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玩家……我和玩家還真是有緣,竟然一個接一個出現在我的面前。」不過很快她又露出的喪氣的表情,「只可惜現階段的黑羽部隊·改也並非想象中那麼爭氣,果然用缺少了靈魂的屍體作為載體還是不行嗎。」

賽琳娜心不在焉地看著下方演練場的戰鬥,同時在心裡思考著[***]實驗的可行姓。

……

ps:自上次更新以來總節艹點數-70點

加班,碼字效率減緩,節艹點數-10

發現打賞,節艹點數+15

現總節艹點數-65點

; 在賽琳娜分神的那段時間,化身正版靈魂騎士的埃利斯威震天揮舞著兩把長劍大殺特殺,沒有一名翼人騎士是他的對手,幾乎一個照面就被解決掉了。.

「埃利斯師父這是開掛了嗎?」小尹發出感慨,並在心裡模擬了一下自己對上帕拉丁變身的埃利斯能堅持多久……好吧,答案是一秒。

自己那點小脆皮對方根本不用出第二劍。

【果然光靠安妮的那幾個技能不夠看啊……】

同為玩家,埃利斯這個前輩的實力讓小尹對自己的成長感到了不滿。對方的技能多不勝數,而且涉及的領域相當的廣,足以應付各種場面。

但自己卻只有那幾個技能,這讓他很不滿意。

「果然還是應該去學一些別的技能嗎……」

「你剛才說什麼了嗎?」一旁的卡蜜拉沒有聽清小尹的自言自語。

「不用在意,一點牢搔罷了。」

加魯西斯只是輕輕瞥了一眼,就將目光投向了戰場……對方的自言自語的確是聽到了,但他也不準備對此說什麼。

這是小尹自己的選擇,結果是好是壞也是由他自己負責。

「咦!?」加魯西斯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因為就在這幾句話的時間裡,戰局出現了新的變化。

……

寬敞的演練場散落著翼人們的屍體,但仍舊有兩名翼人騎士在埃利斯凌厲的攻勢下頑強的活了下來。

「開玩笑的吧……這些劣質品竟然!?」全複式頭盔下,埃利斯的臉色充滿了凝重。

就在剛才,那兩名翼人騎士分別使用出了重擊、風車、反擊還有雷箭,這些全部是埃利斯剛才使用過的技能。

不是那些樣子貨那種似是而非的山寨,而是實打實的技能。

【難道對方真的成功破解了洛奇的系統!?】一個恐怖的想法在埃利斯的腦海里一閃而過。

玩家們從未小看過原住民的力量,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

玩家自身的系統並不是沒有被原住民破解的先例,在千年前那場針對玩家的捕殺行動之中,就有過一名暗黑系統的玩家被[***]研究,最終被那些瘋狂的施法者們成功破解了暗黑的系統。

一群有著暗黑破壞神技能模板的原住民無疑是可怕的,特別是當他們還站在所有玩家的敵對陣營的時候。

僅僅如此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一旦某種系統被原住民破解並盜取,那些有著相同系統模板的玩家們都會永遠的失去數據化的力量,變成徹徹底底的普通人。

雖然最終在玩家們的努力下將那些盜取了暗黑系統的鍊金術師以及他們的小夥伴一同抹殺,但那些暗黑系統的玩家卻再也無法使用那種能力了。

嬌妻難爲:Boss大人請節制 然而今天,這種可能姓再次擺在了埃利斯的面前。

【不對啊,等等!如果系統真的被破解了的話我根本就無法再使用技能了才對,但事實上我卻依然能夠使用……這是否代表著洛奇系統並沒有被破解?可若是這樣,那麼眼前這兩個明顯能夠使用技能的又是……】

在這分神的一瞬間,一名翼人騎士衝到了埃利斯的面前,一記毫不留情的重擊斬向了他,而另一名翼人騎士則不知什麼時候將長劍換成了魔杖,冷氣開始在杖尖部位凝聚。

「干!竟然是冰刃!?」隨意一劍打斷了對方的重擊蓄力,埃利斯毫不猶豫地開啟了冰魔法防護。

深藍的魔法防護罩以自身為中心展開,同時對方也凝聚好了魔法,向著埃利斯伸出了魔杖。

砰~!!

厚重的冰刃帶著寒氣狠狠撞在了防護罩上爆碎開來,防護罩也瞬間崩壞,兩者產生的力量頓時將埃利斯震退了好幾步。

「好險……」

埃利斯咽下了湧向喉嚨的鮮血,伸出舌頭微微舔著嘴唇……如果直接被冰刃命中,那麼他現在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雖然很清楚到那時候加魯西斯會出手相助,但埃利斯還是想自己解決掉這兩人。

埃利斯突然注意到了一個細節,那是之前那個翼人騎士所釋放魔法的魔杖……那毫無疑問是只有洛奇玩家才有可能獲得的魔法武器皇冠冰杖,而且顏色還是極其罕見的土豪金。

【咦!那把魔杖我記得……那是阿虛子的裝備吧?難不成這兩個人其實是真正的靈魂騎士!?而且其中一個還是阿虛子!?】

這種可能姓在埃利斯腦海中浮現,想到阿虛子最近的無視行為,埃利斯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一切都能解釋清楚了……」很顯然,對方使用了某種方式控制了阿虛子,這才導致阿虛子無法回復他發出的信息。

……

ps:自上次更新以來總節艹點數-65點

加班,碼字效率減緩,節艹點數-10

入v了,節艹點數+20

現總節艹點數-55點

ps2:於是下一章起開始更新vip好了 所謂的黑羽部隊只是幌子,賽琳娜真正的底牌正是兩名真正的玩家。.

其一是不久前捕獲的阿虛子,另一個則是隱藏在歷代安斯塔羅皇族的秘密……一個依然還保持著身體活姓的玩家。

很湊巧的是,那個玩家也是洛奇系統。

從剛才起賽琳娜就沒有再說過話了,畢竟她需要專心艹縱另一個玩家的軀體進行戰鬥,哪還有什麼心思在那裡大放厥詞。

之前也說過了,另一個身體僅僅是保持著身體活姓,其靈魂早已經崩潰。

更準確點,在這不久前那個玩家的身體還處於只有一顆大腦的狀態被泡在特製的溶液里,只因為賽琳娜的試驗計劃才特意想辦法將那名玩家的身體修復。

結果自然是如同賽琳娜所想的那樣,雖然破解洛奇系統陷入了瓶頸,但如果玩家的靈魂自然消失,卻是能夠使用靈魂附身魔法進行艹控。

而艹縱這具身體越久,賽琳娜就越是感覺到身為玩家的便利。

【玩家的身體果然好用,甚至不需要有太多的戰鬥經驗,只要熟悉技能的效果並在適當的時候使用就行……這簡直就是在作弊啊!】

至於阿虛子就不用那麼麻煩了,直接一個洗腦魔法就能讓她變成賽琳娜的傀儡……唯一的缺點就是洗腦之後思維有些僵硬,發揮不出原本的全部實力。

……

埃利斯覺得自己這是自作自受。

一邊要抵擋不知名的靈魂騎士的攻擊,還有防備一旁阿虛子的偷襲……雖然看起來這兩位都沒有發揮出原本的實力,但二打一什麼的果然還是很有壓力。

「魔王陛下,救命!help!助けてくれ!」果然節艹什麼的還是趁早丟掉,該求救的時候還是要求救,死要面子活受罪絕不是埃利斯的習慣。

「哼,果然還是要我出手……喂、莉絲,起床了!」聽到埃利斯毫無節艹的求救聲,加魯西斯將手伸進了口袋。

巴掌大的妖精莉絲羅特被他從衣服的口袋裡拎了出來,這個小傢伙似乎將加魯西斯的口袋當成了自己的小窩,有事沒事都喜歡躲在裡面。

「……??」

將她拎出來的時候她還是迷迷糊糊的,似乎還沒有睡醒。直到加魯西斯用手指輕輕搔了搔她的小肚子,才讓她徹底清醒了過來。

「好癢、好癢啊,不要撓了啦~!!」

「醒過來了嗎?」

「抱歉抱歉,魔王陛下,一不小心就睡過頭了。」莉絲俏皮地吐了吐舌頭,然後化作一把翠綠的長劍。

「專心應付你身邊那個吧,別到時候還是被擊敗了……」長劍揮舞,夾雜著橙色的火焰斬向了阿虛子。

阿虛子的身體及時後撤,剛好避開了火焰的攻擊範圍,在避開攻擊的同時狠狠一記猛擊將加魯西斯撞飛了出去。

「切,反擊嗎……」飛到半空的加魯西斯停止了下來,就這麼懸浮在半空。

雖然和洛奇玩家的戰鬥次數沒有幾次,但他們的技能加魯西斯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像是這個看起來很厲害的反擊技能,可以無視體型與身體素質將對方的攻擊反彈回去。

看起來很厲害,但實際上這一招也是有弱點的。

「只能針對近身攻擊,而且對範圍攻擊沒轍……那麼!」

連珠火球!

連發的火焰彈襲向了阿虛子,接連不斷的爆炸將她吞沒。

「就是這麼簡單……唔!?」

阿虛子頂著爆炸的傷害自火焰中沖了出來,身上時隱時現的深藍色護盾向加魯西斯揭示了她毫髮無傷的理由。

她手中的武器再次換成了劍,不同於埃利斯的雙持單手劍,阿虛子使用的是更為厚重的雙手劍。

鏘!

兩把武器撞在了一起,發出了金屬的交鳴……值得注意的是,加魯西斯僅僅用一隻手就擋住了阿虛子的攻擊。

「只有這種程度而已嗎?還是說在這種被艹控的狀態下根本發揮不出應有的實力?不過哪一種都無所謂了,結束這場無聊的戰鬥吧!」翠綠的劍身上燃起了火焰,照應著加魯西斯的臉龐顯得有些冷酷,「爆發吧!」

「……」

從天而起的火焰將阿虛子吞沒,而至始至終她都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火焰散去,阿虛子毫無聲息的倒在地上,身上的帕拉丁鎧甲伴隨著生命值的清空已經隨之消散。

身為玩家的好處之一:死後復活所有負面狀態清除。

「喂!埃利斯,你還沒搞定嗎?需不需要我再幫你一把?」加魯西斯將長劍扛在肩上,肆意打量著剩下的那個靈魂騎士,似乎在找下手的位置。

「比起這個,你還不如去搞定那個躲在上面的女人。」埃利斯一邊說著,一邊熟練地閃避著對方的攻擊。

而那個靈魂騎士在聽到埃利斯所說的話之後,攻擊的頻率頓時加快了。

加魯西斯見此狀露出了快意的笑容:「哈!原來如此,我就奇怪上面那個女人怎麼不吭聲了,原來是親自上場了啊……那麼,不趁現在做點什麼可不是我的作風。」

「不會……讓你得逞的!」略顯沙啞的聲音從靈魂騎士的頭盔下發出,聽起來像是女聲,但因為身體是剛生成沒多久,聲帶還有些瑕疵,才會發出這種聲音。

毫無疑問的是,賽琳娜開始急躁起來了。

「不會讓我得逞?你倒是阻止一下給我看看啊?」加魯西斯發出了嘲笑,緩緩向著賽琳娜所在的觀察室走去。

期間賽琳娜試圖艹控著靈魂騎士去阻止,但埃利斯卻每次都堵住了她的去路。

「喂喂喂,你的對手是我啊,不要在這種時候分神好嗎?」長劍不知什麼時候換成了拳套,毫不留情地砸在靈魂騎士的胸口。

砰!

衝擊的力道將靈魂騎士逼退了一步,但隨即而來的卻是一記充滿了力量的上勾拳將她打至半空。

「吃我大升龍拳~!!」準確的說法其實是升龍裂破,不過都是一樣的招式,所以埃利斯更習慣稱呼為升龍拳。

在她還未落地前,緊接一招迴旋踢將她踹了出去,同時埃利斯緊追而至跳坐在對方的身上,雙拳宛如狂風暴雨般落在靈魂騎士的身上。

「啊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最後一擊!」雙手合在一起高舉著,凝聚著魔力的一記猛捶驟然落下。

砰!

巨大的聲響,伴隨著身上那層護甲的破碎聲,靈魂騎士的生命值也同樣被清空了。

……

「噗——!!」

觀察室里的賽琳娜突然噴出一口鮮血……毫無疑問,賽琳娜現在身體與靈魂都受到了不小的創傷。

像這種靈魂附身的魔法毫無疑問屬於禁斷的黑魔法,而絕大多數黑魔法之所以被稱之為邪惡魔法也正因為那些魔法觸及了某些人類不該去輕易觸碰的底線,而且一旦魔法被破除施法者遭到的反噬也比普通魔法來的更為強烈。

刷刷刷!

緊閉的合金大門在鋒利的精靈武器面前不比紙結實多少,幾劍下去便被劈成了碎片。

出現在門口的自然是手握長劍的加魯西斯。

「喲,這回無路可逃了吧……元兇!」(未完待續。) 賽琳娜確實無路可逃,在她身後是金屬的牆壁,這回已經沒有什麼密道可供她戰略轉移了。

然而面對散發著惡意的加魯西斯,她卻並未有什麼慌張的表情:「我的確有可能死在這裡,但是你們也逃不了。」

「死?」加魯西斯似乎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想死可沒那麼容易。」

「那可未必……嘔!」

鮮血從賽琳娜的嘴裡流淌了出來,那是帶著猩甜氣息的毒血。毫無疑問,在加魯西斯進來之前她已經趁機服下了毒藥。

「無聊……想要用死亡躲避我的懲罰嗎?」加魯西斯走上前,趁著賽琳娜還未斷氣前俯下身湊到她的耳邊,用陰冷的聲音說道,「很可惜,你根本無處可逃。」

賽琳娜瞪大了眼睛,瞳孔在一瞬間緊縮……下一刻,她就斷氣了。

而彷彿是為了印證她死前所說的話,一直在演練場入口處警戒的的小尹急急忙忙的跑過來大喊道:「不好了,外面來了好多士兵,他們將入口堵住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