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小邪子讓我見的人就是她?」

林笑順著小橋,走到亭子前。

眼前這個少女,大約十四五歲,一身白色的宮裝,如雲的黑髮十分隨意的流淌下來,直垂腰間。

這少女的相貌精緻,秋波一般的大眼睛十分的明亮,雖說算不上是傾城傾國,但一眼看上去之後,就讓人忍不住再去看第二眼。

似乎要將她臉蛋上的每一個細節,都烙印在腦海中。

就算是林笑,都忍不住心神微微的蕩漾,多看了幾眼這個少女。

而且,她的身上有一股十分清新自然的氣息,讓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這少女,應該是一幅畫。

神界最頂級的丹青妙筆之下走出的一副畫卷。

人間不可能有這樣的女子。

神界也是極其少見。

這是林笑此刻的想法。

很熟悉!

林笑見到這個少女之後,心中的第一感覺。

林笑覺得,他一定認識這個少女。

但是在他的印象中,卻偏偏沒有這個人。

「這位……姑娘?」

林笑走到亭中,有些遲疑的問道。

「你就是林笑,林雙侯?」

少女的聲音很好聽,如流水一般淌入林笑的耳中。

「正是。」

林笑點了點頭,臉上不自覺的流出一抹微笑。

面對這樣一個少女,若是板著臉,似乎是一件十分不禮貌的事情。

「我叫上官邪情。」

少女笑著說道。

她的笑容,讓林笑也有一種十分開心的感覺。

這個少女的笑容,可以感染林笑的情緒。

但是林笑卻並不抵觸這樣的情緒,潛意識中,他認為這些,應該是理所當然的。

「上官邪情?你是……人皇的妹妹?大夏的公主?」

林笑聽到這個名字之後,一怔。

林笑從未聽過,大夏皇室當中,還有一位公主。

先皇早逝,只娶了一位皇后,生下了上官邪這麼一個兒子。

「算是吧。」上官邪情笑了笑,「坐吧,不要這麼拘謹。」

上官邪情指了指亭中的石凳。

「我哪裡拘謹了。」

林笑嘟囔一聲,坐在石凳上。

上官邪情的臉蛋微微的紅了一下,是呀,林笑自始至終表現的都是那麼的坦然,似乎拘謹的是自己吧。

「人皇讓我來見的人,就是公主你?」

驀地,林笑微微的一怔。

上官邪這是鬧哪樣?相親嗎?

但是相親這兩個字剛從他腦海中浮現出來,林笑的心便忍不住動了。

林笑也是一個男人,一個很正常的男人。

是男人,就要喜歡女人。

但是現在,他卻並未遇到一個喜歡的女人。

納蘭聽雪?

對林笑來說,納蘭聽雪的心機太重,他不喜歡那樣的女人。

上官神雪?

這個小丫頭倒是滿單純的,但如果可能,林笑更願意將她當成一個小妹妹一樣看待。

至於兮顏?那也只是一個手下而已。

林笑覺得眼前這位大夏公主,才是最適合自己的。

林笑相信自己的感覺。

「……這才是第一次見面吧,我怎麼就想到這些亂七八糟的了。」

林笑心中苦笑。

還不知道人家公主心裡是怎麼想的呢。

林笑當然不是一個雛兒,雖然活了十五歲快十六歲,但卻並未真正的碰過一個女人。

可夢中世界,林笑可是北天帝君。

北天帝君的女人,估計能將整個玄京城裝滿。

夢中世界,林笑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北天帝君對那些女人那種刻骨銘心的愛。

可是林笑,卻無論如何也無法將這些愛帶入到自己的身上。

林笑繼承了夢中北天帝君的一切經驗,包括武道,術煉,甚至其他的一切經驗。

但惟獨沒有繼承的,便是北天帝君的情感。

北天帝君的親人,兄弟,朋友,愛人,在林笑的眼中,卻不是自己的親人,兄弟,朋友,愛人。林笑對他們有敬意,但對他們卻沒有感情。

所以,對於感情這樣的事情,林笑知道如何去做,也知道如何才能討到女人的歡心。

但惟獨沒有品嘗過這所謂的愛情的滋味。

「本宮只是對大夏的這位突然冒出來的林雙侯感到十分的好奇,所以讓我哥哥為我引薦一下。」

上官邪情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

好像見到林笑,是她許久以來的一個願望一般。

「那……人皇陛下呢?」

林笑有些好奇。

將自己的妹妹引薦給自己?那麼上官邪又跑到哪裡去了?

「我哥哥?」

上官邪情的臉上露出一個好玩的神色:「他去做一件事情了,一件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事情!」

「最重要的事情?」

林笑想了想。

估計是去處理那條小龍了吧。

對於一位人皇而言,沒有什麼比國運更重要了。

殊不知,此時,這座小湖泊當中,一片小小的荷葉的下方,一條小龍,正在吐著泡泡,饒有興緻的看著這裡。

「對,對他來說,他現在做的事情,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上官邪情十分嚴肅的說道。

「唔,我知道了。」

看著上官邪情那麼一本正經,林笑也覺得這個小公主很有意思。

「林雙侯覺得我怎麼樣?」

驀地,上官邪情問道。

她的神色間,隱隱有些緊張,但卻掩飾的很好。

「公主要聽實話嗎?」

林笑反問道。

「嗯!」

上官邪情很認真的點頭。

「初次見面,我們可以成為朋友嗎?」

林笑笑著回答。

「朋友?」

上官邪情一怔,似乎又明白了什麼:「好,那麼我們現在就是朋友!」

「這個給你!」

上官邪情將一塊吊墜遞到林笑的手上。

「這是……」

林笑接過這塊吊墜,但就在這個剎那間,他的手指輕輕的與上官邪情的手指碰觸了一下。

只是那麼一下,一閃而逝。

好似觸電一般的感覺在林笑的心頭升起。

這一刻,他覺得自己全身的毛孔,似乎都舒張開來。

林笑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上官邪情的臉也微微的紅了紅。

林笑輕輕的咳嗽了一聲,開始打量起這塊吊墜來。

這塊吊墜,是玉石雕刻而成的,一片小小的葉子。

玉,是好玉。

至少值百萬兩銀子。

但是做工……著實有些粗糙。

應該是一個初學者雕琢而成的,但可以看出,這個初學者雕的很用心。

「這是本公主的信物,你可要收好了!如果,如果弄丟了,或者弄壞了,本公主可要生氣了!」

上官邪情朝著林笑揮了揮拳頭。

林笑搖頭苦笑,十分鄭重的將這個吊墜掛在脖子上。

上官邪情看到林笑這樣鄭重,也是十分的開心。

「這個就送給公主吧。」

林笑想了想,從太陽神鼎中取出了一塊純源,心神微微的一動,這塊純源,便化作了一隻小鳥,飛到了上官邪情的發間,化作了一隻髮釵。

……

臨走的時候,林笑依舊覺得恍恍惚惚,十分的不真實。

「笑笑,你怎麼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趙玄光和穆風看到林笑的樣子,頓時嚇了一跳。

他們可從來沒見過林笑這副模樣。

「你們相信一見鍾情嗎?」

林笑轉過頭來,看向兩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