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也不知道宋多金要做什麼,我是被他喊過來,說要幫他打探一點消息,我就心想,只要他對秋怡好,我幫他做點事,那也覺得無妨,誰知道他現在就對不住秋怡了,爸,我現在已經後悔了,我也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反正事情都已經敗露了,她也不能把自己女兒拉下水,只能都把責任推卸到了宋多金身上了。

又再加上宋多金本來就出軌,做錯了事,那也不差再加上這件事。

唐小芯坐著不出聲,但她一聽杜美華的話,她心裡就很明白,杜美華故意把席秋怡給抹去了。

不過算了,看在席秋怡男人出軌的份上,席秋怡已經夠有她受的,自己就不揭露了席秋怡。

席建立大怒,金剛怒目地看著杜美華,義正言辭地指責杜美華,「宋多金他是你誰?錦琛是你誰?雖然說半個女婿就是半個兒子,錦琛整個人都是你兒子,還是從你肚子里爬出來,誰輕誰重的話,我就不多說,我就想問問你,你在做這件事的時候,你有沒有考慮過錦琛的立場?如果要是萬一你從錦琛嘴裡打聽的事,就是關乎到錦琛一輩子的生涯,他要就這麼毀了,你心裡難道就半點心疼他這個兒子嗎?」

「我……」杜美華被訓斥得腦袋嗡嗡響,頓時也不知道說什麼,但又覺得自己這樣做又沒錯,只不過就是她心偏向於女兒多一點罷了。

「你沒有對嗎?」席建立挑了挑眉,手握緊了拳頭,他的隱忍已經到了他無法言語的地步,臉上反而不見前幾秒鐘那般看起來那麼生氣。

「你再多的解釋,在我看來,都是虛偽,都是辯解,你就是打心裡就沒把他這個兒子放在心上。」

唐小芯雖然是不做聲,但她覺得席建立說得沒錯,杜美華只有稍微惦記席錦琛是親生兒子的份上,那就不會幫著宋多金來跟席錦琛打聽事情了。

席國強坐在杜美華身邊,此時飯他也不說了,就有點冷冷地拿著碗筷,眼中有點無措地看著席建立,而心裡就是在責怪杜美華做事情也不知道分輕重,就算是再偏心女兒,也要看看是什麼事情,就算是做了,也不知道瞞得死死的。

由於席麗瓊也快要生了,李蓉萍他們一家子都不在這邊吃飯,反而去了方家吃飯,主要也是看看席麗瓊,所以唐小芯的兩個孩子都是由方淑珍或者柳小玉幫忙帶著,現如今遇到了這個局面,她們兩個彼此都看了對方一眼,然後也沒說什麼,就端著兩個孩子的飯碗,帶著兩個孩子到外頭去,一邊玩耍,一邊吃飯。

飯桌上現在就剩下了席建立、唐小芯、杜美華、席國強,而陳妹芝她們也跟著柳小玉她們走了。

氣憤頓時也沉默了良久。

杜美華也見席建立不再謾罵她了,她也知道自己這個時候要是不開口的話,估計僵硬的氣氛還會繼續延續。

「爸,我已經知道錯了,我下次不敢了,你也別生氣了,我其實也沒透露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你要不信的話,你可以問錦琛或者你問唐小芯。」

聞言,唐小芯不著痕迹地挑了一下眉梢,到這個地步,杜美華還是要把她拖下水。

「那也是錦琛察覺在先,不然就不僅僅只是把一些瑣碎的事告訴你,而是把更重要的事告訴你了,那現在錦琛就是下崗了。」

「哪有這麼嚴重,無非就是一點小事情。」 唐小芯看她還想著狡辯,她嘴角噙著一抹自嘲的笑弧,她目光淡淡地看著杜美華,「你一點都不知道了解你女婿是做什麼的嗎?」

「他就是一個賣電器。」她就覺得唐小芯問這個問題有點蠢。

「那你知道他的電器是從哪裡來的?」

杜美華看她的眼神充滿了困惑,「難道你知道?」

席國強和席建立都看著她們兩個人。

「我當然知道。」

唐小芯一看杜美華沒接著問她話,她冷笑一聲,「媽你就應該親自問問你女兒和女婿,你要是知道他所賣的電器是怎麼進貨的,你都會直接被嚇個半死。」

「唐小芯你少這裡嚇唬人。」杜美華的心頓時充斥著不安,說話都不是很利索。

「我沒有嚇唬人。」

「小芯,宋多金是不是背地裡做了什麼犯法的事?」席建立從聽唐小芯的話起,他心裡就開始猜想,他又見唐小芯不說,他就忍不住直接問她。

「爸,宋多金不可能會做犯法的事。」杜美華說這話,心裡也開始懷疑起宋多金的所作所為。

「你懂什麼?不然宋多金為什麼會讓你跟錦琛打聽事情?」席建立沒好氣瞪她一眼。

席國強握著筷子的手也陡然收緊,視線一直盯著唐小芯。

「宋多金也確實是做了犯法的事。」宋多金到哌出所將吳海生供出來,結果又反悔的事,她都知道。

宋多金肯定是跑不掉了,索性她也不怕告訴他們。

「你……你不要胡說八道。」

「我沒有胡說八道。」唐小芯很堅定地回答杜美華。

席建立沉著臉,眉頭一蹙,若有所思的樣子。

席國強幹脆不是碗筷放下:「你說宋多金做了犯法的事,那都是要有證據的。」

唐小芯沒有正面回答他的話,反而說:「不然你以為,宋多金為什麼這麼著急,在外頭找一個女人生孩子?那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跑不掉了,想給宋家留個后,以免他出來的時候,別人家的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了,他孩子還沒出生。」

「那……那……」杜美華最後驚愕地連話都說不完整,目光無措朝席建立和席國強看去。

見席國強一聲不吭。

她只有問席建立:「爸,現在怎麼辦?如果真的要是這樣的話……」

「那是宋多金活該,他要是本本分分做人,那就什麼事都沒。」席建立向來很公正,他不會偏向於任何人,尤其是宋多金這種出軌的人。

「爸,那以後秋怡不是要沒了男人嗎?爸,秋怡好歹也是你孫女呀,你想想辦法,行嗎?」

「你覺得我這個老頭子,有能力跟國家抵抗嗎?」他就覺得杜美華說出來的話,都沒經過腦子的。

「我……」

「任何人都要為自己所做的付出代價,誰也不例外。」

杜美華知道自己再求席建立也是沒用,慌張而擔憂促使她眼淚刷的一下子掉下。

她一邊哭泣,一邊抹著眼淚,最後還哀喊著:「我的苦命女兒呀!你怎麼挑中這樣的人呀!一輩子都苦命啊,嗚嗚……」

「閉嘴!」快到晚上了,還來哭哭啼啼的,也不知道會把人給嚇到了。

席建立一怒斥,杜美華立即不敢哀嗷了,閉上了嘴巴,眼淚還是一直不斷地往下掉。

晚飯也是吃不下了,看著杜美華痛哭流涕的樣子,心更煩,席建立索性就站了起來,什麼也不說,轉身就走了。

席國強視線一直緊隨著席建立背影,其實他也很想走,但杜美華是他媳婦,還一直在哭,他要是走了,那也不好。

眼角的餘光瞥到了唐小芯,他靈光一閃。

是呀,唐小芯是兒媳婦,可以勸勸杜美華別哭了。

於是,他也站了起來,「小芯,你趕緊勸勸你媽別哭了,我到外面走走,跟你爺爺商量一下這件事。」

唐小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沒說話。商量有用嗎?而且席國強那擺明就要逃避的架勢,明人一看就知道了。

席國強走了之後,杜美華還在哭哭啼啼,唐小芯吃自己的飯,還時不時看著杜美華哭,突然覺得自己胃口大開。

杜美華在哭的時候,她也一直在等唐小芯來安慰自己幾句,然而,看到唐小芯大口大口扒飯,半點要安慰自己的意思都沒有,頓時心裡竄起了火氣,「唐小芯你這算什麼意思?難道我哭是給你當下飯菜的嗎?」

聞言,唐小芯微怔了一下,杜美華的哭,也確實是可以當自己的下飯菜。

當然,她要是把這話一說了,估計杜美華會暴跳如雷。

到時跟爺爺一告狀,就會成了她的不是。

她只有這麼說:「你哭都已經哭了,我安慰有用嗎?還不如你自己先想通。」

「我想通什麼呀!」杜美華抬手把臉上的淚痕一抹,再也見不到她半點難過的樣子,反而怒氣沖沖地瞪著她,「我女兒也確實是命苦。」

「比席秋怡命苦的大有人在。」就比如楊巧麗,比親生老爸拿去抵債了。

現如今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

「哼,我就覺得我女兒命最苦。」

「……」好吧!你都這麼說了,我自然也不會跟你反駁什麼。

杜美華目光斜看著她,她手一放桌面上,腰身挺直,「唐小芯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故意什麼?」

「你就是故意在爸面前提起之前的事。」

「好像挑起頭的人是你。」

「我就是問錦琛去哪了,那我也是關心他,問他去哪了。」

「關心?」唐小芯直接不屑一笑,「你還是多關心關心席秋怡吧!」

「你……」杜美華氣急了,但她還是咬咬牙,忍了,「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宋多金犯事了?」

「你住在席秋怡店裡這麼久,我覺得你應該也知道一點才對。」唐小芯淡淡地說。

「我哪知道什麼呀!我就是天天在照顧秋怡。」

「宋多金所作所為,你也可以問一下你女兒。」

「秋怡也知道這件事?」

「應該知道吧!」倆夫妻之間哪會隱瞞很多事?再說了,宋多金能說動席秋怡將杜美華從鄉下請到城裡來,那也是說明了,席秋怡知道宋多金的所作所為。

甚至還跟宋多金同流合污。

「那她……」聞言,杜美華心一震。

「你不是應該也知道一點半點的嗎?」 唐小芯不是很相信地看了她一眼。

「我……我都說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杜美華眼神閃爍,有點心虛,不怎麼敢直接對視唐小芯的眼神。

她住席秋怡家裡的時候,她大概也是知道一點,可也不知道事情會是這麼嚴重。

「那你現在是知道了,你就該知道怎麼做了吧!」唐小芯淡淡問她。

「我能知道什麼怎麼辦?秋怡都已經跟他和好了,要是沒和好的話,說不定都還會有反悔的餘地。」一說到這,杜美華又忽然想起了什麼,目光一下子變得銳利看著唐小芯,「你就在之前已經知道了這件事,那你為什麼不提前告訴我?」

「我怎麼告訴你?」唐小芯譏諷冷道:「難道我直接就跟你說,你女婿宋多金犯事了,以你性格你肯定就會大罵我,然後就說我詛咒席秋怡和宋多金兩個,像類似這樣的事,在醫院的時候,好像也發生過。」

她一說,杜美華就想起之前席秋怡流產在醫院的時候,她就有這樣指責過唐小芯。

「我不管,秋怡和宋多金小日子過成現在這樣,你要負責?」杜美華乾脆就賴在唐小芯身上。

「我負什麼責?席秋怡她自己選擇還要跟宋多金繼續過的,以後結果是什麼樣的,席秋怡自己承受。」

「你……好歹也是她嫂子。」

又來了。唐小芯忍不住在心裡翻白眼,「嫂子又怎樣?她有尊重我嗎?在背地裡可沒少罵我,甚至都敢在我面前,指著我鼻子大罵,現在你倒好,她的事,你還讓我幫你管,我又不是吃飽沒事做,撐得慌。」

杜美華看得唐小芯不可能會插手管這事,既然是這樣,她就要把事情問清楚了,到時也好讓秋怡做好準備。「那你知道宋多金什麼時候會被抓進去?」

「我不知道。」

「你不是說宋多金犯事了嗎?你又怎麼會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被抓進去?」

「我知道他犯事,但不代表我就會知道他什麼時候被抓進去。」

「那我去錦琛。」

唐小芯很爽快就說:「好呀!你要是去問,我就跟爺爺說,爺爺是最公正的人了,他要是知道你為了這種事情去為難錦琛,你猜他會怎麼對你?」

「唐小芯你……」杜美華氣憤地瞪著她,「你這個人怎麼這麼討厭呢!趕緊從我眼前消失。」

唐小芯從容淡定地提醒她,「這裡是我房子。」意思就是要消失的人也是你,而不是她。

「哼!」

杜美華站起來,高傲跋扈地轉身離去。

唐小芯吃完碗里的米飯,收拾飯桌。

到了晚上八點多鐘,席錦琛下班回來。

唐小芯抓緊時間去把飯菜熱一熱,她趁席錦琛還在吃飯,她就去準備溫熱水給他等一下洗澡。

她回來的時候,杜美華就坐著席錦琛旁邊,估計也是在追問關於宋多金的事。

杜美華在一看見唐小芯,心虛得很,眼睛閃爍得厲害。

「媽你在這裡幹嘛呢?」唐小芯面色維持了如常的笑容,看著杜美華的目光極其冷淡而疏離。

「我在關心錦琛,讓他別這麼辛苦。」

「爺爺帶著兩個小傢伙出去散步,要不等一下爺爺回來了,你親自去跟爺爺解釋。」之前她都已經警告過杜美華了,杜美華還非是不聽,那就不要怪她把事情捅到席建立面前。

「你……唐小芯你這個人真不知好歹,試問哪一戶人家的兒媳婦是這麼對婆婆的?」杜美華不高興板著臉,雙手一插腰,就開始對唐小芯發難。

聞言,唐小芯深吸了口氣,告訴自己一定不能跟杜美華較真,要是較真了,那她可能就會被杜美華活活給氣死了。

席錦琛把碗筷放下,深不可測地雙眸看了一眼杜美華,又轉落在唐小芯身上,「我先去洗澡,這邊麻煩你收拾一下。」

「你去吧!」唐小芯也是想著他太累了。

席錦琛一走,唐小芯目光斜睨了杜美華一眼,啥話也不說,一手拿起碗筷,一手端起席錦琛吃剩下的菜,轉身就去了廚房。

獨留杜美華一個人在原地干瞪著眼。

晚上九點鐘,席建立和方淑珍一人抱著一個已經睡著的小傢伙回來。

唐小芯連忙去接過小檸檬和俊哥兒,哪怕是睡著了,她還是用溫熱水給兩個孩子擦一擦身體。

等她從房間里出來,席建立與席錦琛坐著院子里,兩個人在談話,不過她估計他們談的話題,多半也是關於宋多金的事。

想著她還要去關心方淑珍,她調頭就從他們身邊的走廊經過。

方淑珍聽到敲門聲,不用去想,她就已經知道是唐小芯。

她身體有點不好,唐小芯每天晚上都會來看她,確認她沒什麼事,唐小芯再回房間看了兩個孩子。

唐小芯踏入她屋,環視一圈,沒看見唐勇銘,她便問方淑珍,「爸是不是回家了?」

「嗯!」家裡沒人住,空蕩蕩,也不太好,所以,唐勇銘就會時不時回去一趟。

「媽,要不今天晚上我留下陪你。」

「不用了,你晚上要回去照顧兩個小傢伙呢!」

「有錦琛看著他們兩個呢!」

方淑珍微笑,輕拍了她的手背,「錦琛也做了一天的事,你該讓他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才有精力工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