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幹嘛離我這麼近?」顧錦慌亂的從他懷抱中退出,後面就是欄杆,她也退不到哪裡去。

「錦兒。」南宮熏看到小女人臉上驚慌失措的表情,如果是司厲霆她便不是這樣的反應了吧。

想著那一天她挽著司厲霆的手離開,南宮熏的眸子又深了深。

顧錦被他這樣的目光看得心裡發怵,「怎,怎麼?」

「不怎麼,就是看看你,這麼喜歡海?」

南宮熏的態度讓她覺得匪夷所思,她本以為自己上次那麼不留情面的對他,他肯定非常極其一定的生氣。

來之前她就幻想過,也許他會是質問的口吻,也許是謾罵,但怎麼都不該是一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

「喜歡。」她帶著好奇的目光看著南宮熏。

「要是喜歡,以後在海邊我讓人給你修建一棟別墅,每天都能看到海。」

「南宮先生,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上次也說的很清楚了,我喜歡的人是司厲霆,我們之間沒有可能。」

南宮熏嘴角浮起一絲冷笑,「錦兒,看來你還不太明白這個社會的規則,只有強者才能制定遊戲玩法。

如果司厲霆一無所有了,你還會喜歡他?你是高高在上的顧家大小姐,他落魄潦倒。

你外公不會同意你們的婚事,顧家的其她人更會抓住這個機會將你拽下來。

從我的資料可以看到,你在顧家並沒有站穩腳跟,所以你外公才會一門心思促成你我的婚事。

你拒絕了我和窮小子在一起,又被顧家的人趕下總裁的位置,到時候你一無所有,你能如何又能如何?」

「南宮熏,你不要太過於狂妄,那自己你臆想罷了。」顧錦的眸子已經有些憤怒。

「是不是臆想你很快就知道,我只清楚一件事,為了達到目的我不惜付出一切代價。」

「哥,你這是幹什麼?不是請錦兒來吃飯嘛?這飯還沒吃你就將人嚇跑了。」

見兩人之間劍拔弩張的壓抑氣氛,南宮墨趕緊過來打圓場。

顧南滄趁機將顧錦拉到身後,「熏,我妹妹脾氣大,你可要多多包容。」

南宮熏深深看了顧錦一眼,「我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她。」

言語之中竟是不加掩飾的喜歡,顧錦之前的做法不但沒有引來他的反感,反而更加喜歡。

在失憶的情況下她不動聲色跟在自己身邊,那種冷靜是其她女人做不到的。

她身上既有小女人的嬌嗔憨態,又有成熟女人聰慧的頭腦和手腕。

這樣獨一無二的女人不怪司厲霆那麼喜歡,而他就更加不能放手!

南宮熏率先進入餐廳,顧錦冷著一張臉想要離開。

顧南滄只得拉住她,「小祖宗,且不說南宮世家和我們關係那麼好,再說南宮熏這身份地位。他請人吃飯已經不易,你還要跑?你是想上天啊?」 席間,顧錦一言不發,南宮熏本就是少言少語的人,別想讓他主動找話題。

於是局面中就出現十分怪異的畫面,顧錦吃,南宮熏看。

南宮墨和顧南滄在一旁尬聊,局面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兩位正主還什麼話都沒有說,他們在一旁也聊不起來。

南宮墨都著急了,南宮熏暫時並沒有告訴顧老爺子,就是想要他自己來處理這件事,也不想引起顧錦的反感。

好不容易將顧錦約了出來,他這樣像是追女孩的態度嘛?

還以為和以前那些飯局一樣,不管是誰都高高將他捧起,給他敬酒說好聽的。

顯然顧錦不是這樣的女孩,她巴不得早點離開,你不主動還指望這樣的顧錦主動?

「咳咳,哥,今天的大閘蟹不錯。」南宮墨提醒道。

言下之意就是你還不給大小姐獻點殷勤,人家怎麼會喜歡你?

南宮熏在南宮墨擠眉弄眼的眼神中明白了什麼,他先是用熱毛巾擦拭乾凈手,這才拿起夾子開始剝蟹肉和蟹黃。

將蟹黃挑到顧錦的盤中,口氣生硬道:「吃。」

南宮墨捂著額頭,大哥啊,你這麼冷漠怎麼可能追上女孩的?

這樣的口氣,就算別人想吃也不可能吃。

「謝謝南宮先生,我不愛吃蟹黃。」

雖然司厲霆沒有在這,顧錦也沒打算吃南宮熏夾給她的菜。

一想到那雙澄澈的眼神,顧錦就覺得自己是在犯罪。

司厲霆胃不好,有沒有好好吃飯?

想到司厲霆顧錦也沒有吃飯的性質,匆匆扒了一點菜就放下筷子,「我吃好了,你們請慢用。」

「小錦兒,你才吃這麼一點東西,再吃一點吧。」

「是不是菜不合胃口?我讓人重做。」南宮熏冷冷開口道。

顧錦搖搖頭,「菜很好吃,我本身就不怎麼餓,下午公司還有些事要處理,那我就先走了。」

見顧錦急沖衝要離開,南宮熏有些不悅,「等一下。」

「南宮先生,還有什麼事情?」顧錦朝著他看了一眼。

「你就這麼急著離開?」南宮熏冷冷問道。

「我還有些事要處理。」

「我定好了電影票,下午我們去看電影。」南宮墨生怕南宮熏不會說話嚇跑了顧錦,趕緊開口道。

先是吃飯又是看電影,顧錦再蠢也知道是什麼意思。

「以後有時間再說吧,我的確有事。」顧錦作勢就要離開。

「錦兒,你要是離開,那麼就不要怪我對司厲霆的公司下手。」南宮熏聲音冷冷傳來。

顧錦腳步一頓,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如果是其她女人或許會猶豫。

不過就是一場電影而已,顧錦心中卻不會這麼想。

同樣的事情換在司厲霆身上,他和其她女人去看電影,就算事出有因,自己心中仍舊不會開心。

和南宮熏開戰的事情顧錦早就和司厲霆商量好了,她們絕對不會退。

「南宮先生,如果你真的要對三叔出手那麼就是與我為敵,我顧錦永遠都只會站在三叔身邊,請恕我恕難從命。」

顧錦說完沒有再理會幾人的表情,如果要走到這一步她也沒有辦法。

她前腳離開,後腳南宮熏就砸碎了桌上的餐具。

從未有人敢拒絕他的要求,顧錦是第一個。

南宮墨和顧南滄對視一眼,大事不好。

作為兩邊的人來說,他們也不希望顧家和南宮家對立,不過南宮熏的做法……

走出了餐廳,顧錦覺得心中的那口悶氣才緩緩吐出。

剛想要攔個計程車離開,卻對上一雙藍色深情的眸子。

顧錦眼中一喜,「三叔!」

在這裡看到司厲霆,顧錦心情好了很多。

她猛的朝著司厲霆懷中扎去,司厲霆緊緊擁著她的身體,「蘇蘇。」

其實一開始他就跟著顧錦,在這半小時的時間中他內心充滿了忐忑。

還好,顧錦出來的這麼早,她沒有倒戈。

「三叔,你一直都在等我?」顧錦這才覺察到他不可能是巧合出現在這裡吧。

「嗯。」司厲霆毫不隱藏自己的行為,收緊了纏在顧錦腰間的手,「我一直都在你身後,只要你一轉身就可以看見。」

顧錦嘴角上揚,「我知道,所以我也不會離開三叔太遠的地方。」

兩人在海邊緊緊相擁,任由著海風將彼此頭髮吹亂。

司厲霆沒有問她和南宮熏的事情,顧錦也沒有提起。

這大概是兩人之間的一種特別心有靈犀。

「三叔,吃飯了沒?」

要是別人顧錦也不會這麼擔心,只因為那人是司厲霆,和南宮熏在一起的時候她腦中一直想著司厲霆。

「沒有,你不陪我沒心情。」司厲霆故作委屈道。

要是以前他肯定不會這麼幼稚,今時不同往日,顧錦已經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現在她吃軟不吃硬,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身體,面對南宮熏這樣棘手的對手,司厲霆怎麼可能不動動腦子。

女人天生就是感情動物,她們的愛心大多用於小動物。

一些小兔子小貓咪就能激起她們的保護欲,自己在顧錦眼中就是一個缺乏安全感且脆弱的人。

適當的示弱會讓顧錦更加在乎自己,司厲霆很好的抓住了這一點。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胃不好,這都幾點了還不吃飯?」

顧錦一聽說他還沒吃東西就開始數落道,司厲霆不但沒有不喜,而且心中還美滋滋的。

「我知道你要見南宮熏,心裡不踏實就吃不下。」

言語之中沒有半點責備顧錦的意思,但偏偏說出的話就帶著委屈。

「對不起三叔,讓你擔心了,顧家和南宮家關係特殊,南宮熏邀請我吃午餐我沒有辦法拒絕。

我想哥哥在我身邊所以我才去的,如果是我一個人我一定不會同意。

三叔,我的心裡只有你,真的只有你。」顧錦著急著表明真心。

司厲霆見她著急解釋的小模樣嘴角勾起一抹淺笑,「我知道蘇蘇一定不會背叛我。」

「三叔,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該吃飯了。」顧錦一字一句道。

「我想吃你做的菜。」

「我們現在就回家。」顧錦拉著他的手著急朝著前面走去。

司厲霆那張性感的薄唇弧度加大,從被動變為主動,他扣住了顧錦的手。

十指相扣,親密無間,蘇蘇還是他的蘇蘇,至於其它都沒有他身邊的這個女人重要。

兩人知道接下來的路或許不好走,但誰都沒有想過鬆開彼此的手。

顧錦本以為他會回自己的公寓,沒想到他將自己帶到了他的別墅裡面。

一進屋,女僕們激動的給她打招呼,「太太,你終於回來了。」

這裡的一切都讓顧錦覺得熟悉,彷彿她的家一樣。

「你們好,廚房在哪?」顧錦開口的第一句話卻是這個。

「太太餓了嗎?我馬上讓廚子給你準備,你的口味我們都記得很清楚的。」

「不不不,是三叔餓了,我去給他做飯,借你們的廚房一用。」

「太太客氣了,這裡本來就是你的家,你想去什麼地方都可以,廚房在這邊。」

以前有空的時候顧錦也會給司厲霆做飯,這裡她並不陌生,很快就熟悉下來給司厲霆做了幾個小菜。

司厲霆聞著熟悉的菜香,胃口大開,「蘇蘇的菜一向最好吃。」

「三叔,別說話多吃飯,要是將你餓壞了我會心疼的。」顧錦一邊給他夾菜一邊認真道。

一旁的僕人看到這一幕都覺得很是欣慰,兩人老是分分合合,連她們都為兩人的感情捏緊了一把汗。「太太和先生還是這樣恩愛,真好。」 顧錦活力滿滿的起床,南宮墨奇怪的看著她,「小錦兒,為什麼我覺得你這幾天心情是特別的好。」

「瞧你這春光滿面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談戀愛了。」

顧錦想到昨晚那個旖旎的夢,她居然做了這麼羞人的夢。

「我就是喜歡這個島,你們想多了。」

「喜歡的話下次等寶寶出生了再來,一會兒用過午餐我們就要回去了。」顧南滄輕輕揉了揉顧錦的頭。

顧錦有些不想離開,雖然在家裡她也會夢到司厲霆,但那種夢和這兩晚的夢是不同的。

沒有奇怪的情節,反而很完整。

「好。」回去之後她就要安心待產。

今天的午餐尤其豐富,司厲霆特地吩咐廚房做了很多她愛吃的。

秋葵和南宮墨打打鬧鬧,就像是一對活冤家,有她們在身邊就連吃飯也變得熱鬧了許多。

「好了,你們別鬧了,就沒個安靜的時候。」顧錦和他們一比反倒像是大人一樣。

「錦兒,你別管他們,好好吃你的。」顧南滄給她盛了一碗湯。

顧錦還沒有喝,突然覺得小腹陣痛,「哥,我肚子好痛!」

這種痛來得很快,幾乎毫無預兆。

「錦兒,你怎麼了?」

顧錦感覺有什麼液體順著大腿流了下來,羊水破了。

「不好,是要早產了,醫生,趕緊叫醫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