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

說完,陳虎又看了兩人一眼,轉身鑽進了廚房。

「不只能做粥么……」鄧有祿眯起眼睛,心中暗道。

看來這位陳大師的手藝很不簡單吶。

……

陳虎的動作很快,也就一刻鐘多點,一份純正的,但完成度並不高的含靈回鍋肉,外加一碗高靈的紫菜雞蛋湯和高完成度的素什錦炒飯便被製作了出來,由陳虎親自端著送到了鄧有祿的面前。

「你的菜全了。」

然後不作停留,再次返身回到后廚,重新拿起食材製作了一份含靈的魚香肉絲,配以單純的融靈米飯一碗放到了王自中跟前。

「你的。」

「麻煩您了,陳大師。」王自中感謝道。

然後縮減自己的存在感,拿起筷子悶頭吃起了飯。

再兩位大師之間那奇怪的氣氛影響下,就算再借王自中幾個膽子,也不敢在這個時候插科打諢,拉交情,扯關係。

就這樣又熬了十幾分鐘,王自中快速的解決掉自己面前的食物,並將省得打包,便腳步匆匆的離開了飯店,以免自己被殃及池魚。

而後又過了半晌,鄧有祿也吃完了自己的東西,將筷子一放,滿足的打起了飽隔。

「多錢?」

「一萬五千八。」陳虎回道。

「支持微信轉帳不?」鄧有祿挑眉,再次問道。

「支持。」 無敵全能打臉系統 陳虎點頭,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後者也是一樣,掃了下陳虎的二維碼,然後轉過了陳虎一萬五千八百塊正。不多一分,也不少一毛,很是準確。

「我會常來的。」鄧有祿微笑道。

「歡迎。」

隨後鄧有祿不再停留,晃晃悠悠的離開了飯店。 之後的日子,鄧有祿果然像他說的那樣,經常來。並且到了後面,變得不只他一個人來,還有他妹妹——鄧有喜,他同堂的弟弟——鄧有財,再要不就是鄧有廣、鄧有旺。

總之不知不覺間,陳虎的小店有像鄧家食堂演變的趨勢,隔三差五的就能招待到鄧家的人。

相應的,陳虎的錢也賺的飛快,一餐就能拿下一兩萬,更甚至是五六萬,更何況還是持續性的,所以等到陳虎月底會帳時突然發現,自己居然單憑飯店就賺了小五十萬,就更不要說之間還從王自中、張天泉那裡得到的七十萬了,使得他的銀行帳戶內瞬間突破百萬數值,讓陳虎感到萬分滿足。

「可惜,還不夠啊……」

百萬,別看挺多,那也要分在什麼地方,在二三線城市,自然是還算不錯,但換到一線城市,甚至是北上廣深這種超一線城市裡,百萬也就是個車錢。至於說拿他買房子,郊區或許能夠買個半套,但市區內還要是門市——買個廁所都不見得夠。

所以想要完成他最初的構想——去江南,最好是魔都或是餘杭一帶弄套不錯的房子,開私人小館賣私房菜,這百萬卻是大大的不夠。

「哎,要不要擴大經營呢……」

「叮,恭喜宿主基礎刀功達到圓滿,獎勵:基礎刀法。」

就在陳虎琢磨著怎麼賺錢的時候,隨著他手下的動作完結,久違的系統音突然在他腦海中響了起來。

陳虎一訝,點開了系統界面。

只見原來的每日基礎訓練任務1後面直接顯示出一個代表完成的驚嘆號,示意陳虎點擊領取。

陳虎沒怎麼猶豫,用意念點擊接收。

頓時間,一股光芒在他腦海中炸開,幻化成漫虛空的熒亮光點,飛速的沒進他的腦海中。然後就猶如每次接收信息時那般,強烈的疼痛自陳虎的腦海中浮現,伴隨著文字、圖象資料,不停的刺激著陳虎的神經。

但還是那句話,陳虎已然不是以前的陳虎了。隨著精神強化丹、天慧丹的服用以及日常的修鍊強化,他的腦神經和腦域都得到了不小的開發,因此疼痛雖然強烈,卻也依舊在他可承受的極限範圍內!而且吸收速度也比以往要快上不少,因此僅是片刻間,那股信息便消散一空,只餘下熱血上腦後的溫熱感覺。

陳虎長呼口氣,默默的回想起了系統獎勵的基礎刀法。

該說不愧是系統獎勵的東西嗎,雖然名為基礎刀法,但內容卻豐富的堪比傳說中的武功秘籍,各種用刀的技巧和手法就不說了,廚師需要的一切刀功內容也全都囊括其中,甚至還隱隱帶有些庖丁解牛的意思在裡面,讓陳虎看得眼神大亮,恨不得立刻就找只雞來試驗一下。

而陳虎接下來也確實是這麼做的,直接拉過一旁的凳子矮身坐下,閉上眼睛,神思進入了幻界空間。

「系統,給我一隻雞。」陳虎佔在幻界空間的灶台前,對虛空道。

隨即下一刻,一隻腿了毛的白條雞就憑空出現在了他身前的案板上。

陳虎單手按住,右手握住同位具現的溢靈刀,手臂一動,用基礎刀法上的技巧拆解起了手中的白條雞。

開尾,入刀,左移右晃,翹手一勾,雞得內臟便全都順著雞屁股開出的洞口中泄了出來。

陳虎將這些雞雜碎放到一邊,繼續持刀操作,卸起了雞骨架……

「不行,刀太大了。」

片刻之後,不小心切破了雞皮,傷到雞肉的陳虎看著手中的溢靈刀嘆氣道。

不過到是沒有氣餒,直接心思一動,具現出一把日式廚師使用的那種帶有弧形的尖頭刀,重新弄出一隻白條雞,按照刀法內容拆解起來。

開尾,入刀,下手行掏……

過程很是順利,很輕易的就完成了內髒的掏取,使雞成了骨肉雞。

然後陳虎繼續,一手按壓雞身,一手持刀,半閉著眼睛,全憑感覺來拆分骨架。

「唉……又失敗了。」

半晌后,再次把整雞戳漏的陳虎嘆氣道。

「看來想要真正的實現庖丁解牛,刀功還要練吶。」

而後就猶如是配合他的想法一樣,系統又一次的跳了出來。

「叮,任務3:刀法練習。

任務描述:作為一名特殊廚師,其刀工必然也要與眾不同,強俞眾人。

任務獎勵:根據刀法提升程度給予遞次獎勵。(LV2級:獎勵指定樣式精品廚刀一把。LV3級:獎勵屬性廚刀一把。LV4級:獎勵低級刀功類廚級一個。 醜女神醫:農門太子妃 LV5級……最高為LV9級:獎勵含有庖丁意念的庖丁解牛刀法識晶一顆。)PS:獎勵不可積累,只發布相應等級獎勵物品。」

也就是說要麼把刀法等級升到最高,拿含有庖丁對庖丁刀法理解感悟的意識結晶,要麼就選則一件認為自己合適的獎勵進行提升,不可能出現那種把刀法升到九級后,連帶著將LV2、LV3以至LV4、5、6等級的獎品也全收下的可能。

可謂是夠嚴謹的。

恩,也可以說是小氣。起碼陳虎是這麼認為的。

跟著陳虎表情一變,看著任務界面的目光變得閃爍不定起來。

「這樣一來,我豈不是少了一個靈符的獲取渠道?!」

而事實也確實如此。隨著任務3:刀法練習的任務出現,原本停留在任務界面的每日基礎練習任務就只剩下基礎練習2——靈力操控練習任務,而沒了基礎練習任務1的存在。

「還好,在見到鄧有祿,知道國家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后,就再沒起接任務、處理靈異事件賺外快的心思,要不然現在可就真得要抓瞎了。」須臾后,陳虎既是慶幸,又有些無奈和遺憾的嘆息道。

好在,手裡留的符還有不少,雖然不見得富裕,卻也足夠讓自己應對一些情況了。

更何況,他也不是完全斷了來源,還有融靈練習任務存在,由此再加上《控靈術》中的一些手段及中級的國術太極拳技能,自己還是有些依仗的,到是不用擔心碰到麻煩而處理不了。

「不過,有可能的話還是要再弄點陰力為好啊。」

只有有著足夠的陰力存在,他才真正的有面對任何事而不懼的底氣存在! 又是一天深夜,顧客都離開了小店,使小店再次恢復了原本的安寧。

陳虎簡單的打掃了一下衛生,稍坐片刻,便再次鑽入后廚,研習基礎刀法和各種靈技,增強著自己的廚師能力。

菜刀飛舞,靈力消融,點點熒光於光輝間忽閃忽現。

就在這種情況下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已經習慣的迎客鈴聲便又一次的響了起來。

陳虎從練習中醒來,抓過抹布擦了擦手,轉身回到了客廳。

「吃點什麼?」陳虎看著面前的女客熟練的問道。

是人類,並非鬼魅。雖然時間確實是晚了點,一般人在一般情況下不會再來光顧,但不代表著沒有意外出現。比如喝嗨了或是玩爽了呢?也是會有人出來到店裡買些吃得的。

儘管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去吃考串什麼的,但也不妨礙那些人中有特例存在不是?

所以除了鬼魅之外,陳虎也偶爾會在凌晨兩三點鐘的時候,招待那麼零星一兩號晚上歸來用餐的顧客。

只是不成想,這次的顧客根本就不是來吃飯的,只見後者腦袋一抬,露出那幾無血色的蒼白臉孔,漆黑的雙瞳閃過一抹幽光,女子就好似飄移般驟然衝到了他面前,青筋浮現的手爪前探,直取向陳虎的咽喉。

陳虎一驚,下意識的向後退開一步,一拌,撲通一聲坐到在了地面上,非常幸運的躲過了女人的一擊。接著陳虎回過神來,沒有猶豫,飛起一腳踹向女人的膝蓋……

女子向後跳開,探身張口一吼,一大股一看就不是好東西的黑煙就射向了陳虎的面門。

陳虎再驚,心念一動,激活了主防禦的金剛符,同時抬起手臂,胳膊上覆蓋著靈力,擋在了自己的鼻子前方。

「金剛符,靈氣……原來你也不是普通人。難怪鄧家的那群混蛋會來你這裡吃飯。」女子見狀停下攻擊,看向陳虎的目光惡狠狠道。

從表情和語句內容來看,很明顯是鄧家人的仇家。換句話說,這次突然而來的襲擊正主目標並非是他,而是會經常來他這裡吃飯的鄧家子弟,他陳虎被殃及池魚了。

一想到這裡,陳虎感覺自己真心冤枉。

「要怪,就怪你和鄧家人是朋友吧!」

說罷,女子從后腰取出一把南方人割麥草的,前端帶有回勾的那種農具短刀,黑氣蔓延起上,如同灌靈附魔,而後再次前沖斜斬向陳虎。

陳虎下意識的滾身讓開,但卻忘了自己剛好恰在後廚與前廳之間的過門的門道里,側身可以,翻身起來卻是不行,不由得被門框擋的一頓,讓體外的金剛罩和女子的黑刀完成了一次快速的擦肩而過。

「哧……」

方法冷熱交融般的聲音響起,陳虎體外的金剛罩變得閃爍不定起來。

不過經過這一次陳虎卻是徹底的從這種突遇的生死戰鬥中回過神來,大腦高速運轉,精神極限集中,猛的一腳將女子踢倒,同時揮拳一砸,帶著太極炮拳錘式的半成力量的攻擊直接砸在了女子的小臂上,砸得她手臂一顫,手中的刀都差點丟了出去。

然後陳虎得勢不饒人,屈腿抵住女子的身體,手中雷符一閃,轟得一聲在對方的身上炸開。

至於會不會因此反傷到自己的問題,陳虎此時已然是故不得了。

不過就結果來說還是好得,這不,雷光之下女子體外浮現的黑色氣息被當即炸開,至剛至陽的雷電攀附其上,電弧激跳,在一瞬間麻痹了女子的肌肉,並使她發出了痛苦而凄厲的慘叫聲。

「啊!!!」

至於說同樣在雷電波及範圍內的陳虎,則因為體外還殘留的金剛罩的關係而沒有受到什麼影響,拳都快速揮出,也不管是不是會把人直接打死,照著女人的腦袋就是一頓猛錘,直到後者昏迷,腦袋垂落地面之後再沒反應之時,才堪堪的停了下來。

女子滿面是血,面容變形,讓人再難以看出她原本的樣子。

陳虎喘著粗氣,在不知是生是死的女子旁邊倒卧下來。

「呼,呼……」

被人這麼直面襲殺,陳虎還是第一次碰到,並且這還不同於王大致的那次,是實打實的知道自己可能會掛,也就不怪他一開始表現的那麼差,完全就是一副普通人反映,並在之後表現也沒好到那去,一副理智失控的模樣。

畢竟此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身為一個不是正經圈子裡從小長大的野路子人員,他可沒辦法像鄧有祿似的那麼冷靜。

然而還沒等陳虎完全放鬆,下一刻,那本該昏死或根本就是死過去的女子身軀突然一顫,強大的黑氣突然就她身上涌了出來,快速會聚到半空,聚合成一個漆黑的嬰兒形象,眼睛緩緩打開,空洞而充滿怨氣的目光望向了地上的陳虎。

小嘴一張,發出了震撼人靈魂的哭嚎。

「哇!!」

哪怕以陳虎再不專業的對鬼知識也能想到,這是傳說中的鬼嬰,一種由初生嬰兒生煉成的小鬼!成品不僅威力具大,擁有可怕的殺傷力,潛力也是非常誇張,隨便一個都是無邊的罪孽。

陳虎沒敢遲疑,手臂本能一揮,驅邪符就應手打了出去。

「啪!」

黃光炸開,漣漪如同衝擊波般撞向鬼嬰兒。

「哇!」

鬼嬰吃痛,周身散發出更加可怕黑氣,湧向了陳虎。

陳虎不敢應接,依舊是驅邪符主攻,用黃色神光激退黑氣,本人迅速翻身自地上爬起,四肢著地,好似狗爬似的衝進后屋,完成最後的直力起身工作。

然後雙手各取出一張雷符,照著鬼嬰就丟了出去。

「轟!轟!」

而且還不算完,幾乎是兩張符用完之後的下一刻,便又是兩張符丟出,接著又是兩張,直到連丟了七八張之後,才暫時停止下來,一手握著雷符,一手握著火符,小心翼翼的望著被大片電光籠罩的區域。

女子的屍體什麼的就不說了,早就在雷符爆炸時所形成的衝擊波衝擊下給彈飛到了一邊,撞倒了櫃檯,外家帶倒了幾張桌椅。

門框焦黑,遮簾燃燒殆盡,只余點點雷光還糾纏著一股尚未完全散開的黑氣在門道那裡肆虐著。

不過也沒能持續多少時間,很快就隨著雷光一同湮滅不見。

見此,陳虎猶自還有些不放心,又是心念一動,丟出了一張驅邪符對店鋪進行凈化。

神聖的黃光散開,將一切陰邪能量推散開來。

「呼,終於是搞定了。」見再沒有任何異常的陳虎長呼口氣道,然後收起符紙,緩步走到了女子的屍體旁邊…… 可以這麼說,女子的死亡既是意外,也是必然。

意外估計是沒想到陳虎也不是普通人,直接打破了她原本的計劃,更甚至是招來了可怕的反擊。至於是不是當場死亡,因為陳虎當時沒有檢查的關係,陳虎也沒法確定。

不過不管是不是當場死亡,以那種程度的重創也都足以引發後面的事情了——既鬼嬰反噬。

就如先前說的,鬼嬰是小鬼中潛力最大,養成后殺傷力最強的一種小鬼,但相應的,因為鬼嬰是由剛降生的嬰兒煉成的小鬼,意識完全不像其他小鬼那樣成熟,只有最單純的『吃』的本能,主控者活者的時候還好,還可以憑藉飼養出來的『親緣』來簡單的操控鬼嬰,以達到御鬼的目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