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對,秦時明月只是動漫,不是真正的歷史,怎麼會有盜跖這個人。」

「當然了,這也不是說不可能。」

「穿越都是有可能的,更別說其他了,一切皆有可能。」

「難道這裡是秦時明月的世界?」

「不對,這個世界比秦時明月大多了,然後是糅合秦時明月。」

「既然有盜跖,那會不會也有蓋聶,衛庄,東皇,月神等人,甚至,荊天明這個秦時明月中真正的豬腳,也就是所謂的位面之子。」

……

就在姜皓因為『盜跖』二字而思維不斷發散之際,突然地,他感覺自己的腦海一陣疼痛,他的靈魂,又被什麼東西攻擊了。

劇痛襲來,姜皓頓時清醒過來。

片刻后,知曉發生了什麼的他,臉色大變。

「麻痹的,戚雲你他媽的還真會找機會!」姜皓憤怒的大吼,毫無疑問,這是戚雲的殘魂,又開始反撲了。

姜皓當下坐穩,也不管其他,心神一動,回歸到那個黑暗的空間。

……

黑暗的空間之中,那由日月星辰包裹的白色發光體,再次對著黑色發光體,展開攻擊。

姜皓的靈魂被那個叫『盜跖』的男子重創,嚴重縮水,而戚雲的殘魂則因為吞服了深紅色果實而恢復不少,因此,把握住機會的戚雲,果然反撲,從吞掉姜皓的靈魂,重新奪回肉身。

砰!

白色發光體撞擊黑色發光體,更張大嘴巴,從後者身上撕扯下一下黑片,快速咀嚼。

肉眼可見,隨著黑片被吞噬,白色發光體不斷增大。

戚雲的殘魂再次增強。

而就在戚雲趁姜皓的注意力還在外界,不斷吞噬姜皓靈魂之時,姜皓的靈魂之上,一枚古樸的寶塔,悄然浮現。

寶塔不大,正好包裹住姜皓的靈魂,只有一層,略顯破敗,卻流傳著金銀兩色之光,化成太極,玄奧異常。

寶塔出現,如同城牆,在瞬間,就擋住了戚雲殘魂的所有攻擊。

砰砰砰!

戚雲的殘魂幻化出嘴巴,不斷咬在姜皓的靈魂上,卻被寶塔擋住,發出金鐵相撞的鏗鏘之音。

而這時,姜皓的靈魂也是正好回歸。

看著古樸的寶塔,姜皓靈魂一臉狂喜。

「老天啊,你終於發善心了,給我金手指了。」

「有了金手指,我才能和位面之子對抗啊,不然,誰是位面之子的對手啊。」

「哪怕穿越者也不行啊。」

這個寶塔,姜皓很熟悉,據說,叫因果塔,是一個寺院中的鎮寺之寶。

聽寺院里的和尚說,這東西可以根據因果聯繫發動攻擊,是佛門之中,非常厲害的寶貝。

當然了,那時候的姜皓,對於這一點,是嗤之以鼻,豪不相信的。

而不相信的代價,就是……他穿越了!

才剛剛高考完,還沒享受大學生活的他,就穿越了。

如今,穿越到神洲大地,這寶塔還在,姜皓那還反應不過來。

這寶塔,絕對是個寶物,也是他這個坑爹穿越者的金手指。

「有了金手指,我還怕你啊,你就算是位面之子又能咋地。」

「王莽這個穿越者,之所以干不過劉秀那個位面之子,還不是因為他沒金手指啊。」

「如今,我有了金手指,我就不信,我一個穿越者還干不過你這個位面之子。」

「秦始皇那種級別的位面之子我絕對干不過,但你也絕對也比不上秦始皇啊!」

……

姜皓欣喜若狂。

就在這時,因果塔中,突然射出一道光芒,湧入姜皓靈魂之中。

這是一股信息流。

「世間萬物,有因,必有果!」

「種下善因,必有善果!種下惡因,必有惡果!」

「因果之間,更有輪迴。」

「結善因,得善果,得好輪迴。」

……

姜皓的靈魂接受了這股信息流,片刻后,姜皓的靈魂睜眼,當下眉頭緊皺。

在接受自因果塔傳過來的信息流后,姜皓的靈魂知道,因果塔,這是一個被動防禦的法寶。

它不會主動攻擊別人,只會被動防禦。

當然了,在有人先進攻之後,它也是可以反攻的,並不是純粹的只會挨打。

只要不是姜皓主動招惹敵人,而是敵人主動攻擊他,因果塔就會發動一個特殊技能:剝奪敵人的部分氣運,轉移到姜皓身上。

正所謂有因必有果。

你既然先出手,那就要付出代價。

……

咚咚咚!

就在姜皓的靈魂慢慢品味因果塔的功能時,戚雲的殘魂還在瘋狂的進攻。

他好不容易把握住機會,進行偷襲,即使不能滅掉姜皓的靈魂,也要狠狠地吞掉一塊肉,壯大自己,削弱姜皓。

然而,令戚雲殘魂失望的是,因果塔雖然看上去弱不經風,卻堅固的嚇人。

任憑戚雲殘魂怎麼撞擊,都是奈何不了它。

無奈之下,戚雲殘魂鳴金收兵,退了回去。

對面那寶塔太硬了,根本咬不動啊。

就在戚雲退走的同時,姜皓的靈魂算是研究完了因果塔傳來的信息,這才將注意力轉移到身前。

這不,抬起頭的他,正好看到戚雲退走的一幕。

姜皓的靈魂見狀,一聲冷哼:「這就走了?」

「想得美!」

戚雲的殘魂乘著自己被盜跖重創的機會偷襲,吞掉了自己不少的靈魂碎片,以姜皓睚眥必報的性格,怎麼能允許戚雲的殘魂就這樣走了。

伴隨著怒吼,姜皓的靈魂暴動,快如閃電,追了上去,對著戚雲的殘魂就是一陣撕咬。

戚雲是位面之子,哪怕只剩下殘魂,姜皓也殺不了他。

但是,奪回被戚雲殘魂剛剛吞掉的一些靈魂碎片還是可以的。

咚咚咚!

姜皓的靈魂一陣閃爍,剎那間,幻化出一張大嘴,對準戚雲的殘魂就是一頓啃。

而或許是見識到了因果塔的堅固,戚雲的殘魂也沒傻乎乎的和姜皓靈魂對轟,而是全面收縮,將所有的靈魂力量收縮在日月星辰之中。

有日月星辰在,他穩如泰山。

而果不其然,姜皓靈魂的動作雖然兇猛,幻化的嘴很大,牙很尖,卻始終咬不穿日月星辰。

別說收回所有的被戚雲殘魂搶走的靈魂碎片了,連一丁點他也搶不回來了。

戚雲殘魂見狀,得意的大笑,幻化出來的臉龐之上,極盡得意。

「我確實是奈何不了你,可是,你也還奈何不了我。」

「哈哈。」

身為位面之子,靈魂上有日月星辰環繞,其他人根本殺不死他。

面對戚雲殘魂的叫囂,姜皓靈魂也不惱,停下動作,片刻后,剛剛幻化出來的手指,往前一指,嘴巴張開,聲音響徹,冰冷無情。

「因果塔,給我上!」 「因果塔,上!」

伴隨著姜皓靈魂的一聲令下,那個照在姜皓靈魂之上的古樸寶塔,突然發亮,上面的金銀二光,洶湧而出,將戚雲的殘魂包裹。

就算是戚雲周身有日月星辰環繞,也擋不住這金銀二光。

然後,在姜皓期待的目光下,金銀之光湧入戚雲殘魂之中,如同大嘴,在不斷撕扯戚雲的殘魂。

肉眼可見,戚雲殘魂不斷被削弱,有著白色和黑色的碎片不斷浮現而出,然後,被金銀之光吸納。

「這是什麼?」感受著自身的靈魂力量不斷縮水,戚雲慘叫不已。

這破塔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寶物,就連天之氣所幻化的日月星辰也擋不住?

戚雲殘魂瘋狂大吼,很不甘心。

但是,他再慘叫,卻改變不了自己的靈魂不斷削弱的事實。

最終,在戚雲的殘魂縮水到比沒吸收深紅色果實更差之後,金銀兩光才停止動作,一個閃爍,回歸到寶塔之上。

然後,金銀兩光將從戚雲殘魂之上奪來的白色和黑色碎片吐出,任由姜皓的靈魂將其吞噬。

在吞噬掉這個靈魂碎片后,姜皓的靈魂得到了很大的補充,更加凝實了。

他不僅把自己丟掉的碎片搶了回來,又多搶來了一些屬於戚雲的靈魂力量,自然更強了。

「謝謝你啊。」

吸收完這些東西后,姜皓的靈魂幻化出一隻手掌,拍了拍因果塔,身上之中,極盡得意。

這東西,還真是個寶貝。

說著,他還故意朝著戚雲的殘魂拋過去一個挑釁的眼神。

或許是這一次損失比較慘重,戚雲殘魂沒有了之前的鎮定,在看到姜皓靈魂做出的挑釁動作后,當場被激怒,眼睛血紅,咆哮道。

「我是位面之子,擁有大造化,受天道恩眷,是天地寵兒。四歲挖出五十年饕餮草,五歲碰到六十年渾沌根,六歲拾到七十年窮奇枝,八歲遇到八十年檮杌芝。

十歲第一次掉下山崖落在九十年朱雀果旁邊,十二歲玩耍時撿到一百年白虎竹兩朵,十四歲第二次掉下山崖得到一百年玄武藤一株。

十六歲第三次掉下山崖,原以為必死無疑,可沒想到,我卻在必死之地得到大機緣,吞掉一條青龍之魄!

有一次,與強敵廝殺,眼看不敵之時,天空突然掉下一桿鐵槍將敵戳死!

這就是我,新一代的位面之子,你憑什麼突然跑來搶我的身體。」

……

「這……」聽著戚雲那一連串的奇遇,常人幾輩子都碰不到的奇遇,姜皓不由得停下了挑釁的動作,嘴巴抽搐著:「位面之子,確實恐怖!」

說實話,這運氣也太驚人了吧。

吸收了戚雲的部分記憶,姜皓自然清楚,饕餮草、渾沌根、窮奇枝、檮杌芝、朱雀果、白虎竹、玄武藤這些東西,是有多麼的稀少和珍貴。

朱雀果,那是朱雀口水所化;白虎竹是白虎一滴鮮血凝成;玄武藤是玄武休息過的地方,由玄武一片鱗甲所化;饕餮草、渾沌根、窮奇枝、檮杌芝等同樣是感染了饕餮等生物的氣息而誕生的靈藥。

眾所周知,青龍、朱雀、玄武、白虎、麒麟為五大聖獸,是靈族中的至高者。

而饕餮、渾沌、窮奇、檮杌屬於四大凶獸,僅次於五大聖獸。

這幾種藥材,雖然等級不高,也就是一兩階,但是絕對屬於牛逼哄哄的存在。

畢竟,在靈族被人族覆沒,只剩下殘部的時代,這種與聖獸有關的藥材,早就絕跡了。

普通人一輩子都碰不到一種,可戚雲才十六歲,就已經全部碰到的。

更別說,他還有其他的奇遇。

不愧是位面之子,竟恐怖如斯,讓人瞠目結舌。

當然了,感慨歸感慨,身為敵人,姜皓可不會給戚雲好臉色。

儘管,他確實很震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