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離兄,你這話……」

「好了閉嘴吧。」面色轉冷的古離不可停滯的哼著,「我知道你們很迫切的需要這枚晶石重回上古凶獸的神力,可剛才你們的行為讓我很不滿意。」

「古離,你別太過分了,之前你不是也將我們出賣了么?」旱魃怒斥著。

「嗯?」

手上陡然一用力,將臣看到這心頭一跳,回手照著旱魃的臉就是一巴掌。

「閉嘴!」

抽過她之後,將臣這才將自己的姿態放到最低,欠身道。

「古離大人,您想如何才能將這晶石交給我們。」

看著將臣的動作,古離很是滿意的點頭道。

「不錯,眼下的情況看的很透徹,不如那醜女人那麼無腦。」

旱魃聞言眸中閃過厲色,將臣回過身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雖說他們幾人都是殭屍始祖,也都是上古凶獸犼而至……

可將臣卻是他們當中地位最高的那個。

不敢忤逆將臣,旱魃只能咬牙垂下頭。

「不錯不錯,我很滿意。」此時的古離已沒有了當時的緊張,他淡笑著不停的點頭道,「想要得到這晶石很簡單,依舊按照原計劃執行任務。等結束之後,我自然會將手裡的這塊晶石給你。」

「我們如何信你。」將臣蹙眉道。

「你認為你們有選擇的餘地么?」古離淡漠的笑了笑,旋即挑眉道,「不過我也不絕對不是信守承諾的人,我可以以心魔起誓,只要你們將我交給你們的任務執行完畢,我手上的這枚晶石,自然會拱手送上。」

一抹紫光閃過。

心魔大誓已成。

「怎麼樣,這回你該放下心了吧?」

站在前方的將臣目光轉動,他的目光從始至終都在那枚晶石之上。良久,他才朝著古離點頭道。

「好,一言為定。」

話音一落,他便朝著身邊的其他幾名殭屍始祖挑眉道。

「走。」

……

「將臣,你確定古離他不會在誆咱們么?」離開之後后卿忍不住蹙眉道,「我覺得這傢伙絕不會那麼好心。」

「以心魔起誓,這種威懾力他是不敢忤逆的。」將臣不假思索的說著,「咱們只要完成他交代的任務,就算他不想給,心魔大誓也會強迫他將晶石給咱們。」

「這樣最好。」后卿長舒了一口氣道。

「難道你們都不覺得怪么?」就在這時,赤著膀子的贏勾鎖眉道,「獸神精魄可是上古奇物,就算是在上邊都是很難獲得。當年東皇太一如此鴻運之人,窮極一生才有幸得到一枚獸神精魄,得上古神力成妖界至尊,可這小子為何竟然能夠得到精魄?」

「有些人的氣運就是如此,這沒有什麼好懷疑的。」將臣說道。

「可你們都沒發現么,那枚晶石里蘊含的力量彷彿不是特彆強。」贏勾依舊鎖眉道,「你們仔細想想,獸神的精魄,就算是億萬分之一也不可能就那麼點波動吧。」

「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讓打了巴掌的旱魃開口道。

將臣沉默。

要是仔細去想之前精魄的波動,的確波動很是渺小,可給他的感覺的確是獸神無疑。

「別想那麼多了,不管是不是咱們都要將那晶石得到。要是他誆騙咱們,到時候咱們再殺他泄憤便是,現在不過是讓他多活一些時日罷了!」

目送那幾名殭屍始祖離開,直到他們真的從眼前消失,古離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瘋狂的朝著相反的方向逃竄。

足足疾馳了半個多時辰,他才是停了下來看著手中的晶石,不停的喘著粗氣。

沒多久,他便是放肆的大笑。

「一群傻帽,不過就是一枚沾染獸神氣息的紫晶玉石罷了,還真以為是獸神精魄。」

當時在極度危險的情況下,他也是迫不得已才想出這種方法。

他就是賭將臣他們會將這晶石當成獸神精魄。

要是失敗了,那自然是死的下場。要是成功了,可就是他大賺。幸虧,那幾個傢伙太過於緊張獸神精魄,竟然真的沒有察覺。

「好好給我賣命吧,等一切結束了,將這紫晶石給你們又能如何。」

嗤笑著將晶石放回口袋,古離眯著眼看向虛空。

「看來我該去給他們添點料了。」 第867章讓你歇斯底里的在後面

「古離。」

古子晨在說出名字的時候,特意將目光放到葉子晨的身上。不出任何意外,從他的臉上古怪的表情來看,就能得知他心裡此時有多震撼。

竟然是他!

葉子晨心頭一顫,他真的想不到這個跟他從現世就是對立面的人,竟然也是天擇雙帝之一。

輕舒了口氣,收斂起臉上的神色。

「你確定真的是他?」

「很震驚吧。」略顯嘲弄的笑了笑,古子晨聳肩道,「難道在這種時候我會去騙你么?在我的那處空間內,他也是站在我對立面的人。或者說,只要是『我們』的空間,古離都是站在我們對立面的人,這是定數。」

葉子晨沉吟不語,他不停的整理著古子晨灌輸給他的信息,隱晦的打量他的臉色。

既然如此,那他對古離的怨懟,應該不比自己少才是。

面色古怪的看著他,古子晨注意到葉子晨的目光不禁笑道。

「你肯定特別在意,我會將古離也放到我的輔佐對象上。以你的想法,其實我對古離已經也很是反感的,對么?」

葉子晨不置可否。

「其實我對他的怨恨沒有那麼深,或者說等過了一些時間,你對他的怨恨也會沒有現在這麼深了。」

古子晨抿著嘴角輕笑,目光有些深遠的看著前方。

「現在的他的確是你現階段讓你最怨懟的人,他的一切想法都是和你相悖的。可等以後你就會知道,真正讓你兵敗如山倒,讓你眼睜睜看著你的摯友、你的親人死在你面前的,其實不是他。」

「什麼?」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你和古離現在不過就是小打小鬧。現在你還有人提攜,你和他也是見招拆招,雙方交手這麼多次,其實並沒有誰真的吃了大虧或者是佔了大便宜吧。」

古子晨翹著嘴角輕笑著,旋即開口道。

「真正讓你感覺心酸、使你懊惱、讓你歇斯底里的還在後面。知道么,親眼目睹親友從你面前消失,屍首都不曾留下的那種無力感,未來你會慢慢感受的。」

再說這些的時候,古子晨恍若猶如個預言家般,語氣平靜不帶任何波瀾。

可明明這些都是他親身經歷過的,他卻能用這種心境說出來。

哀大莫於心死。

可能,在無盡的痛楚之下,在想這些他都已經麻木不知道什麼是心痛了。

葉子晨無法想象那種畫面,也不願去想,可他心卻是變得越發堅定。

一定要在他這裡將一切都推翻。

「知道了吧,其實古離他看著挺壞的,但是卻跟那些真的窮凶極惡之徒,還算是有些良知。故而我才想試著輔佐他,說不定他成功了,平時的世界也會為之解放,我還能在看到……那些我只能在夢中看到的他們。」

淡淡的笑著,從他的嘴角中卻少能夠感覺到他心中的苦澀。

在他的世界里,他也是可以稱之為巨擘一般的存在。可是強橫如他,卻只能將希望寄托在不過仙王級別的葉子晨身上。

這是他希望的火種,也是他失敗最直接的證明。

「嘖嘖,氣氛好像有點壓抑。」

見葉子晨遲遲不語,古子晨挑眉一笑道。

「本來是要說楊戩的,怎麼說了這麼多有的沒的。人老了,就是愛講故事,想到我也沒有辦法免俗。」

要是古子晨不說,葉子晨可能都忘了他們談及這些的初衷。可知道了這些故事之後,楊戩的結局也應當不是善終。

「楊戩是為你而死么?」

「算是吧。」古子晨故意用著輕鬆的笑,開口道,「他其實死的挺……」

就在這時,識海內的葉子晨和古子晨都感覺到一股波動。他們都將目光投了過去,透過葉子晨的眼睛正巧看到楊戩落星的畫面。

「成功了。」古子晨開口道。

「你是說殺星選擇他了么?」葉子晨也是神色一震,看到身邊的古子晨不置可否道,「看來有些歷史是無法改變的,不管如何殺星選擇的人都是他。」

此時的古子晨神色很是凝重,這比他剛才說那些故事的時候還要凝重。

「難道這不是個好結果么?」葉子晨挑眉道。

「這的確算不上個好結果。」古子晨抿著嘴角道,「我之前就說過,殺星其實不適合他,他們的性格本來就屬於兩種極端。」

「那能強行終止?」

「那你是想太多了。」古子晨朝著他翻個白眼道,「星辰落星,誰都沒有辦法忤逆,這是天道。要是規則說不定還能挑釁一下,可天道……恕我無能為力。現在咱們能做的,就是好好的看下去,僅此而已。」

「那會有危險么?」葉子晨問道。

「不會。」

演武場內,楊戩的落星儀式還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其不遠處的仙人們全都神色震撼的看著這儀式的進行。

直到楊戩睜開了他的雙眸。

「孫子,從我兄弟身體里出來受死!」

在他醒來的第一時間,他沒有去雀躍獲得的能量。而是將目光完全鎖定到坐在椅子上,動都不動的葉子晨身上。

轟。

狂暴讓人窒息的威壓從他的體內釋放,與此同時他的二郎刀也出現在他的手中。

在他靈力的灌輸下,他的二郎刀恍若也有了變化。

「去死。」

二郎刀毫不猶豫的朝著葉子晨的腦袋劈了過去,就在這時,坐在椅子上得葉子晨雙眸突然間恢復了以往的靈動。

眼看那刀就要劈到他的頭頂,他趕緊朝著旁邊滾了一下。

這一滾堪堪躲過楊戩的刀鋒,刀刃貼著葉子晨的臉頰掠過,斬斷了他的幾根頭髮,旋即落在那把實木的椅子上。

轟。

椅子一分為二。

看到葉子晨竟然敢跑,楊戩雙眸眯成一條線,二郎刀緊握在手心。他雙眸閃爍陰翳的光,旋即朝著手心吐了幾口搓了搓手。

「想跑,妖孽還想在我兄弟身體里作祟,看你楊爺爺不給你劈成碎渣。正好剛才學了幾招,就在你這試試手!」

話音一落,楊戩的瞳孔中星芒閃爍。

「星辰戰意,暗殺—斬。」 第868章星辰戰意

在楊戩心頭默念的剎那,他的身體周圍開始出現一道道鋒利如刀的狂風。

這風顯然是無差別攻擊,就算是站在不遠處的無辜仙人們,衣服上都出現一道道風刃留下的口子。

但是千萬別認為這便是楊戩的手段,這不過是起手式!

星辰戰意,暗殺—斬。

顧名思義,暗殺系的技能。

狂風捲動在時間的推移下逐漸增強,周圍的仙人的身上都開始逐漸將出現血痕。無法動用靈力的他們只能避之不及,站在台階上的大能們都退到台階下,走出這風刃的範疇。

「楊戩這是怎麼了。」

「誰知道了,為什麼他能在這動用靈技,而且他的氣息彷彿要遠超在場除卻佛祖之外的所有人。」

「紫薇,這是你的人,你……」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面對眾人的質問,紫薇蹙眉道,「剛才諸位也都看到了,楊戩突然變故,他如今的情況本座也是無從得知!」

「之前佛祖提過,楊天神會在不久之後飛升成神,不知道……」

仙人中有人問道,眾仙將目光落到佛祖的身上。

「對,楊戩他現在已不是仙人了。」釋迦摩尼眯著眼睛笑著。

「當真!」群仙駭然,伏羲卻是目光深邃的看著楊戩周圍的風刃,挑眉道,「那佛祖知道楊戩為何能動用靈力么,現在咱們依舊無法動用靈力,就算是您也沒有辦法。」

「他用的不是靈力。」釋迦摩尼開口。

「那麼是神力么?」燧人氏顫著音開口道。

「也不是。」釋迦摩尼搖頭。

「那……」

仙人們都懵了,既然不是仙力也不是神力,那他用的還能是什麼?他們都不解的看著釋迦摩尼,可這老和尚就是笑,也不講話,給這群仙人急的心痒痒的不行。

唯獨伏羲神色一動,看向楊戩的目光有些變幻。

「難道說他用的是……星辰之力?」

伏羲是去過神界的,眼光也要比這裡的人都高上許多。他知道神界有能動用星辰之力之人,在聯想方才楊戩的一系列變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