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誤會了。」林凡搖頭,道:「此次前往海家,自然有所求,但所求並非是海家本身。」

「哦?」大長老眼睛一眯。

林凡道:「接下來,我會傳音入耳,你只需要聽,無論聽見什麼,都不要表露出來。」

大長老瞳孔一縮,緩緩點頭。

林凡將自己所有的疑問全都說給大長老聽。

大長老果然沉著,哪怕林凡所言給他帶來極大的衝動,但他表情如常。

「你是懷疑,長青神師?」大長老傳音。

林凡點頭:「以他的手段,不該如此才對,哪怕不能救治老前輩,但讓他安享最後百年安樂時光,應該還是能做到的。」

「我要殺人。」大長老獰吼。

「殺人容易,但背後隱藏的危機呢?一直潛藏在海家中嗎?」林凡冷笑傳音。

大長老咬牙,半晌后,傳音道:「小兄弟可有手段找出這歹人用的方法嗎?」

林凡苦笑:「這就是蹊蹺處,我分明知曉他出了手段,可就是察覺不出來,這人的確了得,滴水不漏啊……」

便在此時,海無涯來了,嚴格按照林凡的叮囑,將碗中的碧綠液體小心的喂入床上老前輩口中。

立竿見影。

液體入肚,這老前輩蜷在一起的眉角頓時就舒緩了許多,看得大長老及海無涯都稱奇,同時對於林凡的話語也就更相信。

「再將這丹藥掐下三分之一,給老前輩吞服。」林凡再次拿出一顆黑幽幽,發出刺鼻味道的丹藥來。

海無涯不疑有他,但很快,他豁然抬頭:「你在做甚!為何始祖看似比先前更痛楚。」

「不得無禮。」大長老低喝;且回頭,向林凡深深拜下:「神師思慮周全,是我海家之幸。」

林凡微微一笑:「你放心吧,這只是讓他的肌肉扭曲的丹藥而已,並不是真的痛楚,只是為了瞞過一些人。」

海無涯也是聰明人,聞弦音知雅意,頓時鼻息咻咻,殺氣肆虐。

「記住,對於此病,我無能為力。」林凡笑著。

大長老道:「只是委屈了先生。」

他對林凡的稱呼,一變再變。

從最初的神師,只是一個尊稱,但距離感十足,到最後的小兄弟,又到此次的先生,充滿了敬意。

「沒有什麼委屈的,我也很想知道……」林凡本來是想說,我也很想知道,長青神師到底是用了什麼了不得的手段,竟然連我都能瞞過。

但陡然,他的視線凝在了那七盞油燈上。

「好手段!好手段!果真是好手段,讓我差點燈下黑,就這麼的擺在明處。」林凡長嘆。

「先生可是發現了什麼?」大長老開口。

林凡點頭,指向這些油燈,道:「這臨神屍油,可是由他煉化?」

大長老點頭,道:「那時候他曾說,只有以特殊手段煉化后,才能起到那種留命的作用。」

「呵呵。」林凡譏誚一笑:「這方法不算高明,但的確利用了人的心裡,今日又見世面了。」

「請先生明言。」大長老開口。

林凡道:「長老見多識廣,可否聽過鬼門散魄九幽香?」

大長老身子一僵,陰曆道:「鬼丹門最邪惡的害人手段之一,我怎能不知?」

突然,他瞳孔一縮,道:「先生是說,這長青神師正是出自鬼丹門?」

林凡點了點頭。

「也就是……這幾盞,害得老夫失去了底限,讓我海家差點成為禍亂天下罪徒,被我整個海家寄予厚望,日日都祈禱不能熄滅的神燈,正是害得老父飽受折磨,每況日下的罪魁禍首?」

大長老似哭似笑,竟然是連音調都變了。

「正是。」林凡開口:「算了,讓你看個明白。」

林凡捏起手決,一聲暴喝,七盞油燈頓時游曳起來,鬼影綽綽,最終,在七盞油燈的最中央處,一顆碩大的骷髏頭出現!

這豁然就是鬼丹門的標誌。

「老子讓他鬼丹門徹底死絕!」

大長老陰沉厲喝。

「舊話重提。」林凡開口,道:「鬼丹門沉寂數以百萬年,從史前被恩師打壓后至今,竟然又出現,到底是只出林龍長青一人?還是,他身後,還有恐怖的勢力,他所圖的到底是什麼?還有,這海家,是否又有鬼丹門的細作,你都不想知了嗎?」

「可,若是任由老父飽受折磨,我枉為人子。」大長老流淚開口,進退兩難。

「放心吧,我既然察覺出他的手段,又如何沒有手段應付?」

林凡譏誚冷笑。

區區鬼丹門而已,數以百萬年前,被葯神一人挑翻。

今朝他盡得葯神傳承,莫非就不能在挑一遍?

腳步聲在門外響起,林凡臉色微變。

「長老,無邊可否心憂,可否進來?」

海無邊開口,很恭敬。

「這就迫不及待的前來試探??」林凡譏誚,他看向大長老,道:「不露聲色。」

大長老深深點頭,道:「是無邊啊,進來吧。」

海無邊進來了,他身旁,還有長青神師。

這長青神師進來后,第一眼就是不著痕迹的瞟向了七盞油燈,見沒有任何異常后,眼中的緊張頓時放鬆了下來。

若非是林凡已知其手段,且一直都在關注,根本都不能察覺到這細微的變化。

「木易神師既然無能為力,那便作罷,當然,為盡地主之誼,可由無涯陪同,在我海家好好遊覽一番。」大長老的聲音不冷不熱,像是極度失望。

長青神師眼中出現濃郁的譏誚。

林凡沉默片刻,道:「那就叨擾了。」

大長老輕飄飄的揚手,就差點是在明說趕緊走。

這種表情與態度,更是讓海無邊與長青神師滿意至極。靜妃看了看莊嚴肅穆的青雲大師,又看了年紀輕輕的雲若月一眼,堅定的說,「大師,本宮信你,這幾年要不是你用藥,一直替賢王鞏固身體,恐怕他早就去了。賢王的命是你保住的,如今你既有新葯,就把新葯給他試試吧。」

「不可以,娘娘,飯可以亂吃,葯不能亂用。一旦用錯葯,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你還是聽我的,讓我給賢王治,我給他做開刀手術,把他的腫瘤給切除掉,這樣才能救他的命。否則,悔之晚矣!」雲若月是真的心疼賢王。

《雲若月楚玄辰》第830章靜妃的選擇 有了女倖存者的幫助,袁娜等人的壓力頓時小了許多。

雖說她們的槍法不是太好,但用霰彈槍近距離射擊對她們而言倒沒什麼難度,讓稀稀拉拉衝過來的夜鬼無法靠近卡車遲滯卡車的行駛,順利的駛出了這片雜物區域。

只是後面緊追他們的獸鬼卻在這段時間拉近了與他們的距離,跟在卡車後面朝著碼頭而去。

而此時碼頭派出的直升機也到達了變異體上空,開始對它們進行詳細的偵查。

但偵查到的情況卻不容樂觀,只見卡車後面的延綿將近幾百米的街道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獸鬼,數量至少兩千以上,這還沒算兩側建築上到處翻騰的夜鬼。

「情況如何了?」卡車內,袁娜的對講機響了起來,聽聲音是吳昕。

袁娜回復道:「暫時順利,不過路況太差,卡車沒法提速,無法甩掉後面的變異體!」

「既然甩不掉那就把它們引過來,讓卡車從碼頭西面進入,我們在那裏給變異體準備了一份大禮!」

「什麼大禮?」

「到時你看下馬路邊就知道了……」

見吳昕和她賣關子,袁娜也不追問,而是立即讓司機把控好速度,將身後的變異體給釣住。

「沒問題么,後面那麼多的喪……變異體!」袁娜與吳昕的對話翟玥聽見后,有些疑慮的問向身旁的柳曦。

「翟姐放心,應付這點數量我們還是沒問題的。」柳曦微笑的回道,看起來十分的自信。

「這點數量!?」翟玥聽后頓時一愣,隨即有些不可思議道:「這大半條街起碼上千了……」

對於翟玥的震驚與恐慌柳曦有些理解,於是便耐心的給翟玥說了一些基地與老城區在北面荒野中的那場大戰,和那時比起來,現在的變異體的確只能用「這點數量」來形容。

「七萬的變異體!!」不僅是翟玥,就連在她身邊一邊默默聆聽的女倖存者們聽了柳曦的述說后也是目瞪口呆。

「我說那天怎麼乾雷滾滾就是不下雨,敢情不是打雷啊……」

「是啊是啊,那天我也以為是打幹雷……」

「煤氣罐大炮,好像在新聞里看見過……」

女倖存者們這才想起柳曦說的那天,她們都聽見了一陣陣類似打雷的聲音,當時她們還以為天要下雨,拿着容器在天台接雨,結果連一滴水都沒掉下來,現在才知道那是煤氣罐炮彈的爆炸聲。

尤其是聽到柳曦說道那鋪滿荒野的變異體以及山腳下累積得屍堆,讓這些女倖存者們倒吸一口涼氣。

她們有些無法想像當時是個什麼場景,她們不是沒有遇見過數量龐大的變異體潮,但是和基地那場戰鬥的規模比起來完全是小巫見大巫。

而能同這種規模的變異體作戰,那刑天基地的實力該如何的強大啊!

這讓她們聯想到了當初從老城流傳過來的基地的描述,有水有電有房住,還有一大片的溫室大棚,甚至還有工廠。

對在末世中艱難生存了兩個多月的這些女倖存者而言,這樣的地方無異於天堂。

但很快,她們就想到了基地當初的救援計劃,要是基地能在那時對她們施以援手的話……

「柳曦妹妹,基地當初的救援計劃為什麼沒有我們南岸呢?」一名女倖存者問了起來。

不遠處就是天堂,但她們卻在地獄里煎熬。一想到這裏,這名女倖存者心裏感覺到了強烈的不甘和憤怒。

其他的女倖存者也紛紛的看向柳曦。

看着她們飽含怨念的眼神,柳曦心中咯噔一下,這個問題處理不好的話,怕是要變成仇人了,就當她準備開口解釋時,她身邊的翟玥卻率先開口。

「姐妹們別責怪基地了,當時基地已經解釋過燃料不足了,我們這邊的人基地救不了多少的,就算基地當時儘力來救,姐妹們覺得我們有機會沒,怕是到時全都便宜了那些禽獸!」

翟玥的一席話讓女倖存者們頓時醒悟了過來。

基地當初的確說過燃料不足,而且還因為有人襲擊基地的直升機,甚至威脅將這邊的變異體給引到老城區去,基地才不得不放棄對南岸的救援並炸了橋。

整件事情基地雖然有錯,但也不能全怪他們,南岸這邊的人自己作死也是原因之一。

而且,翟玥最後的話說得沒錯,就算基地當時來救援,她們也是沒機會的。

在末世中遭遇過種種悲慘經歷后,她們知道面對有限的逃生機會,人會做出多麼無下限的事情來,要是當時基地真的前來救援,南岸倖存者自己內部就會自相殘殺起來。

到時肯定是那些男人中的「強者」勝出,她們這樣的女人只會是遭到拋棄和屠殺的對象,甚至還會在死前遭受凌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