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有光明法師么?」秦朗向安德福問道。

「當然有。」安德福肯定地說,「現在美帝國正在部署全球戰略,印度也是他們部署的一部分,而光明教會和聖光裁決團就是他們的先行部隊,所以光明教會的人肯定存在的,散播宗教的傳教士,總是侵略的先行者。」

作為亡靈巫師,安德福自然對光明教會這些人不會有好感,所以體到光明教會和聖光裁決團,他自然是不遺餘力地諷刺。但是安德福這話也沒錯,傳教士實際上就是侵略的先行者,這些人絕對不是來救苦救難的,而是來洗腦的。

歷史上打著宗教旗號的戰爭發生得太多了,甚至還被冠之以所謂的「聖戰」,而實際上戰爭就是戰爭,且看那些傳教士是如何對付所謂的「異教徒」時,就可以看出宗教的本質是什麼了。

所以,美帝國要稱霸全球,自然也需要一些所謂傳教士,這些人就是光明教會地傢伙。

光明教會,這班人存在的時間太久了,甚至比西方任何一個帝國成立的時間都更加久遠,同時這些人如同寄生蟲一樣,不斷地寄生在西方各個政權之中,不斷地壯大,然後利用信徒和政權為他們擴展勢力,在全盛的時候,光明教會不僅統治了整個歐洲,而且還將戰火燒到了亞洲。

如今,光明教會沒有向以前那也高高在上,甚至超越了神權地存在,但是他們依然掌控著數量極其龐大的信徒,信徒的數量比以前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光明教會的人依然是遍布全球。只不過,在華夏境內基本上是看不到光明教會的蹤影,因為在華夏任何江湖勢力都不會容忍光明教會的術士大搖大擺地出現在神州大地上,因為那樣就是對整個華夏江湖的一種侮辱。

既然在印度會有光明教會的術士存在,那麼秦朗不介意帶著安德福去一趟印度,誰讓這裡離印度很近呢。 ?越過了幾座山嶺,秦朗就看到了邊境線的石碑。…….……

鬼魅一樣越過了邊境線,秦朗進入了神奇的印度。以前很多人都說華夏是一個神奇的國度,但是現在印度也是一個神奇的國度,這個國度之所以神奇,是因為這個國家的男人都如同塗抹了印度神.油的牲口一樣,見到漂亮女人就會衝上去強,J或者直接輪.J,以致於全世界都不得不感嘆:連上帝都阻止不了印度男人行畜生之事。

所謂百聞不如一見,進入印度境內不久,秦朗就看到了傳說中的一幕:

一個大約十二歲的小姑娘,看起來應該是學生,因為她背著書包,就這樣的一個小姑娘,一個學生就被五個年紀相仿的男生給圍住了,為首的男生應該有十四五歲,但估計也應該是學生。

五個男生圍住了女生之後,直接就鬧哄哄地將她拖入了樹林之中,拖行的時候,其中有兩三個男生已經開始對那女生動手動腳了。

而那小姑娘雖然拚命地掙扎和哭喊,但是都無濟於事,只能眼睜睜地被五個男生給拖到了樹林當中。

接下來的事情,自然就更加地猥瑣了。

果然是世風日下,無可救藥了。

秦朗總算是明白為何這個國家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強.j之國」了,感情是連這些毛都沒長齊的小傢伙居然都知道對同齡女生施暴了,這必然是受到了社會風氣的影響。

既然是見到了這骯髒的一幕,秦朗自然不能見死不救,所以秦朗出現了,然後剛趴在小姑娘身上的那個大齡男生飛上三米高,然後重重地落在地上,鼻血長流,至於下面受傷嚴重不嚴重,秦朗就沒有興趣知道了。

幾個小男生見半路殺出一個陳咬金,心想莫非秦朗是來搶他們的「獵物」,於是相視一眼之後同時向秦朗撲了過去,心說你小子就算是比我們大幾歲,也不過是一個人而已,一定可以將其弄死。其中一個小男生,更是將美工刀都給掏了出來,狠狠地向秦朗小腹扎了下去。

砰!砰!砰!砰!砰!

不用說,這幾個小男生全都悲劇了,全都躺下了。

他們想跑,卻忽地發現全身都無法動彈了,只能駭然地看著秦朗。

小姑娘已經迅速地整理好了衣裙,但是她卻沒有立即離開,似乎她看出來現在這幾個人已經不能繼續對她施暴了。

「你打算怎麼處置他們?」秦朗用精神力向這個姑娘問道。

「謝謝你……我……我真的恨不得將他們給殺了!因為我知道,如果我去學校舉報他們,最後倒霉的還是我,我的朋友妮哈就是這樣,被幾個男生糟蹋了,然後去學校舉報,結果男生因為地位高,得到了家族的庇護,而且那幾個人也不承認,反而說妮哈自甘墮落,敗壞了女人的貞潔和聲譽,最後妮哈被她父親扔到橋下摔死了……」

說到這裡,這小姑娘已經是淚雨滂沱了。

「這些人真是畜生啊!」發出感嘆的竟然是安德福,這傢伙義憤填膺地說,「就算是真正的強盜和惡魔,也不屑於對女人施暴,只有那些連畜生都不如的傢伙,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這個國家,簡直如同地獄一樣!」

「那麼小姑娘,你打算如何處置這些人?只要是你的想法,我就可以為你做到的。」秦朗向這小姑娘說道。

「殺了他們,太便宜了!」小姑娘的神情變得十分地堅決,「我要他們永遠都生活在恐懼當中!另外,我要他們永遠都不能對女生做壞事了!」

不愧是殺伐果決地好女生啊,秦朗暗想這一次真是沒救錯人。如果這女生想要什麼以德報怨地放走這幾個人的話,秦朗恐怕不介意將她連同這幾個人一同人道毀滅了。

既然這位也是殺伐果決地主,那麼就好辦了。

讓幾個傢伙永遠都不能做壞事,這個好辦,秦朗用罡氣繩索將幾個人捆在了大樹上,然後一道刀罡斬過去,這幾個傢伙的褲子直接就開了。

一個小男生還以為秦朗會直接切掉他的「犯罪工具」,嚇得臉色都發青了,不斷地求饒。

那小姑娘看到這一幕,居然沒有扭過頭,似乎要親眼看到這幾個人接受懲罰。

「腐朽!」

秦朗沖著一個兀自張狂的傢伙一指,那小子的「犯罪工具」原本還有些面目猙獰的,頃刻間就迅速萎縮,生機消褪,然後就如同乾枯地樹木一樣,不斷地收縮,收縮,成為了一粒蒼老地「蠶蛹」了。

這傢伙立即嚇得昏了過去!

只是嚇昏過去而已。

秦朗沒有殺他,秦朗對腐朽冥毒的掌控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所以局部腐朽對秦朗來說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剩下的幾個人,嚇得更慘了,求饒聲響成一片了,但是考慮到他們以後都可能成為禽獸暴徒,所以秦朗只能毀掉他們的作案工具,同樣指了幾下,腐朽冥毒就徹底將這幾個人的工具變成了連九十歲老頭都不如的傢伙。

小姑娘驚得目瞪口呆了!

或者在她看來,秦朗的手段簡直就可以稱之為神跡了!

既然已經毀掉了這幾個傢伙的犯罪工具,秦朗也就將他們放掉了,不過他們的褲子都沒了,只能赤條條地向他們的村莊逃過去。

秦朗做到了,這些人不僅再也不能害人了,而且永遠都會活在恐懼中。

小姑娘這時候對秦朗感激不已,秦朗知道也知道這姑娘叫做艾西瓦婭,雖然剛十二歲,但是印度地區的女子發育很早,在偏遠地區甚至很多姑娘十三、十四歲就出嫁了,所以這個艾西瓦婭其實看起來還真是一個美人坯子,難怪那幾個男生在大白天都想對其施暴了。

「請問先生,您是神靈嗎?您是拯救我的神靈嗎?」艾西瓦婭見識了秦朗的神奇手段,認為秦朗應該是神靈一樣的偉大存在。

「我是來自華夏的修行者。」秦朗搖了搖頭道。

「華夏?」聽見這兩個字,小姑娘嚇得退後了兩步,「你……你是華夏人?」

「怎麼?我是華夏人,這個很恐怖么?」秦朗不解地盯著小姑娘。

「我聽人說,華夏人……吃人!」艾西瓦婭小姑娘一臉的驚駭之色,不像是作偽。 ?吃人?

秦朗聽了印度小姑娘的答案,簡直是哭笑不得:「你這是聽誰說的?」

「聽族裡面的老人,大人說的。…….……」艾西瓦婭小姑娘答道。

「噢?那你見到過華夏人在這裡吃人么?」秦朗微笑著說,「如果我要吃人的話,我為什麼不吃剛才那幾個人呢?」

「是……對不起,我不應該聽人胡說。」艾西瓦婭歉然地看著秦朗,「你是我的恩人,我不應該懷疑你的人格,更不應該用這些言語來侮辱你。」

「沒關係,你也只是道聽途說而已。」秦朗說道,「我想,你們族裡面的老人和大人,他們沒有告訴你,這裡的男人已經變成了魔鬼吧?你的朋友,那個小姑娘,他是被華夏人害死嗎?」

艾西瓦婭拚命地搖頭,她已經明白了秦朗的話,這是一個聰明地小姑娘,一點就明白了。她開始明白了一個道理:

身邊的人告訴你的事情,未必都是真的;真正害你的人,很可能是身邊這些你認為無害的人。

「先生,尊敬的先生,請問您可以收我為徒么?」

艾西瓦婭用亮閃閃地目光看著秦朗,「希望您能給予我仁慈,讓你可以跟隨您修行。」

「剛才你沒有提出這個要求,為何現在才提出來?」秦朗問到。

「因為我現在想起來了,剛才那些人他們回去村子之後,一定會告訴別人是我害了他們。而他們是男人,是族人的希望,所以無論我怎麼辯解,回到村子之後,接受懲罰的人一定是我。我的死活都沒有關係,但是我還有一個妹妹,她才八歲,我不能讓她受到牽連!」艾西瓦婭冷靜下來之後,頓時想到了之後可能發生的事情,剛才她雖然成功地逃過一劫,但是回到村子之後,她面臨的可能是更加悲催的遭遇,而秦朗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主人,請您發發慈悲,收下她吧!」

安德福這傢伙居然跪在地上替艾西瓦婭求情,希望秦朗可以拯救她和她的家人,並且希望秦朗教她修行。

「一個亡靈法師,你居然也有人性了?」秦朗呵呵笑道。

「主人,這位小姑娘實在太可憐了!對這樣的小姑娘下手的人,簡直連畜牲都不如!他們都應該下地獄!主人您既然救了她……嗯,就應該向華夏古人說的那樣——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主人,您知道我為什麼會成為亡靈法師嗎,就是因為我曾經遭遇過恐怖的事情,所以我再也不相信這個世界的人,我寧願跟亡靈為伍!」難怪安德福忽然間如此「多愁善感」了,原來是艾西瓦婭的遭遇勾動了他以前的回憶。

秦朗也知道,亡靈法師雖然有些獨特的本事,但是卻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所以安德福會成為亡靈法師,應該是有些悲慘的遭遇,否則他也不會如此憤世嫉俗地成為黑巫軍團的亡靈法師,成天地跟死人打交道。

秦朗本來不是什麼絕情的人,事情都到了這一步,他自然是要準備將好人做到底了,所以他答應了艾西瓦婭地請求,決定將她收為徒弟,並且答應跟她回村子,帶走艾西瓦婭的妹妹。

三個人立即向艾西瓦婭所在的村子前進。

這是一個規模比較大的村子,儼然是一個小鎮了。

不過,秦朗很快就釋然了,這裡是印度,在印度一對夫妻要是不生個三五個,那都叫做不正常了,所以一個村子的人口自然就很多了。

看到艾西瓦婭向村子走來的時候,很多小孩子、少年都在對她指指點點,並且刻意地跟她保持一定的距離,神情顯得有些古怪。

看來,先前回去的幾個少男,已經將事情散播出去了,而艾西瓦婭也即將成為犧牲品了,如果秦朗不陪同她回來的話。

在幾個喜歡打小報告的孩子帶領下,一群成年人出現了,而且這些人都手持著鋤頭、斧頭和刀叉之類,將秦朗、安德福和艾西瓦婭三人團團圍住了。

「艾西瓦婭!你這個女巫婆!竟然敢害我的兒子!」

一個壯年男子大吼一聲,手持木棍直接向著艾西瓦婭沖了過來,看來這些人處理事情的方式比秦朗想象的更加野蠻,原本秦朗還以為這樣的情況,至少也要由年長的人主持一個族人大會,然後對艾西瓦婭進行「審判」,最後根據村子的規矩判艾西瓦婭「有罪」,然後才能進行處罰。誰知道,事實更加粗暴,這些傢伙直接操著東西就上了,而且還有幾個男人居然對著艾西瓦婭露出了禽.獸一樣的目光,秦朗不難想象他們心頭正在想怎樣下作的事情。

「安德福,交給你了。」秦朗向安德福道。

「主人,我是亡靈巫師,可不是戰士啊!」安德福驚愕道,他似乎沒想到秦朗竟然會讓他來處理,對於這種近身作戰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安德福的強項。不過,安德福現在可是趕鴨子上架了,不行都得行。

「亡靈詛咒!」

安德福大喝一聲,他的身上忽地冒出一陣黑氣,邪惡的氣息頓時從安德福身上釋放出來,向著四周席捲而去,但凡是觸碰到黑氣的人,頓時直接倒地,然後在地上抽搐,就如同是羊癲瘋發作了一樣。

其他人頓時閃遠,安德福的黑氣也就沒有辦法繼續攻擊了。

這裡畢竟是烈日高照的時候,安德福的亡靈氣息自然是受到了削弱。不過,他身邊這幾個人變成了「羊癲瘋」,卻也起了一定的威懾作用,其他人頓時不敢上前攻擊了。

「真是沒用。」

秦朗哼了一聲,似乎對安德福的手段表示不滿。

「主人,現在畢竟是白天,不利於作戰,而且我亡靈士兵也不在身邊,否則就是這些人的話,我的亡靈士兵就足以將他們剁成肉醬了……」

「少吹牛皮!人家拿武器出來了!」秦朗的語氣竟然有幾分幸災樂禍。因為秦朗是完全不會擔心對方手中的幾把獵槍,不過秦朗算是領教到這些印度阿三的野蠻程度了,難怪連那些對幼童撒一泡尿都窮追猛打的「虹空精英」們面對在地鐵上施暴的阿三都只能敢怒不敢言了。 ?看到獵槍都提出來了,安德福果然是有些慌張了,畢竟他可不是亡靈,不怕子彈的掃射,安德福這個亡靈法師說到底也只是血肉之軀,沒有了亡靈戰士的保護,他的實力的確是大大被削弱了。||

當然,也跟天時地利有關,如果現在不是烈日高懸的白天而是晚上的話,或者是在亂葬崗、墓地之類的地方,亡靈法師的實力就會得到猛烈地增強。但是現在,天時地利安德福都沒有占著,所以情況對他相當不利。

但作為堂堂的亡靈法師,安德福自然不會坐以待斃,所以之前遭受了「亡靈詛咒」的那些人,這時候忽地從地上爬起來了,然後如同喪屍一樣,向著那些手持獵槍的人沖了過去,不過這些人的身體雖然僵硬,但是速度卻不是很慢,很快就跟手持獵槍的人扭打、撕咬在一起了。

沒錯,是撕咬!

遭遇了亡靈詛咒的人,其靈魂已經墮落了,已經完全被安德福支配了,安德福讓他們做什麼,他們都不會有半點猶豫的,何況這些人現在已經成了殭屍一樣的東西,所以根本無懼痛苦和死亡。

砰!砰!砰!~

零落的槍聲響了起來,幾個被撕咬的人在慌亂中開槍了,這幾個人也是毫無防備,應該是沒想到他們的同伴會忽然向自己發動攻擊,而且還是致命地、瘋狂地襲擊,等這些人回過神的時候,全身都已經是傷口了。

至於圍觀的人,全都閃了。

很顯然,這些阿三雖然看起來猖狂,但是一旦遇到比他們更狠、更狂地人之後,他們也就慫了,全都躲了起來。

嗷!嗷!嗷!嗷!~

那幾個瘋狂的「殭屍」還在撕咬對方,形如野獸一樣。

看來衝突已經提前結束了,因為秦朗知道這個村子的阿三已經沒有勇氣繼續向他們發動攻擊了。

既然戰鬥結束,秦朗就和艾西瓦婭前往她的家中,準備將她的妹妹帶走。

艾西瓦婭的家裡面,就剩下她和一個妹妹相依為命了,不過幸好過世的母親給她們姐妹留下了一點嫁妝,所以兩姐妹才能生活下去,本以為在這個村子裡面可以順利地長大,但是她沒想到這個神奇的國度已經徹底沒治了,連這個小村子的男人都變成了「魔鬼」,完全沒有了人性。現在,艾西瓦婭只想帶著自己的妹妹,遠遠地離開這裡,甚至是前往恐怖的華夏之地。

雖然這些人都說華夏之地是一個魔鬼之地,但是艾西瓦婭認為這裡的人,比華夏人更加恐怖,反而她今天見到的華夏人救了她。

「艾西瓦婭——」

還沒有到家門口,艾西瓦婭就聽見了妹妹地叫喊聲,聲音很凄厲。

「查瓦拉!」艾西瓦婭高聲呼喊,自己的妹妹已經被幾個壯漢給綁住了。艾西瓦婭認識這些人,裡面其中兩個人都是之前那些「小流氓」的家屬。

「小**!」其中一個向艾西瓦婭罵道,「你這個小**,竟然用邪術害了我的弟弟,那就用你這個小**的妹妹和你的命來給我弟弟報仇!」

說著,那人已經將一把柴刀橫在了查瓦拉小姑娘的脖子上。

艾西瓦婭想要跪下求情,但是卻被秦朗給阻止了,秦朗拉著艾西瓦婭,然後指著那個拿刀的年青人說了一聲「腐朽!」

於是,那個青年握刀的手臂立即腐朽了,肌肉、血管、皮膚,迅速老化,就如同被殭屍吸過一樣,手臂都變成這樣了,自然就不能傷人了,那青年驚恐地看著秦朗:「你是……是魔鬼!」

「魔鬼?」秦朗淡淡一笑,「沒錯,我是魔鬼,但你們卻是畜牲。」

秦朗再用手一指,查瓦拉身上的繩索自然就斷開了,掙脫了束縛之後,她立即向艾西瓦婭這邊奔跑過來了。

那幾個阿三已經被秦朗的手段給徹底震懾住了,不敢再對查瓦拉動手,也不敢逃走。

「滾蛋!」

秦朗讓幾個阿三趕緊閃遠,然後向艾西瓦婭道:「回去收拾東西,然後和你妹妹一起離開這裡吧。」

艾西瓦婭點了點頭,然後進去收拾東西去了。

在艾西瓦婭家中,安德福似乎有些坐立不安:「主人,我們還是早點離開這裡吧,這裡畢竟是印度地界,而且我們現在的行蹤暴露了,肯定會引起一些術士或者武者的關注,甚至可能成為其狩獵目標。」

「狩獵目標?」秦朗呵呵一笑,「狩獵和被狩獵,其實都是相對的。比如一個獵手,當他遇到兩頭猛虎的時候,這時候獵人和獵物的關係可就轉變了。何況,你應該知道我們來這裡的目的。」

「抓捕光明法師。」

「沒錯,既然人家光明法師都沒有現身,我們怎麼能離開呢?」秦朗道。

「但是,主人您怎麼知道這附近一定有光明法師存在呢?」安德福疑惑道。

「這個村子裡面有好些人,包括之前的一些小孩,我看他們的脖子上都掛著銀質的十字架,而且他們稱呼我為『魔鬼』,這都是光明教會的一些詞語,難道你沒有注意到?」

聽了秦朗這些話,安德福不禁汗顏,知道他自己跟主人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看來主人不僅是擁有強大而神奇的力量,也擁有自己無法比擬的智慧。

秦朗接著又說:「另外呢,你應該知道的,剛才你在村子裡面釋放了亡靈法術,我想光明法師跟你們這些亡靈巫師應該是死對頭吧,所以知道這個村子裡面有亡靈法師存在,或者聞到了亡靈法師的氣息,你說他們還能穩得住么,我相信他們應該會在最快的時間內趕來這裡吧?」

「主人,您……您實在太高明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