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就是那另外一個約會。」

「現在你也知道了。並且,我們已經在一起度過了一段愉快的午間時光,共享了豐盛的午餐。」

「我想,現在再告訴你這樣的決定,應該你也是能夠接受得了的吧?」

這樣的說法,好像是在循循善誘地勸導著他。

如何順利地放棄那樣的執念,從此再也不要糾結於什麼晚餐的事情。

有好像是在責怪他的貪心。

都已經是見過了面,也還算是吃過了飯。

那麼,他也應該是理所當然地知足了。

他先是有些啞口無言。

不過,好像也是不能夠怪罪到她什麼。

她的的確確是沒有給過自己明確的答覆。

晚餐那樣的安排,一直都是他自己的剃頭挑子一頭熱罷了。

但那種不甘心的情緒,卻是越來越濃烈。

咬咬牙,他決定還是要爭取一下。

「Anna,正是因為你一直都沒有明確地拒絕我。我才始終會有那樣的幻想。」

「同時也還做出了一些具體的安排。」

「要不就少花一點時間,陪我把晚餐吃完好不好?我保證很快就可以結束的。」

「一個小時。哦,不,最多半個小時就可以的。好吧?」

最後那一兩句話,與其說是在和她商量,還不如說就是在低聲下氣地哀求。

也不知道他這是撞了什麼邪。

每次邀請女孩子吃晚飯,都會淪落到這樣可憐兮兮的田地。

這真是錢多了沒有地方花出去,愛心也還泛濫過度,無處播撒的情況嗎?

「Frank,你太固執了。」

「這樣對你說吧,其實最大的問題,不在於時間。」

「那是在於什麼啊?剛才你不是一直說另外還有安排,時間有衝突的嗎?」

他徹底是傻眼了。

對於Anna的這種解釋,怎麼自己完全就不懂了啊?

「Frank,我的意思是,那問題應該是在於時間以外的方面。」

「比如說是?」

他不依不饒地追問著她。

「可能那是由於我覺得自己還沒有做好那樣的準備吧?」

「如果我心裏面認為自己是可以和你共進晚餐的話,應該就是像你說的那樣,壓縮一下和朋友見面的時間,或者是縮短晚餐的時間,兩邊都能夠妥善兼顧好的。」

「但是,因為心裏面還有著這樣的疑慮,所以才是想要一件一件事情地去做。」

「就是寧可暫時放下一邊,哪怕是今天會錯過些什麼。也不願為了對你的一時的將就,而草率行事啊。」

得,她都已經是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

看來那晚餐是鐵定要泡湯的了。

馬上他的心裏面就是被無邊的苦澀給填滿了。

說實話,之前他還稍微有些動搖。

覺得這樣近距離接觸之後,發現Anna還是有些不完美的。

離自己的期望,也是有所差距。

於是有一點把後面的看電影還有晚餐,當成是一項必須要完成的任務。

他是個有始有終的人。

不能夠也不想去做一些有頭無尾半途而廢的事情。

就算是自己最後想要放棄。

也應該是在做過了之後。

由自己主動做決定,單方面地提出來。

那樣才是正常的他。

才會符合他一向的風格做派。

但就是一萬個沒有想到。

事實上對此安排真是有所嫌棄的人是她,而不是自己。

這才猛然醒悟到,好像她才是有那樣拒絕他的資格。

而他現在其實是連要反悔的前提都不具備的。

那樣的念頭,怕是存在於他連想都不應該想的距離之外。

最起碼,也只能夠是等在她明確答應過後才會產生一點點的吧?

「別這樣的憂傷難過,Frank。」

「其實你今天應該是感到開心才對的啊。」 「畢竟,我們已經在一起共度了那麼久的快樂時光。」

看著他滿臉的失落和不甘,Anna又好心地出言安慰。

他只是默不作聲地繼續消沉著。

「難道你不是這樣想的嗎?Frank。」

她又叫了一聲他的名字。

但是現在,他聽起來卻是感覺不到半點的溫暖和親切。

以前他也覺得,她念著自己名字的時候,聲音是那樣脆生生的好聽。

宛如百靈鳥在歌唱,黃鶯在美麗的森林裡鳴叫。

為他的世界,帶來一陣陣的愉悅。

「我只是覺得,你這樣的決定,實在是太浪費了。」

「那我預訂好的晚餐,要怎麼辦呢?」

「應該是可以退訂的吧?現在時間還早。你可以趁早去退掉。」

「而且,如果實在退不掉的話,也可以邀請其他的朋友去參加啊。那樣就不會浪費了。」

「其他的朋友?我可是沒有其他朋友的了。不像是你那樣的朋友眾多。」

「總不可能是帶著你的妹妹還有堂姐去完成消費的吧?」

他不小心就含沙射影地譏諷了她一句。

「NO,那當然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不去的話,她們中的任何一個,都不可能會和你去吃飯的啦。」

「如果你也真沒有其他的朋友了,那就趕緊去取消預訂吧。」

「看現在的時間,我們也應該是要離開的了。」

現在他覺得她真是沒有半點的同情心。

一手造成了這樣的混亂局面,竟然還打算一點幫助都不提供那樣地轉身就走開。

「怎麼樣?Frank,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

這才發現,她們三個已經是排成了一個整齊的隊列。

準備要邁出那離開的步子。

腹黑老公,別越界! Anna更是有些急不可耐地這樣說到。

「等一等。我認為你至少還應該要幫我一個忙。」

「那是什麼?」

她居然是充滿了警惕性那樣地問到。

真是讓人痛心呢。

看來自己在她的心目中,不過就是一個喜歡糾纏她的浪蕩之徒了。

「你總不能就這樣說走就走吧?」

「最好是和我一起去一趟那預訂的餐廳。 諸天金手指 當面向裡面的人說明一下情況。這樣人家才會相信我。」

「否則的話,人家說不定認為我是在故意在和她們開玩笑,會駁回我的退訂請求的。」

「怎麼可能?我們這裡的人都還是挺好說話的呢?你不是故意這樣要求我的吧。」

她狐疑不定地看著他。

估計心裏面是不那麼相信。

而且說不定都還把他這最後的請求,當成了一個繼續糾纏她的卑劣手段。

「真的就是有著這樣的需要。放心吧,就是麻煩你跟我去那個餐廳一趟。」

「告訴她們一聲,你就可以離開了。」

「難道這樣做,你還會有什麼擔心的地方嗎?」

「你可是本地人來的,又還住得很近。就在這Ayala裡面,難道還會害怕迷路,或者是被我給拐賣了不成?」

他堅持這樣說著,心裏面有些著急。

所以,乾脆就是伸出手去,要拿著她一同走過去。

Anna趕緊也伸出手來,阻擋住他的姿勢。

「Frank,我能夠呆在這裡的時間不多了。我看還是算了吧?」

他真的著急了。

阻擋住她的去路。

「Anna,我真的就是這樣最後的一個要求。所以答應我,再幫助我一次好不好?那又耽誤不了你幾分鐘的時間。」

不知道為什麼他還要這樣的堅持。

明明晚餐什麼的,都已經是明明白白不可能的事情了。

也許他是想要Anna看到自己所有為她的付出。

那樣的話,他才會好過一點。

雖然付出並沒有什麼回報。

但是,能夠讓對方親眼看到和感受到,總是好過就那樣隨隨便便地丟棄在風裡的吧?

還有那麼大的一束玫瑰花。

就那樣扔進垃圾箱,豈不是太可惜太浪費了?

也還不要說,他曾經在買那鮮花上,花費了如此之多的時間和精力。

那上面可是寄託著他的希望。

Anna可以浪費他的情感。

但他卻不容許自己也那樣做。

就是不丟掉了,轉送給其他任何一個女孩子,他也覺得難以接受。

自己一個人遇人不淑,所求不豫。

卻並不代表著,他隨便找個女孩子,再讓對方也承受著和自己一樣的遭遇。

看著Anna那猶豫的表情,他乾脆就把鮮花的事情說出來。

「其實我還為你準備了一份小禮物。」

「如果你不去當場取走的話,到時候給丟掉了,豈不是很可惜。」

「拿過來以後,即使你不喜歡,也還可以給妹妹或者其他的朋友啊。」

聽到說有什麼小禮物,她這才是有些鬆動。

終於還是帶著勉勉強強期期艾艾的表情,和他一起走了過去。

妹妹和堂姐還想跟著她一起。

「你們就在這裡等著她好了。因為很抱歉,禮物我只是準備了她那一份。」

他有些不客氣地對她們說到。

心裏面其實是有了一些反感。 焚顏絕愛:冷麪老公的強勢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