已。

並不是說洪興身邊沒有修為高強之人,就算靈嬰期強者,他的手上也有幾個,只不過想要讓他們出手的話,這代價可不菲。

因此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他自然不會動用這種級別的強者。

「洪爺,他是我朋友,希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他一回!」黃鶴看了陸楓一眼,然後沉聲道。

「你朋友?」

洪興眉頭一皺,從之前的畫面看,顯然兩人並不是朋友關係,但是黃鶴這時候竟然這麼說,那顯然是有心要插手的。

「黃鶴,念你我也是相識,這樣吧,只要你從今往後跟隨我,那我可以考慮放他們一馬,而且你弟弟欠我的錢也一筆勾銷如何!」洪興打量著黃鶴輕輕一笑道。

雖說黃鶴是一頭短髮,但是身材高挑,顏值不低,只要稍微打扮一番的話,那絕對也是美女級別的。

而且這個美女實力還很強,所以洪興已經看中她很久了。

如果不是黃鶴不太好惹的話,洪興早就使用暴力來滿足他的慾望了。

「姐,快答應他,他可是洪爺,你跟著他不會有錯的,而且日後我們的生活也能過得很好!」在黃鶴猶豫的時候,黃軒連忙出聲道。

對於黃軒來說,這個絕對是一個翻身的好機會,一旦他姐姐真的跟了洪爺的話,那從此在黃焰崗可以橫著走了,到時候看誰還敢欺負他。

「黃鶴,你弟弟說的沒錯,快點決定吧,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洪興面帶微笑道。

「黃鶴是吧,多謝你的好意,不過我不需要你的幫助!」

然而就當黃鶴陷入兩難時,陸楓輕笑了一聲出聲道。

如果說要讓一個人犧牲自己來救自己的話,那陸楓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再說了,以他的實力,面前這些人他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陸楓已經觀察過了,這四周根本就沒有靈符師的存在,所以就算他動用精神力,那也不會有人發現的。

靈武配合,以陸楓現在的實力,就算是靈嬰期強者他都有信心將其拿下的。

「嘭!」

當陸楓的話音剛落時,只見他猛的一甩手中的如意降魔棍,旋即兩名男子直接被他一棍子擊飛了出去。

「嗡嗡!」

在陸楓出手的同時,藍彩兒也動用了四級防禦罩,只見頃刻間一個強大的防禦罩就將她包圍了起來。

「大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