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您是做什麼的啊?」樂天倒是主動的很。

「我是搞研究的……」小呆爸爸說道。

他給樂天到了杯水,小助理笑呵呵的坐在旁邊,看著兩個男人說話。 氣氛有點尷尬,好在樂天也不在乎,小呆爸爸明顯不是很善於言談,好在樂天對於打破尷尬還是蠻在行的。

「叔叔做什麼研究啊?」樂天隨口問了一句。

「我爸是考古的,也就是我們嘴裡的老古董!」小助理搶著說道。

「你這孩子……沒禮貌!」小呆爸爸嫌棄了一句。

小助理笑呵呵的也不管。

「叔叔你是考古的?那您為什麼要將這個東西擺在家裡?」樂天奇怪地指著那個黑色的罐子。

小助理的爸爸叫肖功勛,可能因為工作的原因,這個人的確是有點死板,不過自從有了閨女肖華之後,他的性格總算是被閨女折騰的改變了許多,但是總的來說這個人還是有點古板。

「怎麼了?這個東西是我的一個朋友送的,他說他弄來了一件這個玩意,自己也搞不懂,就拿過來給我看看,這東西倒是真特別,我翻了不少的書也沒找到這東西的出處,就暫時放在我家裡了。」肖功勛說道。

「這個東西不能放在家裡!」樂天說道。

肖功勛愣了一下。

「你認識這個東西?」他站起身將這個小罐子拿起來。

這個小罐子沒有蓋,是一個整體密封的東西,拿在手上沉甸甸的,肖功勛懷疑這個罐子里可能裝著一些什麼,但是卻無法打開!

「這個東西……叫做人魚罐!」樂天說道。

「人魚罐?沒聽過這個名字啊……」肖功勛皺了皺眉。

他從事考古已經多年了,對於古董這些東西的見識不說第一人,也差不了多少了,人魚罐這個名字他還真的是沒聽說過。

樂天點點頭。

「有什麼出處?」肖功勛馬上來了精神。

樂天猶豫了一下。

「去我的書房,小華你去幫你媽媽做飯去。」肖功勛馬上說道。

小助理不滿意的嘟著嘴,不過還是起身去了廚房。

樂天和肖功勛去了他的書房,兩個人坐了下來。

「這個東西……其實是一件邪器!」樂天一開口就把肖功勛嚇了一跳。

「邪器?」

肖功勛一愣,自己搞一件邪器放在自己家裡,這不是自找麻煩嗎?

「這個東西說起來……其實應該就是一個模型!真正的人魚罐要比這個大得多!」樂天慢慢的說道。

「模型?」肖功勛更不懂了。

「沒錯!如果我猜不錯……這裡面可能會有一個嬰兒的骸骨,這個嬰兒應該是還未落地的天嬰!」樂天點點頭。

天嬰?

肖功勛倒吸一口冷氣,天嬰就是成型了,馬上要降生了,卻被人從母體中強行挖出來的嬰兒。

聽起來有點像現在的剖腹產,但是絕對不是!

在古代可不會有現在這樣的技術,被剖出來的孩子和他的母親,絕對有死無生!

「這個東西其實就是一個試驗品,是一種巫術的原型!是用來養魚的……」樂天說道。

「養魚?」肖功勛依稀想起了什麼。

「以您的見識應該聽說過吧?在古代的養魚人為了保持魚的肥美,會直接使用人肉餵養,而且這種人肉還必須是新鮮的。」樂天看著肖功勛。

首席老公:寶貝媽咪帶球跑 肖功勛點點頭。

「這個我倒是知道,以前的人們認為世間的一切肉食都不如人肉鮮美!但是直接食人有違人道,所以一些別具心裁的吃法就出現了。」他說道。

「沒錯,這個東西就是為他們而生的,有錢有勢的人會挑選一些比較好的奴隸殺死之後裝在一個四周有洞的大瓷缸裡面,這個大瓷缸上面會有手指粗的洞密密麻麻的圍繞那個大瓷缸一整圈……」樂天沉聲說道。

他是巫術的專家,知道這些事情都是真實存在的。

「這個時候把大瓷缸密封裝沉入到水裡面,沉缸的水域一般都是活水而且水質要非常清澈,然後隨著屍體的腐爛就會吸引水裡面的小魚鑽到大瓷缸裡面啃食人肉,吃人肉的魚長得特別快!人肉吃完了,魚也肥了,據說這種魚極其鮮美!」樂天說到這停了一下。

肖功勛看了看面前的瓷罐,樂天說的東西他有印象,但是和這個小瓷罐有什麼關係?

「那這個小罐子有什麼用?」

「盛放天嬰的啊!古代的富人吃飯那可以非常講究的,放置大瓷缸養魚需要的時間大概是一年,富人好不容易等了一年,如果養出的魚他不喜歡吃,那豈不是白等了一年?所以養魚人會用天嬰做一個實驗……」樂天說道。

「太殘忍了……」肖功勛吸了口氣。

樂天點點頭。

「嬰兒的肉更嫩,更容易吸引小魚,而且魚也會長的更快,不出一個月,魚就能長到兩三斤!富人先嘗了,滿意了之後才會下大瓷缸!」他說道。

肖功勛拿起旁邊的放大鏡仔細地看著這個小瓷罐,他真的發現在小瓷罐上有一些被堵住的小孔,這個東西年代太久遠了,原本上面的小洞幾乎已經看不到了,就連肖功勛一開始都以為這些不平的地方只是當時的工藝所限。

「這個東西邪氣的很……萬幸這些小洞沒有破,一旦破了,輕則家人重病,重則全家喪命!」樂天沉聲說道。

這個小罐子可真的不是鬧著玩著,這玩意就連樂天都要仔細對待。

肖功勛看了看樂天,有點懷疑。

「雖然我見過的奇怪的事情也不算少,但是樂天你這也太誇張了,我天天下墓,還不是照樣吃得飽睡得足。」他笑著說道。

樂天無語。

說是不知者無畏,都是說輕了,這玩意裡面可是天嬰,那是根本無法超度的存在。

而且這麼多年過去了,一旦這裡面的天嬰遇到了陽氣,那就不單單是肖家一家人的事了,就連這整棟樓上的人都要跟著遭殃。

「叔叔,我可不是在和你開玩笑!這個東西要馬上送走,找個沒人的地方,挖坑深埋!絕對不能留在家裡!」樂天說道。

肖功勛看了看樂天,思考再三,還是點了點頭。

畢竟未來女婿是為了他好。

「樂天吶……你對古董看起來很了解嘛?你是做什麼工作的?」他隨口問道。

「我是一個巫師!」樂天回答。

肖功勛驚訝的看著樂天,巫師?也就是大仙了?

自己閨女怎麼會和一個大仙談朋友? 「吃飯啦!」

小助理在外面喊道。

肖功勛一看,就示意樂天先出去。

樂天站起身走了出去,小助理拉著他就去了餐廳,四菜一湯兩個人就坐下慢慢的吃。

「樂天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啊?」小呆媽媽湊過來詢問。

「哎呀媽……你別打擾我們吃飯好不好?樂天是我們警局的特別顧問。」小助理叫道。

「行行行!你們慢慢吃啊。」

小呆媽媽一看,自己這是一個電燈泡啊,還是趕緊出去吧。

她去了肖功勛的書房。

「老頭子……閨女說樂天在警局做特別顧問!這個年輕人我很看好啊。」

肖功勛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什麼特別顧問,就是一個跳大神的……」他哼了一聲。

他的目光還在黑瓷罐上,他的心裡真的是癢的不行,非常想將這個東西打開看一看,但是剛剛樂天的話已經說的很重了,這又讓他不得不慎重一點。

「啊?大仙?」小呆媽媽愣住了。

「你以為呢?」肖功勛將黑瓷罐拿到一旁。

考慮再三,這個東西他還是決定早點還回去,畢竟家人的安全最重要。

「現在大仙都這麼賺錢嗎?樂天開的車可是兩三百萬的豪車呢!」小呆媽媽疑惑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那車不是借的?」肖功勛反問。

小呆媽媽眨了眨眼,看來這事自己還得好好和閨女透透底。

「小呆,你要盯著你爸,他書房裡面黑瓷罐絕對不能打開!」樂天看著小助理說道。

「怎麼了?那個罐子不是我家的,不過在我家放了有幾個月了。」小助理回答。

「那個東西如果打開,你爸媽都會死!」樂天警告道。

「真的假的?」小助理嚇了一跳。

「我的本事你是見過的,難道你還不信我?」樂天看著她。

小助理想了想,點了點頭。

「不過你也不用太害怕,只要不把它打開,短時間內是沒事的。」樂天說道。

「我今晚就讓我爸送走。」小助理點點頭。

兩個人吃飽喝足,再次來到客廳。

孤傲總裁:小小新娘哪裏逃 「那個……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樂天說道。

「你有事?」小助理奇怪的問。

「倒是沒事,可我留在這也沒事啊。」樂天回答。

「去我的房間坐一會吧。」小助理邀請。

樂天想了想,對姑娘的房間,男人總歸有點好奇,倒不是想做點什麼,只是有種心理上的偷窺般的感覺在指使著他。

「好吧。」他說道。

兩個人去了小助理的房間。

「你原來叫肖華啊?怪不得韓妮妮一開始總喊你小花呢。」樂天說道。

「你還說?現在她們都喊我小呆了。」 九盡春回,十里錦繡 小助理瞪了樂天一眼。

樂天笑了笑,一屁股坐到小助理的床上。

小助理的房間很簡單,整體看起來是一個小女孩裝飾的格調,床頭擺了兩個布娃娃,可愛的很。

「樂天……你是不是在追求蘇隊啊?」小助理看著樂天。

「為什麼這麼問?」樂天奇怪的看著她。

「直覺,我師父也說你不是我的菜,但是我不信……我就是想試試!」小助理有點倔強的說道。

「這個……我是不是應該有點榮幸啊?」樂天笑呵呵的看著小助理。

「我不是在和你說笑啦!」小助理嘟著嘴。

樂天咳嗽了兩聲,收回了笑臉。

「蘇紫萱這個女人嘛……相貌倒是不錯,但是性子太野,我追求她是不太可能的,我又沒有受虐的傾向,但是保不准她喜歡我啊,你也知道,這女人的戰鬥力太強了,我如果不從,她很有可能打死我。」樂天誇張地說道。

小助理想了想,話雖然誇張,但是以蘇紫萱的脾氣,沒準還真的能做的出來。

「那……如果蘇隊不要你了,我要。」她說道。

樂天很痛快地點點頭。

最難消受美人恩嘛,人家姑娘看上自己,那是自己八輩子的榮幸,樂天傻了也不會拒絕。

兩個人又胡亂的聊了一會,可是這兩個人依稀就不在一個頻道上,聊了半天,連他們兩個人都不知道自己聊了些什麼……

「時間太晚了……我還是走吧,要不你爸媽還以為我要在這裡睡呢。」樂天站起身。

小助理點點頭。

她把樂天送出去,就回到了自己房間。

「小華你出來一趟。」媽媽的聲音傳過來。

小助理走出房間,就看到自己的爸媽正兒八經的坐在沙發上。

「幹嘛啊?審訊犯人嗎?」

「胡說什麼呢?我問你……樂天是不是個算命的?」媽媽開口問道。

「唔……不知道。」小助理搖搖頭。

「什麼?你連樂天是做什麼的都不知道?那你們是怎麼在一起的?那小子的車是不是也是這樣騙別的女人來的?」當媽的眼睛一下就瞪起來了。

「媽……你胡說什麼呢?人家根本沒看上我,是我死氣白咧的跟著人家的。」小助理嘟囔。

「這怎麼可能?我們的家庭條件也不差,你又是個警察,這條件他還看不上咱們?」肖功勛驚訝的問。

「那又怎麼了?我們局裡的蘇隊也喜歡樂天呢!」小助理哼了一聲。

這一句話就把這對做父母的給驚住了。

「這小子有什麼好的?」肖功勛奇怪的問。

「我也不知道,但是和他在一起,總感覺有安全感,而且樂天還救過我的命呢,看到這個了嗎?這是樂天給我做的擋死符,可以救命的。」小助理拿出自己的玉符。

小呆媽媽無語的嘆了口氣,「傻閨女啊,這是騙小姑娘的手段呀,這玉符不會是在地攤上十幾塊錢買的吧?」

「才不是呢!樂天不可能騙我……咦?怎麼變色了?」小助理突然面色一變。

她手裡的玉符居然變成了淺紅色。

肖功勛湊過來看了看,他微微皺眉。

畢竟是做考古的,對這些東西見識過,這是一枚鎮死符他還是看得出來的。

「這個東西是真的!不是地攤貨。」他皺眉說道。

「完了完了……我得趕緊打電話讓樂天回來!」小助理冷汗都出來了。

「怎麼了?幹嘛一驚一乍的?」肖功勛奇怪的問。

「樂天說了,這個東西一旦變色,必須馬上聯繫他,變色了就說明我的身邊有危險。」小助理急聲說道。 肖功勛皺眉,他雖然認識這個東西,但是具體有什麼效果他就不知道了。

小助理翻出自己的手機,撥了出去。

「樂天……我要死了!快點來救我啊……」她喊道。

肖功勛無語的翻個了白眼,自己難道生了一個傻閨女?這咋咋呼呼的一點也不像自己……

樂天簡直是莫名其妙了,自己這前腳剛出門,後腳這姑娘就要死了?

「真的假的?你可不要騙我啊!」

「真的!玉符變紅了!」小助理大叫。

樂天沒辦法,只好又往回走。

重新敲了敲門,小助理一路小跑的過來開門,看到樂天就急不可待的將玉符遞了過去。

樂天看了看,玉符的確變紅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