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我不能為你一個人服務。」

葉無天樂了,笑道:「我倒想知道,你連我一個人都伺候不好,又怎樣去伺候其它乘客?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顧客就是上帝?」

漂亮空姐被嗆得無話可說,這會她也懶得再笑臉相迎,直接怒目以對,做空姐的時間不短,這種蠻不講理的乘客絕對是第一次碰到,著實讓人氣憤。

「我需要你安慰我,開解我,沒問題吧?」葉無天又道。

「先生,飛機已升空,你放心吧,不會有什麼事發生。」

葉無天問道:「飛機失事率是多少?萬一掉下去怎麼辦?」

這一刻,漂亮空姐有種想要殺人的衝動,一向自認為淑女的她也被這無賴給氣得想上去踹他一腳,這都是什麼男人?根本就是個無賴。

「以先生你的福氣,就算飛機失事也不會有事。」

漂亮空姐說完這句話后便轉身離開了,再不走,真怕會忍不住踹人。

「哥們,放鬆點,別為難人家,都快被你給弄哭了。」眼鏡男勸道。

葉無天看了對方一眼:「兄弟,你想憐香惜玉?」

眼鏡男直翻白眼,因為他又看到葉無天再次伸手去按頭頂上那個呼叫鍵。

幾秒鐘過去了,並沒有空姐前來,於是無天同學不嫌累的又再次按下那個按鍵。

「不理我?」葉無天見狀乾脆心一橫又再次按向那個呼叫鍵。

這一次,漂亮空姐倒是出來了,一臉寒霜。

「你不幫我解決問題,我就一直按。」

漂亮空姐臉色一沉:「你再按,信不信我把你從飛機上扔下去?」

葉無天大驚,目瞪口呆的看著對方,靠!空姐竟然威脅起乘客來了。

不知為何,在這女人身上,無天同學看到了寧思綺的影子,都是一樣強悍的貨色。

「你威脅我?」

「你再按試試。」漂亮空姐似乎並不認為自己做錯。

眼鏡男樂了,笑道:「哥們,怎樣?女人不好惹吧?漂亮的女人更是不好惹。」

葉無天扭頭瞟了眼鏡男一眼:「你女朋友也屬於這類型的悍婦?」

眼鏡男忽然緊張起來,左右看了看,沒發現什麼後方才暗暗放心下來,「別那麼大聲。」

「怎麼?她也在飛機上?」

「對,她在飛機上。」

漂亮空姐見狀說道:「先生,請問還有什麼事嗎?」

「陪我聊聊唄。」

漂亮空姐一陣厭惡,臉上的鄙視之色誰都能看得出來。

「你叫什麼名?我喜歡你這種強悍的女孩。」葉無天問道。

對方沒理會葉無天,直接轉身走人。

「美女,我問你話呢,你叫什麼名字?我是醫生哦,我會整容,能讓你變得更漂亮。」葉無天對著漂亮空姐背影大聲說道。

狠狠將漂亮空姐調戲一番后,無天同學心情太好,緊張感也消失不少,看來這種『古董』飛機安全性也不差,飛得挺平穩。

其他乘客全被葉無天這話給雷得目瞪口呆。

葉無天無視眾人的異樣目光,一臉得意的他正待轉身,可眼角的餘光卻發現漂亮空姐又回來了,並且還舉著雙手。

葉無天笑道:「是不是內疚了?沒關係?我從不生美女的氣。」

「她不是內疚,是被逼的。」眼鏡男壞笑道。

葉無天好奇回頭一看,臉色瞬間蒼白起來,並且也明白眼鏡男的話。

「嘿嘿,哥們,舉起手來吧。」 葉無天乖乖的舉起手。

如此近距離,就算他武功高,也不可能避開子彈,更別說他不會武功。

就算用藥,時間也不夠,所以,他不敢冒這個險,只能乖乖舉起手。

「兄弟,不用這麼狠吧?」舉起手的葉無天苦笑道。

眼鏡男繼續用槍指著葉無天,「遇上我們,只能怪你自己不走遠了。」

此時,漂亮空姐也來到葉無天面前,在她身後,一個身高約只有一米五的女人手裡同樣拿著一把手槍。

葉無天終於明白漂亮空姐為何會舉高雙手。

看了那個矮女人一眼,葉無天不由得同情看向眼鏡男,「兄弟,為難你了。」

長得矮也就算了,偏偏還要奇醜無比,靠!這女人到底是怎麼生出來的?將她放進博物館最適合,或者直接放進公園裡。

眼鏡男臉色變得極不自然,狠狠瞪著葉無天:「哥們,你想第一個死么?」

葉無天不再吭聲,毫不懷疑對方真敢開槍,連劫機這種天理由容的事情都能做出來,開槍又有什麼不敢的?反正都是一死。

這會,其它乘客終於發現這詭異的事情,發現機上有槍,於是,不知哪個乘客發出一聲尖叫。

矮女人轉身,凶神惡煞看向其他乘客,猛然大聲一吼:「哪個想死?」

在黑漆漆的槍口威脅下,沒人敢再尖叫,能做的只有乖乖閉上嘴。

尖叫聲過後,有兩人從座位上起來,而且手裡還拿著微沖。

「大家最好合作點,乖乖坐在坐位上,否則別怪子彈無情。」矮醜女人大道聲。

「親愛的,你抓她過來幹什麼?」眼鏡男不明為什麼要抓漂亮空姐過來。

矮醜女人說道:「是她漂亮還是我漂亮?」

「噗哧。」

葉無天忍不住的笑了聲,這個問題問得,稱得上是他媽本世紀最有創意性的問題。

眼鏡男嘴角不住抽擴搐,口是心非道:「當然是你漂亮。」

矮醜女人臉色一沉,槍口指向葉無天:「你笑什麼?」

「別緊張。」葉無天說道:「我只是笑你會問出這種問題。」

「你的意思是我不漂亮?」

葉無天搖頭:「正好相反,你非常漂亮,以你的姿色,完全不應該出現在人間。」

「噗哧。」

這次笑的不是葉無天,而是那位漂亮空姐,她被葉無天的話給逗笑,打死她也不會相信這小子是真的在贊對方,肯定是損對方。

「三八,你再笑,信不信老子將你扔下飛機?」眼鏡男怒吼。

葉無天道:「兄弟,你不是要憐香惜玉嗎?」

眼鏡男老臉一紅:「那也得看對象。」

「死鬼,再大聲點,我跟她,到底誰漂亮?」矮醜女人又道,這次,她的槍並不是指著漂亮空姐,也不是葉無天,而是眼鏡男。

「當……當然是你漂亮,你在我眼中永遠都是最漂亮。」面對黑漆漆的槍口,眼鏡男也不免緊張起來。

「當真?」

「絕對當真。」

矮醜女人心滿意足,將槍口移開:「算你識相。」

葉無天與漂亮空姐目光交匯,都從彼此的目光讀懂對方的意思,想吐。

如此厚臉皮的女人,兩人都第一次碰到,這女人明顯就有強迫症,非得要強迫別人贊她漂亮,世上怎會有如此無恥的女人?

別外兩個拿著微沖的壯漢在極短時間內已經將駕駛室控制住,並且隨著一聲槍響,其中一個副駕駛員已經死在槍口之下。

槍聲響起再次嚇得乘客們尖叫起來,劫匪真敢開槍,他們不是鬧著玩的。

「你們想幹什麼?」葉無天小聲問道。

「哥們,這你還要問?明顯就是劫機了。」眼鏡男冷笑道。

葉無天說道:「你們的最終目的是什麼?」

「這事你無需知道。」矮醜女人冷喝:「再說話我撕碎你這張嘴。」

眼鏡男站了起來,而他的座位則是讓空姐坐下。

「我們算是同命鴛鴦嗎?」葉無天小聲問漂亮空姐:「這算是緣份嗎?」

漂亮空姐聽得直翻白眼,這都什麼時候了?這小子還有心情開玩笑?是該說他樂觀好?還是該罵他無知好?

「美女,念在我們將要死的份上,你能告訴我名字嗎?」葉無天又道。

漂亮空姐仍舊沒說話,寒著張臉的她想拿膠紙將葉無天的嘴角粘貼住。

葉無天還不死心,再次說道:「連這點小小要求都不能滿足我么?好歹咱們也是苦命鴛鴦。」

「誰跟你是鴛鴦?」漂亮空姐終於忍無可忍,「你不說話會死嗎?」

葉無天不以意道:「照目前這狀況來看,說不說話都會死。」

「…………」

那邊,眼鏡男與矮醜女人小聲商量一會兒,只見眼鏡男來到葉無天二人面前,槍口一指:「你們過來。」

「兄弟,我暈機,能不能換別人?」葉無天說道。

眼鏡男眼睛眯成一條縫:「我數三聲。」

此時,葉無天左側有位女乘客舉起顫抖不已的右手,小聲問道:「請問,我能上個衛生間嗎?」

「砰!」

矮醜女人直接對著對方就是一槍,然後才道:「不能。」

槍聲響起頓時再度引起恐慌,尖叫連連,生怕下一個死的就是他們。

葉無天倒抽一口涼氣,真沒想到,這矮醜女人如此的心狠手辣,倒是小看她了。

「如果我救你,你打算怎樣報答我?」葉無天小聲道。

漂亮空姐疑惑的看向葉無天,充滿著懷疑,一個連坐飛機都會暈機的傢伙,還敢口出狂言說要救她?

「不相信我?嘿嘿,我可是醫生哦。」

「有沒有人說你很賤?」漂亮空姐說道。

得意的笑容瞬間僵在葉無天臉上,哭笑不得道:「你是第一個。」

「交談什麼?馬上表演給我看。」矮醜女人冷吼道。

葉無天愕然道:「表演什麼?」

「我親愛的想看現場版的香艷大片,不想死就開始表演吧。」眼鏡男解釋,並且將槍口對準葉無天。

葉無天懵了,漂亮空姐也懵了,二人滿是不可思議,面面相覷,讓他們現場直播?

這女人比想象中還要變.態!

長得丑也就算了,還要如此變.態?

漂亮空姐俏臉蒼白一片,忍不住向葉無天遞去求助目光,哪怕是死,她也不會那樣做。

「能不能換一個條件?」葉無天也不會同意,這都他媽什麼跟什麼?

眼鏡男冷冷一笑:「哥們,你沒得選擇,不答應,我就找人爆了你菊花,相信一定會有人願意。」

葉無天苦笑:「麻痹的,真倒霉。」

「你是夠倒霉的,遇上我們,你也只能認命。」

「快點,我的忍耐有限。」矮醜女人命令道。

葉無天說道:「在我們表演之前,能不能告訴我們,你們劫機的最終目的是什麼?」 「談判。『.」矮醜女人冷冷說道:「你只需知道這點就行。」

「我們都會死嗎?」葉無天又問。

矮醜女人想了想,答道:「死的機會很大。」

葉無天苦笑,這會他已經無話可說。

「給你們十秒鐘時間準備,十秒鐘后,我要看到表演,不然,你得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