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太強了吧,敢徒手殺玄蛟。」

一時間,考生們都議論紛紛,驚嘆不已。馮叔也感到很意外,這是他原來不知道的,他竟然有跨越這麼多境界的戰鬥力,實在是有點不可思議,不過他心裡沒底,不能輕易的讓這些年輕人去冒險。

馮叔把八獸車停了下來,慈祥的看著孟昊天,道:「孟少俠,你對著天空那朵雲彩,用全力發一招讓我看看,看你們是否可以進入猛獸區。」

眾人一下子靜了下來,全都把目光注視在孟昊天的身上。

孟昊天也不敢大意,這是關係到他們生死的事情,有個前輩高手願意檢驗自己的實力,這是天大的好事。

孟昊天手握開天寶劍,通過三十七條靈脈,迅速把真氣充盈到全身,然後灌注到開天寶劍,手中開天寶劍發出輕輕的鳴叫,劍身立刻布滿了淡淡的光幕。一種無上的威嚴瀰漫了整個空間,給人一種要下拜的感覺,威勢無雙,凌厲非凡。

「雷霆之怒、混沌一式」!孟昊天騰空而起,揮出一劍,同時使出兩招。

「轟!」

一聲震天巨響,整個天空好像都要炸開一樣。只見天空中閃電雷鳴,雷池爆裂,滿天雷電如天河塌陷般,洶湧而來。一條巨龍在閃電中翻騰,一頭狻猊於雷海中怒吼,一頭鯤鵬在雷暴中翱翔。隱約中一片劍光掃過,那朵雲彩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眾人目瞪口呆,全都木偶一樣,這威力實在是太驚人了!馮叔的內心也是震驚無比,這哪裡是一個融合境大圓滿境界修士的實力呀!就是換成他,也沒有信心能接下這兩招,這簡直比化龍境第九變的修士還要強。

「好!好!好!」馮叔激動的喊了出來,他知道孟昊天手中的寶劍是件神器,施展招法有那麼巨大的殺傷力,主要得益於它。這種神器,一旦把劍魂激活出來,真不知道會是怎樣的一種震撼,連他都不敢想象。

眾人聽到馮叔叫好,也一下子清醒了,跟著就是一陣掌聲。他們是從心底里佩服,這麼強大的戰鬥力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

馮叔相當謹慎,他認為孟昊天是個靈魂力大師,從其出手看,具有大法師的特質,但那招劍法,自己怎麼感覺得如此的熟悉?可他還是擔心孟昊天的肉身太弱,進入猛獸區還是非常危險。

馮叔道:「孟少俠的靈魂力確實驚人,但不知道肉身力量怎麼樣?」

孟昊天看著馮叔,知道這位長者真實的關心他們,感激的道:「馮叔,我全力一擊的力量,大概是一百五十萬斤力。」

「什麼?一百五十萬斤力?」林森海一下子叫了起來。他算得上是力量強悍的了,他的力量也不過九十萬斤左右,他震驚無比,簡直不敢相信,孟昊天才十六歲,融合境大圓滿境界的他是怎樣做到的?

所有人都齊齊看著孟昊天,除了孟小嬡,其他人都詫異萬分。特別是金雅倩,完全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像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眸子里偶爾閃現一絲絲神彩。

馮叔摸著孟昊天的頭,道:「好孩子,你完全可以帶著他們到猛獸區去,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們千萬不能在猛獸區走散,那裡確實危險。」

孟昊天道:「馮叔請放心,我會布下防禦陣法,大家在陣法內是絕對安全的。」

馮叔詫異的看著孟昊天,卻沒有多說什麼。這年青人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了!

眾人自然是非常開心,孟小嬡也不例外,她想不到,才三個月的時間,弟弟竟然有這麼強大的戰鬥力。 春風徐徐的吹著,讓人覺得非常愜意。或許是受到孟昊天的刺激,大家竟然都選擇了閉關修鍊。

看到大家如此勤奮,孟昊天自然是很開心。他也沒有浪費任何時間,一頭扎在房間里,稍稍運用《般若無相經》屏蔽了所有氣息,和孟小嬡一起,走進了小聖天世界。

為了確保這次考試的順利,他把相關情況告訴了老猴他們,並進行了針對性的訓練。繼續加強力量的鍛煉是他的首選。老猴不允許他和孟小嬡在這段時間去突破境界,夯實基礎才是最重要的。

小聖天世界的修鍊效果自然無須多說,幾天下來,孟昊天的肉身力量竟然突破到了一百八十萬斤,而孟小嬡的力量也達到了一百五十萬斤,這放在荒莽界,都是驚爆眼球的大事。

應老猴的要求,孟昊天保持著小聖天世界開啟的狀態,這樣萬一他們有什麼危險,阿奴都可以第一時間進行救援。以阿奴的實力,這樣可以確保他們絕對的安全。這樣的要求,孟昊天自然應允。

十天後,他們順利的到達了龍川郡國。在黑崖山南部,龍川郡國就是強大的代名詞。雖然是中等郡國,其人口卻有六億多,地域面積約有三十個黑暗部落那麼大。

能成為中等郡國,自然有很深的底蘊。傳說龍川郡王的先祖是一位半聖,至於這位先祖是否還活著,沒有人知道。

龍川郡國演武場,這是考生們集中的目的地。

馮叔帶著孟昊天他們到來的時候,演武場上已經是人山人海。根據劃分的區域,他們來到了部落集合區。

龍川郡國的演武場分成了六十二個區域,孟昊天他們所在的區域,是所有七百個奴隸部落的集中點。其他下等郡國都有獨立的區域,大小不一。龍川郡國因為是東道主,他們的區域差不多佔了一半。

孟昊天細心的察看,他發現來參加考核的考生絕大多數都是沖霄境,有小部分是丹陽境,至於靈虛境的考生少之又少,大約不到一百人,而且年齡都在二十五歲到三十歲之間。其實,能在這個年紀這修鍊到靈虛境,應該說他們都是極具天賦的天才,屬於同代的天驕。

部落考生集中區大約有四百多人,七百個奴隸部落,平均一個部落不到一人,很多部落都沒人參加,這些部落的年輕修士,或許只能到一些不大的道統去學習。有人來參加的部落,都有長者送來,這些長者幾乎都是各部落的強者,但他們的修為,大多在大乘境,竟然沒有一個達到化龍境,可以想象,貧窮的奴隸部落,想要獲得修鍊資源,快速的提升修鍊境界是多麼困難的事。

其他下等郡國的集中區,有的三百多人,有的才七八十人,參差不齊,懸殊頗大。而龍川郡國區域,大約有三千多人,展現出強大實力。

演武場上總共約有一萬五千名考生,大家都在等待接引使的到來。這時候,演武場突然傳來了吵鬧聲,離孟昊天他們不遠的集中區,有兩群人在對峙。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郝炎,今天就在這裡和你清算。」一個英姿颯爽約十八九歲的男子,手持寶劍,滿面怒容,在大聲吼著。

站在他對面的那個叫郝炎的男子,年齡和他差不多,手中握著單斧,虎背熊腰,英氣十足,威風凜凜,一身剛毅之氣。聽見他道:「藺廷玉,你父親是我父親殺的,你們龍川郡國如果不是侵佔我國的領土,也不會有這場戰爭,在戰場上殺敵理所當然,你父親被殺,你覺得很受傷,你有沒有想過,我們下禹郡國戰死了多少人?要清算可以,我郝炎奉陪,我們簽好生死約,到決戰台上去決鬥,別以為在你們龍川郡國我就怕你。」

孟昊天大概明白了,龍川郡國對下禹郡國發動了戰爭,藺廷玉的父親在戰場上被郝炎的父親殺死了,現在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據他的觀察,雖然兩人都是沖霄境高級境界,但郝炎的力量應該要比藺廷玉強不少,難怪他並不怕自己面前的對手。

「這麼跩,廷玉,你讓開,我來和他決戰。」龍川郡國的一位男子站上前去,他衣著華麗,氣質超群,背著一把九品下級的神武級別寶劍。

「哇,龍海王子!」有些少女在叫嚷著。

「龍海王子,把那小子殺了,替藺將軍報仇。」龍川郡國的人圍了過來,不斷的在起鬨。

龍海,龍川郡國第十二王子,二十二歲,丹陽境中級境界武者。他顯然看出了藺廷玉不是郝炎的對手,自己親自把事攬了過來。

郝炎看了一眼龍海,道:「龍海王子,這是我和藺廷玉兩人的事,在決戰台上我不會和你打,但如果有一天咱們在戰場上相遇,我一定和你血戰到底。」

孟昊天覺得這個郝炎還真不錯,面對龍川郡國的王子,一點都不膽怯,這話講得充滿正氣。

龍海王子以為對方不敢和他決戰,有點趾高氣揚,道:「不敢戰呀?不戰也可以,只要你們下禹郡國的全部跪下向我們賠罪,我就不為難你。」

「龍海王子威武,下禹郡國跪下!」龍川郡國的一群人繼續起鬨。

「龍海王子,他們只有一百多人,乾脆把他們全殺了。」竟然有人兇狠的叫囂著。

「對,如果不跪,乾脆把他們全殺了!」龍川郡國的那群人仗著在自己的地盤,而且人數占絕對優勢,群情開始洶湧起來。

郝炎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毫無懼色,道:「龍海王子,我們下禹郡國雖然弱小,但最不缺少的就是骨氣。想要我們跪,沒門,有種就上戰場去,我們奉陪到底。這裡是你們龍川郡國的王城沒錯,我還真不相信你們夠膽在這裡殺我們。」

孟昊天覺得有點奇怪,為什麼在這裡不能殺人呢?郝炎的話,他不太明白。他問馮叔:「馮叔,那位男子為什麼會這樣說?明顯龍川郡國人多,實力遠超過對方,真對殺起來,下禹郡國的人恐怕沒有生路吧?」

馮叔笑著,道:「這是幾大道統和龍川郡國達成的協議,現在,這裡等同於各大道統的學院範圍,如果有人敢在這裡殺考生,幾大道統會出來清算,殺人者必死。若龍川郡國敢殺敵對國的考生,搞不好要被滅國。」

孟昊天道:「原來如此,難怪那個叫郝炎的敢這樣說。」

龍海王子盯著郝炎看了好一會,道:「我們龍川郡國不會在這裡殺你們,也不會以多欺少,我們選和你們一樣的人數,互相切磋一番,如何?來,我們這邊願意教訓一下他們的主動站出來。」

龍海王子的話剛說完,龍川郡國這邊就站了一百多號人出來,絕大多數都是靈虛境的修士,修鍊境界最低的也是丹陽境中級境界。這樣的一群人,下禹郡國的考生無論如何都是敵不過的,只有被揍的份。

此時,下禹郡國的帶隊長者走上前來,道:「十二王子,我們下禹郡國不會和你們切磋的,我們的考生要全力準備各大道統的入學考核,請王子見諒!」

這是一位化龍境三變修士,年紀和馮叔差不多,人顯得消瘦,臉上一層蠟黃色,嘴唇有點發白,鬍子摻著些許白色,一雙深陷在眼眶窩裡的眼睛,發出火珠般的光芒,直直的看著龍海王子。

面對著這樣的一位高手,龍海王子有點膽怯,若是惹怒了他,他有能力把龍川郡國的考生全都滅掉,他有種騎虎難下的感覺。

「道兄,年輕人想要切磋一下,咱們當長輩的應該鼓勵才對,哪有連切磋都不敢應的道理?」龍川郡國的領隊也走來出來,這是一位化龍境界四變修士,也是五十多歲的樣子,從穿著上看,應該是一位將軍,雙目炯炯有神,散發著精光。

龍海一看自己這邊的領隊出面,一下子就來了底氣,叫囂道:「下禹郡國都是縮頭烏龜嗎?還是習慣了當奴隸?就算建了國,可骨子裡還是奴隸,下賤的奴隸就是你們這樣的,連互相切磋都不敢。」

下禹郡國的考生們個個都怒火中燒,恨不能就衝上去把他撕碎。但他們還是理智的沒有出手。他們的領隊長老笑了笑,道:「王子殿下無需激將,我們雖然是奴隸出身,但我們禹王帶著我們走了出來,建立了國家,這是我們大禹人的光榮,我們更不會忘記自己曾出身奴隸部落。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呈口舌之快不是君子所為,不管怎麼說,我們不會和你們切磋。」

孟昊天心裡也感到不快,人家奴隸翻身了,建立了自己的國家,還要這樣被羞辱,他恨不能抽龍海王子幾個大嘴巴。

不過,這也說明一個現實,奴隸部落想要建立國家是多麼的困難,入算國家建立了,脫掉了奴隸身份,可面臨的就是國家之間的戰爭。除非做強國的附屬。

下禹部落能建立下禹郡國,肯定積累了一定的力量,否則斷然不會成功。這種剛成立不久的國家,其戰鬥力都異常可怕,一般的下等郡國根本就不敢與其爭鋒。龍川郡國為中等郡國,實力強大,底蘊渾厚,在沒有得到下禹郡國歸附的允諾下,悍然發動了兩國間的戰爭,誰知道在這場戰爭中卻吃了大虧,損失慘重。

「下賤奴隸,奴隸胚子!」龍川郡國那一郡人有人帶頭喊了出來,跟著就是喊聲一片,十分刺耳。顯然,他們想把戰場上的慘敗之氣,撒在這些考生的身上。

部落集中區里的四百多個考生也都顯了怒色,他們都是來自奴隸部落。「實在是過分,奴隸怎麼了?終有一天要讓你們好看。」有人小聲說道。

孟昊天生氣了,他從小被特殊培養,就是背負著要帶領父老鄉親脫掉奴隸身份的重任,想不到,下禹郡國實現了翻身農奴把歌唱的壯舉,卻仍然要被這些高高在上的人如此污辱。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的心都快要爆炸了一樣。

「下賤奴隸,奴隸胚子!」叫罵聲繼續。

孟昊天手握寶劍,就要衝過去。孟小嬡一下子就攔住了他,道:「弟弟,不要衝動。」

孟昊天看了看孟小嬡,道:「姐姐,他們欺人太甚了,我要去教訓他們一下。」

孟小嬡不想讓孟昊天去惹事上身,急急的道:「弟弟,這裡是他們的地頭,人多勢眾,沒必要和他們鬥氣。」

孟昊天道:「姐姐,我的心都快要炸了,我咽不下這口氣。」

「馮叔,你勸勸他吧。」孟小嬡向馮叔求助。

馮叔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而後又睜得大大的,道:「丫頭,別攔他,他壓抑得太久了,讓他去渲泄一下也好。」 馮叔神情有點嚴肅,道:「你要去可以,把劍收起來,你那把劍的威力太大,搞不好會死人,你就用拳掌殺殺他們的銳氣,但不能打死人,我幫你看著。」

其實沒有人知道,孟昊天膽大是有底氣的,他知道老猴他們都在小聖天世界看著這一切,阿奴絕對不會讓自己有危險的。

不過,孟昊天也不想把事情鬧得不可收拾,他把寶劍收進識海,就走了過去。黑暗部落的二十幾個人跟在了他的身後,部落集中區的一些考生也跟了過來。

「哪位要挑戰的?隨你們挑一位。奴隸怎麼了?我就是奴隸身份,有種就放馬過來。」孟昊天衝到了兩隊人的中間,面對著龍海王子,大聲喊道。

現場出現了短暫的平靜,所有人都在看著孟昊天。

「一個融合境大圓滿的菜鳥也敢過來摻和,要找死也不應該是這時候,既然來了,爺就陪你玩,不過要添點賭注才好玩。」藺廷玉正一肚子氣,看到孟昊天竟然敢出來捅婁子,就想把氣撒在他身上。

龍海王子和所有的人都看到孟昊天的修鍊境界,都覺得極不可思議,在場考生的修鍊境界全部都比他高,真是不知死活。要知道,正常情況下,修鍊境界就是高一個小境界,戰鬥力也相差很大,甚至可以實現碾壓。

郝炎自然也看到了孟昊天是融合境大圓滿境界,就走過來抱拳,道:「這位兄弟,我們兩國正在交戰,他們是氣不過才這樣的,我們忍忍就好,你不要趟這渾水,這由我來對付。」

孟昊天道:「郝兄弟,這龍川郡國太欺負人了,他們就是欠教訓。你不用擔心,我自有分寸。」

孟昊天說完,就直接對藺廷玉道:「有賭注最好,我看就賭五千萬枚銀幣,如何?」

「不是吧,五千萬枚銀幣?怎麼會這麼多?他有錢嗎?」

「他真是窮瘋了吧?以為在咱們身上能討到便宜?」

「一個奴隸怎麼會有賭注?還五千萬枚銀幣呢,我看他純粹是嚇唬人。」

現場議論紛紛,一片嘈雜。藺廷玉久久沒有說話,他整個家族可能一下子也拿不出這麼多的錢。對於孟昊天開這麼大的賭注,他覺得不可思議。

孟昊天好像看穿了他的心事,道:「我是和你們龍川郡國賭,你沒有錢沒關係,難道整個龍川郡國都沒有錢嗎?龍海王子,龍川郡國比奴隸部落還要窮呀?」

龍海王子滿臉通紅,氣得說不出話來。

藺廷玉好像緩過神了,道:「你別想訛詐我們,你能拿出多少賭注來,我們就能拿多少來。」

龍海王子一聽,對了,這小子肯定是沒錢的,差點被他唬住了。道:「廷玉說得對,你能拿多少賭注我們就拿多少賭注,如果拿不出五千萬枚銀幣的,就要從對方胯下爬過。」

孟昊天看了看龍海王子,道:「龍海王子,你的話可算數?」

龍海王子好像一下子有了底氣,道:「當然,願賭服輸!」

孟昊天道:「那好,我們找兩個公證人,輸了不能耍賴。我建議由我們雙方的領隊做公證,如何?」

龍海王子道:「好,就這樣決定。雙方把賭注放在決戰台邊上的大石桌上。」

孟昊天把馮叔請到了石桌前,龍海王子也把龍川郡國的那位將軍請了過來。孟昊天對著龍海王子道:「是不是我下多少賭注你們就下多少賭注?多於五千萬枚銀幣也行?」

龍海王子認為孟昊天還想用這招訛詐他,就大聲的道:「你最好有本事就下二億枚銀幣的賭注,我看你還是爬我胯下算了。」

孟昊天雙眸一轉,掃了所有的考生一眼,大聲道:「在場的各位做個見證,龍海王子代表龍川郡國與在下要賭兩億枚銀幣,如果他拿不出賭資,就要從我的胯下爬過去,這代表著龍川郡國是我的****。」

「哈哈」

「好!」

現場一片笑聲,誰都聽得出孟昊天在損龍川郡國。龍海王子滿面怒氣,瞪著大眼,要冒火一樣的看著孟昊天。道:「我們簽生死約,到決戰台上打如何?」

孟昊天道:「隨便,隨你選什麼人,我提醒你一句,賭注很大,你可要選對人,別輸了不認賬。」

藺廷玉走了上來,道:「在下就能碎了你。」

看到藺廷玉想出頭,龍海王子想了想,雖然有點擔心,但他知道藺廷玉的實力,雖然是沖霄境高級境界,卻可以和一般的丹陽境初級境界的修士對抗,對付一個融合境大圓滿境界的修士,應該能輕鬆拿下。

他再三的看了看藺廷玉,咬咬牙道:「就由藺廷玉代表龍川郡國和你決戰,你下注吧,別告訴我你沒錢。」

孟昊天好像在猶豫什麼,一直都沒有下注。

龍海王子真的以為他沒錢,而且他確信孟昊天不會有兩億枚銀幣在身上,以他們現在的修鍊境界,任是誰的身上也帶不了這麼多銀幣。最關鍵的,他根本不相信孟昊天是個有錢人,要知道,他們龍川郡國一年的收入也才八億枚銀幣,他盯著孟昊天,道:「我看你還是從我胯下爬過吧,別浪費時間。」

孟昊天道:「我確實沒帶這麼多銀幣在身上,用等價的物品代替可以吧?」

龍海王子道:「當然可以。」

龍海王子在這上面倒沒有刁難,在荒莽界,能作為貨幣流通的硬通貨很多,而晶石就是最常見的。

「奴隸就是奴隸,沒錢還裝富。」

「別裝了,快從龍海王子的胯下爬過吧。」

龍川郡國的人都在叫喊,笑聲一片,他們認為孟昊天就會裝。沒有人相信。一個來自奴隸部落的人能拿出這麼多錢。就連郝炎都在替孟昊天擔心。

孟昊天不受這些干擾,他顯得很平靜,道:「那好,我們先簽好生死契約就下注。」說完就走到決戰台邊的生死契約碑上烙上了自己的掌印。

在生死契約碑上烙上了自己的掌印就代表著生死由命,戰死也不能追究責任。這是修真世界在公開場合生死決鬥的正常手續。

「哇,他還真敢簽生死契約。」

「他才是融合境大圓滿境界,怎麼能是藺廷玉的對手?」

「他是在找死,奴隸部落出來的,沒見過世面,不知天高地厚。」

「他不是瘋子就是傻子!要不然怎麼會做出這麼不明智的選擇?」

現場相對安靜,但也有小聲在議論著的。所有人都圍著決戰台,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看到孟昊天在生死契約碑上碑上烙上了掌印,藺廷玉也走過去碑上烙上了自己的掌印,他心想,今天算是撿了個大菜瓜來切。

生死決鬥的契約完成了,全場靜得可怕,好像所有人都驚呆了一樣。甚至有點壓抑,彷彿暴風驟雨就要來臨一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