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似乎是越來越接近自己的目標了,他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去,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這個時候才回過了頭,看著自己手下的師弟們。

只見他的眼眸之中帶著一股冷意,開口大聲的說道:「接下來就是我們要去的目標,不管你們之前是怎麼想的,但是現在你們必須齊心協力,誰不齊心協力我就殺了誰。」

他的話語之中,彷彿帶著一股冰冷,更帶著一股濃烈的煞氣,彷彿根本不在意麵前這些弟子。

這些弟子們聽到這些話,一個個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似乎是沒有想到這一次的事情居然會以這樣的形式展開。

其中一個人開口說道:「師兄,你放心好了,這次我們絕對不會亂說什麼的。」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話語之中就有一些顫抖。

「那就好,我也知道,你們其實是對我充滿了怨恨,但是我要告訴你們,接下來,才是真正獲得寶物的時候,所以我們一個個都必須要齊心協力,誰要是敢違背,我就殺了誰。」

「這一次並不是我個人的主張,而是師門的任務,但是你們之前的身份太低,並不應該知道這個任務,我把你們都收集起來了,這個任務才真正的啟動,解開了我腦海之中的封印。」

這男子說到這裡,就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這一群萬劍宗的弟子一個個都是互相看了一眼,眼眸之中在這些插一次的,彷彿是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秘密在這其中。

不過就是下一個,他們一個個都是激動起來,如果這就是師門任務,還被師門這麼看重,那麼只需要完成這個事情,絕對能夠受到極大的獎賞,而且是師門重要的獎賞。

想到這裡,這裡面的人一個個都變得激動起來。

「我知道你們很激動,我也知道你們期待著這一件事情的發生,所以,接下來就請你們和我一起,好好的完成這個事情。」

這男子說完之後,抬手就是舉起自己手中的一個玉佩。

這些弟子們看到這個玉佩的時候,一個個都是愣了一下,這是長老玉佩,玉佩一出,就代表著長老的命令,僅僅次於掌門密令。

「放心好了,這一次,並不是指我一個人行動,其他宗門也都會行動,我們三大宗門,還有那些小宗門,派過來的人,都有著帶頭人,這一次,就以這次任務為主。」

這男子說到這裡,眼眸之中露出了冷笑:「出發。」

下一刻,這男子帶著這些萬劍門弟子向著深山而去,他們的速度非常的快,很快就進入了這深山之中。

這山中密林,帶著一種邪惡的味道。

只不過是才剛剛靠近,就感覺到空氣中散發著一股惡臭。

這不是普通的惡臭,這裡的味道似乎是生命終結才會產生出來的惡臭的味道,帶著一股難以言語的壓抑。

彷彿這些人躲在這裡的時候,就是通往死亡的路程。

但是這些人都是進入這裡面,沒有任何遲疑,在這裡面似乎擁有著一個驚天動地的寶藏。

老公來勢洶洶 與此同時,泰林宗也已經聚集起來了,大概有七八十號人,這些人一個個都是穿著勁裝,身上散發著一股寒氣。

他們的手中拿著一個羅盤,似乎也尋找到了一處大山,那是一處宏偉無邊的大山。 只是靠近就能夠看到這座大山之中帶著一種恐怖的味道,彷彿在這裡面,就要擇人而噬。

那一股巨大的壓力,向著四周擴散著。

遠遠的靠近就能夠發現這裡根本就沒有任何植物生長,同時也沒有任何動物出現在這個地方,彷彿這個地方就是死亡之地。

而在天空之上也帶著一種灰濛濛的氣息,黑得令人心發慌,彷彿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詛咒。

「轟隆!」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上有著一道驚雷,一閃而過,泰林宗的帶頭師兄掀起了自己遮蓋住頭顱的帽子,他的臉上帶著一些兇殘,同時有著一道長長的傷疤劃過了他的臉龐。

一看就知道他是一個身經百戰的高手,但是在一場戰爭中,他受了重創。

「桀桀桀!」

只見他這個時候突然大笑了一聲,笑的是那麼的貪婪。

「終於找到了,終於找到了,迅速隨我上前,這次師門任務,絕對不容許任何失敗,只要我們找到了這寶物,那麼這一次我們將獲得極大的提升,不只是師門,將會得到極大的好處,就連我們的修為也會得到極大的提升,跨入真正的精英弟子。」

「哈哈哈!」

只見他說到這裡的時候,一雙眼眸之中就帶著一些燦爛的神色。

在另外一邊,萬化宗此時卻有些慘,許多人身上都是帶著傷痕,似乎是經歷過一場大戰。

在他們的身後,就有著一隻巨獸被斬殺了。

那是一隻非常可怕的巨獸,有著八個頭顱,這八個頭顱都是恐怖無比,同時那身子也是無比的巨大,即便是死亡之後,也散發著一股毀滅的氣息,彷彿預示著災難。

看到這一幕,其中一個人用力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眼眸之中帶著一些震驚和不安。

「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這個地方居然會有這麼可怕的事情。」

只見一個人喃喃自語的說道,就連這呼吸也是變得急促了起來。

他所遭遇的事情,顯得十分的慌張。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黑暗的氣息迅速的席捲而來。

「該死的!我們居然會被拖在這裡,他們也肯定是已經找到了那座山,找到那個禁地,我們必須要上前。」

只見這男子開口說道,話語之中帶著一些急促。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一個弟子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師兄,不遠處又發現了一隻巨獸,那隻巨獸似乎是隨著我們而來,好像他們已經盯上我們了。」

只見這男子呼吸有些急促,眼眸之中滿滿的全部都是擔憂,這樣焦急的說著,甚至還帶上了一些哭腔。

「哭什麼?把眼淚擦乾,逍遙門弟子一個個躲得飛快,生怕我們剿滅了他們,可是他們又怎麼會知道,我們幾大宗門根本就不把它當成目標,否則又怎麼可能只拍這麼一點弟子過來?」

只見萬化宗的大師兄說到這裡,似乎有些惱怒,下定了一個決心。

「把那一副棺材抬上來,既然這樣,原本是要到山中才使用這一件秘寶,但是現在不得不使用了。」

隨著他的話,一具棺材就被抬了上來。 正確走上聖途的方式 只見是一具大紅棺材有著好幾個弟子之間緩緩的抬了過來,這幾個弟子的臉色都有些慘白,甚至還都帶著一些恐懼,彷彿這裡面有著恐怖的事情。

就在這具棺材上面,散發著一股濃烈的銹跡,同時還帶著一股強烈的腥味。

一邊抬著的時候,隱隱約約還有什麼東西從這裡面直接流了出來,帶著一股腥黃的色澤。

這些液體滴落在地上的時候,地面上就冒出了一股黑煙。

但是就在這具棺材抬出來的時候,周圍的這些萬化宗的弟子,眼眸之中都是露出了一些恐懼。

其中一個萬化宗弟子的眼眸之中帶著一些恐懼,遲疑了片刻說道:「要不我們自己來吧,我們還是能夠撐一撐的,只要除掉了周圍的這些巨獸,我們就應該能夠穿過這片地區,找到我們要找的地方。」

「太難了,現在我們不能夠再拖延時間下去,神玉盤上面的內容已經開始警告了,我們必須要迅速找到那裡,已經有其他兩方到了那座山,如果我們再拖延下去,肯定就完成不了我們的任務。」

「開棺!」

隨著這萬化宗大師兄的話,就在下一刻直接去棺材就被打開了,在這棺材上面,有著密密麻麻的符籙。

在這棺材之中,躺著一個男子。

只見這男子面色發白,彷彿是沉睡了不知道多久,同時他的身上穿著一件古老的衣物,彷彿是經歷了無數歲月,保留到今天的屍體。

同時他的身上也貼著不少的符籙,彷彿就是為了避免他掙脫開來。

這大師兄走到了這隻棺材的面前,抬手就是撕掉了這具屍體身上的所有福祿。

就在下一刻,只見這具屍體瞬間就是睜開了眼睛,那是一雙發紅的眼睛,帶著一股凶光。

他才剛剛睜開這雙眼,瞬間就是仰天咆哮。

「吼!」

吼叫之聲震天響動,周圍那些原本正趕過來的巨獸,就在這一刻也陷入了安靜之中。

彷彿這些巨獸也是感受到了濃烈的威脅,就在下一刻,這男子瞬間是目光鎖定了在了萬化宗的弟子之中,就要撲上去。

就在這個時候,直接這萬化宗大師胸取出了一個瓶子。

在瓶子之中帶著一股晶瑩剔透的白色的血,散發著濃郁的清香味道。

這具屍體瞬間就盯住了這個瓶子,用力的咽了咽自己口水,帶著渴望的神色。

這大師兄把這個瓶子扔了過去,這隻殭屍瞬間就是抓住這個瓶子,然後把這其中的鮮血喝了下去。

下一刻,他的身上散發出濃郁的陰氣,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這才停了下來。

萬化宗的大師兄命令的說道:「殺掉周圍的這些巨獸。」

這一句已經化成了殭屍的男子,瞬間身體直接飛了出去,向著周圍的巨手殺了過去。

就在這周圍的巨獸之中,發出了哀嚎慘叫之聲。

只不過是半個小時不到,這些巨獸全部都被斬殺,這將是男子再次回到了大師兄的身旁,整個殭屍都是木然無神,好似只是一具傀儡一般。

但是如果目睹了剛才那一幕可怕的但是殺戮,就會知道這絕對不是普通的殭屍,而是殭屍中的恐怖存在。

作為其他的萬化宗弟子一個個都不敢靠近,眼眸之中都是帶著一些惶恐和不安。

在他們的眼睛之中,可以清晰的看到這恐怖的一幕。

就在這東西上面存在的可怕力量,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讓他們感覺到震驚和不安。

「周圍的巨獸已經被我們清除了,迅速的前進。」

只見這萬化宗的大弟子開口說道,帶著他的師弟們迅速的向前而去。

而此時,陸方卻覺得十分的疑惑,因為在這一路上,他基本上沒有遇見其他門派的人。

彷彿,在這玉佩之中所記載的過去曾經發生過的血腥殺戮的事情,完全就不存在一般。

陸方從包打聽得到的玉佩之中,以及從化龍長老手中所得的玉佩之中所記載的事情,那就是進入這禁地之中的其他門派弟子,都在瘋狂的追殺逍遙門的弟子,一個個恨不得殺干滅凈。

但是現在出現這個事情,就已經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為什麼現在?根本就沒有出現這些人?」他的眼眸中帶著一縷凝重和震驚,甚至有些琢磨不透。

這件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意料,更讓他的心中帶著一些惶恐,太古怪了,真的是太古怪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出現這種事情?」

陸方有一些迷惑,更是琢磨不透到底是怎麼回事,心中帶著一些彷徨,茫然無神的看著四周。

就在這個時候,不方看到了遠處承載著一縷煙雲。

「那是怎麼回事?」陸方就在這一刻已經確定這是有人活動的痕迹,下一刻就沖了出去。

他衝出去的速度非常的快,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就已經靠近了這煙雲所在的位置。

就在那裡,有這幾個人在戰鬥。

萬劍宗的弟子?陸方只不過是一眼就已經看清楚了這個弟子似乎是被逍遙門的弟子所包圍住了。

陸方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這是怎麼回事?

不是說這一次我們逍遙門弟子肯定是損失慘重,就算是自己在這半路之上,進入了一個寶藏中轉了一圈,也不一定會變成這樣吧?

陸方有些迷惑,完全搞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或許可以問一問這個萬劍宗弟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在這一刻,陸方就是沖了出去。

就在這人群之中被圍困的萬物劍宗弟子,身上已經出現了不少的傷痕,血正在一滴一滴的流下。

周圍的逍遙門弟子,一個個眼眸之中露出了凜冽的殺意。

「哈哈哈。」

只見這些逍遙門人都是在哈哈大笑著,帶著一些嘲諷的語氣,嘲諷著面前的男子:「哎呦,之前你不是要斬殺李師兄嗎?來呀,看看你是不是李師兄的對手。」

只見其中一個逍遙門弟子帶著一些得意的語氣說道,更帶著一些嘲諷。 就在這些弟子們嘲諷著的時候,突然他們發覺身後似乎是有著一個人影兒來,瞬間就是擺好了陣勢。

這突兀其來的人,說不定就是不懷好意。

他們這些弟子,早已經經歷過不少的戰事,自然不會這樣輕易的相信任何人,遇見事情的時候有迅速的反應。

就在靠近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發現了這個身影似乎是穿著這逍遙門弟子的服飾。

「難道是門派中人?」 重生之影帝大叔的小嬌妻 他們同時查看自己身上的玉佩,這個時候很快就確認面前這的確是逍遙門徒。

不過這個時候他們依舊沒有放鬆任何警惕,都是帶著警惕的目光盯住了面前的陸方。

「你是誰?」其中一個人開口說道。

而在這群弟子之中,似乎有人認識陸方,於是就開口說了:「我好像認識他,他應該是化龍長老的大弟子,也是最近內門弟子之中非常有名氣爭奪排名的陸方。」

「陸方?」

聽到這個名字的一瞬間,這些人瞬間就是提起了精神,看著面前的陸方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驚詫。

他們死死地盯住了陸方,眼神之中帶著一些疑惑。

「這個陸師兄怎麼沒有和其他人在一起?反而一個人?」有好幾個人帶著疑惑的語氣說道。

陸方已經靠近了這些逍遙門弟子臉上露出了笑容:「我是化龍長老門下的陸方,很高興見到大家,大家也都是逍遙門中人,應該也有不少人曾經見過我,又有玉佩可以作證,大家應該不用擔心了吧?」

「哈哈哈!」

就在下一刻,這些人裡面就有人笑了起來,帶著冷哼。

「那可不一定,之前有一個師弟就被蟲子給咬中了,結果被控制住了,在人群之中大殺特殺,可是傷了不少的兄弟,你讓我們怎麼確定你就是自己的?」只見這帶頭的男子說道。

他的眼神之中帶著濃烈的懷疑,彷彿根本就不相信陸方所說的話一般。

聽到這裡,陸方也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你說的這的確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讓我想一想該怎麼辦好了。」只見他摸了摸自己下巴。

「這樣吧,我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可好?」

謝天與謝地 只見陸方就在這一刻伸出了自己的手,他的身上釋放出一股強大又可怕的氣勢,就在這一瞬間,這些逍遙門的弟子彷彿是碰見了自己的師傅一般,渾身都是充滿著壓力。

其中一個弟子就在這瞬間直接跪倒在地上,渾身都是在顫抖眼眸之中帶著不敢置信。

他受到了強烈的刺激,在這股壓力之下,只見這個弟子身上冒出了一些黑氣。

「嗯?」

看到這一幕,陸方的眼眸之中猛的一動,只見他往前面跨出了一步,她就已經來到這個弟子面前。

其他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發現陸方已經把這跪倒在地上的逍遙門弟子給抓住了。

「住手。」這帶頭的人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就在這一刻卻發現陸方已經出手了,一股強烈的元力直接沖入了這個弟子的身體之中,只見下一刻這個弟子張開了自己的嘴巴,吐出了一股黑色的液體。

周圍的人紛紛都讓開了,他們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

原本他們以為陸方只不過是內門弟子之中排名靠前,但是萬萬沒有想到陸方卻爆發出來了如此可怕的氣勢。

因此一個個受到了影響,眼眸之中帶著一些震驚和不安,並沒有迅速的擺出陣勢,如果換做其他門派中人,恐怕早就做好了陣勢,到也不會受到那麼大的影響。

陸方臉上帶著笑容說道:「其實你們完全不用用這種神色看著我,放心好了,我不是什麼壞人。」

陸方說到這裡,點在了這個弟子的身上。

就在下一刻,它張開的嘴巴吐出了一條長長的蛇形的東西,只見這東西就好像是鼻涕怪,軟綿綿的,吐出來之後,這條東西就在迅速的逃走,可就在這個瞬間就被陸方抓在了手中。

陸方手中有著一層厚厚的劍氣,就這樣把這東西給包裹住了。

「你們說之前受到襲擊是這個弟子么?要是遭受到了襲擊被附體了。」 重生洪荒情 陸方說道。

「什麼?」周圍的這些弟子,一個個眼眸之中都是露出了一些鎮定的神色,似乎是沒有想到居然會出現這個事,在他們身旁居然有人被這裡面的生物給附體了。

其中有好幾個跟他關係比較不錯的弟子,眼眸之中帶著震驚,是不是完全沒有想到這裡面的東西進入她體內,還能夠控制的,就好像是原來一模一樣。

「咕嚕!」

只見其中一個人用力的咽著口水,特別是這個帶頭的人,連忙走到陸方的面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