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鍊魔道,本來就要隨心所欲,只不過在這裡魔道卻被喊打喊殺,真是讓人憎恨啊。」黃家家主冷冷的說道,扭過了頭看著面前的陸方。

「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你使用的也是邪魔之法,你在激發自己體內的生命力,為之作戰。」說到這裡,黃家家主帶著邪惡的笑意。

「對於你這樣的人來說,你的修為太弱了。」

下一個瞬間,黃家家主舉起了自己的手,雙手合一。

在他背後的魔影,也是雙手合一,而這手上卻出現了一把劍,由著魔氣所匯聚而成的劍。

在這下方的張麗紅,已經嚇得渾身顫抖。

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兩個靈神期之間的交手,天地之間的氣機都混淆了,神識也不能夠伸出,只要稍微釋放出一點神識,都會在這一瞬間毀滅。

陸方的那可怕表現,以及邪魔之法,這些都讓張麗紅感到恐懼。

知曉了這麼多的秘密,自己還能不能夠活下去?

張麗紅不確定,想了想於是動用了遁地之法,整個人直接遁入了地下,轉身就跑。

現在要是留在這裡,死路一條。

想辦法逃走,能夠活下去,張麗紅在這樣的想到,可是下一刻,就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黃家家主身上分出了一股氣息,向著地上砸了過來。

他可不會讓任何知道自己秘密的人逃走,陸方也是動手想要擋住黃家家主所釋放出來的攻擊。

兩者碰撞在一起,但是這股氣息並沒有被完全阻止,重重的轟擊在了地上。

張麗紅只感覺自己胸肺之間傳來一股劇痛,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都是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而陸方握著自己手中的龍鱗劍將自己的修為已經提升到了極點,發出了一聲怒吼,龍鱗劍在陸方的手中也化成了一條真龍,是那麼的巨大,也是那麼的恐怖,同時釋放出了一股強大的龍威。

隨著這一股龍威的出現,彷彿是真的真龍降世。

陸方也感受到了這股巨大的龍威,眼眸之中露出了驚疑。

自己得到了這寶物,難道真是真龍煉製?

那這可不只是道器,而是真正的龍器了,是龍族所用的寶物,應該還是某一樣重器。

可怕的威壓,漸漸的席捲而上。

陸方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龍經也是隨之動了起來,在他的體內不斷的激活著力量。 「任何人知道我秘密的都應該死,而你也應該這樣去死。」黃家家主大笑著說道,身上瀰漫著一股血紅之情,看上去是那麼的恐怖,抬手投足之間,魔氣四溢。

「這裡是逍遙門的地盤,這個門派雖然似正似邪,但絕對不允許邪魔存在,而我恰好就是那個邪魔,現在我展現出了這番實力,我就不會讓你去活著。」

密婚1314:腹黑總裁求放過 操控著巨大的魔影,就在這一瞬間直衝而下。

一下子就殺到了陸方的面前,魔影無邊,散發著濃烈的魔氣,抬手投足,帶著一種恐怖之氣。

「誅殺。」

只聽黃家家主大聲的怒吼,隨著他的一聲怒吼,在他背後的魔影已經發生了奇特的變化。

這一道魔影,就在這一瞬間變得異常恐怖了起來。

似乎其中是有什麼東西,隱隱約約之間彷彿是連接到了某一處特別的地方,似乎通達這恐怖之地。

隨著這道魔影勾引著那一處,這種恐怖的氛圍變得越來越嚴重。

魔影的身後,隱約之間出現了一座血海。

這一座血海有著無數的惡鬼阿修羅在其中聳立著自己的身軀,形成了無邊無際的邪惡。

隨時都有可能動手,降臨在這個世界。

恍恍惚惚之中,陸方有著一種獨特的,如果一旦這背後的東西被引下來,恐怕這天地之間都會發生大變。

「嗷」

龍鱗劍發出了一聲長嘯,隱約之間似乎連接著一道龍影,那是一片寂靜的死海。

隨著這一道氣息落在了陸方的身上,陸方才從這種恍惚之中清醒了過來。

剛才被迷惑了,陸方只覺得心裡頭異常的驚詫。

那一把長長的斧頭,已經對著他斬殺了下來。

富豪男友與小資女友 連忙用紅綾劍擋在了自己的面前,就感覺到一股邪異的力量,就在這一瞬間衝擊在了龍鱗劍之上。

下一刻,陸方居然就被撞飛了。

隨著這一次劇烈的碰撞,陸方感受到了一種侵蝕的力量,伴隨著強烈的道韻,就在這一瞬間滲透了他的身體。

這種可怕的氣息,在不斷的吞噬著陸方體內的氣血元力。

強烈腐蝕的力量,讓他感受到了一種恐怖。

陸方也向著遠處的山撞了下去,就在這一瞬間重重地摔在了山上,砸出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坑。

這個坑足有數十米,陸方在其中最多只像是一個小點,就在這時吐出一口鮮血。

韓娛之綜藝演員 在一旁的張麗紅眼眸之中露出了恐懼,似乎是沒有想到陸方居然會在這一擊之間,已經受到了重創,直接被打入了深坑之中,還在吐血。

回想起在之前的時候,陸方說要對付自己的敵人,張麗紅對他還是充滿著信心,但是現在信心卻被剝奪了。

因為陸方已經輸了,輸得非常慘。

現在還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吐出了鮮血,感受到這種畫面,她就在瑟瑟發抖,躲在地下不敢冒聲。

原本她就受到了重創,被打成了重傷,現在更加不敢冒出任何的動靜了,只希望黃家家主不會去找她的麻煩。

陸方那一張白白嫩嫩的臉,就在此時出現了非常嚴重的問題,因為已經凹凸了下去,似乎好像體內的水分直接就被蒸發了,整個人看上去像是一個殭屍一般,只剩下了骨頭包著皮。

此時的陸方,只感覺自己的體內,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在燃燒著一般。

他沒有想到,黃家家主居然如此可怕,僅僅是憑藉著這樣的力量,就讓自己陷入了這個危機之中,難以逃脫。

那燃燒著的魔血,讓陸方渾身都似乎要被燒乾了一樣,轉化成面前黃家家主的力量。

似乎隨著陸方體內的燃燒,黃家家主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炙熱。

「我就知道,你的體內有著一股獨特力量,那股力量是你的力量源泉,真的是太棒了,你體內的這股力量都是我的,不管是你體內的精血,還是你的所有,都是我的。」

黃家家主大笑著說道,帶著恐怖之色。

原來面前這傢伙有如此可怕的招式,難怪接下了這封印的任務,卻沒有一絲的害怕和恐懼。

陸方並沒有死去,而是感應到自己體內那一種涌動著的力量。

這不斷燃燒著魔血,在不斷的吞噬著陸方體內的力量,讓他漸漸的失去控制力。

但是在他的體內同樣有著另外一股力量,是他最為純凈的血脈,這血脈異常霸道,似乎可以吞噬一切。

但是面臨著這魔血也不能夠完全壓制,反而讓陸方體內不斷的被掠奪。

「我該怎麼辦?」陸方的心中帶著恐懼,就帶著一些慌張,完全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感覺到自己手中的龍鱗劍向著他傳送了一股強大的力量,進入了他的體力。

這是真龍之氣,不知道為什麼陸方心裡頭冒出了這樣的一個想法,已然明白了這股氣息到底是什麼。

隨著這一股氣息在他的體內不斷的流轉著,原本在不斷腐蝕著他身體的魔血就這樣被驅除了。

鮮紅的氣息流出了陸方的體內,讓陸方看上去就像是一隻惡魔,是那麼的可怕,更帶著一種恐懼。

他沒有動,就這樣站在那裡,彷彿一絲氣息都沒有了。

其實現在的陸方,也的確是沒有了氣息,彷彿間就已經死去了,但是心臟卻在微微的跳動著。

大概一分鐘只跳動一次,氣息完全不見。

他的體內沒有了任何的生機,血液之中最為精純的血脈在微微的跳動著,一絲接著一絲。

這血脈十分的稀薄,大概只剩下了一個拳頭大小。

但是僅僅憑藉這一點小小的血液,就已經給陸方供給了全部的能量,讓他能夠活下來。

黃家家主感受到自己的魔影之中吸取了一股強大的生命力,一時間臉上露出了冷笑。

陸方站在那裡,整個人就好像是死去了。

黃家家主深吸了一口氣,任由這股生命流入自己的身體之內,只覺得渾身都是那麼的舒暢。

「生命質量還是很強,不愧是一個靈神期的高手,也只有這個層次,才能夠讓我感受到大補。」

只見黃家家主這樣笑著說道,一雙眼眸之中彷彿是看穿了一切。

「你的實力的確很強,可是你死了,桀桀桀!」

他的笑聲之中是那麼的暢快和得意,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他並沒有直接毀滅陸方。

反而是看向了張麗紅的方向:「那一邊還有一隻小老鼠,我得處理掉才行。」說到這裡,就向著她走去。

張麗紅躲在這地下,眼眸之中帶著恐懼之色,渾身都在顫抖著。

她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遭受這樣的平白之災,被救過來之後,陸方就想著幹掉黃家家主,可是沒想到的是黃家家主居然這麼可怕,還是一個魔修,這是逍遙門的地盤,遇魔修殺無赦。

但是即便如此,對方還是修鍊了魔修,面對這樣可怕的存在,她可根本不是對手。

就連陸方都被幹掉了,這就讓她更加的欲哭無淚了。

感受到黃家家主自己走來,張麗紅心裡頭湧出了一股絕望,自己還這麼年輕,還沒有怎麼享受生活,難道就這樣要死了嗎?

「不,不能死。」

她一想到這裡,再次遁地逃走。

「小老鼠,你根本就不理解我們靈神期高手的可怕,就算你隱藏自己的氣息,在我的眼中也是清晰可見啊。」黃家家主大笑著說道,緩緩的抬起了自己的手,一種恐怖的氣氛擴散開來。

就在這一瞬間,似乎一切都在蛻變。

一股猩紅之氣,向著張麗紅而去。

「咚咚!」

只是下一刻,黃家家主眼眸之中就有些不對勁,因為他似乎是聽到了一些聲音,一些心跳的聲音。

當這些聲音出現的時候,黃家家主能夠感覺到這聲音似乎是干涉了自己的招式,讓自己不能立刻斬殺面前的張麗紅。

「這是什麼原因?」黃家家主皺起了自己的眉頭喃喃說道。

「好像是哪裡有些不對勁?」黃家家主轉過頭看向了陸方,站在那裡變成了乾屍的他,居然就在這時活了過來。

心跳的聲音,在他的身體裡面不斷的跳動著。

陸方此時在做著一個夢,一個非常美妙的夢,那是一片虛無的天空,以及一片虛無的大地,同時有著一片無邊的黑暗,就在這黑暗之中,出現了一條龍在其中。

這條龍在這黑暗之內發出了一種恐怖的鳴叫之聲,隨著這種恐怖的聲音出現,萬籟俱靜。

「咚咚!」似乎一切都在這黑暗之中消失了。

龍氣,血脈,天魔…

種種幻覺,出現在陸方的腦海之中,讓他微微眯起了自己的眼眸,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

突然,黑暗之中睜開了一雙眼睛。

陸方看見這雙眼睛的那一瞬間,就感覺到無數的信息流入了自己的腦海之中,在這片刻,失去了自己的意識。

那如同乾屍一般的陸方的身體,就在這時也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雙何等恐怖的眼眸,當這雙眼睛睜開的那一瞬間,似乎周圍的一切,都要隨之毀滅了一樣。

「一個區區的小傢伙,你要毀滅誰?」 黃家家主從來沒有看到過如此可怕的眼睛,那一雙眼睛並不像是活人的眼睛,也不像是人類的眼睛,就算是再惡毒的人,都不可能擁有那樣的一雙眼睛。

紅彤彤的,似乎是染著鮮血,又似乎是太陽。

隨著陸方睜開眼眸的時候,恐怖降臨了。

「你是誰?你並不是他。」

黃家家主已經察覺到不對勁,對著陸方質問著說道,此時紅著眼睛的他,並沒有在意這威脅。

嘴角已經微微的勾起,顯得異常的詭異。

手中的龍鱗劍,此時已經盤旋在了陸方的身上,像是護甲一般,張開了大口,那一張巨大的口,讓人感覺到恐懼。

一種邪氣,向著四周瀰漫而去。

「神器奪舍?」

就在這時,黃家家主看向了陸方手中的龍鱗劍,發出了這樣的一聲驚疑之聲,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傳說有某一些道器,受到這一方大道的鐘愛,就會誕生出一些非常可怕的武器。

他們擁有著自己的意識,不但擁有的智慧,更是異常的聰明。

甚至還有一些武器,在機緣巧合之下,甚至會尋找的修鍊者,作為自己的奪舍之用。

在黃家家主的眼中看來,此時的陸方就是這樣的情況。

「有意思。」黃家家主笑著說道。

「這把劍應該屬於我,要是我擁有了這樣有靈的道器,那我還至於這樣嗎?恐怕到時候我,恐怕能夠獲得可怕非常的力量啊。」

「呼,呼!」

只見黃家家主的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一雙眼眸中帶著炙熱。

他修鍊了魔功,接連著血海。

也就是說,他在關鍵的時候就可以動用血海之中的力量,強行鎮壓面前的錐柄有靈的劍,得到這把劍,絕對可以讓他的修為大幅度提升。

這可是受到了天地鍾愛的寶劍,非同凡響!無與倫比。

「這柄劍,我要了啊!」

只見他這樣的說道,就在這一瞬間身後的魔影再次浮現,召喚出血海屍山,向著陸方重重打去。

可是此時的陸方似乎並不像是一個活人,也不像是一把寶劍,反而像是一個動物,來回的蹦噠著,一腳踩在牆壁之上,眨眼之間就已經沖向了天空之上。

衝上天空的那一瞬間,帶著一種激蕩之力。

每一步,都隱隱約約引動了空間的震蕩。

抬手一點,一股雷電向著面前的黃家家主射去,這只是普通的電流,就在脫離他手的那一瞬間,化成一道驚雷。

彷彿天雷降世,其中更是蘊含著一種特殊的攻擊力。

那是神念攻擊,黃家家主一個不慎,居然就中了招,只感覺到自己的腦海之中出現了一種巨大的驚呼聲。

那是一個奇怪的怪物的吼叫聲,聲音異常的龐大,就在這一瞬間,他的腦海之中出現了恐怖的一面,只見一條龍就在這一瞬間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是那麼的恐怖。

這條龍出現的那一瞬間,一切似乎都要毀滅,一切似乎都要崩潰。

在黃家家主的腦海之中為所欲為,化成了恐怖的邪惡,讓黃家家主眼眸之中露出了恐懼,向著後方倒退而去,居然連自己修鍊的魔功,都無法抵擋住這一道影子的變化。

在這其中,到底蘊含了如何恐怖的力量?

他的心裏面帶著驚疑這樣的說道,渾身都是在顫抖著,更帶著一種恐懼,不敢輕易的冒犯。

奶爸的田園生活 「血海降臨。」

王家老帶著恐懼發出這樣的一聲怒吼,下一刻出現了一個龐大的力量,這股力量湧出。

這龐大的力量向著四周席捲而去,似乎有著一個血海就要從這虛空之中降臨了下來,帶著邪異的力量,就這樣落在了黃家家主的身上,進入了他的精神世界之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