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衝出魔陣,再來解救蕭兄弟!」華鳳鳳也想明白了,道:「不能夠先內訌,白白誤了他的一番心意。」

「那先天魔眼,似乎開始動了,裡面產生了劇烈爆炸,吸力減小了。」突然一個高手喊了起來。

與此同時,在他話音剛落,先天魔眼之中,傳遞出來了急促的聲音:「無邪兄弟,諸位不用管我,現在是最好出去的時候。」

是蕭毅的聲音。

在場眾人一聽,頓時有一種熱血沸騰,熱淚盈眶的感覺,他們被困了許多天,靈力差點油盡燈枯,真是最困難的時候,蕭毅一來就捨己為人,直接沖入先天魔眼,不顧自身安全,讓人感動。

其中有一些人,甚至想直接衝下去,和蕭毅並肩作戰。

「走!」

徐清泉大吼一聲,用盡全身力量,向上鑽了出去,所有的人靈力凝聚成了一點,鑽破烏金魔光。

此時此刻。

蕭毅卻在先天魔眼中苦戰,真正陷入了一場艱難的的戰鬥。

為什麼說艱難呢?

他剛剛一下進入先天魔眼,頓時就看到了處處的時空都在扭曲,在扭曲的時空深處,五尊無比強大的惡魔魔影在盤踞著,有的惡魔,狼首蛇身,有的惡魔羊頭人身,有的全身甲殼,好像螃蟹…….

真不知道這些東西是怎麼雜交出來的。

看著這些都是頭皮發麻,誰也沒想到的,這麼一個不起眼的惡魔島,竟然噁心程度絲毫不差於殭屍山脈的。

五尊實力強橫的惡魔,每一尊的本體氣息都鋪天蓋地,比起在山峰上看到的魔影強大了許多倍。

但是,蕭毅一下來,這些氣息,如同貓見老鼠般,紛紛退了出去,不敢前進和蕭毅所散發的氣息相碰。

「惡魔們,都給我回到地獄之中去吧。」蕭毅一招之間,居然朝著五大惡魔同時發動了進攻,靈力化作的長槍,殺傷力最大,分化為了五道攻擊,每一道都吸干所有的生命,把一些惡魔,帶入死亡地獄。

奪天造化功,混元紫靈力,專破邪氣,對於先天魔眼之中的邪氣,凈化它們,如同喝水一般,凡是在長槍的攻擊範圍內,一切都被蕭毅直接煉化,成為他的一部分。

「好強大的靈力!」

五大惡魔大吃一驚,突然咆哮起來,五道邪氣衝天而起,這先天魔眼之中的扭曲時空邪氣,猛烈運轉起來。

五道魔氣一震,就把五條槍影震碎,雖然震碎了槍影,但也讓他們的心都提了起來,眼前的少年實力完全超過外面的幾個人類,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受得住這先天魔陣。

不過,也正是蕭毅這一下的攻擊,把先天魔眼對外的吸力給減少了一些,使得徐清泉等人有希望脫身。

嗷嗷嗷嗷……

一尊強大的惡魔身軀,出現在了蕭毅背後,渾身漆黑的甲殼。羊肉人身,手持一柄巨錘,突然凌空一擊,崩塌下來。

氣吞山河,崩石飛天。

這頭惡魔,一出手就是殺招,招大力沉,雄渾無比。

正頭的絕世惡魔,距離蕭毅最近,在得到老大的命令后,開始對蕭毅進行攻擊。

他誕生自奇怪的惡魔時空中,不知道從何而來,也不知道自己的家鄉在何處,記憶中只要吃掉一切能吃的東西,修為腦中的心法。

它的記憶中的功法,邪惡強大,扭曲而狂妄,招招奪命,而且那巨錘不是靈力兵器,而是一種邪惡的魔鐵鑄造成的兵器,更加增添了惡魔功法的邪惡。

這巨錘,比蕭毅大很多,一砸下來,蕭毅整個人都被覆蓋在其中,要被砸成肉餅。

蕭毅居然不閃避,長嘯連連,只是輕輕地抬起手來,迎向撲面而來的巨錘,看的這惡魔以為這個小子是不是嚇傻了,竟然敢用手迎接自己的巨錘。

雙掌和巨錘對撞在一起,那巨錘上面出現了深深的掌印,被震得凌空飛了起來,而手持巨錘的子爵惡魔則是連連後退,全身甲殼都炸開了,流淌出來暗紅色的血液。

它的一雙邪惡三角眼,其中有驚恐。

「惡魔,讓我來超度你們的!」

蕭毅幾乎是招招奪命,紫色長槍驚天一刺,人槍合一,無上刺殺爆發,整個人徹底消失,似乎是時空瞬移,出現了這頭惡魔的身邊。

長槍惡狠狠的刺入了這羊頭惡魔的心臟。

砰!紫靈力與這惡魔身上的妖氣一接觸,產生爆炸效果。

大量的鮮血,噴涌而出。

這羊頭惡魔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咆哮,心臟被長槍刺穿,全身靈力都幾乎要散掉,而且蕭毅的混元紫靈力在對它身體的內部結構進行了毀滅性的破壞,使得他幾乎是要崩潰,瓦解,炸為粉末。

蕭毅用靈力護住了全身,並沒有讓這撒發出來腥臭的血沫濺在他的身上,他把眼看向其它的四頭惡魔,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過來殺我呀!」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在遠處一頭最強大,螃蟹似的惡魔怒吼了一聲,猛的飛躍過來,無數邪氣沖入這羊肉惡魔的體內,與此同時,一道觸手似的魔爪,從天而降,按向了蕭毅的心臟,要一把把他的心臟都挖出來。

這是一隻惡魔子爵,最為強大的一頭,力量幾乎無敵,鬼神莫測,修為已經到達了靈候高階。

那魔爪降落下來的瞬間,魔影籠罩蕭毅的全身靈力,強大的邪氣,魔音,要擊穿他的身體,靈魂,把他徹底魔化,變成自己的傀儡。

被他這一叫,蕭毅並沒有防備,以至於最外面一層靈力都差點被魔化,出現了層層鱗片,那是人要魔化的現象。

強大的惡魔,能夠瞬間把正常人也「魔化」變成惡魔的傀儡,成為他們的免費打手。

這螃蟹似的強大惡魔子爵,高階靈候的境界,一吼爆鳴,蘊含著它的精神攻擊,就算是靈候低階的高手,一不留神都要被魔化,全身長滿鱗片,變成惡魔。

「好厲害的邪魔靈力。」

蕭毅輕輕一抖,就把這層護體靈力魔化的鱗片如同冰消雪釋般,消失不見了。

「如此強大的人類!」

那惡魔一股精神波動傳遞了過來:「正好是我先天魔陣的最好祭品,把你祭祀了,我有望衝擊到達靈王!本來這次就是祭祀那些優秀的人類,為我衝擊靈王做準備,現在你主動進入了我的陷阱,那是最好不過。」

「可以,就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那麼好的牙口!」這螃蟹似的惡魔,真正站立在了蕭毅的面前。

螃蟹似的巨大惡魔,有八隻爪子,每一隻爪子都可以撕裂空氣,其中傳遞出來了凌厲的力道,連山峰都能夠撕裂,這惡魔一張臉,非常邪惡,是人臉,一雙眼睛呈現出來了倒三角形,其中光芒閃爍,攝人心魂。

任何人看見了這一雙眼睛,都覺得靈魂都要飛出身體,被眼神吸入無窮無盡的恐怖中去。

這就是惡魔子爵,貴族的力量。

靈候高階的惡魔,血腥殘暴的手段。

「你還是太弱了,把你們那三個丑貨給叫下來,本公子可要大開殺戒了!」蕭毅的聲音在這魔眼空間中蕩漾出去,氣的正在掌管陣法的三個惡魔,哇哇爆叫。

面對蕭毅的挑釁,其他三大惡魔,一一出現在了蕭毅的面前,層層包圍上,組成了一個五方陣勢,惡魔的身軀比蕭毅高大了許多,俯視下來,就如一頭頭的巨狼在看著小白兔。

四大惡魔之外,還有其它的小惡魔也瘋狂的涌了上來,很顯然想要來一個瓮中捉鱉。

每人都長著一個兇惡的狼頭,人身,但是長著鋒利的如鋼針的毛髮,似乎像是狼人。

目光兇殘,暴戾,狠毒,邪惡,殘忍。

四大惡魔率領小弟團團把蕭毅圍住,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不知道多少千隻惡魔,甚至不需要任何動作,光憑這陣勢,就能把靈將嚇的尿褲子。

嗷!

四大惡魔帶領著小弟齊聲嚎叫,尖銳的靈魂之音,都可以把靈候低階的人活生生直接震碎,屍骨無存,但是現在,對於蕭毅卻根本造成不了什麼致命的威脅。

哼!

蕭毅面對四大惡魔的圍繞上來,先下手為強,這個時候實力沒有一點兒的保留,靈力催動到達最大,靈王高階真正實力全部展現了出來,槍術一動,千變萬化,鬼哭神嚎之中夾雜著刺穿耳膜的尖叫,紫焰四面激射,煙花綻放,徹底在整個邪眼中爆炸開來。

「全部給我在這吧!」

蕭毅運轉奪天造化功,澎湃的靈力,凝造成一個巨大的人形,比這些惡魔都要高上幾頭,杵天杵地,紫氣繚繞,無數雙大手一抓,鋪天蓋地,五指張開,氣流塌陷,邪氣全部都海納百川似的進入了混元珠體內。

甚至,四大惡魔都覺得這一瞬間,自己操縱不了先天魔眼之中的邪氣了。

這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唰唰唰唰唰!

「給我」每一個惡魔都覺得自己身上的邪氣都要被吸走,崩潰,身上的各種魔功遇到了蕭毅的靈力,似乎是臣子遇到了掌握生殺大權的至高帝王,根本不能夠反抗。

混元紫靈力本質就是本源之力,可以煉化各種靈力,吸收各種靈力為己用,同時也因為有些靈力的雜質多少,爆炸的威力也不同。

無論是惡魔,還是魔鬼,還是殭屍……..只要是帶有地獄性質的惡魔,在別人面前耀武揚威,但在蕭毅面前,卻被壓制死死的。

吼!

那螃蟹似的惡魔再次怒吼連連,八隻手再次揮舞,每一條手臂爪子都結成了一個邪惡而古老的印記,一股邪惡的精神波動傳遞了出來。

「邪皇大手印。」

八隻手,掌影翻天,每一隻手印,都邪惡強大,血淋淋,邪森森,組成了一個力場,切割,扭曲,攻擊向蕭毅全身上下每一個弱點。

「真是冥頑不化!」

蕭毅冷哼一聲,幾個刀型火焰,齊刷刷的把惡魔子爵的八條腿全部給砍掉了,發出爆炸聲,一股股血腥氣息,蕩漾在這魔眼之中。

螃蟹惡魔子爵陰陰一笑,突然整個身軀開始縮小,變成了正常人大小,但是實力卻越來越厲害,因為力量濃縮,集中。

與此同時,另外三隻惡魔似乎明白老大想要幹什麼了,它們紛紛的動用秘法,把自身的靈力匯入惡魔子爵的身上。

而這隻惡魔的實力節節攀升,很快突破靈王,妖力依舊在飛快的膨脹。

它的身軀前面,一尊人形靈力凝聚成形,是一尊邪皇的模樣,全身黑衣,舉手投足間君臨天下,要把邪惡帶來人間。

殺!

蕭毅知道,惡魔子爵在施展一種來自於惡魔秘傳的邪功,邪皇氣。威力一旦催動,結合先天魔眼之中的邪氣,整個人到達最後,很有可能更加難以戰勝,堅不可摧。

「你們這些畜生,都沒完了是不是!」

蕭毅並沒有直接對這個大螃蟹般惡魔子爵出手,而是對其它的三隻惡魔男爵出手了,三隻紫色大手往下一按,整個空間幾乎崩陷,如同抓小雞一般,把它們握在手中,凄厲的慘叫聲,伴隨著濃郁的黑氣蕩漾在這空氣之中。 砰砰砰!

連續三聲爆炸,三個巨大的惡魔頭顱炸開,三枚妖核落入了蕭毅的手中,。

而三頭靈候初級的男爵惡魔身軀倒塌,然後被蕭毅一席捲,收入了儲物袋之中,這三頭惡魔的屍體,都非同小可,每一頭都可以煉製無上寶貝,甚至還可以交給學院,換取到豐厚的獎勵。

蕭毅在瞬間擊殺三頭惡魔后,隨即揮起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正在融合魔眼的惡魔子爵身上,直接把他打的倒飛出去。

面對蕭毅的飛來的一掌,惡魔子爵並沒有躲,在他看來,他已經到達靈王中階了,眼前的小子根本傷不了他。

固然已經融合了大部分的魔眼的惡魔子爵,實力提升的非常快,但是他面對已經達到靈王巔峰的蕭毅,還是有點不夠看。

只是心念一轉見,蕭毅的巴掌就到了,還沒有等到他反應過來,他直接被蕭毅抽飛在地上,蕭毅的一踏步,就踩在了惡魔子爵的身上。

蕭毅的的腳上被紫靈力包裹著,一腳下去,疼的惡魔子爵哀嚎不已,同時他清晰的感覺到,他體內的靈力正在快速的消失,臉上不禁露出驚恐的神情。

他沒有想到蕭毅的實力竟然如此之高,剛才一直在戰鬥中,他一心想殺死對方,原本以為他頂多是個靈候而已,如今現在他深深的感覺到,對方的實力深不可測。

他要是知道蕭毅的真實實力,他寧願不要這批獵物,也要放這些人離開了。

「丑鬼,不許叫了!再叫,我就把你的骨頭一根根的拆下,讓你叫個夠。」蕭毅一臉不耐煩,他對這些惡魔真的很厭惡,要不是為了獲得靈珠的情報,他也不會大費周章的擒住這個惡魔子爵,而是直接一劍宰了它!

「你要是如實回答我幾個問題,回答的好,我念你修鍊不易,會放了你,你要是敢跟我耍滑頭,我讓你生不如死!」

「是是是!你說,只要我知道的,我就會說!」惡魔子爵強忍著劇痛,可憐兮兮的道。

「我問你,最近這裡有什麼古怪的人來過這裡,修為非常高深,號稱冥帝使者。」蕭毅這樣問,就是想看看,那冥帝使者會不會也來這裡收編惡魔島的眾惡魔。

「冥帝使者?」惡魔子爵,臉微微一變,隨即搖了搖頭:「不知道,想問大人你找冥帝使者幹什麼?」

對於惡魔子爵的任何變化,蕭毅了如指掌。

「是嗎?我記得冥帝使者大人親自叮囑我,他讓我來這裡前來收取寶物,看來你是在騙我,那既然如此的話,我就把你的靈魂取出來,讓你在痛苦中煎熬!」說著,蕭毅就要動手,去攝取惡魔的靈魂。

「別別別!我們都是一家人,是一家人。」惡魔子爵急忙道:「你難道沒有聽冥使大人說過,我們惡魔一族在伯爵大人的帶領下,已經歸順了冥使大人。」

聽完這句話,蕭毅心裡雖然有些猜測,但還是被嚇了一大跳,這個冥帝使者好厲害,不僅創辦了血魔神教,而且還把海妖一族、惡魔一族都收為己有,這只是自己知道的冰山一角,自己不知道的又有多少。

當初血魔教規說過,冥帝蘇醒,天下大亂,血流成海,屍體成山???這些話在他看來是有些誇大,但如今卻深深的感覺到,這種恐怖的勢力,真的能夠顛覆整個天下。

「哼!」蕭毅裝模作樣的冷哼了一聲:「無知者不怪,下不為例。那讓你們找的寶物,是否已經到手了。」同時,他把腳從惡魔子爵的身體上挪開。

惡魔子爵站起來,畢恭畢敬的道:「回大人的話,那寶物還沒有到手,我家伯爵就等著大人拿東西,前去收取那寶物。」

「哦?不知道那寶物現在在何方,我先去查看一番。」蕭毅心中大喜,但臉上卻不露聲色的道:「等冥使大人來了,他就可以直接出手,收取寶物。」

「回稟大人的話,寶物具體位置我不知道,不過據伯爵大人說過,並不在我們惡魔島上,而是在距離惡魔島的不遠處小島上,那裡已經派強者看守,你要是想去的話,我帶你去找伯爵大人,讓他帶你去,如何!」惡魔子爵十分熱情的道。

「嗯,頭前帶路!」蕭毅點了點頭,並不推辭,示意讓惡魔子爵帶它出去。

惡魔子爵並不多疑,開始專心致志的打著惡魔專有的手印時,蕭毅突然爆發,伸手衝破它胸口堅硬的蟹殼,把他體內的妖核給取了出來。

惡魔子爵一臉不置信的看著蕭毅,張了張嘴,一句話也沒有說,直接死翹翹了。

蕭毅把惡魔子爵的屍體給裝了起來,騰空而起,在離開這先天魔眼的時候,蕭毅直接激發斬龍劍,一條火龍把整個魔陣給破壞掉了。

惡魔島嶼外面。

火王鼎漸漸的收了起來。

徐清泉,華鳳鳳等一批人都站立在島嶼外面,看著島嶼上飛翔的大小惡魔,一臉焦急:「那蕭兄現在到底怎麼樣了?我們好不容易才闖出來,卻沒有看到裡面的動靜。先天魔眼中的邪氣非同小可,他不要出什麼事情才好。」

「徐清泉,君無邪,速速通知你們學院,門派之中的長老,火速敢來救援,千萬不能夠讓蕭兄出事。」

「召集靈候以上的長老,要十萬火急的令牌,我這就發出。」一些核心弟子,拿出來了自己輕易不能夠使用的令牌,就要發出十萬火急的消息來。

他們得到了蕭毅的幫助,果然發現先天魔陣之中,先天魔眼的力量簡直削弱了十倍,於是聯合起來,經過了千難險阻,終於飛出了這惡魔島。

一路上,不知道多少惡魔死在了他們的手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