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質保量加保甜!」高志遠笑著道。

朱以波穿著跟金清石一樣的黑衣、白臉的蒙面鬼服,趴在舞台邊上大聲的尖叫著!濱崎步的身高和相貌都是他心目中的絕配!他暗暗發誓,一定要在人群中找到濱崎步!然後狠狠的把她吃下去。

濱崎步唱完三首勁歌,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大聲的用中文喊道:「謝謝你們!我愛你們!」

「我們也愛你!」台下的所有人,齊聲的大喊著道。

濱崎步一邊鞠躬一邊退回到了舞台後面,她馬上向著艾麗雅小聲的道:「黑衣、白臉、蒙面鬼服!」

「OK!」艾麗雅馬上點了點頭,然後走到了舞台上。 「艾麗雅!艾麗雅!」台下立即狂呼起來!老廣站在角落裡,看著艾麗雅魔鬼的身體、魔鬼的面孔和高亢的聲音,他激動的道大叫著道:「艾麗雅!我愛你!艾麗雅!我愛你!」

「兄弟啊兄弟!你就不能找一個低調一點的人嗎?這個女人不但是明星更是一個可怕的高手啊!你就是一隻大黃蜂也不能去采世界上最致命花夾竹桃啊!那個夾子可是有劇毒啊!」金清石聽著老廣的大叫聲心中苦澀的道。

正在舞台上快歌勁舞的艾麗雅,馬上聽到了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當她看到穿著一身白袍、長長的白色鬍鬚的甘道夫,她頓時眼眼一亮!

甘道夫可是西方智慧與先知的次神!是她心目中的偶像!艾麗雅一邊舞動著身軀一邊向著甘道夫的方向大叫著道:「ILOVEYOU!Gandalf!」

「ILOVEYOU!艾麗雅!」老廣狂熱回答道。

「泥瑪啊!原來艾麗雅是個重口味啊!」金清石的身邊的一個底褲穿在外邊,打扮成超人的帥哥鬱悶的道。

金清石看到這一幕也被雷了一個外焦里嫩!這個艾麗雅難道真的是老廣的那第一道菜嗎?我這個小叔子可是看了不該看的東西啊!

艾麗雅這個時候也知道了這個甘道夫就是昨天和自已一起在台上合唱歌曲的那個人!聲音雄厚而且還帶著磁性!寬闊的胸膛、強壯的身體,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安全感!

艾麗雅唱完兩首歌后,突然開口道:「我想請我心中的偶像甘道夫!和我合唱一首Ibeenwaitingforsolong!」

「我也一直在等著你!我的女神!艾麗雅!」老廣馬上用英語一邊回答著,一邊向著舞台跑了過來。

年邁的甘道夫跑到舞台前,雙腳一用力,一個漂亮的前空翻落在了舞台上!長長的鬍鬚在空中的飛舞著!艾麗雅激動的道:「我心中的Gandalf!你終於出現了!」

「我心中的女神!艾麗雅!」老廣深情的道。

台下的所有人再一次愣住了!大哥!大姐!這不是非誠勿擾的舞台啊!這是狼與肉的大Party啊!

金清石看著站在台上與艾麗雅深情演唱的清道夫,鬱悶的道:「奶奶個熊!真的要出大事了!」

就在這個時候高志遠拉著戴著孔雀面具的吳紫薇走到了金清石的身邊,他用叉子插著一個葡萄放進了吳紫薇的嘴裡然後小聲的道:「甜嗎?」

「嗯!等一會我再好好喂你!」吳紫薇嬌聲的道。

「紫薇姐!你手下還有高手嗎?能不能先借我用一段時間?我的那個保鏢被姓金的給打廢了,我心裡不踏實啊!」高志遠小聲的問道。

「小事情!我哥哥手下有幾個高手!等回去我就派他們過去!我知道你跟姓金的有點過節,可是他的靠山是軍方的人,你最好不要總是找他的麻煩!」吳紫薇點了點頭道。

「我不會再找他的麻煩了!因為他今天打傷的那個鬼佬是美國毒刺雇傭軍的一個隊長!毒刺總部一定會出面解決這件事情的,而且他的手下就在船上,正在找他報仇呢!」高志遠笑著道。

「哦?最好不要讓他在這裡動手! 只歡不愛,總裁誘寵小愛人 要不然會給我哥哥惹大麻煩的!」吳紫薇皺著眉頭道。

「嗯!我一會去勸勸他!」高志遠連忙點了點頭道。

「歌快唱完了!我們馬上找個地方躲起來!我要是被人搶走了,就再也不理你了!」吳紫薇撒嬌的道。

「好的!我們走!」高志遠說完拉著吳紫薇向著遠處的角落裡走去。

「壞了!沒想到那個鬼佬竟然是美國毒刺雇傭軍的一個隊長!以後的日子可要小心了!這個高志遠不是變成太監了嗎?是誰把他治好的?」金清石聽到倆人的對話心裡暗暗吃驚的道。

這個時候全場的燈光突然全部亮了起來,吳健風穿著一身白色燕尾服,戴著一個金色只遮住眼睛的面具走到舞台上的麥克風前微笑著道:「狂歡馬上就要開始了!先生們千萬不要挑花了眼!而美女們也要儘快找到你心目中的男神!三分鐘后與狼共舞正式開始!」

下面的男男女女立即開始忙碌起來,美女有喜歡的目標馬上就靠了上去,而帥哥看到自已喜歡的女人馬上站在她的身後,不過更多的嫩模去躲了起來!因為她們的好戲還在後頭,在這裡也許一分錢掙不到,可是她們如果不參加這個活動,海天盛宴會務組就不讓她們上船,晚上的百萬盛宴可是每個嫩模的目標,所以她們只有硬著頭皮參加這個節目。

三分鐘後會場里突然響起了強勁的DJ舞曲,全場頓時一片漆黑,女人的尖叫聲!男人興奮吼叫聲!立即響了起來!

這個時候一高一矮兩個穿著黑衣、白臉、包頭鬼服的兩個人從舞台上面走到了大廳里,漆黑一團的大廳里,DJ的音樂聲和一聲聲呻吟聲響了起來!

「啊….啊…..嗯…嗯….」

十多個男人正守在在舞台的兩邊,而金清石卻無聲的落在了舞台上,當兩個黑影從舞台上走出來的時候,金清石立即悄悄的跟在她們的後面。

艾麗雅拉著濱崎步的手跳下舞台後馬上蹲了下來,因為兩個人根本看不到前面的路,而且四周到處是呻吟聲,艾麗雅向著濱崎步小聲的道:「什麼也看不到啊!我們快回去吧!」

「再聽一會嗎!多刺激啊!」濱崎步小聲的道。

「那你慢慢聽吧!我可要回去了!」艾麗雅紅著臉道。

「那你後面等我五分鐘!」濱崎步小聲的道。

「好吧!」艾麗雅慢慢爬到舞台上,她的身體剛剛站起來,突然胸前一麻,緊接著一個人將她抗起來,飛身跳下了舞台,身影閃了幾下後來到了靠近門口的角落裡。

正坐在角落裡焦急等待結果的老廣,突然聽到耳邊傳來幾聲響指,他馬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這個時候一個軟軟的身體躺在了他的杯里,老廣輕輕摘掉艾麗雅的頭套,然後輕輕撫摸著她的臉,趴在她的耳邊輕聲的用英語道:「艾麗雅!別怕!我甘道夫!我雖然用不光明的手段把你帶到這裡,可是我就是想跟你說說我的心裡話!」

老廣抱著艾麗雅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訴說著,他對艾麗雅的喜愛,一見鍾情!一見傾心!一見如故!

艾麗雅雖然身體不能動,可是腦袋卻非常清醒!當她被人抗到這裡后,以為自已這次真的完蛋了,可是當聽到熟悉的聲音后,她暗暗鬆了一口氣!是甘道夫!這個讓自已迷惑又心動的男人! 老廣抱著艾麗雅在角落裡深情的講著,這個時候的金清石又無聲的回到了擂台上,坐在舞台上看著濱崎步正蹲在舞台笑眯眯的聽著。

就是在金清石猶豫著是否將濱崎步送給老廣做禮物的時候,突然一道瘦小的人影向著濱崎步的方向摸了過來。

瘦小的黑影一點點向前摸著,突然他的腳下踢到了一個人,他先是一愣然後大聲的叫道:「對不起!」

蹲在地下的濱崎步慌張的站了起來,身體開始一點一點的向後退,黑影聽到對方沒有回答,馬上明白這個人一定是個雌性!要是雄性一定會說:「兄弟!我不是你的菜!」

他馬上向前一衝緊緊的將濱崎步抱在懷裡,雙手在她身上一頓狂摸后,他馬上激動的大叫著道:「你是濱崎步!」

「啊!」濱崎步立即失聲的尖叫起來。

「呵!呵!我找的就是你!」那個人一邊激動大叫著一邊撕扯著濱崎步的衣服。

金清石坐在舞台上看著朱以波瘋狂的扒著濱崎步的衣服,她黑色的外套被朱以波往上一掀,立即露出了那條緊身的小短褲,濱崎步一邊拚命掙扎著一邊大聲的叫著:「不要!不要!」

朱以波把濱崎步按到在地上,右手一邊扒著她的短褲一邊微笑著道:「最後乖乖的聽話!否則我只能將你打暈了!」

「啊!救命啊!」濱崎步驚恐大叫著道。

朱以波馬上用左手掐住濱崎步的喉嚨,濱崎步的救命聲馬上停了下來,呼吸也開困難起來。

「我靠!這個朱尾巴也太暴力了吧?這可是老廣的菜啊!」金清石一直在看著濱崎步的表現,如果她什麼都無所謂,跟那些女優一樣,他也就準備放棄把這道菜送給自已的好兄弟,哥哥可是大款!也只有明星才能配得上他!

亢奮中的朱以波突然感覺到腦後一麻,然後頭一暈,身體軟軟的倒在了濱崎步的身體上。

金清石冷笑著飛身跳下舞台,然後又拿出一支金插在了濱崎步的昏穴上。

手一揮!將濱崎步送到了空間里,拔出插在朱以波昏穴的金針,轉身向著高志遠和吳紫薇的約會的地方走了過去。

金清石看著跪在地上的高志遠,冷笑一聲拿出一支長長的金針,向著他的陽穴扎了進去,高志遠身體里的陽氣立即從空心的金針中泄露出來。

在陽氣泄漏大半后,金清石立即拔出金針插在了他的腎俞墓穴上,腎俞穴有治療腎炎,腎絞痛,遺尿,尿路感染,陽痿,早泄,遺精,缺乏的作用,而腎俞墓穴卻恰恰相反,專門用來瀉火瀉氣之用,中藥是補藥和瀉藥,穴位有補虛和瀉實。

本來靠藥物支撐的高志遠,剛剛積攢了一點陽氣,這次被金清石一針瀉了大半,如果直接瀉干,高志遠立即就會脫陽而死,而腎俞墓穴的損傷,等於在他的身體里挖了一個洞,吃再多的補藥也會慢慢從這裡泄漏出去。

金清石慢慢的從腎俞墓穴拔了出來,然後手一揮,收回扎在兩個人昏穴上金針,慢慢向著老廣的方向走了過去。 「啊!我的甘道夫!」艾麗雅輕輕呼喚了一聲,老廣心疼的問道:「疼嗎?」

「嗯!」艾麗雅輕輕的點了點頭。

「啊?你能說話了?」老廣嚇得全身一抖!差一點要繳槍不殺!他連忙運起內力,強壓下這股慾望。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剛剛胸前一麻,我就能動了!」艾麗雅輕聲的道。

「那..那..那我們還要繼續嗎?」老廣聲音顫抖著道。

「如果你是真心的愛我、娶我!那就繼續!如果你只是玩玩那我就殺了你!」艾麗雅冷冷的道。

老廣明顯感覺到艾麗雅原本火熱的身體,迅速冷了下來。

「艾麗雅!我兄弟早就跟我說過你是一個高手,跟你在一起會有被凍死的危險,可是我依然義無反顧的選擇了你,就是因為我是真心的喜歡你!那怕死在你的身手,我也不會怨恨你!」老廣深情的道。

「哦?你不怕我跟你結婚後再殺了你?這樣還可以繼承你的全部遺產?」艾麗雅吃驚的道。

「只要你嫁給我,我可以把所有的錢全給你!」老廣認真的道。

金清石聽到老廣這些話真想衝上去掐死他!兄弟如衣服嗎?

「好啊!那你什麼時候娶我過門啊?」艾麗雅冷笑著道。

「明天我們就一起去教堂!」老廣馬上回答道「你真的會娶我?」艾麗雅不想信的問道。

「嗯!除了你我不會再娶任何人!」老廣堅定的道。

「可是我們互相都不了解,現在結婚是不是太快了?而且我現在正是最輝煌的時候,如果結婚就要退出舞台了!」艾麗雅沉默了一會道。

「我們可以先結婚後戀愛啊!而且你可以繼續唱歌!我一切都聽你的!」

「那你對甘道夫發誓!今天所說的話都是真的!」艾麗雅認真的道。

「我馮世民!向著偉大的甘道夫發誓!這一生只愛艾麗雅一個人!她如果是風,那我就是沙!相依相伴到天涯!她如果是水,那我就是魚!魚兒離開水,再也不會活下來!」老廣深清的道。

金清石鄙視著!一個瘋子!一個傻子!這個時候還談條件!

艾麗雅雙手輕輕撫摸著老廣的臉頰,然後輕聲的道:「你就是我命!在我們的家族裡有個族規,不管男女,只要付出了第一次,如果不能成為夫妻,一定要殺了他(她)!我不想殺你!所以你一要好好待我!」

「我的艾麗雅!我會像保護自已眼睛一樣保護你!此生不離不棄!」老廣深情的道。

「謝謝你!親愛的甘道夫!」艾麗雅動情的道。

「我想要你了!我的艾麗雅女神!」

「嗯!」艾麗雅輕輕的嗯了一聲。

這個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小時,大廳里開始亂了起來,因為大家開始四處尋找著新的目標。

而此時的高志遠和吳紫薇已經慢慢的醒了過來,吳紫薇以為自已興奮的暈了過去,而高志遠卻以為自已昨天玩得太瘋狂,身體有些疲勞了。

「哼!那等你行了再說吧!」吳紫薇說完馬上站起來向著遠處走去。

高志遠馬上站起身來剛想追過去,可是想到這自已的身體情況,只能無奈的停下了腳步,然後無力的坐在了椅子上。

金清石連忙跑到舞台上,將濱崎步放在舞台的最裡面,然後拔出扎在昏穴的金針,在看到濱崎步開始晃動腦袋的時候,他才無聲的離開了這裡。

大海上有四艘快艇正向著綠洲公主號方向高速疾馳而來,每艘快艇上都坐著八個拿著衝鋒槍的黑衣蒙面人。 坐在快艇前面的海文虎向著身邊軍師鄭海微笑著道:「只要做完這次買賣,我們就可以洗腳上岸了!」

「大哥!綠洲公主號上雖然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富二代,可是他們的保鏢都是好手啊!所以我們最好等到海蛇幫的人到了再動手!」鄭海表情凝重的道。

「嗯!現在南亞市的警察把矛頭指向了我們,我們只能求助海蛇幫來幫忙!等幹完這一票,應該足夠我們所有人投資移民了,我們先去菲律賓換個身份,然後再轉到台灣去,那裡畢竟是我們中國人的地方,說得都是普通話!」海文虎點了點頭道。

「唉!這個該死的費廣遠!臨死也要把我們拉進去,要不然我們就不會逃命了!」鄭海嘆了口氣道。

「都是那個該死的瘋虎!竟然搞費廣遠的老婆!而且還生了一個兒子!我要是費廣遠也咽不下這口惡氣!」海文虎咬著牙道。

「瘋虎是嚴森幹掉的!他這次做為中間人會不會有什麼問題?」鄭海擔心的道。

「他連自已出生入死的大哥都敢殺,你說他會靠得住嗎?」海文虎冷笑著道。

「大哥的意思是?」

「我們現在什麼人都不能信!你讓後面的漁船加快速度,如果海蛇幫敢黑吃黑,我們就給他來個同歸於盡!」海文虎冷冷道。

「好吧!」鄭海苦笑著,拿起快艇上的無線電話機打了出去。

而在離綠洲公主號100海里的東南方向,兩艘30米長的快艇正向著綠洲公主號急馳而來,在每艘快艇的船艙里,坐著三十個穿著迷彩服,手裡拿著美式的M16突擊步槍,腰上掛著四顆手雷和匕首、腳上穿著高腰軍靴、皮膚奧黑的年輕人。

在駕駛艙里,嚴森正向著一個看著雷達的年輕人微笑著道:「艾奎諾少爺!在綠洲公主號不但有100多個富二代、官二代,而且還有一百多個極品美女!我們就是每個人要一億贖金,那也會有100億啊!」

「嚴森!你跟我說實話!阿奎納是不是你們鯊魚幫黑吃黑幹掉的?」那個叫艾奎諾的年輕人面無表情的道。

「艾奎諾少爺!我們鯊魚幫和海蛇幫做生意也不是一天二天了!這次的交易雖然數目大了點,可是200萬美金對於我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阿奎納副幫主是我們的好朋友、好兄弟,為了救他我們死了五十多個兄弟,而且鯊魚幫因為這件事情徹底的解散了!我懷疑是飛魚幫海文虎乾的,所以才想通過這次合作來試探他一下!」嚴森連忙解釋著道。

「嗯!我父親也不相信是你們鯊魚幫乾的!不過這年事情最好要查清楚,免得再重蹈覆轍啊!」艾奎諾點了點頭道。

「埃斯特幫主跟鯊魚幫合作了很多年!大大小小的交易也差不多有500次,從來沒有出現在分歧和摩擦!所以他老人家還是相信我們的!」嚴森微笑著道。

「嚴森!等控制了綠洲公主號油輪后,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

「艾奎諾少爺!以我的意見是讓他們通知家人把贖金轉過來,不過時間只能二個小時,因為兩個小時后,中國的海警和海軍就會趕到這一片海域,所以我們一定在這之前離開這裡!要不然就麻煩了!」嚴森想了想道。

「如果拿不到錢怎麼辦?」

「錢一定會給的!只是多少的問題!只要我們不貪心,速戰速決,一定沒有什麼問題!」

帶寶上陣:前妻要逆襲 「嗯!如果沒有一百億! 豪門庶媳 我就把油輪炸了!」艾奎諾面無表情的道。

「啊?炸船?船上可有高官的後代!這件事情一定會死查到底,阿基諾政府恐怕也承受住這份壓力啊?」嚴森緊張的道。

「哼!現在我們國家的綁架案差不多每個星期都有一起!警察那理會管我們,而且我們的阿基諾總統對中國是沒有好感的!就是知道是我們乾的,他也不會說什麼!」艾奎諾冷哼一聲道。

「這..這..這件事情還是要慎重處理才行!」嚴森冒著冷汗道。

綠洲公主號油輪已經停了下來,因為瘋狂的遊戲又開始了,在露天衝浪泳池裡,十幾個光著身體的美女和六個高富帥正在水中嬉戲著。

在室內的泳池裡,十多個高富帥正每人抱著一個嫩模在水中打鬧著。

在30平方米的KTV包廂里十多個嫩模彎著腰、撅著身體,戴著眼罩圍成一圈,十個高富帥站在她們的身後,跟隨著音樂一起搖擺著,一首哥曲放完,十個高富帥馬上換了位置,第二首歌曲響到了一半,突然一個高富帥大叫了幾聲后,一臉無奈看著身前的嫩模,用力拍了一下她的翹起的臀部,鬱悶的道:「小妖精!真是坑人啊!」然後苦笑著走到沙發上,撕下一張100萬的支票放在了茶几上。

而在另一個KTV包廂里,十幾個嫩模和十幾個高富帥正圍在沙發前大喊著:「提子!龍眼!櫻桃!」

一個嫩模躺在沙發上,一個高富帥爬在她的身上,皺著眉頭想了很久,才慢慢的開口道:「是龍眼!」

「錯!是提子」那個嫩模立即高興的大叫著道。

「不可能!」那個高富帥站起來向著她的身下看去。

「你看看這是什麼!」嫩模從身體里拿出一個提子在那個人的眼前晃了晃,然後開心的大叫著道。

「唉!給你100萬!」高富帥嘆了口氣將一百萬的支票遞給了那個嫩模。

馬上又有一個嫩模躺在沙發上,遊戲在繼續著,而回到房裡的金清石洗了一個澡后,剛剛躺了下來沒多久,突然聽到門外傳來了輕輕的腳步聲。

他馬上打開眼穿過木門向外看了過去,在門口一個穿著黑袍,臉上戴著面具的人正將耳朵貼在門上,聽著房間里的動靜。

金清石馬上穿好衣服,閃到了門后,這個時候走廊里傳來的男男女女的說笑聲,黑衣人馬上轉身向著前邊走去。

金清石馬上拿起房間里的電話按下了老廣房間的號碼,正在床上與艾麗雅廝殺的老廣,聽到房間里的電話響起來,他鬱悶的道:「是誰騷擾哥哥的性福生活啊?這不是壽星公上吊——找死嗎?」

他剛剛拿起電話,金清石的聲音馬上傳了過來:「老廣!在床上要悠著點!我現在感覺像地震一樣!」

「你丫的!外面的女人多得是!如果寂寞就去找她們!哥哥正在當夏娃呢!」老廣大叫著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